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木受教了,多謝葉先生。」青木的目光之中,多了幾分堅韌之色,他對於葉飛的話語自然是深信不疑。

葉飛淡笑一聲,輕輕點了點頭后,隨即再次抬頭望向前方的半空之中。

海龍號前方的海面之上,崔虎與那黑澤的交手,此時已然進入了白熱化。

陣陣震耳的悶響聲,在半空之中傳來,隨著兩人的不斷碰撞,浮在海面上的游輪,都不禁伴隨翻滾的海浪搖晃起來。

海龍號的甲板上,圍觀的那些武道世家之人,眼中也都是忍不住露出激動之色。

「不愧是踏空而行的築基前輩,此人在華夏武道界絕不是無名之輩。」

「是啊,崑山寧家近來的崛起,與此人怕是脫不了干係 暖男獨寵小甜心 …」

「…」

眾人紛紛開口議論的同時,很多中南武道世家商道上的家族骨幹,都地不約而同地轉過頭,把目光落在了後方的寧家父女二人身上。

能夠等上海龍號的,可見都不是愚笨之輩,寧家有這樣的強者坐鎮,與其結交一番有百利而無一害。

「這個…寧兄,前些天一直不見你的蹤影,你看與我梁家的生意,可否再詳談一下。」人群之中梁寬此時沒有理會半空之中的戰鬥,而是向著寧家父女走來。

前些天寧家這二人,一直在游輪的頂層,他也曾多次想要進入,但卻是被陳家之人攔住。

游輪甲板上的眾人,也是不免轉過頭來,望向梁寬的目光之中,不禁多出了幾分鄙視之色,此人的臉皮當真不是一般的厚。

「梁前輩,此事不急於一時。」

「待我父女回到寧家之人,將此事稟報家主,到時候你我兩家在詳談。」寧高山儘管心中氣憤,但他畢竟是生意人,臉上的表情沒有太大的變化。

一旁的寧小鳳,則是毫不顧忌地狠瞪了眼前之人一眼,更是撇嘴冷哼一聲。

「哼,我們剛上船的時候,怎麼不見你這個態度。」寧小鳳面露的鄙視之色,大聲開口說道。

前方的梁寬聞言,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有些難堪但很快內斂,隨即一臉賠笑地望著前方的二人。

「此事…誤會,實在是誤會,待在下回到梁家之後,等讓我梁家家主親自登門拜訪。」梁寬此時可顧不得強者的面子,向著跟前的二人一抬手,臉上露出歉意之色。

濱海市的梁家,家族內最強的人,也不過築基初期的實力,連此刻半空之中的那位都不是對手,天知道寧家還有多少強者,這樣一個武道世家,他是萬萬不能得罪的。

寧小鳳聞言,輕哼一聲后,並是轉過頭去,不在理會前方的梁寬。

寧高手也是禮貌地一抬手,並沒有在多說什麼,抬頭望向半空之中的二人的交戰,一時間交談的氣氛不免有些尷尬。

此時的梁寬本想要再說些什麼,但見到眼前二人的神色,到嘴邊的話被他硬生生給吞了回去,只能苦笑搖頭暗自懊悔。

而此刻前方海面的半空,崔虎全身的氣血之力,似乎已經運轉到了極致。

萌媽咪闖娛樂 只見他猛然抬起手臂,一把黑色的巨斧出現在了手中,身上的氣勢更加強盛了幾分,能夠使他祭出巨斧的之人,其戰力不言而喻。

「哈哈…吃你虎爺爺一斧!」崔虎放聲大笑,他的攻擊手段,沒有什麼花里胡哨的技巧,幾乎都是大開大合純力量的攻擊。

前方的黑披風男子,此刻心中的戰意,似乎也被崔虎徹底點燃,眼中泛起了少有的狂熱之色。

這一刻二人的交戰,早已不為任何立場,純粹的是武道高手之間的切磋,二人幾乎都是施展出來最強的手段在,準備祭出尊嚴的一擊。

「無論勝敗,在下放你們過海。」黑澤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他身為華夏人久居海外,平時行事極為小心謹慎。

