「隊長,剛才為何突然要退?那些狼群雖然不弱,可以我們的實力,要拿下來並不難。」

2022 年 9 月 16 日
未分類
0 0

「對呀隊長,莫非那個騎狼的東方玩家很強?」

來到這個地方集合下來,剛才跟隨撤退的成員就忍不住紛紛詢問道,剛才他們雖然順從撤退,可內心卻是不大樂意的。

明明可以拿下的目標,幹嘛要無緣無故就撤退啊。

這不是打擊士氣嗎?

「隊長莫非是不想硬碰,而是想要夜間再去偷襲,從而減少損失?」

這時一個成員目光明亮道,讓其餘成員紛紛注視了過去,以他們對自己隊長的理解,這個還真是有可能的。

暴露女子這時舔唇道:「不愧是關愛我們的隊長,果然是事事都考慮著大家呢,簡直讓人止不住傾慕呀。」

「隊長,抱歉,我錯怪你了。」

其餘成員紛紛開口道歉,「明白」過來的他們都臉帶羞愧。

剛才那個部落他們自認可以拿下,可對方的實力確實不弱,哪怕成功拿下了,自己這邊的損失也不會小的。

在這種情況下,戰略性撤退確實比硬碰明智。

畢竟他們擅長的不是攻堅,而是隱藏在暗中的襲擊,一擊必中。

硬碰不是不可以,但建立在實力碾壓的情況下。

島國隊長面對隊友們的明白,臉上不覺間浮出了苦笑。

「謝謝大家的理解,可你們有些想多了,我並不想戰略後退,而是真的不願在跟那個部落主人衝突,或者說是不敢。」

他帶着苦笑環視着眾人說道。

話語讓整個隊伍猛然一靜,過去許久都沒有人開口,甚至連呼吸都變得微弱了起來,定定注視着開口的島國隊長。

島國隊長也沒有再開口,只是嘆息著跟自己的隊友們對視。

「哈哈!沒想到隊長這麼幽默,竟然也學會開玩笑了。」

這時一開始明白的成員猛然大笑了起來,讓凝重的氣氛被打破,其餘的成員也跟着笑了起來,氣氛恢復到輕鬆狀態。

「隊長,你可真壞呢,讓奴家越來越想跟你合體了呢。」

暴露女子一臉嬌嗔:「今晚有時間么,讓奴家好好服侍您吧。」

「你們覺得我在開玩笑?」

島國隊長慢慢收斂起了表情,淡漠地注視着大笑的隊員們。

「這···」

眾人看着淡漠的隊長,一時間氣氛再度凝固下來。

「隊長?」

一人有些僵硬問道:「莫非您是認真的?可我們為何不敢?那人實力還沒到讓我們畏懼的程度吧?」

島國隊長回道:「那人確實不行,可他背後的人可以。」

「背後的人?」

其餘人聞言有些愣,不過很快像是想起了什麼。

「是他?」

「嗯,是他。」

??抱歉,今天更新有些晚。

?

????

(本章完) 慕夏沒想到夜司爵會反被動為主動。

等她回過神的時候,人已經躺在了車座上,下一瞬,夜司爵已經壓上了她。

慕夏只覺得身上一重,隨即唇瓣被夜司爵的唇堵住。

「唔——」她被壓得不由得悶哼了一聲。

然而這一聲哼,卻是勾起了夜司爵心裡屬於男人的那點小九九,慾念頓生。

夜司爵的唇瞬間變得更加激烈了。

「夜……」她一個字剛說出口,所有的話都被夜司爵吞了進去。

兩人只隔著薄薄的兩層衣料,慕夏能明顯感覺到夜司爵身上的變化。

她的臉頓時紅到了脖子根。

這可是車上!

薛總助就隔著車內擋板,坐在距離他們不到半米的前面啊!

她又害羞又害怕,生怕薛總助聽到後面的動靜。

但夜司爵彷彿根本不在意這些似的,深深地吻著她的唇,並且手開始從她的膝蓋側邊緩緩往上撫。

終於,那隻手停在了從未有人碰過的禁地。

慕夏一驚,整個人不由得躬了起來,兩腿不自覺夾緊。

她急了,用力推著夜司爵的胸膛道:「夜司爵!你注意點!」

薛總助可就坐在前面開車呢,他是瘋了嗎?

