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天拳!」

砰砰砰……

瞬間兩人的身形已經融入在了這狹小的空間之中,拳掌相交,迸發出一陣陣的轟鳴聲。

一時間,整個周圍伴隨著帶有元力的拳頭互相碰撞的力量,產生了一陣陣的氣流。

隨著元力的不斷加劇,氣流變得越來越大,已經影響到了周圍樹木,一陣陣的氣流變成了小型的氣浪,朝著四周的樹木不斷的暴虐而去。

樹葉緩緩的從樹上向後不斷的飄去,踏著樹葉的沙沙作響的聲音,兩個人的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

「必須要速戰速決,這個時候不是逞英雄的時刻!」

堪堪穩住局勢的葉川,已經有了新的計劃,雙腳微微用力,整個人的身形撤向了後方,退出了戰鬥圈。

雷戰波看著葉川往後退,他整個人又一次的壓了上來,剛才的一輪戰鬥,他也是心驚肉跳。

原本以為這個葉川就是天河宗的一個小嘍啰,但是真正的戰鬥了之後他才知道,此人以真武境的實力,竟然能夠和自己旗鼓相當,這簡直就是駭人聽聞。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本章共2頁當前是第1頁1 第一個積分到手!

雷戰波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栽在了這個真武境八重的人手上,他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從他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得出來。

「轟……」

雷戰波整個人倒在了地上,此時的他已經昏迷了過去,而他身上的號牌也已經掉落出來,葉川很快的撿起了號牌,迅速的消失在了樹林之中。

天河宗大殿之上,這些宗主對於第一天的成績是頗為的關注,即便是夜裡,他們也沒有任何人去休息或者什麼。

對於他們來說,個把月不休息,其實也沒有任何的問題。

「葉川,天河宗,排名第五位,積分2分。」

與此同時,與葉川並排的人竟然有十二個之多,而在他們前面的四個人,最多的一個已經積分達到了六分。

陸紫萱的積分也增加了一個,目前和葉川一樣都排在第五名,不過是並列的第五位。

第一天的成績並不能說明什麼,不過此時淘汰的人已經達到了一半左右。

僅僅一天的時間,淘汰的人數就達到了一半,在這幫宗主看來,三個月的時間實在是太久太久,一個月的時間恐怕都要不了,這幫人就能夠輕鬆的結束這一次的宗門交流大賽。

「哼,這個葉川竟然隱藏了實力,我風華宗的雷戰波乃是地武境二重的實力,沒有想到竟然被這個葉川給解決掉了!」

風華宗的白宗主有些鬱悶對著臧天傲說道,不過這一句話讓差點就讓臧天傲給蹦了起來。

「什麼?地武境二重?你確定沒有錯?」

臧天傲的心中咯噔一下,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陸天行真正的底牌並不是他的女兒,而是這個葉川么?

不過對於這個葉川,臧天傲還真的沒有什麼太多的信息資料,現在突然冒出這麼個人,那是不確定的因素啊。


「哎,這個雷戰波以力量著稱,其實我自己也不看好他,沒有速度在這種比斗當中很吃虧的。要是擂台賽,他的希望到是很大!」

風華宗的白宗主嘆了一口氣,規則讓一些人原本的優勢變成了劣勢,這個雷戰波就是這樣的。

「恭喜臧宗主,這一次恐怕要收穫頗豐了啊!」

這個時候水藍宗宗主劉韻詩來到了臧天傲的跟前,十大宗主中,只有一個女性的宗主,就是這個劉韻詩。

雖然是女流之輩,不過這個裡面卻沒有人敢得罪此人,據說她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天武境的三重,當然並沒有人驗證過。

