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刻滿了陣紋的大門立在樓梯的盡頭,陣紋的數量非常多,密密麻麻,一層覆蓋一層。蒼伊只看了一眼,就感覺這大門的防禦效果一定很強。

艾西多拉輕輕撫摸著門上的一道陣紋,這扇大門無聲無息地緩緩降下,露出了女鍊金術師最重要的交易廳。

蒼伊好奇地跟在艾西多拉身後走進房間,剛一跨過大門,門沿上的陣紋猛地亮起,淡綠色的『除菌』,微紅色的『乾燥』,粉紅色的『柔軟之觸』,足有三個顏色各異的光環層層套在蒼伊身上。

艾西多拉這個擁有潔癖的鍊金術師對她的交易廳十分看重,在這些光環的籠罩下,來自外界的一點灰塵細菌都別想進入這個交易廳,使其絕對比前世的無菌室還要乾淨舒適得多。

身後的大門緩緩關上,蒼伊的視線卻已經穿過層層光環,看到了這個交易廳。

看首發無廣告請到《筆下文學》bxwx.org

請分享 ?寬闊的交易廳內,放著一排排的白木架子,每個架子都足有十幾米高,密密麻麻的白色木紋顯示,這些架子的材料都是取自年份很高的白木,每一個架子都價格不菲,但和架子上整整齊齊擺著的煉金產品相比,這些架子本身的價值就不值一提了。《筆下文學》bxwx.org

「一個架子有五層,總共有十三排架子,按照每層平均擺放八個計算,這個交易廳內有五百個左右的煉金產品。」蒼伊暗暗計算了一番,得出了一個令人咋舌的數字,這些可都是專家的作品,就算不是專家級的,也能賣出一個不低的價錢,專家級的作品更是有價無市的寶貝。

交易廳靠近門的地方有一個小木桌,木桌很小,僅能供兩個惡魔對面而坐,小木桌的兩邊各有一個木製的靠椅,椅子上雖然是光禿禿的木板,但蒼伊坐上去時,卻感覺好像坐在沙發上一樣柔軟。這是『柔軟之觸』光環的效果,一層柔和的能量會在身體和物體的接觸面上形成軟和的能量墊,這樣能防止因觸碰而損壞一些容易破損的道具。

蒼伊和艾西多拉麵對面坐著,艾西多拉的背後是潔白無瑕的牆壁,蒼伊凝視著這位女鍊金術師,對方的白袍恍惚間好像和身後白牆融為一體,因其純粹而產生了別樣的美感。

「這裡的東西分為三個級別。」艾西多拉同樣凝視著對面的少年,以她的實力,居然也看不出對方的深淺,各種隱蔽的探測手法早就施展了出去,但也只覺對方籠罩在金光之中,什麼也看不出來,艾西多拉對這位迷一樣的強大少年充滿了好奇,她盯著對方如冬日的湖泊般深邃的眼睛,想要從中找到些情緒的波動。

但蒼伊的雙眼內並沒有少年的激動和興奮,他絲毫不畏懼一位六星鍊金術師的直視,神色一片淡然,說道,「艾西多拉女士,我想,我並沒有您感興趣的材料,不過,我倒是很希望能夠參觀您優秀的作品。」

艾西多拉笑了笑,她絲毫沒有被欺騙后的憤怒,而是一副早知如此的樣子,看著蒼伊,緩緩開口道,「能讓我艾西多拉感興趣的東西已經不多了,我怎麼可能奢望一個年輕的惡魔擁有這種級別的材料。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叫你上來嗎?」

讓艾西多拉詫異的是,對面這少年只是哦了一聲,他的雙眼依舊平靜,蒼伊早已學會掩飾自己的情緒,疑惑,納悶,這些情緒波動基本上很難在這小子身上找到。艾西多拉甚至懷疑,對面這個年輕的身體里是否藏著一個千年老妖智慧幽深的靈魂。

「這些架子上,最差的是我早年的作品,大多是高級的煉金產品,好些的是我這些年精心製作的產品,是專家級的傑作,最好的,是我在機緣巧合下製造出的大家級的作品。」艾西多拉放棄了看透這少年的想法,她頓了頓,開口道,「我雖然沒有達到大家的境界,不能穩定地製造大家級的作品,但在狀態超好,並且材料很高級的情況下,還是有機會製造這種級別的道具。」

蒼伊知道,專家級也有三六九等,而專家的最頂峰則被尊稱為大家,每一個都是有潛力成為大師的人物,數量稀少,地位崇高。艾西多拉雖然不是煉金大家,但能偶爾製造出大家級的作品,證明她已經在專家級浸淫已久,接近大家的境界了。

「我以前曾經欠魅可兒一個很大的人情,她在信上用這個人情交換我一個承諾。你聽好!」艾西多拉直盯著蒼伊的眼睛,肅聲說道,「要是娜娜.藍鱗可以成功轉職水元素使,大家級別的道具你可以任選三件。要是娜娜.藍鱗沒有轉職成功,但安全回來了,我這裡專家級的作品你可以任選一件。聽清楚了嗎?」

蒼伊這次是真驚到了,他面色雖然依舊波瀾不驚,但桌子下的手卻猛地握緊。沒想到魅可兒為了讓自己盡全力協助娜娜,居然下了這麼大血本,她就這麼肯定自己值這個價嗎?

