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鯤呀,改天一個操作失誤,出來一頭腐鯤!】

【啊哈,我就說這一切都是假的吧,哪裏在什麼異界,這單反都出來了。】

【樓上的錯了,這是一個系統商店的產品。】

【一羣被洗腦的人呀,我無話可說。】

【樓上的什麼意思,這麼多人都在看呢,主播做不了假……】

…………

直播間內,現在涌進來的將近5000多人開始了激烈的討論和辯解,蘇言沒管,現在他一門心思的在錄製周圍的花花草草,陽光白雲,蟲魚鳥獸,馬上就又要到月會了,他正好利用此次將機會,將外界的景象帶到地府,讓她看看。

一晃三天的時間悄然而過,蘇言每天騎着小黑除了定魂,就是在平陽城錄製視頻,熱熱鬧鬧,人來人往,美食酒肆,人世間的百態盡錄其中。

有時候晚上休息的時候,看着裏面的視頻,蘇言都開始佩服自己起來,太美了,尤其是這還可以剪輯,蘇言所拍攝的就像一個純到極致的古風MV。

晚上,小白鑽進懷中,自己靠在小黑的背上,一人一騾一骨架,就這麼睡在大自然的懷抱中,以地爲牀,以天爲被,蟲鳴聲中,看着影像機裏面的白天景象,美不勝收。

蘇言突然享受起自己的鬼差生活了,這還是他第一次心境的改變,他漸漸有了難以割捨起來的東西了。

蘇言摸着在月光下反光的小白骷髏頭,拉了拉小黑的的騾頭,墊到自己頭下。

“晚安!”

第二天,任務量減少,蘇言定魂完後,趕緊向地府走去,月會遲到,那可不是鬧着玩的。

“虎哥,雨荷姐,你們都在呀!”三個時辰的月會結束後,蘇言再次碰到李虎和墨雨荷,蘇言高興的趕緊上前去打招呼,三人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再次升棺酒樓走起…… 和兩人一番的敘舊,讓的蘇言對於他們精彩的生活更加的汗顏,虎哥現在依舊在他那個位面進行着起義造反,雨荷姐現在被那金毛獅王認了乾女兒,每天東躲西藏,時不時以假借出去查看敵情而定魂,總體來說,他們和蘇言一樣,已經開始熟悉和適應自己的生活了。

敘舊完畢後,蘇言估摸着時間,趕緊向鬼界堡走去,當然,新進來的2000多人還是無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只認爲不是特效就是哪個影視大棚裏黑燈瞎火的在轉悠。

蘇言此次可不管了,手裏拿着早就拍攝好的凡間影像,想要給那女子看,一想到那女子終於可以瞭解凡間的生活時,蘇言基本都能想象到她那傾國傾城的美顏了。

【主播大大,你不要你女朋友了?】

有觀衆提問,蘇言頓時心裏一涼,實在是,五個月的時間,他腦海中女友的形象竟然開始了淡薄了。

分開久了,男的都這樣嗎?

蘇言一陣自我反省,原來異地戀真的不靠譜,當初還想着三年後回去,女友會不會跟人跑了,現在自己都把持不住了。

好慚愧!

蘇言腳步飛快,很快來到了當初與神仙姐姐第一次見面的地方,可是,那裏什麼都沒有。

蘇言心裏一涼,左右四顧,前面是涓涓而流的地下河水,後面是若有若無的鬼界堡,蘇言心裏一陣失落,看着手中的單反,想必她還沒來呢。

蘇言趕緊坐下來,想着到時候怎麼跟她對話,要不要一起看呢,萬一她一激動,爲報答自己以身相許,自己是該答應呢,答應呢,還是答應呢?

萬一她把持不住親自己,自己是該用臉還會嘴呢?

霸寵嬌妻:BOSS大人請接招 蘇言想着接下來的種種見面所遇到的任何情況,不由嘿嘿笑起來,滿臉的猥瑣。

事實上,直播間內老一輩的人都知道主播在這裏是爲了什麼,其實,很多人也是一臉的激動,在陪着主播在等,上一次見面後,他們突然覺得,自己世界所見到的那些美女,根本沒有什麼相比性,就連自己在談的女朋友都覺得不好看了。

什麼是夢中的女神,這纔是呀!