「不怕,他看不到。」夜司爵湊到她耳邊低語。

說話時呼出來的氣溫溫熱熱的,慕夏不由得感到一陣顫慄。

她強穩住心神,赤紅著臉說:「可是他會聽到……」

「放心,他不敢聽。」

夜司爵唇角一勾,再次吻上她的唇。

然而下一瞬,車子忽然停了。

前面傳來薛總助的聲音:「總裁,到了。」

夜司爵的臉一黑,心裡罵了句「shit」,黑沉著臉坐起來。

慕夏連忙跟著坐起來,慌亂地整理自己的散發。

等她整理好的時候,薛總助恰好下車替她打開了車門。

「慕小姐,請。」薛總助熱心至極地替慕夏開車門,但是一抬眼卻看到裡面的夜司爵冷沉的雙眸。

那雙眸無比冰冷,迸射出來的寒光讓薛總助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了。

這是……怎麼了?他又做錯了什麼?

下一秒,只聽夜司爵冷聲開口:「明年的年終獎你也沒了。」

「……???」薛總助滿臉問號,整個人再次裂開了。

慕夏看著薛總助的表情,連忙安慰道:「他跟你開玩笑呢。」

「我從不開玩笑。」夜司爵說著,牽住她的手,拉著她從另一邊的車門下車。

薛總助雙目含淚地目送兩人走進別墅,哀聲怨道地坐回了車裡,最近運氣太差,他決定去附近的廟裡拜拜。

別墅里。

慕夏剛被夜司爵拉著走進別墅,下一秒她雙手被夜司爵單手抓住,高舉過頭頂,緊接著人就被夜司爵抵在門上。

鋪天蓋地的吻排山倒海而來,彷彿要掠奪她所有的呼吸和甘甜。

不知過了多久,夜司爵終於放開了她。

「呼……」慕夏大口大口地呼吸著。

「怎麼還是沒學會呼吸?」夜司爵嗓音低啞地詢問。

「我……」

慕夏的話剛說出口,忽覺一陣天旋地轉,整個人被夜司爵橫抱了起來,直往樓上卧室走去。 陳氏聽聞陳旭掉到水裏昏了過去,不得已匆匆地帶着陳旭離開,結果沒走到半路肚子便咕嚕咕嚕地開始叫喚,陳氏着急上火地催著車夫往家裏趕。

可惜沒等她衝到茅廁,就已經排山倒海地全部泄在了褲子裏,沒成想這才是剛剛開始,一日下來陳氏跑茅廁差點跑斷了腿,整個人看上去虛弱不堪,似乎整整瘦了一圈。

千帆在府上收到消息的時候,不禁笑了起來,搖著頭說道:「自作孽不可活,沒想到陳家竟然有這般奇葩的親戚。」

「她若是不把主意打在姑娘身上,咱們也不會出手整他們不是。」翠柳一臉得意地對着翠煙說道:「你沒看到,那個陳旭聽到姑娘說池子裏有蛇嚇得都口吐白沫了!」

「春兒看到奴婢對她眨眼睛,立刻就猜出了姑娘的意思,」翠煙笑着對千帆說道:「看來姑娘以前也經常做這種事情吧?」

「吶吶,你們可以了啊,我現在發現幾天不收拾你們,你們都開始打趣我了。」千帆笑着拿起糕點,放進嘴裏說道:「讓楓陽跟着陳旭,只要他偷出了翡翠獅子立刻讓他打碎了!」

「姑娘,那個翡翠獅子是個很重要的物件么?」翠柳奇怪地看着千帆問道。

「那個啊,可是先皇御賜的呢。」千帆揚眉說道,前世陳英曾經給洛朗逸展示過那個翡翠獅子,所以千帆才知道了陳家有這麼一個物件。

「若是打碎了豈不是很可惜。」翠煙想了想說道:「姑娘,要不要換出來?」

「這種事想想就好了,換出來也沒地方可放,那種東西不能賣不能吃的,留來做什麼?」千帆搖搖頭,轉頭對着趴在窩裏睡覺的小妖精說道:「去對陳述說,讓他故意帶陳旭去陳英的書房,告訴他翡翠獅子的位置。」

「親親,不去。」小妖精對於千帆最近沒空搭理自己的行為非常不滿,這會耍起了小脾氣,賴在窩裏不動彈。

「小妖精,你這是被冬兒慣出來的什麼脾氣啊,你要是去的話,我可以給你買一堆葡萄。」千帆笑眯眯地看着小妖精說道:「而且隨便你吃哦。」

「我去!」小妖精立刻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爬了起來,轉頭對着千帆說道:「等我,小帆兒!」