他也忘記了,自己不知有多久沒有像今日這般,毫無顧忌的一戰了,心中戰意點燃的同時,同時點燃的是來自他心靈深處的那份感動。

此人話語剛落,全身的真氣與體內那枚能量核的力量,在這一霎那全部爆發出來。

崔虎與此人的交手,二人都是消耗極大,這最後的一擊落下之後,怕是都是暫時失去戰力,只是此刻兩人均是義無反顧的出手。

如此同時,後方的海龍號,頂層觀景台內,葉飛望著那黑澤的目光中之中,多了幾分欣賞之色。

「此人不錯,居然與崔虎拼到了這個程度。」葉飛嘴角的泛起淡笑,二人的戰力實則相差無幾,這樣強行碰撞顯然是不智之舉。

但也正因如此,葉飛才對此人刮目相看,這才是身為華夏武者因有的姿態。

崔虎的性子,可能是受到自己的影響,才會變得如今這般好戰,而那位名叫黑澤的男子,似乎天性中就隱藏這這樣的氣魄。

「嗯…不好。」就在二人即將碰撞在一起之時,葉飛面色微變,忍不住眉頭微皺。

他身旁的青木道人,在微微一愣之後,也是同時發現了前方的狀況,他的臉上露出憤怒之色,全身真氣爆發,便是直接閃身沖了出去。

只見此時的半空之中,崔虎與那黑澤交手的海面上,忽然多出了一道身影。

此人正是那火如風無疑,他的眼中閃過一道陰狠之色,抬手之下手中長劍閃爍而現,築基後期的磅礴之力,在這一瞬轟然爆發。

「敢當我陳家的游輪,你可以去死了。」火如風冷喝一聲,手中長劍翻轉,此刻身上爆發出來的氣勢,比起前方的二人不遑多讓。

很明顯此人盤算已久,這一劍之力也是他的所能祭出的最強一擊。

海龍號頂層內衝出的青木,此時速度極快,全身青光大盛,手中的青木劍在周身遊走,但眼看還是差了幾分,那火如風畢竟隱藏多時。

半空之中的崔虎,此時拖著那巨大的黑巨斧已然斬下,在他的上方緊跟著的是火如風最強的一劍之力,若是二人同時擊中黑澤,此人怕是必死無疑。

「姓火的,你個雜碎,虎爺問候全家。」崔虎面色通紅,此刻想要收手已然有些來不及了。

後方的火如風,則是面露大笑隨即開口道:「此人早已脫離華夏武道界,可謂死不足惜,崔兄又何必動怒。」

他說完之後,體內的真氣再度一凝,洶湧的力量全部融入了手中的長劍之中,閃動的靈光之內帶著如似能夠斬碎空氣的凌厲之勢,直指那黑澤而去。

大巫紀元 前方海面上的黑澤,這時候也反應過來,臉上不禁露出慘笑。

他本以為能夠堂堂正正的打一場,沒想到到了最後,還是有人暗中出手,此時的他能夠擋住了,唯有以及之力,而另外一人足矣取他性命。

「虎爺看不起你。」崔虎目光一橫,全身爆出一陣鮮紅的血光,面色忽然變得慘白了幾分。

只見他的話音剛落,手中舉起的黑色巨斧強行收回,恐怖的反噬之力,瞬間在崔虎的體內的爆開,使得他一臉噴出數口鮮血。

這般強行收回攻勢,對自身的傷害極為恐怖。

可以說崔虎是將自己最強的一擊之力,變向的轟在了自己的身上,同時還伴隨著體內氣血的逆轉,完全是不要的的舉動。 「轟隆!」伴隨一聲悶響,一股無形之力在崔虎的體內爆開。

