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命啊宮主,我們都是受害者,全是敖月夜這**乾的好事兒。當時我們在無意中中的毒。」另兩個長老也嚇得大叫了起來。

「死……」敖天狂那是氣得血紅了眼,一條龍刀出來,嚓嚓嚓幾下,三位龍族長老頓時給碎萬段,連魂魄都給斬龍刀斬成了粉碎。

敖天狂盯上了敖月夜。

「夫君,這一切都是騙局……」敖月夜還想狡辯,可是沒人相信了。斬龍刀切向了她。

「你敢殺我,我們情花蛇一族也是浮塵海強族。我家老祖實力絕對不下於老龍祖。」敖月夜見斬龍刀過來,立即尖叫了起來。

「現在明白了吧,情花蛇根本就是想禍亂小天海龍族。爾後取而代之,因為,他們一脈一直不能化為龍身。估計是想霸佔了你們的龍族血脈。」唐春說道,斬龍刀早就旋轉著下去了,敖月夜在慘叫聲中給碎屍萬段,下一個,敖無血也落得了同樣的下場。

「唉,雲龍,為父錯怪你了。從此後,我宣布,雲龍游天繼承小天海龍宮一脈傳承。他是龍宮大太子。」敖天狂一聲嘆息,一下子好像蒼老了幾十歲似的。

就在這時候,外邊傳來巨大的撞擊聲。龍宮震蕩,連假山都在搖晃。(未完待續。。) 「什麼人敢攻擊小天海龍宮?」老龍一拍桌子就要撲出去修理對方,不過,給唐春一把拽住了。

「是個女子,空天教老教主。」唐春說道。

「天香兒,我們小天海跟他們教從來井水不犯河水,為何要攻擊我們龍宮?」老龍問道。

「空天教肆虐朝武,給大哥帶人聯手滅得差不多了。

而且,就連他們現任教主紅袖都給大哥滅殺了。所以,大哥給天香兒盯上了。

並且一直追到了小天海。這事起因還是因為我,當時空天教要滅殺我。

大哥看不過去了所以才出手相助。想不到一發就不可收拾。這梁子結得大了,想抽身都不可能了。

為今之計是看看能否有什麼辦法滅殺此女。」雲龍游天聰明,馬上把這事兒攬到自己身上。他擔心家族不肯為唐春賣命。

「哼,紅袖明曉得雲龍是我敖天狂的兒子居然還想滅殺。這根本就沒把咱們龍宮看在眼中。就是空天教也不成。」敖天狂果然中計,憤然哼道。

「天香兒有著半仙境實力,咱們這裡誰也不是她對手。

我在想,深淵龍宮遠古時就有了,你們祖宗應該有一些特殊的設置是不是?

