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消防官兵拉着我,警察和醫護人員紛紛讓開了道,我很輕鬆的就來到了跳樓的男人面前。

他這次可能真的跌得太厲害了,骨頭都碎成了片片,不像趙藝的男朋友還可以隨意走動,而是在地上蠕動着。

“傻瓜,你怎麼真的跳樓了啊!”我假裝悲痛欲絕,撲倒在他身邊。

我一眼看到男人身下一滴血都沒有,而且手上的皮膚白得耀眼,很不正常。

對了,他一定是無心人!

我一邊假哭,一邊咬破了捂嘴的手指頭,疼得我打了個哆嗦。

無心人還在掙扎,我用血手指去觸碰了一下他的頭,那個頭已經像個碎掉的西瓜一樣了。

“嗚嗚嗚,你要堅持住!”我擠了一下手指,把血全部塗在了他的太陽穴上。

對於這一點我其實也沒有什麼認識,不過夏天當我覺得頭昏眼花或者中暑的時候,外婆總是會在我太陽穴上塗抹清涼油,這樣就可以讓我恢復清醒,也不會再頭疼了。

所以我想可能會有效果的,也希望會有效果,否則我就白忙活了,還那麼狠心咬破自己的手指。

我的血纔剛剛塗上去,就看到那顆碎掉的腦袋開始左搖右晃起來,然後這個散架了的人就跟打了雞血似的突然站了起來,不過姿勢非常奇詭,很像商場搞活動的時候站在外面的充氣廣告人。

男人弱風扶柳一般的在我面前晃盪了幾秒鐘,啪嗒一聲重新跌下,然後抽搐了幾下就平靜了下來。

是不是真的死去了?我緊張得喘不過氣來。

“哎呀,快快快!”一個醫生眼看到男人站起來,還一臉驚喜,可能是覺得此人是個醫學奇蹟,可是一轉眼就讓他失望了,不過醫護人員救死扶傷的本質還是沒有變的。

什麼儀器都用在了男人身上,結果醫生還是搖着頭宣佈了他的死訊。

“太奇怪了,骨頭摔成這樣竟然還可以迴光返照,果然是愛情的力量啊!”大家都以爲剛纔的一幕是我這個所謂的女朋友帶來的。

殊不知,我是真正結果了這個男人的人。

“你怎麼可以這樣!”我心裏其實還是很高興的,畢竟我認爲沒有人願意做一個活死人。

但是我不得不做出悲痛狀,否則就會被看穿的。

“行了,殯儀館的車呢?”警察開始疏散人羣,做一些善後的工作。

這時候,我看到一羣人呼天搶地的跑了過來,應該是真正的家屬得到了通知。

我趁着混亂,悄悄的溜走了。

“唐寧!”我繞到看熱鬧的人們後面,拉了拉唐寧的衣服。

他回頭一看,驚喜的低聲說:“你還真的搞定了?”

“恩,我們快走!”我點點頭。

當我們離開的時候,我看到男人被擡上了殯儀館的車,他的親人哭成一片。

“不行,必須要找出戀愛符的使用者,不然今後這樣的事情會層出不窮的,這一次還好被我們碰上,如果沒有的話,那些無心人肯定會傷害到圍觀的人,甚至是救他的人或者是親人!”因爲我的血對這樣的人有效果,所以信心也增強了,責任感很重。

“你怎麼做到的?”唐寧好奇的問我。

我對他豎起手指。

“你怎麼這麼沒有禮貌!我怎麼說都是你的老闆,還比你大那麼多!”唐寧不滿的抗議。

我這才發現原來豎起來的是我的中指,剛纔沒注意。

“呵呵,對不起對不起,我是說,你看這個地方!”我趕緊把手指頭拿到他眼前。

唐寧驚訝的說:“你用了你的血?”

“對,因爲你的符咒上就有血,我是以毒攻毒。”我收回手指,覺得還有些疼。

“你的血居然有這樣的效果?是不是每個正常人的血都可以?”唐寧當然不知道我身體的特殊性。

我搖着頭說:“還不清楚,你可不要告訴別人,萬一人家碰到了,想要用這個辦法卻沒有效,不是會耽誤逃跑的時間嗎!”

