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的心也頓時踏實了下來。

仲康被大夫帶著離開,其他牢犯更是被獄卒分別帶走,牢房內此時也只剩下了縣令大人和藍肖父子以及沈明珠。

氣氛略顯沉悶。

「都是你做的?」

縣令忽的開口,打量的目光更是落在了沈明珠身上,看著這個聰明不俗的女子,眸子微微閃爍著。

倒有幾分能耐。

也怪不得那上面都會傳出消息嚴查到底!

這女子,不似常人,

「你可知,上面有人發話要嚴查到底,你這小小女子究竟是什麼來歷?甚至能驚動上面的人對你『另眼相待』?」

「上面的人?」

沈明珠眸子微沉,

「沈明珠不過是鄉野村婦,沒權沒勢更未曾出過鎮子,不知從哪兒得罪了上面的大人?又不知這大人究竟是何來歷?」

她之前便心存疑慮。

如今聽到縣令意有所指,更是忍不住開口詢問,

「不知大人是否可以指點一二?」

「……」

縣令沒介面。

只眸子從她身上一掃而過,轉而落在了藍肖父子倆身上,聲音微沉,

「我只想踏踏實實做我的縣令大人,也不想給自己惹上什麼麻煩!上面的命令你們也清楚,這後日『沈明珠』是必須死!她死了之後,便再不能出現什麼相似的人!更不能再出現在鎮子上!明白嗎?」

「是。」

藍父頓時應聲,

「沈明珠自後日起便徹底消失,再不會出現。」

「……」

沈明珠這才反應過來。

看著藍肖的眼神兒中多了幾分寬慰,這才明白他這兩日奔波下來的結果,縱然隱姓埋名,但到底保住了她的命!

「多謝。」

她眸子中也多了幾分感動。

清楚知道這樣的結果,已是費盡心思,畢竟她身處的是這個皇權大於一切的古代!

藍肖見她這般,反倒是愣了一下,少年向來張揚不拘一格的臉上此時卻多了幾分紅暈,擺了擺手略有幾分彆扭,

「你和小爺客氣什麼呢……」

「你這怎麼回事?」

沈明珠眼尖。

看到他抬手間漏出的手臂上裹著厚厚的布帶,隱隱還能看到滲出來的些許血跡,更是臉色一沉,下意識想要扯住,卻被藍肖更快一步的躲開了,

「那我先去安頓下後面事項,待中午的時候你便可以離開了……」

話落。

他腳步匆匆離開。

身後跟著的藍大人卻是眼神兒複雜的看了她一眼,搖了搖頭也跟了上去,也讓沈明珠心裡頓時莫名多了幾分沉重。

**

陽光有些刺眼。

左風是一早安排完早膳后便出的門,到鎮子上的時候,日頭已經漸漸升了起來,太陽照的讓人莫名有些煩躁,他一路匆匆直奔著縣衙而去。

只一想到主子如今的態度,便覺得沈明珠越發不可小覷,不僅讓主子費盡心思將離開后的一切事項安排妥當,甚至一舉一動皆能影響到主子的情緒波動,這在之前是想都不敢想的……

日後。

對沈姑娘更要盡心儘力才是。

他這般思忖著,手裡拿著主子賜下來的令牌一路暢通無阻的走到了縣令書房,卻沒成想才剛剛走過院子,便看到藍肖從裡面慢悠悠的走了出來。

四目相對。

更是止不住的挑了挑眉,神色間似有幾分譏諷,

「如今才來,不覺得晚了麽?」 褚老站起來說道:「這裡每個人都可以發表自己的建議,首先我來統一年號,今天是公元1643年4月17日,現在是北京時間18點50分,以後不管外面是什麼年號,在我們內部用公元計,以後你們的孩子問你是什麼時候來大明的,你就說是今天,1643年4月17日,記住今天這個日子。

接下去的目標是闖過大同,隨後有3條路可選,不管要走哪條路,全部要過內長城關隘,第一,紫荊關,第二繞道八達嶺過居庸關,第三,一路南下,過娘子關,這三條路都不好過,不管怎樣首先要過大同才能決定去向,(指著福特車上的5個大學生)你們幾個晚上回車內可以研究一下。」

