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健,怎麼是你呀,老王呢?」她現在這才發現,老王的聲音跟魏健倒是很像。

「……」魏健一時不知道說什麼,他是一個大老粗,不曉得怎麼撒謊,只能悶聲不說話。

虎妞倒是吃糖吃的開心,還朝石頭擠眉弄眼的。石頭只覺得這個小妹妹真可愛,以後他要是得了錢,要去買好多糖給她吃。

「呀,不會你家裡還有個哥哥,就是老王吧。」顧久檸腦子裡轉過了他跟老王的聯繫,卻是轉眼被自己強大的腦洞給帶偏了。

石頭聽了,拿著飴糖看著顧久檸:「姐姐,我家裡沒有王八,我爹可沒有叫王八的弟弟。」 第二百一十八章燙到嘴巴

他怎麼可能會有一個叫王八的叔叔呢。

虎妞聽了一笑,一口小白牙,見牙不見眼,心想,王八叔叔真好玩。

「這是你兒子?看起來挺眉清目秀的……看來嫂子應該是個大美人啊。」顧久檸看到魏健,心情不錯,雖然沒有找到老王,可是能夠遇見當初以為從此再也看不到的朋友時,當然是喜上眉梢。

顧久檸倒是不甚在意,魏健嘴角抽了抽,明明自己早些就跟她說了,不要叫自己老王後面加個吧……

她瞧了瞧石頭,又看了看魏健……相對普通的樣貌,一看就是一個莊稼漢,所以委婉的誇了一下魏健的媳婦,不想傷害他的自尊心。

「他長得像他娘。」魏健絲毫沒有領悟到自己這是被說丑了,反而很驕傲,他媳婦是頂尖兒的好看,就是去的早。

「爹,請他們進去坐坐吧。」石頭昂著小腦袋跟魏健說,他瞅見了虎妞有些站不住了的模樣,爹爹把人家攔在外面聊天,這樣不禮貌,這還是爹爹教自己的,怎麼爹現在自己就做不好了。

「進去做吧,正好我獵了只野兔,今天中午吃兔子肉。」魏健做了個請的動作。

「那我就不客氣了。」顧久檸嘴上說著那我就不客氣了,心裡已經在想著:兔兔那麼可愛,為什麼要吃兔兔,啊,真香,多放點辣椒。

家徒四壁,應該足以形容眼前的景象了。

石頭知道虎妞身上穿的布料是綢緞子,曉得那是有錢人才能穿的,眼神暗了暗,小孩子的自尊心有點受挫,家裡就兩個小木凳,還是爹爹自己做的,他本想讓虎妞坐下,但是想著那凳子又膈人,又不舒服。

話到了嘴邊,又給咽了下去。

不過虎妞早就自來熟的一屁股坐下了,吃完了飴糖又從懷裡摸出來了一包板栗,拉著眼前的小哥哥一起吃:「嘗嘗,板栗可好吃了,小乖哥哥給的。」

這懷裡是揣了百寶箱嗎?