看着嗖一下就飛出去的小妖精,千帆不禁托著下巴嘆道:「美食的誘惑真是太大了。」

「姑娘,你並沒有告訴陳述陳家出事前你會想辦法將他救出來,若是他背叛了姑娘怎麼辦?」翠煙轉過頭問道。

「那就說明他並不恨陳家,一個人為了復仇可以放棄自己的生命,那樣的人才不會背叛我。」千帆淡淡地說道:「幫我的人我會護著,背叛我的人只有死路一條。」

陳述收到千帆的口信,走到窗邊抬頭看着皎潔的月光默然不語,那翡翠獅子是先皇御賜聖物,若是打碎了也許對於陳家就是一場不可避免的災難。

作為陳家的子孫,陳述心中很掙扎,他對陳家沒有任何感情,從小到大他唯一的依靠便是母親,母親被王氏害死後,他在這個家裏就像是根本不存在一般。

岳千帆的確很厲害,雖然除掉陳鋒和陳青的事似乎都與她無關,但是陳述知道這背後正是她在暗中謀劃了一切,看着王氏因為痛失兩個兒子一病不起,他也覺得十分痛快。

他恨得是王氏,也恨陳英,恨陳家,如今這樣的機會就擺在面前,可是如果陳家覆滅了,自己也會牽連在內,如果自己將千帆的計劃告訴陳英……不!不行!

想起母親病入膏肓之時卻無人問津的痛苦,陳述雙拳緊握,他要復仇,哪怕是丟掉自己的命,也要顛覆整個陳家為母親復仇!

翌日一早,陳述就等在門口的偏僻之處,果然沒多久就看到陳旭在下人的引領下進了府。

陳述想了想,便從另外一邊裝作要出府的樣子迎頭與陳旭走了個照面,而且還不小心碰到了陳旭。

「你怎麼走路的!」陳旭昨日被嚇昏,面色還有些蒼白,被陳述猛然一撞都有些站不穩,不禁惱怒地看着陳述罵道:「沒有長眼睛嗎?」

「啊,對不起。」陳述抬起頭看着陳旭道:「我着急出府,所以沒看到,抱歉。」

「等等,你是陳述?」陳旭雖然是旁支,但也很清楚丞相府的彎彎繞繞,而且現在丞相府連着折損兩個公子,整個京城幾乎都知道,陳旭自然一眼認出了陳述。

「你是?」陳述裝作一副不認識陳旭的樣子,疑惑地開口。

「我是旭少爺,」陳旭趾高氣揚地看着陳述,又對引路的下人擺擺手說道:「你下去吧,我和陳述走走。」

「我還有事,怕是不能陪旭少爺的。」陳述看着下人行禮告退後方才開口。

「本少爺讓你跟着是你的榮幸!」陳旭不耐煩的看了陳旭一眼,轉了轉眼珠問道:「我記得丞相府有隻翡翠獅子是嗎?」

「你怎麼知道?」陳述故作驚訝地看着他,隨後又連忙低下頭低聲說道:「我不知道。」

「不要不承認了!」陳旭看到陳述的表現更是確信那翡翠獅子是個值錢的物件,想到一會可以拿到千帆面前炫耀,那個明媚的少女定然會用崇拜的目光看着自己,陳旭就興奮不已,連忙追問道:「那翡翠獅子放在什麼地方?」

「我真不知道!」陳旭連忙驚慌地擺手道:「若是被父親知道,會打死我的。」

「放心吧,我不會說出去的!」陳旭拍了拍陳述的肩膀說道:「你只要告訴我在哪裏就可以了。」

「在,在父親的書房。」陳述低聲說道,隨後又匆匆忙忙地退了幾步說道:「我還有事,先走了。」

陳旭看着陳述慌慌張張地跑掉,不禁啐了一口,低聲罵道:「沒出息的東西,我自己去找。」

陳旭記得上次陳英就是在書房跟自己見面,自然知道書房的大概位置,趁著陳英去上朝,他得趕快拿走才行,想到這,陳旭連忙往書房的方向跑去。

陳述從一旁的樹後轉了出來,看着陳旭的背影微微一笑,自己總算完成了千帆安排的事,接下來就是陳英要頭疼的了。

陳旭走到書房外的院子卻發現沒有一個人守着,雖然有些詫異不過更多的是竊喜,心中暗想真是天助我也,便一溜煙地跑進了書房。

書房院落外某個角落裏,看守的侍衛早就被楓陽打昏了扔在那裏,此時的陳旭完全不知道自己將要闖下大禍。

陳旭推開書房的門走了進去,四下打量了一番,不禁嘆道:「要是父親的書房有這間屋子的一般大小有多好!」隨後又拍了拍腦袋說道:「差點忘了正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