「我本來覺得可兒這次出價太高了,一個年輕的惡魔怎麼可能值得下這麼大的本。」艾西多拉秀麗的雙眼彎成了月牙,笑道,「但現在見到了你,我總算明白可兒的用意了,雖然看不透你,但我覺得,你值這個價!」

「加油吧,小子。我艾西多拉煉製的大家級道具總共就只有七個,隨便拿出一個都能讓你受益終生。」艾西多拉肅聲說道,「來吧,我帶你見識見識我的傑作。」

艾西多拉站了起來,領著蒼伊往最裡層的架子走去。

蒼伊保持著最基本的禮貌。目不斜視地緊跟在艾西多拉身後,並沒有十分粗魯地左顧右盼。

很快,蒼伊便看到了靠牆的白木架子最上端擺著的九個煉金產品。

製造魔法捲軸,法杖,魔法飾品,魔法藥劑都屬於鍊金術的範疇,但這些同時也和別的學問的領域有所重複,而鍊金術特別的地方,就在於煉金法陣的應用,藉助煉金法陣,鍊金術師就擁有了化腐朽為神奇的魔力,他們可以把術法藉助煉金法陣紋刻在道具上,甚至可以憑藉煉金法陣的力量操縱空氣中的元氣釋放各種屬性的術法。評判一位鍊金術師強弱的關鍵,便是看他掌握的煉金法陣了。

艾西多拉起碼精通六十幾種專家級的煉金法陣,蒼伊一邊聽著艾西多拉的介紹,一邊和山海老人一起研究著這九個大家級的煉金作品,最後才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這九個煉金道具中有三根法杖,一隻足足銘刻了九個六星防禦奧義的華美耳環,一串附帶『永恆力量光環』『永恆敏捷光環』『永恆黑暗視野』等一堆輔助光環效果的魔法手鏈,這些光環都帶著『永恆』前綴,說明這些光環並不需要激發,只要帶上這串手鏈就能擁有光環效果,而且沒有時間限制。

蒼伊最感興趣的是一雙附帶了『無限相位躍遷』的靴子,只要有充足的元力供應這雙靴子可以帶著主人進行無限次的相位躍遷。

蒼伊感興趣的,是這個名叫『相位躍遷』的空間術法,按照艾西多拉的介紹,相位躍遷的效果居然和蒼伊的虛空行走很像,是一個類似瞬間移動的術法,但和虛空行走不同,相位躍遷是一個非常短距離的瞬間移動,蒼伊只知道在躍遷前要用眼睛進行精神定位,具體的原理並不清楚,而虛空行走的原理蒼伊卻清楚得很,是藉助改造后的雙腳來穿行在空間夾層,利用空間夾層和正常空間的空間尺度不同,來達成類似於瞬間移動的效果,所謂的空間尺度不同,就像在空間夾層里行走一米,相當於在正常空間行走一百米。

剩下的三個大家級別的煉金道具同樣令人心動,一個是能憑藉非常小的消耗釋放出『溫暖之息』,『快速止血』,『骨骼續接』,『內臟修復』等十幾個高級治療類術法的一塊樹葉狀翠玉。

最奇特的一個居然一對長滿黑色羽翼的翅膀,除了飛行的基本功能之外,還附帶許多像黑暗護盾腐蝕加持之類的戰鬥功能,根據艾西多拉所說,穿著這對黑色羽翼,一個四星惡魔都能抗衡一位未完成超脫的六星惡魔。

最後一個道具是一個銀色的面具,帶上后便擁有隱身的能力,並且在能量儲滿之後,可以召喚出一個戰鬥力媲美六星惡魔的面具傀儡。

這些道具上的煉金法陣幾乎涉及到了所有種類的術法,防禦類,輔助類,治療類,召喚類,甚至還有冷門的空間類。

一個正常的法師不可能同時精通這麼多領域的術法,鍊金術師自然也不例外,他們能把煉金法陣紋刻在道具上,但並不代表他們就能憑藉自己的力量把它們施展出來,關鍵就在於煉金法陣的使用,煉金法陣就像一個製作冰塊時使用的固定模板,使用煉金道具就像用模板來製造冰塊,而鍊金術師要做的,僅僅是掌握這個固定模板的製作過程而已,至於如何徒手製造冰塊這種高難度的事情,則是專業的法師考慮的。