此時的崔虎忍不住雙目一黑,全身的氣血消散,在眾人的目光之下,直接墜落進了大海之中。

這一刻海龍號的甲板之上,那些武道世家眾人,在反應過來之後,臉上都是忍不住露出敬佩之色。

前方的海面之上,黑澤臉上露出震驚之色,身形更是忍不住微閃。

「虎兄…」黑澤的聲音,帶著幾分沙啞。

他們二人儘管是第一次見面,但交手之下卻是有種酒逢知己之感,此刻黑澤的心情可謂是難以用語言來形容,他猛然抬起頭來,望向前方的火如風眼中露出了殺機。

「海汐。」黑澤低吼一聲,他身體能量核的力量,這一刻爆發到了極致。

下方的海面之上,一道無形的巨浪陡然,在那浪尖之上,可見崔虎失去意識地身子,被其海水托起送到了前方的游輪甲板之上。

豪門逼婚:收服腹黑老公 方才衝出了青木,瞬間閃動身形,將崔虎接下他體內的真氣爆發,瘋狂地湧入跟前之人的體內。

甲板上的眾人,此時在感受到青木身上的氣息之後,都是忍不住向後退了兩步,這等迫人心神的壓迫之感,絕非是化境宗師能夠擁有的。

「嘶…此人也是築基強者?」

「他們真的是寧家之人嗎…」

甲板上的各大武道世家眾人,此時心中都是震驚不已,一時間在他們的腦海中,不覺地浮現出幾天前那位年輕人的身影。

跟隨的手下都是築基強者,那年輕人有多強先不說,其身份定是極為顯赫。

而如此同時,前方的半空之中,火如風顯然沒有收手的意思,他手中的劍芒泛著耀眼的靈光,已然臨近了黑澤的身形。

此時的黑澤,因為剛才的消耗,跟前的防禦水牆,已然有些不穩,周身的護體罡氣更是減弱了幾分,面對前方之人的驚天一擊,顯然有些難以招架。

「虎兄,若是今日不死,黑某定當有一日手刃此人。」黑澤臉上露出不甘之色,同時眼角了餘光,掃向了前方的游輪甲板之上。

甲板上的眾人,此時都是忍不住抬頭仰望,目光落在了那黑澤身上,臉上不禁露出了惋惜之色。

游輪上當武道中人,通過方才半空之中的那一戰,他的心神都是不免為之動容,心中的立場在悄無聲息發生了改變。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游輪的頂層觀景台內,此時緩步走出一道身影。

「火如風,你傷了葉某的人,需要給葉某一個交代。」一道低沉中帶著幾分淡然的聲音,頓時傳到了眾人的耳邊。

這道聲音不大,但如似在他們的心神內響起,讓人聞之都不由地地一陣頭皮發麻。

四周的空氣之中,一股奇異之力湧現,火如風原本不可一世的一劍之力,連同他的身形被直接定在了原地,更是將其體內的真氣封鎖。

「這是…先天之力。」火如風瞳孔微縮,背後忍不住一陣發涼。

這就是一境之差,有如天地之別的差距,乃是武道界中,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

甲板上的眾人,此時紛紛轉過頭,望向游輪的上方,隨著他們的目光望去,只見一位看上去二十齣頭的青年,正緩步踏空走出。

他的每一步落下,眾人心中都是不禁一顫,這等披靡之勢已然超出了他們的理解範圍。

「踏空…難道他也是築基強者!」

「此子才多大,我華夏武道界,什麼時候出了這樣一位年輕人的築基前輩?」

「…」

甲板上的眾人,都是心驚不已,這等氣勢完全壓制了之前的幾人,明顯不是普通的築基強者,怕是至少是築基後期。

而此刻甲板之上,最為震撼的當屬那梁寬無疑,他的目光死死地盯著半空之中的那道身影,身子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兩步。