石頭有些拘謹,好在虎妞長得白凈又圓乎,最重要的是一點不怕生人,這才讓石頭忘記了剛剛的自卑,彷彿一閃而過,開心的剝起板栗來,自己也捨不得吃,都是喂進了虎妞的嘴裡。

相思樹下相思雨 ,對石頭不由充滿了好感。

「家裡也沒有什麼好的,能拿出來招待的。」魏健就像當初剛剛認識那會的莊稼漢,此刻搓著手有些尷尬。

顧久檸擺了擺手,她起初過來不過是想找老王,沒成想遇見了魏健,自然也是不慎歡喜,大家怎麼著也算有戰友情了。

「沒事沒事,我去廚房幫你吧,怎麼著我也是火頭營里的一員。」她說的認真,擼起袖子就想去幫忙。

魏健聽得卻是額頭冒汗,這小祖宗做的飯菜實在是難登大雅之堂啊,他皮糙肉厚的吃了也就算了,石頭跟虎妞還小呢。

「不不不,你是客人,你快坐著,我去燒菜。」說著慌忙去廚房,生怕顧久檸往廚房裡跑。

「大姐姐,我爹做飯可好吃了,你等下可是有口福了。」小石頭睜著大大的眼睛,看向顧久檸。

「那是必須的,咱們火頭軍哪個不是燒得一手好菜。」顧久檸聽了很是驕傲,這可是咱們火頭軍里出來的,杠杠的。

廚房裡的魏健聽了,不禁苦笑,若是自己廚藝不行,怕是也進不來她顧宅,這顧久檸的嘴巴有多挑,那他可是太門清了。

收了心思,爆炒兔肉的香味很快就傳了出來,顧久檸忍不住吞咽了口水,她喜歡吃辣,無辣不歡,這香味,讓她聞得口水都要淌出來了。

「爆炒兔肉,涮白菜。」虎妞眼睛都瞪圓了,在吃這點上,虎妞跟顧久檸一樣的是吃貨屬性。

盛了飯出來,顧久檸看了一眼,心裡一酸,放在自己跟虎妞面前的明顯是新鮮的才出鍋的米飯,魏健跟小石頭的卻是剩飯。

小孩子可想不了那麼多,虎妞拿著筷子就夾,石頭吃的倒是很含蓄,而且會主動少吃點肉,倒是吃白米飯加涮白菜吃的開心。

顧久檸嘗了一塊,好吃的很,野兔肉跟肉兔味道差距很大,鮮嫩十足,而且用辣椒爆炒了一番,又麻又辣的,直呼過癮。

虎妞吃的急,飯菜又是剛剛出鍋的,一個不小心就把嘴巴給燙了:「檸姐姐,疼。」眼淚汪汪的,好不可憐。

魏健在顧宅當廚子也有幾個月了,自然是對這小嬌寶寶有感情的,連忙一拍石頭的腦袋:「愣著幹啥,還不快去接些水來。」

「知道了。」石頭放下小碗就奔去廚房,給虎妞妹妹弄水來。

「沒事的,虎妞,你這吃的這麼快,不會有人跟你搶的。」魏健有些心疼的看著虎妞,這小丫頭身上長得肉肉,有他一半的功勞。

顧久檸安撫虎妞的動作一頓,她沒有介紹虎妞,怎麼他能這麼自然的叫出了她的名字,在軍營里虎妞也是陪在容墨身邊,沒有道理可以熟悉火頭軍啊。

「水來了,妹妹快喝些。」石頭端著個豁了口的小碗,跑了過來。

「嗯,謝謝石頭哥哥。」虎妞接過水,吸了吸鼻子,不忘道謝,檸姐姐說了,懂禮貌的小孩子,才不會長長鼻子。

「不,不用謝。」小石頭紅了小臉蛋,虎妞是他見過最可愛的女孩子了,這十里八鄉的閨女都是動不動扯著喉嚨喊,而且喜歡哭嚎,長得還丑,跟虎妞區別很大。

涼涼的水下肚,虎妞好了些,本就是燙到了,並無大礙。

但是一碗水進肚子后,虎妞看著桌上的肉肉,卻是吃不下去了,很是惋惜的看著那兔肉,恨不得再長一個肚子。

「行了,你不能再多吃了,不然你今晚回去就沒有小蛋糕吃。」顧久檸故意板著臉,小孩子貪食容易鬧肚子,不能不控制她。

「虎妞知道了。」她委屈巴巴的說了一句,然後跳下板凳,坐到一旁去,眼珠子滴溜滴溜的轉。


石頭見她不吃了,自己也飛快的把飯扒進嘴裡,就擦了擦嘴跟著下去了。 第二百一十九章坦白

石頭見虎妞無聊的摳手指玩,湊到她跟前說了幾句,不一會兒,兩個小孩子牽著手就跑出去了。

顧久檸也沒攔著,小孩子愛玩是天性,沒必要非讓孩子規規矩矩,一板一眼的,童年的重要性,顧久檸可是很重視的,她也疼愛虎妞,但是絕對不會要求虎妞一定要像大家閨秀一樣,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