這九件道具看得蒼伊眼饞得很,來到都瑞卡這幾年,他擁有的最好的裝備,就是白銀下品的白骨鎮魂塔了。但單論對戰鬥力的增加,白骨鎮魂塔是遠遠比不上這九件煉金作品了。如果說蒼伊的戰鬥力是10,那白骨鎮魂塔便能將戰鬥力提升到20,而這麼一件大家級的煉金道具,則足可以把蒼伊的戰鬥力提升到50左右。

又參觀了一些艾西多拉的傑作,蒼伊才戀戀不捨地離開交易廳,雖然是空著手下來,但蒼伊卻得到了一個承諾,有一個香甜可口的大蛋糕畫在自己面前。

蒼伊跟著艾西多拉下樓梯的時候,正好看到娜娜苦著臉,十分難受地倚在桌子上,她的面前放著一個白色瓷杯,一朵白色小花開在茶水裡。

蒼伊一臉古怪地看了眼肅立在一旁的老角魔,這傢伙又拿出白卡倫花茶待客了,看來娜娜也吃了這『提神』花茶的虧。

蒼伊看那老角魔彎腰準備倒下一杯茶,連忙向艾西多拉提出告辭,女鍊金術師並沒有挽留,只是輕輕點了點頭,親自把蒼伊和娜娜送到門外。

「對了,可兒讓我告訴你,別忘了尋找那位卡莉小姐,一旦找到她之後,就先帶到我這裡來。」臨走前,艾西多拉的聲音突然出現在蒼伊的耳邊,是精神力傳音,看來魅可兒並不想在娜娜面前暴露自己太多的秘密。

看首發無廣告請到《筆下文學》bxwx.org

請分享 ?「不知道卡莉姐姐現在在哪,通靈城這麼大,漫無目的地尋找肯定不現實。《筆下文學》bxwx.org」蒼伊一邊走在路上,一邊暗暗想著,娜娜在這小子身旁研究著新得到的藍寶石項鏈,並沒有注意到蒼伊的心事重重。

「看來只能先去找微瀾了,在夜鶯市卡莉可是一直客居在微瀾家裡,夜鶯市被進攻后,她的撤退也是微瀾安排的。」蒼伊決定先去尋找微瀾,她乘坐的馬車絕對比拖家帶口的車隊要快得多,現在應該已經到達通靈城才對。

想了想,蒼伊決定先去微瀾之家找找她,這是微瀾自己的產業,去那裡尋找總比去金眸族冒險來的好。

就在蒼伊偷偷在山海界研究通靈城的地圖時,身旁的娜娜卻突然驚呼了一聲,她修長白皙的脖子上,那串藍寶石項鏈上的四顆形狀不規則的藍寶石發出了瑩瑩的藍光。

蒼伊這才想到娜娜脖子上的藍寶石項鏈,扭頭回去一看,這項鏈上串著十三顆形狀各異的藍寶石,其中四塊正莫名其妙地放出光芒來。

「蒼伊,你居然是一位四星惡魔,真的假的?」娜娜瞪大的雙眼看著身側的蒼伊,幾乎是尖叫了出來,幸虧這裡還在紫晶街的外圍,富人區里的惡魔很少,才沒引起什麼路人的注意。

蒼伊可不覺的僅僅破開元力屏障,甚至還不算群星境惡魔的娜娜能看出自己的實力,那就只能是這藍寶石項鏈的作用了。

蒼伊這才真正開始重視這條項鏈,要知道,在山海經的掩護下,就算是維斯萊妮都沒能肯定當時僅僅一星境的蒼伊的實力,更可況吞噬元力可以吞噬體內碎空流產生的碎屑,蒼伊戰鬥時完全可以不在體外形成元星。所以這小子才能把自己的實力完全隱藏在迷霧中,否則一位這麼年輕的四星惡魔,實在是太扎眼了。

看了看四周,蒼伊把娜娜拉到一顆沒人在附近的大樹下,兩個惡魔坐在樹下的長椅上,娜娜倒是很信任蒼伊,把藍寶石項鏈直接遞給這小子。

蒼伊對娜娜的信任很是受用,畢竟煉金道具和元器不同,道具誰拿到都能用,沒有有效的認主機制。

「看你的反應,那就是真的嘍!」娜娜一臉複雜地看著蒼伊,這個從小就被視作天才的少女感到深受打擊,她的聲音有些低沉,「我剛才試著通過艾西多拉女士教我的咒語來激發這條『炫藍涌動之鏈』,沒想到還真能偵測出你的實力。」

蒼伊無奈地笑了笑,他用神識仔細掃描著手裡的『炫藍涌動之鏈』,這條項鏈剛才綻放的炫目藍光已經消失,又變成了平平凡凡造型古樸的一條寶石項鏈,就連寶石都稜角凌亂,顯然未經雕琢。