「哪裡哪裡,水藍宗的兩位天才一個排名第二,一個排名第三,隨時都有可能超越我兒,我只求我兒能夠進入前五強就足矣了!」

「臧宗主實在是太過謙遜,你的兩位弟子,一個第一,一個第五,我看進入前五強沒有任何的問題。」

劉韻詩倒也不是恭維,看著如此生猛的臧青梭,她其實心中也是有著一些打算的。

自己的門派都是女性,到了婚嫁的年齡,她也是最為*心的事情。

雲水瑤和周靈兒,兩個都是她的掌上明珠,但是她們總是要嫁人的。


水藍宗地位特殊,還有一個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們經常性的通過聯姻來增強自己的實力。

這些從水藍宗出去的女子,對於自己的師尊一直都是非常的敬仰,即便是嫁人離開了水藍宗,只要劉韻詩一聲召喚,他們還是會義無反顧。

曾經就發生過這麼一起事情,當時水藍宗的一個女性弟子嫁給了某位宗門的真傳弟子,最後兩方起衝突的時候,那名女子毫不猶豫的就站到了水藍宗的一方。

水藍宗不管跟誰聯姻,她們總是有一個規矩,那就是如果女子生了女娃,那就必須要歸水藍宗,成為水藍宗的弟子。

如果是男娃,她們倒是不怎麼樣,不過水藍宗這種到處撒種的情況,生女娃和生男娃的概率實際山也是差不多的。

這也是為什麼水藍宗能夠獨自屹立於其他九宗而不倒的一個真實的原因。

「嘿,劉宗主實在是太客氣了,如果當真是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到時候我天星宗定然大擺筵席,宴請劉宗主!」

臧天傲也知道為什麼劉韻詩對自己如此的恭維,在天河宗期間,劉韻詩已經是拜訪過他,她的意思是要自己的弟子云水瑤或者周靈兒嫁給自己的兒子臧青梭。

臧天傲當時含糊其辭,詢問了自己兒子的意見,不過自己的兒子也是氣的他半死。

臧青梭竟然說看上了天河宗的一個女子,這個可如何是好?不過現在臧天朔心中倒是淡定了一些,自己和天河宗的賭鬥,成為了實現自己兒子的一個平台。

再者說了,自己的兒子又不可能只娶一個女人吧?作為宗主的兒子,娶個幾房女子還不是笑眯眯的事情?

「臧宗主,之前我跟你說的事情不知道你有沒有什麼想法啊?」劉韻詩藉此機會又一次的向臧天傲貼了過來,即便是年紀不小,不過劉韻詩倒也是風韻猶存,讓臧天傲看著是一陣心癢難耐。

「這個……這個還是要看我兒自己的意思……」臧天傲可不敢輕易答應劉韻詩,要知道劉韻詩的水藍宗也有一個令人鬱悶的規矩。

那就是如果這個男子娶了它水藍宗的女人,就不能再和其他女子有任何的關係。

這也是為什麼臧天傲不願意的一個原因,當然了,很多人還是願意娶水藍宗的弟子的。

因為水藍宗但凡是要聯姻的女子,各個長的都是美艷動人,更為重要的是她們的實力都不低。

如果實力太低的話,恐怕誰也不可能願意答應這樣的要求的,既然能夠要求別人,自身一定是非常的優秀的,這一點上水藍宗還是有保障的。

劉韻詩看著臧天傲,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被死死盯住的臧天傲,感覺自己的脊樑有些發冷。


十大宗門交流大賽,比賽繼續進行著,雖然是夜晚,不過彼此之間的爭鬥並沒有因為漆黑的夜而有任何的停止。

樹欲靜而風不止!

