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好!「

兩個人沉默的吃著飯,燕苒偷偷的看了他好幾眼,慕小慕今天都沒怎麼說話,是不是還在生她的氣?

燕苒想著這些事情,難免沒什麼胃口。

而慕小慕卻沒有想那麼多,他就是單純覺得燕苒做的飯好吃,忙著吃飯顧不上說什麼。

等吃完了,慕小慕心滿意足的想,其實娶個燕苒這樣的女孩子也不錯,他就可以天天吃這麼好吃的飯菜了。

想到這,他不由問:「燕苒,你有沒有男朋友?」

燕苒一愣,隨即搖頭:「沒有!「

沒有就好。

慕小慕鬆了口氣,也不說別的,燕苒心裡卻七上八下的。

他這是什麼意思?

慕小慕知道燕苒沒有男朋友后心情莫名都好了不少,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心裡明明只喜歡阿衡,放不下其他女孩子的,何況燕苒和阿衡完全沒辦法比,她昨天被一隻不入流的小鬼嚇成那樣根本不適合做慕家的媳婦,當然最關鍵的是…

慕小慕摸了摸自己的頭頂,看到他的鹿角,估計也會嚇個半死。

兩個人吃過飯,慕小慕就在客廳玩遊戲,燕苒無聊在一旁看,看了幾次,她皺眉:「你跑的太差了!「

慕小慕看了她一眼,笑著問:「我跑的差?」

語氣頗為不屑。

燕苒認真的點頭:「不是一般的差!」

慕小慕來了脾氣,冷哼:「比一場!」

燕苒點頭:「好啊!」

他跑的真的很差,還不讓人說?

兩個人架好遊戲機,一局開始,慕小慕起先還很生氣,可是跑到中間他就完全泄了氣,因為燕苒已經到了終點。

燕苒無奈的看著他,那意思就是再說:你看吧,你跑的真的很差,還不讓人說?

「再來一局!」

「好啊!」

「…」

十局過後,慕小慕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樣,然後他看著燕苒,她看起來就是個胸大無腦的小姑娘,怎麼可能贏得了自己?

他不服氣。

「我們玩別的!」

「隨便!」燕苒鬥志昂揚,玩遊戲除了沈華她還沒怕過誰。

接下來兩個人分別玩了撞球,超級瑪麗,魂斗羅…

一系列遊戲后,慕小慕慘敗。

他徹底的服了,看神話一樣的看著燕苒:「你一個女孩子,為什麼玩遊戲這麼厲害?」

燕苒道:「我五歲就開始玩了,我哥愛玩,買了遊戲機,家裡沒人陪他玩,我就陪他玩,自然而然就會了!」

慕小慕「…」

說到沈華,燕苒神色黯淡:「我哥還沒有消息嗎?」

慕小慕搖頭:「應該快了,別擔心,他不會有事的!」

「嗯!「

慕小慕這邊玩的高興,而離堯和致遠晚上也到了甜蜜蜜,兩個人的打扮一看就是兩個愛吃愛玩的富二代,這種人,甜蜜蜜相當歡迎,他們一進去就被領進了一個包廂。

經理笑道:「兩位公子哥眼生的很,第一次來?」

致遠靠著沙發懶洋洋的坐著道:「是啊,聽朋友說你們這裡有好玩的東西,特地來看看!」

經理笑了下,警惕的看了看致遠:「我們這裡新到了一批小姐,一個比一個的漂亮,帶過來看看?」

致遠搖頭,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離堯,急忙擺手:「什麼小姐,不感興趣,能不能玩,不能玩我們走了!」

老闆意味深長的看了他們兩個一眼,才道:「兩位稍等,我去去就來!」

經理出去后,致遠給離堯使了個眼色,隨即笑道:「親愛的,別誤會,我對女人沒有興趣!「

離堯冷哼一聲,他說商致遠怎麼要和他一起來,早知道是這樣,他才不願來!