讓蒼伊驚異的是,神識根本無法滲入項鏈,十三顆寶石宛如一個整體,奇異的波動從寶石內湧出,蒼伊的神識掃描其上,居然只發現一團空氣。雖然手裡摸到這項鏈,能看到這項鏈,但要是閉上眼只用神識觀察,自己的手上竟僅僅抓著一團空氣而已。

蒼伊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詭異的現象,連忙詢問一旁的娜娜,但這少女知道的並不比蒼伊多多少,艾西多拉把項鏈給她之後,只是教給她七條咒語,每一條咒語都對應這個項鏈的一個功能,娜娜剛才實驗的就是其中一個探察咒語,可以檢測出一個惡魔的等級,艾西多拉告訴娜娜,只要是群星境的惡魔,都能用這項鏈檢測出等級來,藍寶石亮起的顆數,就代表對方的實力。

蒼伊暗暗算了一下,雖然明面上群星境只有九個等級,但六星升級領主時還需要進行超脫,六星在七星之間有一次超脫,兩次超脫兩個級別,這又多出了兩個等級。

「這麼一來,還剩下兩個藍寶石代表的兩個等級。」蒼伊大略猜測了一下,「也許九星到月境之上,也有類似六星到領主境的兩個等級差。」

「這絕對是大師級的作品!」只是看了這一個功能,蒼伊就深深肯定了這一點,類似的探查陣紋,就算是交給一位煉金大家來製造,也絕對探測不出自己在山海經掩飾下的實力,更別說還能探測出九星之上月境之下的兩個神秘境界,這種囊括了整個群星境的探查術法,已經達到了徹底掌握一些法則,技近乎與道的地步,超越了專家的範疇,這是大師展現風采的領域,這個『炫藍涌動之鏈』絕對是大師級的傑作。

都瑞卡這六千多年的歷史中,名垂青史的煉金大師只有五位,就算有幾個隱姓埋名的,總數也不會超過一隻手,只不過,蒼伊還沒足夠的眼力,看不出這是哪個大師的作品。

「艾西多拉居然肯把一件煉金大師的作品的用來交換。 第一寵婚:顧先生,別上癮 魅可兒到底拿了什麼好東西出來!」蒼伊震驚地看著手裡灰不溜秋的作品,這樣的一串寶石項鏈,寶石几乎沒有經過細密的切割,而且顏色暗淡,很像人造珠寶,放在地攤上都無人問津的東西,誰能想到居然是一個大師級的傳世珍品。

蒼伊現在就有種把唐伯虎的《兩岸峰青圖》真跡握在手裡的感覺,瞬間有種不可思議的虛幻感,也只有娜娜不清楚這項鏈的價值,才優哉游哉地擺動著耳環,絲毫不在意蒼伊會奪寶而逃。

當然,以蒼伊如今的心神修養,也不會做出這樣不智的事,他輕嘆了一聲,就把藍寶石項鏈還給了娜娜,囑咐這少女妥善保管之後,才帶著娜娜來到最近的一個出租馬車停靠點等著。

按照地圖上的標記,通靈城裡的微瀾之家旅館離這裡實在太遠了,走路要走上大半天,蒼伊可沒這麼多空閑時間消耗,也只能掏腰包打車去了。

為了保持道路暢通,出租馬車不能在馬路上隨便停靠,有專門的停靠點來供給這種類似於計程車的交通工具。

停靠是一個很像公交車站的地方,有一個供行人站立的檯子。紫晶街附近的停靠點顯然十分冷清,檯子上一個惡魔都沒有,富人區出行的惡魔一般都有家族豪華馬車,在這裡,出租馬車拉不到生意。

蒼伊和娜娜等了一會兒,沒有一個出租馬車來停靠點,來往的都是那種標記著家族徽章的豪華馬車,有深紅色出租標記的馬車一個都沒見到。蒼伊等了十幾分鐘后,總算決定放棄等待,多走一段路,到附近的一個商業街去搭車。就在這小子準備帶著娜娜離開的時候,遠遠的,一個車身上標記著大紅色方塊的馬車穿過濃濃的霧氣,出現在停靠點前。