接著又說道:「我們是一個整體,如果有人想離開單獨走,我是不建議的,因為這是個封建社會,不是我們看電視劇中那樣,在社會觀念上跟我們格格不入,首先是上下尊卑,人分三六九等,社會底層結構是家族組成,家族可以決定人的生死,不必通知官府,婦女地位低下,買賣,交換等,賣淫,賭博是合法的,當然也包括買賣人口,生命沒有保障,人命不值錢,所以不要把我們所謂的想當然來理解,如果某人想單獨脫離行動,可以說,不會超過一天,就會曝屍荒野,還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另外再來說說衛生問題,這個問題本來是胡里遠醫生講的,他委託給了我,現在大家可能還不知道,古代人大多數有頭虱,很多人身上是有跳蚤的,還有別的寄生蟲就不請楚了,所以要重點提防,少接觸,不要走的太緊,接下去由張天樂說一下內部紀律和分配。」

張天樂說道:「目前,我們車隊分為2撥,解放軍一撥,原房車隊一撥,經5人領導小組商討后,決定合為一,每一次行動必須由5人小組決定,5人小組由全體人員監督,任免,任期為滿2年換屆,選舉后也可以連任2屆。

以後原解放軍改為行動組人員,由張恆一,程學啟任指揮,負責安保和對外作戰。

原摩托組人員改為情報組,分別由好玉林,朱康,林中豪,解林和,賈建軍擔任,潘衛業加入行動組。

胡里遠,程晨,章美鑰擔任醫療衛生防役組。

費建深,褚老,大虎,吳靜,吳一擔任對外聯絡接待組,也就是外交部。

小孟,新娟,王磊,孫國濤,關建林擔任基地維護保障組,就是指導用電安全,各種技術保障。

張天樂,關穎擔任後勤組,餘下的人員全是後勤組一員。接下去吳一給大家說一下我們的「福利」安排。」

吳一慢騰騰地說道:「這個問題是這樣的,目前大家可能碰到許多快樂的煩惱,我們來做一個分類,首先食物,特別是大米,麵粉這2個主食,每過去24小時后,就會多出一倍,大家收集起來,統一放在重卡上,我去看過,重卡現在少了挖掘機的裝載位后是空的,不過今晚後半夜時,又會有一輛一模一樣的挖掘機出現在重卡上,這個不要管,首先是把重卡餘下空出的部份規劃一下,把每天多出來的主食全放在整理箱中,就是那些塑料大箱子,裝滿一箱就去放一箱,空間足夠,除非半年只進不出。

接下去說一下大家的生活用品,現在不能複製太多,夠用就行,只要在那個節點前沒有用掉,仍舊在原位上,就不會被複制出來,所以這幾天有人問我,怎麼我的鴨絨被還只是一個啊,因為那個節點時,你用著,還是在床上,除非把被子拿到車外去,等節點一到,你床上又會出現一條鴨絨被。

還有,大家的鍋碗瓢盆不要複製太多,這些佔地方,還是那句話,夠用就行。

需要大力複製的是關建林車上的2桶柴油,要給挖掘機用,大家再找找,還有沒有柴油,全給挖機,複製出來的挖機不能自動修復的,這一點很重要,它會壞,也會舊,那重卡上今晚複製出的挖機就不要再開下來了,目前一輛夠了,對了,你們這5個大學生複製那麼多的手機做什麼?還偷偷地樂,找點有用的,比如零食,啤酒,手電筒,睡袋,防潮墊,這2個東西捲起來不佔地方,其實,最有用的就是糧食,麵包,饅頭,糕點蛋糕,各種餅乾,各種方便食品,礦泉水這些多放幾天不會壞,到時進了關就會大大地有用。

醫療組成員聽著,經過這2天來,我收集了許多藥品,抗感冒,治拉肚子的葯最多,餘下的是專用藥,降壓片,保心丸,頭孢,消炎藥,治胃病的葯,治痔瘡的葯,治風濕的,治咽喉腫痛的,外用藥也是一大堆,雲南白藥最多,還有風油精,清涼油,花露水,還有雷達殺蟲劑等等全放在一個整理箱中,一會就集中放到救護車裡,救護車內的設備和藥品全是寶貴的,特別是針筒,輸液用品,消毒液,醫用酒精,葡萄糖水,輸液鹽水這些大力複製,我的話說完了。」