很快,便迎來了第二天的清晨,擺脫了黑暗的天空發出了微弱的光芒,漸漸的整個天空變得越來越明亮。

初升的太陽,猶如害羞的鄰家小妹一般,半遮半掩。

半天帶一夜的殘酷搏殺,此刻已經近三十名參加十大宗門交流大賽的人走出了這一片範圍不大的森林。

這些人並沒有走太遠,來到天河宗後山的時候,他們已經得到了命令,在十大宗門交流大賽沒有結束之前,任何人都只能夠呆在天河宗後山的山腳之下,等待著其他人的到來。

不過這邊的休息區範圍還是比較的大的,畢竟他們都是宗門的佼佼者,應該有的照顧還是要有的。

「王兄,你怎麼?」說話之人,正是被葉川淘汰的雷戰波,現在的雷戰波拖著滿身的傷痕,看上去極為的慘烈,衣服換完之後還顯得稍微的好一些。

「雷兄,你這是怎麼了?」兩個人看到對方感覺有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

雷戰波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道:「哎,算了,休要再提!」

雷戰波決定把這一次的屈辱深深的印在自己的腦海中,他真的不願意去接受這樣的現實。

等到他醒來的時候,葉川已經離開了他的身邊,雖然看上去受傷嚴重,實際上他知道,葉川應該是手下留情了。

雷戰波並未對別人提及太多葉川的事情,主要的原因他很難接受自己被一個真武境八重的武者硬生生的打敗了,而且是完敗。

「這一次我碰到了天星宗的臧青梭,此人的實力比我想象中的要強啊,僅僅幾個回合就敗下陣來。」

這個被雷戰波稱之為王兄的人倒有些光棍,一旁的雷戰波靜靜的傾聽著。

「看來今年的冠軍很有可能就是這個人了……」雷戰波順著王姓男子的話道。

「我看也是*不離十……」

「這一次天河宗的人要倒霉了!」一旁不知道誰插了一句嘴。

「怎麼?這個跟天河宗有什麼關係呢?」雷戰波看了看來人,同樣也是比較的凄慘。

畢竟是同等級的較量,慘烈程度絕對是很高的,所以即便是受了很重的傷,也沒有誰笑話誰,誰都有可能變成這種情況。

「你們恐怕還不知道吧?剛才我在這邊的時候,那邊天河宗幾個為我們服務的人說,天河宗大殿那邊已經炸鍋了。」

「哦?說來聽聽……」

「你們真不知道啊?天河宗宗主陸天行和天星宗宗主臧天傲兩個人以宗門為賭注,賭誰的人進前五名的多,我剛才也聽說了,臧青梭已經遙遙領先其他人了,穩穩拿到了一個進軍前五的名額!」

「什麼?」不單單是雷戰波震驚,一旁聽著此人說話之人,各個都是震驚莫名。

要知道他們還從來沒有聽說過兩個宗門如此的賭法,之前出現過最為瘋狂的一次,也不過是以一半的宗門資源來賭。

如果應要是形容陸天行和臧天傲的賭約的話,那麼只能夠用孤注一擲來形容了,要不然還真的沒有辦法解釋。 看到手中的五長老直翻白眼,張天這才冷靜了一下。

“哼”

將五長老往地上一扔,張天冷冷的居高臨下俯視着他。

“咳咳咳”

五長老耳紅脖子粗,在地上不斷的咳嗽,喘着粗氣。

“快說,我父親到底在哪?”

張天停頓了幾秒後,忍不住急切的大聲問道。

吳五長老卻是沒有立刻答話,依舊在地上喘着氣。看到這張天的眉頭皺得更緊了,不過看到五長老的狼狽,張天又是頓了一會。



一分鐘後,五長老這才緩和了不少。

“好了,快告訴我我父親現在在哪裏?”

張天直視着五長老的眼睛,冷喝道。

“呼呼,想要知道你父親的下落,你先得答應我一個條件,否則休想知道你父親的下落。”

五長老瞥了張天一眼,慢慢說出了自己的要求。

“恩,你沒資格跟我談條件,只有說出我父親的下落,或許我還可以給你個全屍。”

“哈哈哈,那你就殺了我好了,只是你父親的下落恐怕這輩子你都不知道了。”

五張老突然好似不怕死了死的,瘋狂的大笑起來。

“你以爲我不敢嗎?”

張天爆發出無邊的殺意,陰冷的說道。

“那你來啊,你殺了我啊,來啊······”

五張老突然變得癲狂起來,衝着張天大叫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