致遠都快笑死了,表面卻在安慰離堯。

經理在一旁的一個監控室里看到他們兩個的樣子,眼睛微微眯著。

「王經理,是不是可以帶他們去了?這兩個人應該沒問題吧,而且看著挺有錢的!」

經理收起笑臉,他冷哼一聲:「我總覺得這兩人身上有股條子的味道,搞不好就是條子!」

「可如果不是的話,我們可損失兩隻大肥羊啊!」

「肥羊?」經理笑了下:「你見過同性戀來這裡找女人的嗎?」

「說不定是來找點刺激的。」

經理不吭聲,半晌他才說:「先帶他們進去,若是有異常,就…」經理比了個抹脖子的手勢。

服務生點頭。

致遠和離堯等了一會兒,就見經理回來了。

致遠冷笑道:「你們這場子的架子還真是大,小爺有錢還沒有地方花了是吧!」

經理賠笑道:「謹慎點也是為了兩位能玩的安全放心不是?」

致遠冷哼一聲。

經理道:「兩位這邊請!」

隨後有人帶著他們兩個坐電梯一直到地下負三層才停下來,電梯門打開,致遠和離堯都能感覺到迎面一股陰氣吹過,兩個人對視一眼,跟著服務生走了進去。



慕小慕不甘心就這麼輸給燕苒,他問:「燕苒,你哪個遊戲不會玩?」

燕苒看了看面前的遊戲碟,指了指其中一個。

慕小慕看了她一眼:「在選一個!」

這個他也不會啊。

燕苒又選了一個:「植物大戰殭屍,這個通關模式,我總是過不去!」

慕小慕眼睛一亮:「我們就玩這個!」

燕苒點頭:「好!」

慕小慕終於贏了,一天的鬱結心情瞬間豁然開朗。

燕苒有點好笑的看著他,她覺得這人怎麼根本小孩子似的! 第856章目標總統府

兩個人吃了晚飯又玩了一局,眼看著到了睡覺的時間,燕苒看了看慕小慕欲言又止。

慕小慕抬頭:「怎麼了?」

「我…我害怕!」

燕苒之所以一天都和慕小慕打遊戲,有一大部分原因就是因為她害怕,白天還不感覺有什麼,到了晚上這種感覺又開始強烈了。

慕小慕道:「你要不睡我房間,我房間大!」

燕苒皺眉:「能睡的下嗎?」

慕小慕道:「我睡沙發!」

「這不好吧!」

燕苒猶豫了下,慕小慕還要說什麼,她就已經跑去收拾東西了,慕小慕在外面等了半晌沒動靜,他狐疑到敲了敲門:「燕苒?」

裡面沒人回答,慕小慕意識到不對勁,推門進入,一進就聞到一股腥臭的味道,這種味道有點熟悉,慕小慕很快想到是昨天那些蟲子的味道…

沈華!

慕小慕四處看了看,沒有沈華的影子,連燕苒也不見了,慕小慕急忙跑到窗戶邊,看見燕苒匆匆跑過去,慕小慕也跳了下來。

在別墅的花園裡,他看到了站在一旁發獃的燕苒。

「沈華呢?」

燕苒不吭聲就是看著一旁的一顆大樹。

「站著別動!」慕小慕說完,慢慢的往大樹那邊走,等走近了,他才看清了,大樹坐著一個渾身漆黑的人。

如果他還可以被稱為是人的話。

沈華已經完全沒有了之前的樣子,他渾身長滿了光滑的黑皮,就像那些蟲子一樣。

「沈華!」慕小慕叫了一聲。

沈華驚恐的抬頭,卻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哥!」燕苒叫了一聲。

沈華的眼睛里,總算是有些許情緒,他伸出滿是黑皮的手,燕苒也伸手,被慕小慕一把抓住:「他身上有毒!」

燕苒這才收回手,看著沈華,眼眶都紅了:「哥,你這是怎麼了呀?」

沈華看著她眼底滿是痛苦,他揮舞著雙手想表達什麼,可是燕苒和慕小慕誰也聽不懂。

「能寫出來嗎?」慕小慕問。

沈華拿了根樹枝,在地上艱難的寫了三個字。

慕小慕和燕苒臉色都是一變,然後慕小慕拿出手機,可是致遠和離堯那邊都打不通,慕小慕趕緊給特殊部門去了個電話。

「現在立刻去總統府,保護好白總統!」慕小慕道。

掛了電話,慕小慕又打了個電話,然後才說:「一會兒,慕家會派人過來,我們就安心帶著,你們什麼都不要考慮!」

說完他看了一眼沈華:「我請了最厲害的鬼醫,你放心,一定能治好你!」

沈華漆黑的眼睛里染上了一層複雜的情緒,他最終還是點點頭。



而此時的甜蜜蜜里,離堯和致遠看到的就是一場盛大的地下交易,這裡交易的,大都是違法物品,甚至還有男人女人被鎖在籠子里肆意叫賣,只要你出的起錢,能買到平日里買不到的一切。