現在雖說有仙法水陣保護著龍宮,不過,天香兒手中可是有著萬花宮的一些仙家法寶。

就怕時間一長這仙力法陣也抗不住就麻煩了。」唐春說道。

「龍祖,我看不得不開啟老祖宗的設置了。」這時。敖天狂沉吟了一下一咬牙,說道。

「開啟老祖宗的輪迴大陣可是需要浮塵海龍宮同意才行的,這事太大了。我先請示一下,看他們怎麼說。」老龍說道,不久拿出了一面鏡子樣的法寶。


鏡子上盤繞著一條黃金巨龍,上面密布著一些看不懂的花紋。

老龍往裡吹了口氣,一口精血噴了上去。

不久,鏡子上的花紋詭異的晃了晃。再不久,鏡面開始模糊了起來。


下一刻,鏡面裡面居然淡淡的顯出一個龍頭人身的身影來。只不過看不清對方的具體長相。

「參見浮塵宮主敖魁王。時下我小天海龍宮遭到空天教老教主天香兒用仙器撞擊。恐怖不久就守不住了。

所以,請求浮塵宮主傳來龍訊,小天海要開啟老祖宗設置的輪迴大陣滅殺天香兒。

不然,小天海就怕會淪落入空天教之手。」老龍一個躬身見禮后朝著鏡子說道。

「這是龍宮特有的萬里傳音龍鏡。這是遠古時龍族留下的法寶。

其實不止傳訊萬里。就是幾十萬里也能傳到的。當然。這種東西也有品級的。

小天海的這個應該是半仙器級別的。估計傳訊能力達到了二十萬里左右。

超過的話就無法傳到了。」撼岳說道,「當年在萬勝海我們青龍宮中那把龍鏡可以億億里傳訊。而且,可以顯示影像跟現場。那才是真正的仙家法寶。」

「這東西還真不錯。」唐春說道。

「這東西也需要龍族血脈才能啟動的。別族生靈搶去也只是一面普通的鏡子。不過,對你來講還是有用的。」撼岳笑道。

「這輪迴大陣是什麼,師尊清楚嗎?」唐春問道。

「輪迴大陣的厲害之處就在於你掉進去後會給輪迴掉,也就是說,比如說你今年修鍊了二百年了。

功境達到半仙境來講。而輪迴大陣會讓你功力一點一點的消退,而且,從二百歲一直輪迴到嬰兒時代。

而輪迴大陣也可以讓你從三十歲輪迴到百歲老人而垂垂死去。


當然,這種法陣也得看級別跟威力。小天海此陣應該能對付半仙境強者。

不然的話,老龍就不會提開啟遠古輪迴大陣而是請求浮塵宮支援了。我想,浮塵宮應該有半仙境的龍族強者。」撼岳說道。

「呵呵,此術我也會。只不過對付半仙境卻是無法辦到。那叫退變法則。目前可以把老龍輪迴到嬰兒時代還是能辦到的。」唐春笑道。

「可以開啟,不過,你們得先頂上一天。小天海仙力法陣應該能扛住一天的。」對方答覆道。

老龍收了龍鏡告訴了唐春此事。

「你說老龍,對方發龍訊直接就可以用此鏡發過來的。為什麼要你們抗住一天時間?」唐春問道。

「我也有些納悶,早點開啟豈不是更好。這仙力法陣雖說能抗一天,但是,天曉得能否一定能扛住。」老龍也有些疑惑。

「他們從浮塵海趕過來需要多長時間?」唐春問道。

「幾天還是要的。」老龍說道。

天香兒祭出了一方寶塔狠命的撞擊著仙力法陣,法陣在顫慄。

老龍也坐不住了,趕緊組織了強者合力保護法陣。

唐春發現,天香兒拿出來的居然又是一座鎮宮塔。

不過,此鎮宮塔比紅袖的明顯要高階一些。應該是正宗的仙器了。當然,也應該是小聖母手中的贗品之一。

半天後,老龍叫了起來。因為,仙力法陣居然給一道紫青光泡砸得出現了一道龜裂。

這可不是好兆頭,一旦法陣出現龜裂那就很可能會全面崩潰。

到時,就是小天海龍宮的災難。老龍趕緊又向浮塵宮求救。不過,對方答覆還是再扛半天。


沒辦法了,唐春只好出手。仙力不斷摧入,萬劍齊出。終於把天香兒想探入裂紋中的攻擊給扛了回去。

「她的鎮宮塔中好像含有一絲神耀。」撼岳說道。

「嗯,我也覺得古怪。應該是這一絲貯存在鎮宮塔中的神耀擊破的仙力法陣。」唐春說道。

一天後,老龍突然驚喜了起來。他跟唐春說:「好消息,浮塵宮的浮塵老祖『敖天入地』到了。

他可是浮塵海最強的老龍祖。功境達到了半仙境顛峰。