“說得有道理,下次遇到了我就試試我的,看看行不行。”唐寧舉起自己的指頭研究性的看了一下。

我們回到浪漫森林的時候,趙藝和小李竟然都不見了,蛋糕店裏空無一人。

“哪兒去了?”唐寧拿出手機打給小李,還好接通了。

“你們在什麼地方?”

“在我家裏,因爲趙藝一直哭一直哭,我哄也哄不好,乾脆帶她回家了。”

“回你家就哄得好嗎?”唐寧搖着頭。

“哄不好,但是有讓她躺下睡覺的地方啊,現在她哭累了已經睡着了。”小李的話還是很有道理的。

整個蛋糕店裏就只有椅子,沙發都沒有一個。

“我跟你說個事兒啊,趙藝的男朋友現在可是個大麻煩”唐寧一直開着免提,所以他跟小李的對話我都聽得到。

“有什麼好麻煩的,他要是再敢纏着趙藝,我就好好收拾收拾他!”小李突然變得有些激動起來。

我覺得不對勁,他怎麼會這種反應?

但是我隨後又想通了,一定是小李暗戀趙藝,只是一直沒有機會告白,現在正好趁着趙藝內心脆弱的時候好好照顧照顧她。

“你聽我說完,現在她男朋友可不是你想象中的樣子!”唐寧總是說不到重點。

“好了,別說了,趙藝醒了要喝水!”小李好像很不耐煩,掛斷了唐寧的電話。

“這小子!”唐寧看着手機,有些莫名其妙,因爲小李從來不敢跟他這樣說話的。

我的腦子突然想到一件事,趕緊對唐寧說:“你畫好了的戀愛符還有幾張?”

“只有一張了,在收銀臺裏,你過來的時候不是看到我正在畫嗎,就是因爲缺貨了。”

“收銀臺裏?快打開看看還在不在!”我嚇了一跳,希望自己猜錯了。

可是打開之後果然沒有找到那張戀愛符。

“小李是不是暗戀趙藝?”我問唐寧。

“沒看出來,不過兩人關係倒是不錯的。”

“糟糕了,快點去小李家,他說不定在趙藝身上用了戀愛符!”我急得汗水都冒了出來。 唐寧看着我,一臉的不相信:“小李?他那麼老實的,怎麼會用戀愛符?”

“他以前不是還用了什麼真話符的,現在用戀愛符有什麼奇怪的?而且就是小李老實,所以纔不敢表白,想要藉助神符的力量來爭取得到趙藝的心!”我覺得,以前說這樣的話還沒有什麼感覺,現在我說得自己都脊背發麻。

心,不是美好的愛情,而是真正的人心!

“走走走,你這麼一說我覺得還真是!”幸好唐寧知道小李的家庭地址,我們很快就到了。

可是小李卻怎麼不肯開門,任憑我和唐寧的嗓子都喊啞了,手也敲腫了也沒有用。

“怎麼辦,一定出出事了,不然他幹嘛不敢開門!”我覺得小李可能會鬧出什麼大事情。

“你讓開點!”唐寧推開我,猛的飛起一腳踹在了門上。

因爲小李家是住在一所平房裏,所以門也相對比較簡陋,唐寧這一腳竟然起到了作用。

“鬆了鬆了,快,繼續!”我摩拳擦掌的在他身邊打氣加油。

唐寧奮起直追,又來了一腳,果然那扇門已經搖搖欲墜,可是這時候,我看到了門後面的場景,心裏一下就涼了。

因爲,我看到了趙藝的男朋友!

那個跳樓摔斷了胳膊和腿兒的男人,此刻正跪在地上掏着什麼,從我的角度看過去,他是在掏一個人的心。

“完了!小李肯定沒救了!”我認出了躺在地上一動不動那個人的衣服,就是小李的。

趙藝的男朋友擡起頭,手裏捧着一顆還在冒着熱氣的心臟,衝着我咧嘴一笑:“成功了!”

“快,進去把趙藝弄出來,救一個是一個!”我雖然很想吐,可是卻不怎麼害怕了。

現在可不是退縮的時候,趙藝是不是還活着,她怎麼會對現場發生的事情沒有反應呢?