「這…這不是築基。」

「崑山寧家,東南省屬於淮江境內,他難道是…」梁寬畢竟是化境宗師,見識遠非船上的其他人所能向相比,他此時心中不覺地冒出一個可怕的身影。

如今華東武道大會,沒有過去多長時間,淮江葉家之名,在華夏其他地方,並沒盤踞已久的那幾大超級世家有名,但一些實力不俗的武道世家,對於此事卻是早有耳聞。

游輪甲板之上,寧家父女二人,眼中更是露出激動之色,相比起其他人,他們對於葉飛的認知要跟多一些。

「爸,你說他現在的實力,達到了什麼境界?」寧小鳳閃動著雙眸,此刻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寧高山聞言,臉上多了幾分凝重之色,隨即開口道:「那時候在崑山之時,他就已經能夠戰築基強者,葉前輩的武道天資,縱觀整個華夏武道界,都難有人與之相提並論。」

對於華夏武道界的強者前輩,寧高山平時都是極為關注的。

在得知葉飛的身份之後,他心中的震撼不言而喻,華東武道大會上葉家的崛起,他身為華東地區之人又怎麼會不知曉?

「築基境嗎?」寧小鳳輕抿這嘴唇,這些武道境界對於現在的她來說,還是有些陌生的。

寧高山沒有解釋太多,隨即再次抬起頭來,望向半空之中的葉飛。

此時的葉飛沒有在意眾人的目光,他在半空之中行走有如平地一般,緩緩走到了火如風的跟前,眼中不禁多久幾分寒意。

火如風身子一顫,定了定心神大聲開口道:「葉家主,前方之人與這片海域的海盜勾結,你出手救他可曾想過游輪上眾人的性命。」

他這話一出,後方游輪甲板上的眾人,臉上的表情均是劇變。

若是真如那火如風說是,引來了這片海域的海盜團,後果怕是不堪設想,到時候他們估計無一人可活。

「是啊,這位前輩,此人早已叛出華夏死不足惜!」

「殺了他,我等才能安全度過這片海域…」

「殺了他…」

關係到自己的性命,游輪上的眾人都是忍不住紛紛開口,他們不是第一次前往海外經商,可謂是深知海盜團的恐怖,此時也顧不得得罪誰了。

葉飛目光沉靜,深深地看了前方之人一眼,他的臉上閃過一絲冷漠之色。

若不是這火如風,貪圖陳家用來打點這片海域之物,他們怕是早就離開了此地,此人借崔虎之手與那黑澤一戰,就是想省去這一筆打點費用據為己有。

這一點在這火如風,第一次來找他的時候,葉飛便是早已看透所以他不願意出手相助。

「躁舌。」葉飛低喃一聲,身上泛起一抹無形之上,顯然是懶得與此人廢話。

只見他抬手之下,那火如風體內全身的真氣瞬間翻滾起來,同時一口鮮血噴出,面色也是隨之變得慘白至極。

沒有過多的話語,葉飛抬手抓起此人,如同老鷹抓小雞一般,隨即揮手之下直接扔向了游輪甲板之上。

「砰。」伴隨著一聲悶響,火如風再度噴出鮮血,他望向上方之人的目光之中,不免露出了怨毒之色。

而游輪上的眾人,則是一臉的愕然之色,顯然是沒有想到,他們記憶中不可一世地中南劍仙,竟然在這個年輕人手中還無還手之力。

前方的海面上空,葉飛臉上的表情平靜,不在理會那火如風,而是抬眼望向前方的披風男子。

「你的體內,那顆內核來自哪裡?」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望著此人低聲開口問道。

在他的靈識感應之下,這黑澤只有築基中期的實力,但加上他體內的那顆內核的力量,在這片海面之上,居然能夠爆發出築基後期的戰力。

這一點極為奇異,葉飛有種感覺,或許通過此人他能找到突破先天之境的方法。

「中南黑雲世家,叛族之人黑風,在此見過前輩。」黑澤面露恭謹之色,抬手向著前方之人三拜,隨即跪在了半空之中,看其模樣是準備行武道界大大禮。