當年渡劫因為一時入了魔道才落了個半仙,不然,早就是地仙境強者了。」

「據說當年浮塵老祖渡劫時入魔是因為龍族血脈不夠純正才落了半仙的。」這時,敖天狂說道。

「血脈,他推遲了一天時間就是因為想趕過來。師尊,此人難道有如此好心要幫助咱們不成?」唐春問道。

「嗯,小天海雖說是浮塵海的下屬龍宮。但是,對於弱者,他們未必上心。

而且。面對半仙境強者。就是浮塵老祖也不一定絕對能拿下。

這事難道就出在血脈一塊上,跟他當年渡劫有關係?」撼岳說道。

「咱是青龍之身,血脈力量強大。我有種不好的感覺,浮塵老祖過來是不是盯上了我的青龍血脈?」唐春說道。

「還真是了。不得不防。到時。就怕滅了天香兒咱們又掉進了另外一個圈套之中。」撼岳說道。

「浮塵老祖如果真要如此乾的話咱也不是輪柿子任人拿捏。」唐春臉上閃過一絲狠礪。

「趁亂先溜。他年後再來報仇。」撼岳說道。

轟然一聲巨響,小天海輪迴大陣在一道紫龍虛影飛進去后就打開了。

頓時,一道寬達幾十里的灰色旋渦升騰在了小天海深淵之上。

那灰色旋渦緩慢旋轉。頓時,攪動著周遭百里深淵都跟著旋轉了起來。

好像整個龍宮都給帶動了起來,而深淵之水全都化成黑色幽靈一把就把天香兒拖入了旋渦中央。

天香兒臉色大變,噴出一口精血於鎮宮塔中。

此塔頓時噴出了一股紫青之光打往底部。好像噴氣式火箭一般受到紫光反擊,鎮宮塔帶著天香兒直往輪迴旋渦上衝去。

眼見天香兒就要出了輪迴旋渦了,這時,頭頂上一聲冷笑。

一面閃著幽黃光氣的鏡子從頭頂上砸將下來,一拍,天香兒腦袋上方給重擊了一下。本來已經扯到腳底部身子又給鏡子拍進了旋渦之中。

「敢犯我們浮塵海龍族,天香兒,你得死。」浮塵老祖敖天入地帶著百位強者合力組成大陣。

不斷的往寶鏡之中摧入能量,寶鏡漲大到幾百丈方圓,整個遮蓋住了天香兒的頭頂。她只有跌入輪迴旋渦一途了。

啪……

又是一道重擊,驚起了千丈浪濤。天香兒整個身子都給拍進了輪迴旋渦之中。而旋渦在飛速度旋轉,開始啟動了輪迴倒退法則。

唐春強大的神識發現,鎮宮塔的光華給輪迴旋渦滅散開去。而失去了鎮宮塔保護的天香兒在短短的半個時辰之內居然回到了少女時代。

看上去就十五六歲光景。此女更是顯得美艷照人,美艷不可方物。

而她的功境由半仙境退化到了脫凡境顛峰。

天香兒在掙扎,在憤怒的掙扎著,奈何上方浮塵老祖帶給她的壓力太大,根本就無法脫開旋轉的吸扯旋轉之力。

就在這時候,唐春泥丸宮中的輪迴旋渦居然有響應了。


好像感應到了什麼在興奮的跳動。唐春感覺到了自己的輪迴旋渦跟龍宮擺出的輪迴大陣有了一絲心靈感應。

唐春試著接觸,發現響應越來越明顯。而且,漸漸的,唐春感覺輪迴大陣居然跟自己建立了心靈感應。它好像一個聽話的擁有初步意識的活物一般。問道:「你……你是誰?」

「誰,我是你少主,記住沒有?」唐春靈機一動,用輪迴旋渦的聲音發出。

「啊,少主,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那道相當稚嫩的聲音問道。

「誰說的,那是因為你的記憶給我封存了。我本來就是你家少主。記住,你家少主叫唐春,就是我。」唐春加大了聯繫力度。

「我……我……」輪迴大陣在顫慄,好像有些猶豫。

「你還猶豫個屁,趕緊拜主啦。」唐春說道。

「怎麼拜?」輪迴大陣問道。

「把你的念想凝成一束飛過來就行了。」唐春說道。(未完待續。。) 不久,發現輪迴大陣顫慄了一陣子,飛出了一滴幽藍光團。唐春沒絲毫猶豫,輪迴旋渦一口吞噬了那點幽藍之光。

頓時,強烈的心靈感應出來了。

輪迴大陣好像成了自己的一部分。

這種感覺相當的奇妙,好像此陣就是自己的一道攻擊利器似的。

「此陣是遠古龍族高手設置的,估計當年有融入龍族血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