而後面進來的一些人就疑惑了,不知道主播在幹嘛,光坐在岸邊傻笑着,這一等就是兩個鐘頭,蘇言的心漸漸涼了,不停的環顧四周,等着神仙姐姐從天而降,可是,迎接而來的是一次次的失望。

難不成神仙姐姐在加班?

蘇言看了看天色,距離自己返回人間的時間不停的在減少,蘇言握了握手中的單反,一咬牙,便向鬼界堡走去,說不定能碰見也說不定。

此刻的蘇言就像第一次約會的小男孩一樣,信心滿滿,卻失望而歸,找不到,就往家裏找去,只要能見她一面,將單反交給她,而且自己只要嚴明,單反只有一個,想要看不同的畫面,就要不停拿去拍攝,這樣一來,他們就有了名正言順的理由。

只要接觸多了,後面會發生什麼,就都說不準了。

蘇言不知道的是,在他離開一個時辰後,一名身着藍衣的女子款款從遠處而來,而她來的方向,竟然不是鬼界堡。

不是蘇言心目中的神仙姐姐還能是誰?

如果蘇言在等一會兒就好了,實在是他手中拿着禮物,心中的迫切使他想盡快見到她,只可惜成了擦肩而過。

那女子依舊驚豔,依舊沉默不語的站在河水岸邊吹着冷風,目光遙遙,不知道在想着什麼。

這一站,就是一個時辰之久,很快,空中一名牛頭高階鬼使飛過,再見到那名女子時,急忙落下來,彎腰參拜。

“見過孟婆大人!”

天啊,蘇言心目中的神仙姐姐,竟然是孟婆,孟婆是姓氏,不是名字,而在地府,孟婆一共有七位,昔日在枉死城前面熬迷魂湯的也是一位孟婆。

而眼前的這名孟婆,其實是新晉孟婆氏,她的名字叫玲瓏,孟婆玲瓏。

見到這位速來沉默寡言,擔任孟婆不足百年的孟婆不搭理自己,牛頭似乎見怪不怪,弓着腰退後幾步,而後離去。

在牛頭鬼使走了一會兒後,孟婆玲瓏嘆了一口氣,轉身離去,消失在黑幕下。

而又隔了一個時辰後,蘇言再次返回來,看着岸邊依舊漆黑一片,連個鬼都沒有,心裏一陣失落。

一場鬼界堡之行,並沒有找到仙子姐姐,反倒讓直播間內很多人相信了這真的是地府,實在是鬼界堡太大,蘇言擔心會和仙子姐姐打了過山鳥,急忙折返回來。

看這情形,估計仙子姐姐被哪個無良的老闆扣住給加班了。

蘇言決定等,這次的單反一定要交給她,博得她一笑也是滿足的。

……

時間在悄然而過,蘇言心裏那叫一個失落,收好單反,沉默着一句話不說,向着酆都城外走去。

因爲到他上班的時間了,沒關係,或許下次月會,就能碰見仙子姐姐了,正好,單反裏面的人間風景有些少,這次回去好好錄一些,下次全都帶給她。

一想到此處,蘇言的心情頓時好了許多,蹦蹦跳跳而離開……

“我搶我搶我搶!”樹林間,蘇言拿着死魂冊臉色赤紅的在搶單,哎呀一聲,臉色一白,其中搶了一個三星的任務。

這可是個硬茬子呀,蘇言嚎叫着叫倒黴,不過想了想,現在的他可是七品鬼差呀,魂力堪比一些老牌鬼差,三星任務,應該可以接了。

而且,爲了向七品鬼差的行列邁進,他現在可是需要大量的魂星任務呢,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光搶一些一星兩星的,是時候嘗試三星的了。