張恆一站起來正要說話,外面跑來衛兵報告道:「茅千戶有事找張將軍。」

張恆一剛要動身,立馬站住,說道:「這是外交部的事,跟我沒關係了,哈哈。」

費見深說道:「既然分配好了,就照著辦,我跟褚老去會會這個茅千戶,大家繼續會議。」

張恆一說道:「也沒什麼議程了,接下去就是全體表決通過了。」

當費見深跟褚老在營地外見到茅千戶時,茅千戶正在團團轉圈,老遠看到有人出來了,迎了上了,一看來的沒有張將軍,臉上有點尷尬,可還是急急地一恭手說道:「上差,下官有緊急敵情通報,蒙古察哈爾達爾汗和清軍2個牛錄額真一共1500人打過來了,前鋒已達沈家窯,距頭道邊牆30里處。」

費見深不動聲色地想,咦!這不是我們來的地方嗎。

褚老說道:「茅千戶大人,本人姓褚,先不要急,碰到這樣的情況以前你們是怎麼應付的?」

茅千戶急急道:「以前沒有過,頂多來20到30騎,轉一圈也就走了,可這次不同,像是要動真格了。」

褚老接著說道:「千戶大人,你是守還是退?」

茅千戶介面道:「我的千戶所加起來一共不到700人,老弱一半,想守也守不住,已派人通報大同總兵要求增兵,這援軍不到的話我可怎麼辦?」

褚老說道:「千戶大人,情況緊急,來者不善,我看,天一亮拔營,先退往大同,保命要緊,俗話說,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我們不是朝廷軍隊,準備天亮后就往大同出發,現在大人有2條路可走,一,等待援軍不可靠,先發動百姓,民團,組織起三千人,守住第二道邊牆,二道邊上我看到有烽火台,還有土堡環繞,組織好了清軍想攻破也難,萬一守不住,可退往西灘回子河,清軍是騎兵,那裡河叉多,你懂得。二,不守,跟我們一起退回大同即可,這樣最保險,君子不立危牆矣。」

茅千戶沉思良久,咬牙道:「好!就聽上差第二,天亮后拔營退回大同。」說完,對著褚老深深一恭,轉身而去。

費見深說道:「這就是明朝的邊軍,一支軍隊連一點血性也沒有,怎麼才能打仗,我們真的不幫一幫?」

褚老說道:「我們的爪子太鋒利,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出手,我看啊,這次清軍的進攻,說不定跟2天前,我們剛到時那個蒙古部落騎兵被滅有關,300人的騎兵啊,不是小事,一個部落的全部青壯了。」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大家匆匆吃了點速食餐,麵包什麼的,拔營排列,按車編號,昨晚後勤組的人用即時貼紙做了數字編號,帖在每輛車后,今天就不顯的亂了。

柵欄另一邊,一片亂鬨哄的明軍也在拔營中,對外聯絡組的褚老正在轅門口跟茅千戶說話,褚老說:「千戶大人,我們對這裡不熟,你帶上兵馬行在我們前頭,挑大路走,車隊能通過的大路,我們車隊斷後,如有追兵,你們也安全。」

這就是說話的藝術啊,聽聽,為你們斷後,其實是讓你們探路,茅千戶聽的眉開眼笑。

連忙雙手一恭說道:「好說,好說,要走大路,得繞道5里處二道邊,過王林堡后。轉南走,這樣就可以避過回子河,直通大同。」

到了二道邊折向東,正往王林堡走,好玉林在手台上報告,好像前面茅千戶遇敵了,正往後退,張恆一立馬發出警戒號令。

過了10分鐘,看到茅千戶拍馬來到前車張恆一面前道:「張將軍,王林堡被清軍佔了,我們過不去。」 他的爹爹!

「…」

父子二人,對視了一眼。

秦小蛟滿臉羞愧神色,慢慢的…低下了頭,一言不發。

「哈哈哈…」

就在這時。

一道雄壯的人影,緩緩走了出來,爆發出一陣大笑。

真龍神色戲謔,盯着秦蒼穹,「陸成雙那裏,就派了個小白臉過來…?」

「簡直可笑…!!」

秦蒼穹的面容,看起來如儒雅書生一般,氣度不凡。

而,此刻。

秦蒼穹神色漠然,「是么?」

「可以交換人質了?」

他的手裏,還拎着幾名毐販…

此刻,都是神色驚恐,駭然欲絕。

接下來…

恐怕,是一場大戰啊!

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