那樣死氣沉沉的孩子,她覺得很可憐。


就像活躍的小麻雀,卻是被人關在了小鳥籠里。

飯桌上只剩下顧久檸和魏健,魏健始終不敢直視顧久檸,他心裡沒底,那藥粉是否對顧久檸會有致命的傷害,還是像魏王所說,無關痛癢呢。

「魏健,我向你打聽個事。」顧久檸此時見了魏健,心裡關於白燁和百曄之間,她心裡有了個疙瘩,只是容墨的醋勁大,她便沒有提及,何況秦夭欠她的,她都會一一奉還,親自討要。

既然敢動了她和她身邊的人,怎麼可能不付出代價,她不跟容墨多說,只是想要給容墨透露一個信息,秦夭不像他認識和了解的那樣是個單純開朗又善良的人,至於其他的,容墨怎麼做了是容墨做的,她是定然不會對秦夭手下留情了。

手撕小白蓮花,不錯。

既然她要女扮男裝,就一定要原因,現在礙於容墨都敢幾次三番對自己下手,若是日後還指不定怎麼猖獗起來,自己一天不把秦夭給收拾了,自己就一天沒有好日子過。

「說什麼請教不請教的,有問題直說就行哩。」魏健憨笑一聲。

「你可知道易容術?」雖然她覺得問一個一看就像是莊稼漢子的人這些,顯得很荒謬,可是此刻也沒有別人可以問了,反正也沒有抱有希望,隨便問問罷了。

魏健一直細細打量著顧久檸的神情,見她之前眼神晦暗不明,後來頓顯狠厲,心中早就七上八下的。

現在她這易容術一問出來,他直接身子一僵,果然,紙包不住火,這明顯著是知道了自己的所作所為,在故意反問自己。

顧久檸可不知道魏健心裡的七拐十八彎的,她等了許久不見他說話,疑惑地抬頭看他,卻見他滿眼愧疚和自責的看著自己,半晌,居然跪了下來。

「你,魏健,你這是……」她還沒有說完,魏健已經跪著開始坦白自己的所作所為。


本顯的寬厚的肩膀此刻蜷縮著。

這些日子,他也不好過,他是個實心眼的,一心想著過好現在的日子,平日里小乖跟顧久檸見了他也會打聲招呼,和朋友一般,他去了顧宅后,更是被顧久檸善待和尊敬,他一個做廚子的,何德何能,兩個人相處甚是愉快,那也是他最開心的一段日子,可是他還是對她下了手。

他咬著牙,把自己的所作所為統統坦白:「顧姑娘,我魏健對不起你,是,我就是老王,我用了易容術留在你身邊,給你的香囊里下了葯,我,我不是人,可是,魏王抓走了我的兒,我就石頭這麼一個孩子,沒了他,我真的沒法子活了,我死了都對不起他的娘親啊。」

「魏王說那葯不會害你性命,我,我糊塗……」他心裡清楚,自己不過是掩耳盜鈴罷了,魏王的手段,怎麼可能會留顧久檸性命。

顧久檸本還著急把他扶起來,聽了他的話,卻是沉默起來,原來情蠱是他下的,他可知這蠱毒害的自己好苦,若不是自己能夠懂得藥理,只怕是早就活生生疼死。

「顧姑娘,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只是石頭是無辜的,他一個半大的孩子,什麼都不懂。」說出了心結,魏健反而覺得渾身輕鬆,心裡的石頭也落了地,自己一直壓在心底,就差把自己壓得喘不過氣來了,如今做個了斷,也是好。