蘇言打定注意,看了看排在第一個任務的名字——唐飛。

“好熟悉的名字呀!”蘇言總覺得在哪裏聽過這個名字,不過,很快就拋之腦後,或許以前定的魂有同名同姓的。

蘇言換了雲紋白衣,拿上摺扇,穿上鎏金靴,召喚出小黑,小黑直接禿嚕着嘴脣要骨棒,蘇言直接扔給它,給它當零食,小白咔咔的出來,騎在小黑的頭上,從自己的肋骨上取下一根,咔吧咔吧着下頜,驅趕着小黑向平陽城走去。

蘇言心情前所未有得愉快,再度扯開嗓子,在幽靜的深林裏嗷嗷唱了起來。

“兩個黃鸝鳴翠柳我還沒有女朋友。

雌雄雙兔傍地走我還沒有女朋友。

一江春水向東流我還沒有女朋友。

問君能有幾多愁我還沒有女朋友……”

………… 今日是三月三,平陽城一年一度的月蘭節,月蘭花,是平陽城周邊特有的一種花,花瓣如月牙,並帶着清麗淡雅的藍粉色,花莖更是如玉,清香怡人。

月蘭花,素有美好的象徵,而在今天,整個平陽城大大小小的店鋪前都有着自己所找尋的最大,最美麗的月蘭花,整座城都成了花城。

連着蝴蝶蜜蜂都是滿城嗡嗡嗡的,人來人往,熟悉與不熟悉,都熱情的打着招呼,送上最美好的祝福,更有許多年輕男女藉助着今天的美好日子,進行表白。

蘇言隔着百里噴嚏就打個沒停,得虧自己沒鼻炎,否則非得把自己給憋死,當然,也不懷疑有人詛咒謾罵自己。

看着城內到處都是月蘭花,蘇言其實蠻享受的,這纔是人間真正的生活呀,還等什麼,在其他人奇怪的目光下,蘇言拿着單反到處在拍攝,仙子姐姐一定會喜歡的。

【哇,好漂亮的城池呀!這是他們口中的月蘭花嗎,好美。】

幽冥剪紙人 【主播主播,能告訴我們這是什麼味道嗎?】

【主播大大別動,讓我截個圖,做桌面!】

【新物種,絕對的新物種呀!】

【主播大大求你給我帶點吧,我下個月女朋友生日,我想用它來求婚。】

…………

直播間內哀嚎一片,實在是這種月蘭花好美,讓人第一眼看去就怦然心動。

蘇言拿着一朵月蘭花聞了聞,頓時一羣蜜蜂緊隨而來,嚇的蘇言拔腿就跑。

總有帝少想當我爹地 “憑什麼,人家都是招蝴蝶,我卻招蜜蜂,我知道我帥,我嘴甜,可其它沒什麼突出了呀!”

好不容易擺脫了一羣蜜蜂,蘇言面前迎來了一個提着刀的屠戶。

“這位兄弟,你這頭騾子咋賣?”

“滾犢子!”

…………

如此的美景,蘇言當然也讓小黑跟着出來了,小白更是坐在自己肩頭,身上穿了一件小衣,帶着口罩,滿是興奮的看着周圍。

獨樂樂不如衆樂樂!

“看卦算命,公子,算卦嗎?”趕走了屠戶,又一個算卦的迎面走了上來。

“這位公子,我看您風流倜儻,面如冠玉、目若朗星,今天是有桃花運上門呀,要不貧道給你算一卦,看你今日的桃花在哪個方位?”

世界可真是小呀,整個平陽城上百萬人,蘇言竟然再次碰到了自己的‘同行’,咳,這個同行可不是鬼差,而是自己第一次算卦鑽進衚衕打劫的那個人。

此刻的蘇言簡直就像一個出門閒逛的公子哥,他絕對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就是自己曾經清醒過來,怒氣衝衝尋找的那個打劫自己的缺德玩意兒。

蘇言強行忍住沒笑,趕緊向着這位中年道長一鞠躬,在道長奇怪的目光下,而後牽着騾子噠噠噠的小跑而去……

今日蘇言的任務顯示的是在眼前的?翠雲湖了。

今日的翠雲湖畔遊人如織,湖水平整如鏡,水色碧綠,中午的陽光照在湖面上,銀光如錦。

一排排的遊船畫舫正在湖心移動,驚起的鷗鷺不時從棲息的湖面飛起,舒展白色的羽翼,在春日溫潤的天空中劃出一道道美麗的銀色弧線。

整個個直播間包括蘇言都愣住了,實在是今日所給的驚喜一個比一個大,一個個古風裝扮的人行走,人多,卻不擁擠,更重要的是,景色之美。

想想自己那裏的風景區,要錢,人多,尤其是黃金週,真的是人擠人,看什麼風景,散什麼心,純粹是找虐的,尿急了連上廁所的地都擠不出去。

憋着!