「總算來了!」娜娜歡呼了一聲,這少女比蒼伊更奈不住性子,無聊的等待快讓她發瘋了。

這馬車的車頭前掛著代表車內有惡魔的紅色標記,但速度已經放緩了許多,顯然車內的惡魔是要在這個停靠點下車,蒼伊和娜娜便往後退了退,方便車上的惡魔下來。

馬車緩緩停在了停靠點前,穿著厚棉襖的中年角魔車夫駕馭著兩匹腳底生白霧的高大角馬,熟練地正好停在劃分停靠區的紅線邊緣。

樸素的實木馬車收拾得乾淨整潔,厚皮包裹的車門被緩緩推開,駕馭著白霧角馬的車夫趕忙跳了下來,不知從哪裡抽出一個小板凳,放在地上,充當台階供乘客走下馬車。

這種簡單樸素的馬車並不高,抬腳就能下來的,按理說車夫不需要這麼殷勤,蒼伊暗暗猜測坐在馬車上的要麼是什麼大人物,要麼就是人見人愛的大美女了。

這個世界很大,但這個世界同時又非常非常小蒼伊前世經常在街上,網吧里遇見自己的熟人,這小子甚至在偌大的北京城裡就在街上巧遇了自己在山西老家的高中同學。 職場美人被擒記:誰爲伊狂 人與人之間見面的際遇很是神奇,有時候想見的好幾年都無法見到,但卻在不經意間的一回眸后,驀然發現對方就立在對面的街上。

蒼伊驚喜地一把抱過直接撲了下來的赫拉,心中充滿了重逢的喜悅,赫拉只是哭著一句話也不說,一把鼻涕一把淚地都抹在了蒼伊的衣服上,但這小子絲毫不在意,只是緊緊地抱著她,蒼伊對自己古靈精怪的可愛妹妹還是很心疼的,這異世界難得的親情,在蒼伊的心中佔據了極大的地位。

科多跟著從馬車上下來,伊凡雷斯家特有的如紗般的黑色翅膀緊緊貼在他的背上,就像一個黑色的披風,加上一身黑色的緊身皮甲,越發襯得這位夜鶯市議員體格健壯,充滿了成熟的男性魅力。

科多凝視著蒼伊,區區半個月(相當於地球上的一個半月)不見,他竟然根本看不出養子的深淺,他只能感覺到,現在的蒼伊和半個月前相比,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養子身上已經有了強者的氣質,那種熟悉的從容淡定,只能從強大的實力上衍生出來,巨大的變化令科多對養子這些日子的遭遇產生了強烈的好奇心,他撫摸著手指上那個黑紅色的戒指,和戒指內一個強大的靈魂交流著。

最後,一位長相奇特的女性惡魔從馬車上緩緩飄了下來,沒錯,就是飄下來!這位女性惡魔根本就是一個女鬼,身體都是半透明的,可以看到透明皮膚下流淌的血液,而雙眼處則是一對發光發亮的淡綠色鬼火,她並沒有長腳,只是凌空漂浮著,雖然很像女鬼,但她的五官卻很精緻,算是一位美女。

「靈空舞大家讓我們來這裡,說能碰到想見的惡魔,沒想到小伊竟然在這裡。」科多看了眼身側女鬼般的靈空舞,他上嘴唇濃密的小鬍子一撇,笑道,「我問你能在這裡見到誰,居然還賣關子。要是早知道小伊在這兒,我可一定要讓你買最好的見面禮物。我這個兒子還是很挑剔的。」

看首發無廣告請到《筆下文學》bxwx.org

請分享 ?面對科多開玩笑的話,靈空舞卻一言不發,十分嚴肅地盯著蒼伊,淡淡的精神力量從她身上逸散出來,化成十分隱蔽的一根根無形絲線,在蒼伊身上掃來掃去。《筆下文學》bxwx.org

以蒼伊神識之敏感,靈空舞的舉動讓蒼伊渾身不舒服,他覺得自己就像一個脫光了衣服的少女被人用手摸來摸去,心中十分不爽,依然抱著赫拉,神識卻是一動,周身蕩漾出淡淡的精神力震蕩波紋,輕而易舉地彈開了靈空舞探出的精神絲線。

靈空舞猛地收回了精神力量,驚訝地看著蒼伊,雙眼中的鬼火猛烈地跳動著。

科多也感覺到了蒼伊和靈空舞之間微妙的氣氛,他輕咳了一聲,先是扭頭把車夫打發走。而後看著一直老老實實站在蒼伊身側的娜娜,笑道,「小伊,你還不介紹一下你身旁這位美麗的小姑娘?」

蒼伊也不想和這位名叫靈空舞大家鬧得太僵,連忙借坡下驢,把娜娜介紹給了大家,而娜娜也十分禮貌的逐個打了招呼,此時的赫拉也平復了情緒,小臉上寫滿了好奇直直盯著娜娜,科多也順勢說了些活躍氣氛的話,氛圍頓時和諧了許多。

蒼伊知道,靈空舞是科多的好友,而且是通靈學的大家級人物,在通靈族裡的地位很高,他並不願意和其產生什麼衝突,而且,蒼伊並沒有從她身上感受到敵意,一見面便使用精神力探查雖然不禮貌,但對方身為長輩,蒼伊也只能容忍了,而難得的是,受到蒼伊無聲的抗議之後,靈空舞居然十分禮貌地收回了精神力量,雙方還保留著起碼的剋制與尊重。