「這怎麼找?」

離堯一頭霧水,這犯罪是犯罪,關鍵人太多了,他們找的關鍵性的東西怎麼提出來是個問題。

致遠從口袋裡掏出一把錢:「我們家別的沒有就是錢多!」

然後他走到一個紋身男面前,紋身男看他這種小白臉笑了下:「有事?」

致遠把錢亮出來:「打聽點事,知道的話都是你的,不知道給你一半!「

這是怎麼看都很划算的買賣。

紋身男接過一半的錢道:「你問吧,這裡很少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你知道沈華嗎?」致遠問。

紋身男抬了眼皮:「知道,送黑貨的!以前常來這裡找活干。」

致遠和離堯對視一眼。

致遠問:「你知道他最近一單貨是給誰送的嗎?」

紋身男不坑聲,致遠把剩下的錢都給他,他還是不吭聲,致遠又從包里掏出一疊錢遞給他,紋身男看著錢,眼底閃過一抹貪婪,最後咬咬牙道:「他給董老闆送貨!」

「哪個董老闆?」

「就是…」

紋身男說完,致遠臉色就是一沉,想不到是他。

和離堯出來后,離堯問:這個董老闆是誰?」

「董歡,黃皮子,說起來和我們家還有些交情,不至於幹這種事,我得問問他,我感覺這件事不太對勁!」

離堯也有這種感覺,最可疑的是他們這線索找的太容易了。

「總之,先找到董歡再說!」

董歡的公司就在首都,這個時間點,公司一個人都沒有,兩個人站在樓底下看著這座大廈。

將門嫡妻 「怎麼樣?」致遠問。

「很有意思!」

致遠也覺得,這座大廈應該是新蓋的,但是地理位置很有意思,周圍沒有別的建築,就它一個孤零零的一棟樓,窗戶都開的不大,四周也沒有什麼依靠的,怎麼看都不像是個能發財的地方,橫向是個豎著擺著的巨大棺材。

「你覺得他在上面?」 回到地球當神棍 離堯問。

致遠點頭,然後拿出手機給他看了下,上面是董歡發來的信息,他就在這座大樓里。

兩人躲過保安進了電梯,電梯一層一層的上升,燈光忽明忽暗,閃的離堯一陣惱火。

「在閃老子把你頭擰下來!」他釋放初威壓,電燈果然正常。

董歡在18樓兩個人下了電梯,找到了董歡的辦公室,辦公室里亮著燈,董歡背對著他們坐著,一言不發,動都沒動一下。

致遠有種不好的預感,走過去才發現,哪裡是什麼董歡,而是一個稻草人。

「這玩意擺在這想嚇唬誰?」

離堯四處看了看,然後他發現,站在18樓可以清楚看到遠處還有三座這樣的大樓,而中間,有一個白色的建築。

「那個是什麼地方?」他問。

致遠還在研究那個古怪的稻草人,聽到他問,他走過去看了一眼,臉色大變:「總統府!」

離堯想起不久前慕小慕的那個電話,瞬間明白了什麼:「他們要對總統府下手!」

剛說完,一朵朵煙花開滿夜空,可致遠和離堯都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緊張。

這時候慕小慕的電話來了。

「你們在哪,怎麼不接電話?」慕小慕問完,似乎也沒指望離堯回答便說道:「你們快去總統府,沈華說他們的目標就是總統府!」

「你知道總統府今天有什麼活動嗎?」離堯問。

慕小慕還真不知道。

一旁的燕苒看著手機里的新聞道:「明天是白總統繼任20周年盛典,今天是晚宴!」 總統府,賓客觥籌交錯,一片祥和西邊的小宴會廳一個服務生端著一杯酒搖搖晃晃的往前走,不小心撞到了一位局長夫人。

夫人皺眉,可是不好發作,畢竟這裡的人每一個都很有權勢,她無奈,看了看丈夫,他正和新任一位女科長聊的火熱,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夫人只好提著裙子去了衛生間整理。

等她整理好裙子上的污漬,又補了妝,回到小宴會廳時,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緊接著一聲幾乎不屬於人都凄厲的喊叫劃破天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