看看眼前的美景,這才叫景點呀,原本還有一些抱着懷疑態度的人,這次是真的信了,古色生香的城池,數以萬計的古裝人,還有這國內絕對沒有的景點,主播大大是真的穿越了。

而此刻的蘇言趕緊拿着單反,將着春日的美景給拍攝下來,白雲倒映在湖面,游魚在白雲裏穿行,鳥兒在湖水中飛翔。

湖中,更是有着?一艘艘蘭舟和畫舫內不時飄出悅耳的絲竹之聲,偶爾會夾雜着一串串銀鈴般的笑聲,這樣美好的天氣裏,在深閨中悶了一個冬天的女孩兒也忍不住藉着今日月蘭節的名義出來透氣,湖畔上也有無數學子游覽踏青,也就是常說的體驗生活。

當然,這樣的季節,原本就是個容易萌發情竇的季節,蘇言望着身邊擦肩而過的青春少女,或美貌嫵媚,或青春可人,一個個打扮的花枝招展充滿了女性的魅力,讓他心中說不出的愜意。

“上船嘍!”一個巨大的花船慢悠悠的遊了過來,一大羣男女擁擠而上,蘇言趕緊掏了錢而上。

自己上一次從那楚清寒手中掙來的錢快沒有了,等這次任務完後,趕緊要想辦法掙錢呀。

花船很大,足足有三層,不着痕跡的看了看今天這倒黴的唐飛,應該也在這船上,這麼美的景色死去,其實也是沒有遺憾的。

蘇言又掏了點錢,成爲了VIP,領了一個小牌牌,可以進入三樓高檔區域,三樓好呀,一覽衆山小呀。

三樓的裝扮更加的精緻,彷彿一個小苑子一樣,樓梯口的門口,更是有着一個亭子,上面掛着黑底金字的橫匾,上書雅心苑三個大字。

熠熠生輝,龍飛鳳舞,大氣磅礴,讓的蘇言不由一嘆,以前自己所生活的年代,早已被互聯網所取代,別說毛筆字,就是有些字他都不會寫,憑着輸入法聯想出來,看着眼熟才覺得是,纔在網絡時代混的風生水起。

此刻三樓有着數十位少男少女,人手捧着一束月蘭花,彼此在悄悄聊着天,還有一位拿着一把扇子的說書人在精彩的演講着,不時博得一陣喝彩聲。

蘇言則是搜尋着此次的任務,當看到死魂冊上的指引箭頭時,他突然一愣。

“哎呦我去,該說罪有應得呢,還是冤家路窄呢?”

不遠處,一個少年和一名女子在說着話,少年似乎竭力在講着消化,女子則是心不在焉,有一搭沒一搭的牽強應付着。

那少年不是別人,正是兩個月前,自己親自接走的那位唐易的弟弟,唐飛,我說怪不得這麼熟悉呢。

這唐飛可是一個高級知識分子呀,愣是用化學知識將他大哥給害死,而後搖身一變,庶子上位。

可不對呀,這麼一位‘博士’,今天咋說走就要走呢,看他意氣風發的樣子,一點也不像呀,難道月蘭花過敏死的?