以他的實力,在葉飛走出了那一刻,便是已經察覺到了,前方這位看似年齡不大的青年,實際上是一位先天前輩。

能在海外遇到這樣的強者,黑澤心中的激動之感不言而喻,他畢竟是生於華夏武道界。

此時游輪上的眾人,在聽到黑澤的話語后,眼中均是閃過一道微光,似乎這個黑雲世家,曾在中南武道界名聲不俗。

「黑雲世家,不是早些年在武道界除名了么?」

「據說這個家族之人,修鍊的都是些海外異術,有辱我華夏武道界之威…」

「難怪此人會出現在這裡,原來是黑雲世家的餘孽。」

游輪甲板之上,多半是中南武道世家之人,對於這個黑雲世家,似乎都是極為鄙視,望著那黑澤的目光,此時對了幾分不屑之色。

海面的半空之中,葉飛指尖劃過一道勁氣,將前方之人的身形托起。

他對於這個所謂的黑雲世家的事情,並不是特別在意,但中南武道界為何要將這個家族除名,他心中也有了幾分猜測。

以那陳拾的性格,這樣奇異的一個武道世家,又是在中南境內,此人怎麼可能放過。 葉飛抬頭掃了前方之人一眼之後,將其身形扶起,對於這些武道界的禮節,他個人不是很在意。

「無需如此,你先回答我的問題。」葉飛目光微閃,望著眼前之人低聲開口道。

前方的黑澤聞言,微微點頭隨即開口道:「我黑雲世家之人,有著一般的海外異人血統,族內一些強者一出生,體內有擁有這樣的內核。」

葉飛聽到這話,此時也是明白過來,這顯然是海外行修者獨有的修鍊方式。

如此說來,此人聽體內的能夠控制海水的能量內核是天生的,想要後天修鍊得來,估計是不太可能了。

思索片刻之後,葉飛輕輕搖了搖頭,這種修鍊內核的方法,應該不如華夏武道界的修鍊功法,不然縱觀全世界武道中人,也不會以華夏武道界為尊。

「多謝告知,你可以走了。」葉飛淡笑一聲,向其點頭開口道。

黑澤面露感激之色,但卻是並沒有離去,而是轉眼望著前方游輪甲板上,那還一直昏迷不醒的崔虎。

「前輩,他…」黑澤面露複雜之色,忍不住開口道。

葉飛微微一笑,隨即解釋道:「他修鍊的功法特殊,好好休息一下,就能自動復原你無需擔心。」

此時的崔虎雖然身受重傷,但這次的二人的交手,與其修鍊有著不少的幫助,等復原之後實力想必會精進許多。

黑澤在明白過來之後,便是微微點頭,再次向著葉飛一抱拳之後,便是準備轉身離去。

但此時游輪甲板上的眾人,眼中都是閃過一道異光,臉上明顯露出了憤怒之色,此人要事真的走了,他們的海龍號可就危險了。

那火如風見此情景,臉上不禁露出了冷笑,只見站起身來,抬頭緩步走上前去,目光落在了半空之中的葉飛身上。

「葉家主,身為華夏強者,這樣幫助海外異徒,是不是有些不合規矩?」火如風面色平靜,聲音不大但清晰地傳到了周圍眾人的耳邊。

火如風心中暗自思索,就算這葉飛再強,也不可能與整個華夏武道界為敵。

華夏武道界與海外異人之間,本就有著一些歷史仇怨,一旦此事傳進華夏境內,他江東葉家怕是難以在武道界立足。

「他是華夏人。」

「這片暗道海域,有葉某在可護你等周全。」葉飛本就不是喜歡廢話之人,此時轉過頭來掃了眾人一眼,便是直接開口道。

他此言一出,如似帶著一股無形之勢,使得船上的眾人都是不敢在開口反駁。

前方的黑澤,更是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忍不住深深地看了葉飛一眼,他的臉上露出感激之色,再次抬手向其一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