「……」顧久檸看著他,想起來老王,她能夠很深切的感受到當時老王對自己的善意,一時間沉默。

「石頭哥哥,你站在這裡看什麼啊?」虎妞的聲音從門口傳出來。

石頭見顧久檸看過來,知曉自己都暴露了,乾脆直接邁著小短腿跑過去,護在魏健身前:「大姐姐,我爹做錯事了,我替他給大姐姐償命,大姐姐,你殺了我,放了我爹。」

虎妞沒有想到這才一小會兒,剛剛還帶著自己去采狗尾巴草的小哥哥,突然就跑過去和檸姐姐敵對起來,左右看了看,檸姐姐也面色鐵青,當即「哇」的哭了起來。

頓時小石頭就慌了,自己把虎妞妹妹嚇哭了。

可是又不敢起開,怕自己的爹就這麼沒了。

顧久檸上前把虎妞摟在懷裡:「哭什麼哭,多大人了,瞧瞧你石頭哥哥,是不是像你一樣,動不動就哭鼻子。」

我不哭,你們能停下來嗎?虎妞腹誹,但是臉上哭的鼻尖兒都紅了。

「小石頭,扶你爹起來,我說要殺人了嗎?難道我看起來就像個劊子手?」顧久檸給虎妞擦了擦眼淚,喊石頭扶魏健起來,說她不惱是假的,說她恨到想讓魏健償命,卻不至於。

她今日也瞧見了這屋裡破敗的模樣,只是雖然敗舊卻乾淨整潔,有家的溫暖。

「顧小姐,你,你這是原諒我了嗎?」魏健震驚的看著她,他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打算,不想顧久檸居然放過了自己,能夠跟兒子繼續活下去,他自然是高興。

「沒有。」顧久檸毫不猶豫道。她可沒有那麼大度到原諒他,無論是不是被逼迫,但是他始終對自己下了手:「以後,再沒有老王。」她一字一頓道,這是她最後的底線。

魏健身子一抖,他知道,自己失去了一份極為純粹的友情。

說罷,顧久檸就牽著虎妞的小肉手離開,不成想才走出去幾步,虎妞撒開了顧久檸的手,蹬著小短腿跑回去了,跑到石頭面前,從懷裡掏出了之前剩下來沒有吃完的糖,她本來準備帶回去的路上吃的。

現在都一股腦塞在了石頭手上:「拿著。」 第二百二十章友情

石頭看著她,不接。

虎妞惱了,氣的撓了撓自己的小辮子:「石頭哥哥,你拿著,你要是不拿著,我就生氣了,以後也不來找你玩了。」她很喜歡這個小夥伴,可能是顏控吧,顏值即正義,她今天交了新朋友,還沒玩夠呢,可惜就得回去了。

聞言,石頭這才老老實實的把東西接過,很是小心翼翼,視若珍寶。

他今個也是第一次吃了糖炒栗子,還有飴糖,這些都是城裡有錢的孩子才能吃得上的,他跟著魏健待在這偏遠的地方,過得很是窮苦。

「我回去啦,下次來找你玩,拜拜,石頭哥哥。」

「拜拜是什麼?」

「檸姐姐說,拜拜就是再見,告辭的意思。」虎妞笑眯眯道。

「哦,這樣啊,拜拜,虎妞妹妹。」石頭也不去問怎麼這麼多稀奇古怪的詞,只當是大門大戶的人才知道這些的,當即從順如流的說了句拜拜。

虎妞揮了揮手,然後又蹬著小短腿跑回顧久檸身邊。

見虎妞主動牽起了自己的手,顧久檸斜了她一眼,小傢伙小小年紀就有招蜂引蝶的潛質,跟容墨一個破德性,哼,也不知道以後哪家小夥子會栽在她手上。

「檸姐姐,你看我幹啥?」

「……」我隨便看看不行哦?

「哦~我知道了,肯定是因為虎妞好看,所以檸姐姐才喜歡看我。」虎妞說完后覺得這個答案很好,開心的點了點頭。

……為什麼可以比自己還有自戀,顧久檸扯了一抹笑,叫了個馬車就回去顧宅。

一回去,就看到林毅沉默著,憋著不說話,舜英也神情帶了絲焦慮。

「沒找到?」 萌妻

林毅抿著唇離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