靈空舞內心的糾結更勝於蒼伊,她今天藉助靈算之術得到了一個十分模糊的結論,只能算出來這個停靠點能見到想見的惡魔,想要算算見到的到底是誰的時候,硬是一點也算不出來。本來想用精神力量研究一下自己靈算之術失常的原因,卻沒想到好友科多的這個養子,居然輕易地發現了自己的探測並且予以了反擊。

靈空舞的心中打了無數個問號,一個這麼年輕的惡魔,居然能屏蔽自己的靈算之術和精神力檢測,難以想象的事實在這位通靈學大家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除非對方的靈魂境界比我高得多,否則靈算之術不可能一點也算不出來。」靈空舞看著抱著赫拉,柔聲細語哄著這小女孩的蒼伊,怎麼也不相信對方的靈魂境界能超過自己。

雖然在靈魂的力量和使用技巧方面,蒼伊是拍馬也比不上這位通靈學的大家,但在靈魂境界方面,精研山海觀象法的蒼伊已經轉化了六識,這是絕大多數領主都無法達到的境界,古老的洪荒道經,異界的奮力生存,前世今生的人生體驗,一切種種,最終在區區幾年的時間內,讓一個本來羸弱的靈魂完成了由蟲豸到蛟龍的蛻變。

蒼伊知道這蛻變的艱辛和幸運以及這種進步的不可複製性,所以對自己堪稱變態的進步雖然驚訝,但並不覺得不可思議,但在外人,尤其是靈空舞這個靈魂領域的大家看來,這麼年輕的惡魔沒有什麼生活閱歷,居然就達到很高的靈魂境界,無疑是天方夜譚一般。

靈空舞最終猜測,有一個靈魂領域的強大元器或者道具在庇護著面前的少年,事實上,她的猜測也對了大半,在早年,山海老人確實憑藉山海經庇護著脆弱的蒼伊,但自從蒼伊突破了轉識境擁有神識之後,不到危機關頭,吝嗇的老頭是不會消耗能量保護蒼伊的。

靈空舞自以為找到了真相,便不在糾結與靈算失常的問題,反而笑著對科多說道,「別以為我沒準備,早些年你來信告訴我收養了一個男孩子的時候,我就已經準備了禮物,但一直很忙,沒機會親自送過去。」

她笑顏如花,透明的皮膚反而有另類的美感,從手指上的空間戒指里掏出了一個凹凸不平的木頭疙瘩,嬰兒拳頭大小,黑不溜秋的很不起眼。

「是木系的通靈球。」科多眼前一亮,笑道,「這可是好東西,不是尋常能見的,看來你確實有準備。」

蒼伊知道,通靈球是通靈術達到一定程度才能製造出的產品,在都瑞卡,通靈球只有通靈族才能出產,通靈族惡魔的數量不多,大多數通靈球在族內自產自用,通靈球在市面上價格奇高。

蒼伊可不客氣,大大方方的收下這通靈球,神識十分隱蔽在其中一掃,便發現一團被無數通靈符文包裹著的靈魂。在蒼伊的感知下,這團靈魂呈現淡淡的綠色,充滿了清新的森林氣息。蒼伊一眼就看了出來,這是一個木靈,是生活了數千年的古樹衍生出來的靈魂體,生長了木靈的古樹,有可能在以後的千年內進化成可以緩慢移動的樹精。在未進化成樹精前,擁有木靈的古樹和普通的古樹沒什麼兩樣,只有擅長通靈之術的通靈族惡魔,可以在上千棵古樹中找到那顆生長了木靈的古樹,進而將木靈從樹中抽取出來,製造出通靈球。

木靈是非常珍貴的天然靈體,在未成為樹精前是一團純潔無暇,毫無意念思維的靈魂。就算是弱小的小惡魔,也可以藉助通靈球完成木靈的附體之術。(附體之術:通過將靈魂體附在身上,得到一些戰鬥能力的提升。)

不管效果怎麼樣,這是蒼伊擁有的第一顆通靈球,山海老人已經像嗷嗷待哺的小雛鳥,迫不及待地想要研究一番其構造,至於那枚邪惡的新生之戒,以山海老人如今的知識實力,根本就是盲人摸象,研究不出什麼,已經被這老頭放棄,丟到研究院束之高閣了。

又聊了幾句后,科多竟然帶著蒼伊和娜娜一行惡魔又回到了紫晶街。直到此時,蒼伊才知道,原來伊凡雷斯家在通靈城擁有自己的別墅,而且就住在在艾西多拉女士的對面!