而站在他旁邊的那名女子,竟然是胡小柔?冤家路窄,這是蘇言對胡家的印象。

蘇言有點亂了! 沒錯,站在唐飛身邊的不是那胡一刀,呸,那缺德胡志存的女兒還能是誰,這胡小柔看樣子面目清秀,上次自己的一棒子應該沒給留下什麼後遺症。

可是這更不對了呀,上一次自己帶着唐易的靈魂,親眼所言,親耳聽到,這唐飛和白家白旭合作弄死唐易,而後幫着白旭將胡小柔拿下,而自己繼承唐家的財產,雙方互利,各有所得,怎麼幫着幫着,幫到自己手裏來了。

難道現在還在幫白旭那好基友?

蘇言趕緊四顧,我去,還真是的,在不遠處的人羣后面,白旭此刻陰沉着臉,彷彿吃了大便一樣,眉頭那叫一個皺,牙齒那叫一個咬。

劇情不對呀,狼和狽反目成仇了,難不成那唐飛給白旭牽媒搭橋,搭着搭着自己喜歡上了?

這個世界好奇妙!

此刻悄悄躲在人羣種得白旭彷彿要將那唐飛生吞活剝了一樣。

看了看冥表,時間尚早,人世間的愛恨情仇和蘇言沒關係,他管不了,也不想管,順其自然吧。

做了鬼差後,他更加的明白了,在人這一生的長河中,你我都只是其中一條隨波逐流的小魚,該怎樣遊,往那裏遊,早已冥冥註定。

就算你逃離了這條河,那絕對是被捕魚人給撈走送進了油鍋裏了。

…………

“就這樣,吳家老二自此獨居山中,再也沒有出世,也樂得逍遙!”說書人說完故事的結局,大家一陣叫好,打賞不斷。

蘇言聽聞,則是搖了搖頭,這年代,說書都不帶口技的,沒一點意思,劇情更是老套,這也不怪他們,這個年代的文化水平就那樣,一個簡單的故事都讓人百聽不厭。

李老三爲了混上這花船,可是花了大加錢,而這個故事更是嘔心瀝血創作了好久,頭一次給大家說,就是因爲花船上的都是公子小姐,出手闊綽,而且,他對自己的故事和說的技巧也是滿足的很。

故事講完,果不其然,博得一陣好聲,一大波打賞嘩啦啦扔了上來,身邊的孫女趕緊去撿,可是不經意一瞥,卻見到人羣中一個公子哥兒在聽完他的故事後在搖頭。

這是什麼意思,我李老三的故事入不了你的法眼嗎,原本興致勃勃的心情頓時有了不悅。

“這位公子,爲何搖頭嘆息,是對故事人物的結局不滿還是老漢本身的故事有不妥之處?”李老三滿面笑容,向着蘇言一拱手,虛心求教。

此刻的李老三本就是這羣公子小姐的中心人物,他的一番話,頓時吸引了許許多多的人看來,連着唐飛趙旭和胡小柔也不例外。

蘇言一愣,自己這就躺槍了,自己脖子痛轉轉也不行呀!

這老梆子有毛病吧!

“哈哈,沒有,您說的太好了,我只是,只是……”蘇言被這麼多眼睛盯着,竟然想不起該用什麼話回覆。

李老三見蘇言此刻的表情,心裏一哼,但是面部依舊笑容。

“想必公子一定有比老漢我更加精彩的故事,在這美好的月蘭節,不妨說出來大家一起欣賞欣賞。”李老漢提議道。

果不其然,許多還沉浸在李老三故事中的男女們,頓時捧場起來。

“這位公子,講一個,有賞!”

“是呀是呀,正好我們還沒聽過癮呢,公子說一個唄。”

“快快快,給公子讓路!”

…………

蘇言還沒說什麼,身體已經被擠着往前走了,一眨眼,就到了李老三的說書桌子前。

“嘿嘿,我說,我是身體自己跑來的,你信嗎?”蘇言一臉的尷尬,這羣人,真是看熱鬧不嫌事大。

愛上了一個啞女 李老三做了一個請的姿勢,而後走下來。

“好吧,說就說!”蘇言心裏一橫,反正閒着也是閒着,尤其是這麼好的天氣,被這麼多靚女盯着,慫了就太對不起自己這身衣服和帥氣的外表了。

蘇言走上桌子,看着因爲這一個小插曲將三樓全部的人都吸引了過來,急忙乾咳一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