路過艾西多拉女士的別墅門口時,蒼伊正好看到那老角魔管家穿著一身園丁服在一白卡倫樹下,這老角魔周身籠罩著白色的『隔塵』光環,正拿著一根特製的細長桿在摘著樹上開得正旺盛的白卡倫花。

蒼伊和娜娜齊齊咽了口吐沫,一看到樹上那看起來不起眼的白花,蒼伊回想到那無比辛辣的辣味,胃裡狂泛酸水。

伊凡雷斯家傳承了六百多年,再加上人丁稀薄,不存在因財產繼承權的問題而發生的家族財富的分割,積累的財富也是很可觀的,紫晶街這一棟別墅,起碼就價值近萬金幣了。不過,雖然買了這棟別墅,但伊凡村到通靈城的距離實在太遠了,使用的次數倒不多,所以科多和對面近乎隱居的艾西多拉女士也沒什麼交情。不過,正在摘花的老角魔倒是很熱情,一看基本上沒見過面的對面鄰居總算現身了,連忙走出院子里,十分慷慨地把新摘下來的一口袋白卡倫花都送給了科多,並且再三推薦用這花泡的花茶卓絕的『提神』功能,告訴科多以後還想喝的話儘管來對面拿,科多謝過之後,又和這老角魔寒暄了幾句,才把對方打發走。

和對面艾西多拉的別墅不同,伊凡雷斯家的別墅外表看起來十分乾淨,但裡面卻髒得可以,一進門就盪起了一層層的灰塵,蒼伊甚至還在角落裡看到了一個十分肥大的蜘蛛,這小子很懷疑,是不是對面有潔癖的艾西多拉女士把隔塵法陣擺放得太多,導致灰塵被法陣的力量推到了對面的伊凡雷斯家。

很明顯,這樣的房間用來待客,特別是靈空舞這種身份的客人,是非常失禮的。蒼伊用眼角的餘光掃了眼身側的靈空舞,想從這位通靈大家臉上找到一些不愉快的尷尬表情,但靈空舞卻絲毫不在意房間的髒亂,以她和科多的交情,怎麼可能這麼斤斤計較。

蒼伊一看這位大家安之若素的表情,就知道她和科多的交情絕對比自己想象的深得多。

蒼伊看著外形帥氣英俊的科多,暗想自己這位老爸的紅顏知己還真是不少,也不知道既有點肥胖,長相也不好的老媽瑪麗是用什麼拴住他的心。

清理一個四層樓高外加一個露天陽台的大別墅,放在蒼伊前世絕對是一個浩大的工程,甚至需要找專門的清潔公司忙活一整天才行。但在煉金科技發達的都瑞卡,事情就變得簡單了許多,科多一把捏碎了一個大型除塵捲軸,煉金陣紋瘋狂地調動空氣中的風元素,無數小型的龍捲風從捲軸的碎片里飛出,小龍捲風在每個骯髒的角落裡飛來飛去,然後又順著樓梯飛到更上的樓層,最後紛紛通過窗戶飛到門外的樹下,院子里多了好幾厘米厚的浮沉,不過這些浮土很快就會和花園融為一體,用不著費心清理。

看著乾淨整潔如新房子的別墅,蒼伊不得不再次感嘆煉金科技的神奇。

大家圍坐在沙發上,科多通過類似電話的傳音水晶已經在一個大飯店要了外賣,蒼伊一邊掏出一些在寶石船上買的亂七八糟的小道具送給赫拉壓驚,而後便仔細詢問了一番尋找赫拉的經過。

(十一號的時候我居然發了四章,一萬三千字!總算把字數衝到了一百萬!上架之後我會保持更新的,不奢望大家訂閱,只希望大家收藏一下,拜託了!)

看首發無廣告請到《筆下文學》bxwx.org

請分享 ?「原來如此,是冰晶塔的惡魔救了赫拉。《筆下文學》bxwx.org」蒼伊聽了科多的講述,微微點了點頭,根據科多所說的時間推測,這批冰晶塔的惡魔應該是來伊凡森林接應帶著冰晶節杖的惜雪,沒想到還剛巧救下了自家妹妹。

「改天要去謝謝惜雪才行。」蒼伊暗暗慶幸著,當時的時間上要是差了一點,自己也許就見不到赫拉了。

「綁架走赫拉的到底是什麼惡魔?」 帝姬傳奇:華都幽夢 蒼伊沉聲問道,他面上雖然平靜,但內心已經起了濃烈的殺心,這一世的親情被這小子如此地珍視著,任何試圖破壞的惡魔都要有承受蒼伊瘋狂報復的準備,這小子平常看起來一副只會躲在暗地裡陰人的樣子,但真要拚命起來,他可是不會輸給任何人的。

科多沉吟了一下,敏感如他也是隱隱感覺到了蒼伊平靜外表下隱藏的一片森然,猶豫了一下,他最終結合自己看到的和冰晶塔惡魔的描述,略微組織了一番語言,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訴了蒼伊。

「難道是他!?」根據科多的描述,蒼伊在心中大略勾勒出了一個形象,突然,他心念一動,勾勒出的形象和記憶中一個猙獰的身影猛地合二為一。

長著一隻水晶蠍尾的魔蠍族惡魔,一頭白色長發,實力在六星境界。這不正是在那個神秘古生物屍體內,和魅可兒大戰了一場,並且悍然用尾刺擊傷自己的那個傢伙嗎?!

蒼伊回憶起當時的情況,自己當時展現的實力絕是隊伍里最強的,余情於理這白髮蠍尾惡魔應該先去擊殺最強的三星惡魔坦里斯才對,沒道理先對自己下死手。

再聯繫到也許就是這個傢伙綁架了赫拉,蒼伊隱隱覺得,一道陰影緩緩籠罩在自己頭頂上,他覺得,好像有誰在刻意針對自己,不,也許是針對伊凡雷斯家!

線索實在太少了,而蒼伊又必須為魅可兒保密,在古生物屍體內的遭遇不能告訴科多他們,他們自然也沒辦法提出什麼好主意。

「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了!」蒼伊現在也只能這麼想了,雖然被動挨打不是辦法,但我在明敵在暗,唯今之計也只能自己小心了。

「我準備讓赫拉進入冰晶塔學習。」科多寵溺地撫摸著女兒柔軟的頭髮,對蒼伊說道,「惜雪小姐幫赫拉檢測過,她的精神力天賦不錯,有成為法系職業的天分。冰晶塔的五星寒霜術師吉安娜小姐也願意成為赫拉的導師。我想,讓赫拉在冰晶塔學習一段時間也好。」

蒼伊看著科多緊皺的雙眉,他明白這個慈祥的父親在想什麼,現任的冰晶塔主是冰晶女士埃莉諾的弟子,傳聞在千年前就晉級七星境的強大領主,有領主坐鎮的法師塔,絕對比伊凡雷斯家安全多了。畢竟伊凡雷斯家族人丁稀少,沒有世家大族專門供養的強大惡魔保護後輩,單靠科多一個惡魔的力量實在有些力不從心,雖然現在看起來大勢還是一片和平,獸潮彷彿和以往一樣會被在阻礙在一個個惡魔市的抵抗的面前,但就連蒼伊都感覺到這次獸潮的不一般,科多的感受更加明顯,這位一家之主開始未雨綢繆了起來。「不,我不想去。」赫拉本來一直安安靜靜玩著蒼伊帶來的道具,此時卻突然抬頭,對著自己的父親帶著哭腔叫道,「我想見媽媽,我想見姐姐!」

科多看著女兒痛哭的樣子,愧疚和心疼讓他緊緊抱住了赫拉,女兒的淚水滴在他胸前的領結上,彷彿也滴在他的心中。他求助似地看了眼一旁保持沉默的靈空舞,後者輕輕點了點頭,微微眯著眼睛,眼中閃爍著迷離的灰色光芒。

蒼伊的神識能清晰感應到,無數根肉眼看不見的灰色絲線不知從何處出現,彷彿蜘蛛網般把靈空舞圍在中心,這位通靈學大家的靈魂力量劇烈地波動起來,她手指上帶著的一枚骨戒指輕輕旋轉起來,一種蒼伊根本看不明白的奇怪波動突然從遠方延伸過來。這波動透過蜘蛛網般的絲線,鑽入靈空舞的腦袋裡,這些變化蒼伊看不懂,但這小子左眼中虛幻的小山不斷閃動著,吞噬元力充作燃料在飛快地供應給觀山法眼,隱蔽的望氣術趁著靈空舞全力施展靈算之術無暇他顧的時候,成功讓蒼伊看到了這位大家的氣運變化,這位大家是福緣深厚的惡魔,氣運在她頭頂形成了白色雲霧,足以抵禦大多數厄運的侵襲,而乳白色的氣運雲霧在她施法的時候猛烈沸騰起來,淡淡的金光從白霧裡凝練出來,就在靈算之術達到最關鍵的時刻,她的氣運也到達了一個高峰。

很快,靈算之術結束,但蒼伊也清楚地看到,隨著術法結束,那氣運白霧凝成的那絲金光也跟著消散,靈空舞的氣運白霧也跟著徹底消散了一絲,雖然只有一絲,但也是對氣運的永久性損耗,這門靈算之術,居然是消耗氣運的術法!

算出的結果十分肯定,靈空舞滿意地點了點頭,此時她才緩緩張開眼睛,眼中的鬼火閃了閃,笑著蹲下身,直視著赫拉,十分肯定地笑道,「大概明天下午五點鐘的時候,小赫拉就能見到媽媽和姐姐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