這次不用唐寧再出手,我自己一腳就可以踹開大門了。

“我的天!”儘管唐寧是個男人,可是眼看着自己的工作助手躺在血泊中,胸腔還被打開來,那種慘狀還是讓他臉色變得煞白。

轉而唐寧就憤怒得好像一頭暴躁的獅子,衝過去想要把趙藝的男朋友抓住,還好我一把拉住了他:“別過去,否則他會傷害你的,反正他都不會疼!”

“哈哈哈哈,現在我終於有心了,小藝,你來看啊!”男人瘋狂的笑着,衝到了裏面的房間裏。

“可能趙藝在裏面!”我跟唐寧跟進去,地上的小李真的是慘不忍睹,但他很快也會變成一個無心人的,我連同情和悲痛都還來不及,就會跟小李從同事變成敵人。

所以我讓唐寧等我一下,然後我把自己的手指頭咬破,當我將血液塗抹到小李的太陽穴上的時候,心情真的很複雜。

這算是我殺死了他嗎?

別想多了,否則你做不到拯救世人於水火的!我在心裏說,試圖說服自己。

“快快快!”唐寧焦急的催促着。

我看到小李靜靜的躺在地上,在心裏對他說一聲抱歉,然後趕緊跟唐寧跑到了裏面。

房間裏沒有開燈,這很危險。

“趙藝,趙藝?”我大聲的喊着,然後摸索着打開了燈,結果看到趙藝正和她男朋友一起坐在牀頭,脈脈含情的分享着小李的心臟,兩個人都是滿嘴的血,帶着滿足的笑容。

唐寧被眼前的一幕驚得目瞪口呆,他絕對想不到自己那張帶着好心和善意的戀愛符會造成這樣的後果。

“怎麼辦,他們都開始吃人的心臟了!”我們都猜錯了,本來以爲趙藝的男朋友挖走小李的心臟之後會放進他自己的胸口,卻沒有料到他竟然和趙藝一起吃掉了!

如果小李知道這一切,會怎麼想?不過他永遠也不會知道了,因爲我已經把他推入了冥界。

“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啊!”唐寧揉着他的一頭長髮,跟雞窩似的。

“小藝,你覺得怎麼樣?”男朋友殷勤的隊趙藝說。

我覺得這可能是因爲小李在趙藝身上用了戀愛符,然後跟趙藝之前使用的戀愛符形成的反噬。

一來一去,趙藝竟然變成了最可怕的人!因爲她還擁有着自己的心臟,但是卻已經開始做出毫無人性的事情。

“恩,還是你最愛我,給我這樣美味可口的東西!呀,那裏還有兩個,快去給我拿來!”趙藝指着我和唐寧,眼神中冒出兇殘而且貪婪的綠光。

我看了看唐寧:“男的我可以對付,趙藝我真是有些束手無策了!”

“先別管她,把男人弄死再說!”唐寧說得咬牙切齒,看來他真的很爲小李心痛。

正好男人帶着猙獰的微笑朝我們走過來,我二話不說衝過去就給了他一個血掌印。

爲了對付他,我可是下足了本錢的,剛纔咬破指頭鎮死了小李,我就已經開始做準備,沒有采取任何止血的措施,還狠狠的擠出來不少塗在了手掌上。

這一下威力巨大,趙藝的男朋友渾身不停的抽搐着,就跟觸電了似的抖個不停。

“啊!”趙藝看到了,尖叫着向我衝過來,張牙舞爪好像街上的潑婦打架一樣的。

“我不能打她,她還是人!”既然我已經收拾了她的男朋友,剩下的這個就交給唐寧好了。

唐寧咬着牙說:“我也沒有打過女人!”

“不管,是你惹出來的麻煩!”我推了他一把,正好跟趙藝迎頭撞上。

趙藝抱住唐寧,嘴角伸出又尖又長的獠牙,一口就對着他的脖子咬了下去。

關鍵時刻,我還是出手了。

我打昏了趙藝,用一個花瓶砸在了她的後腦勺上。

“現在我覺得還是把她控制起來比較好,她肯定是失去了心智,做的事情恐怕自己都不清楚。”我邊說邊在房間裏到處找繩子。

“小李和這個怎麼處理?”

“報警。”我也想不出還有什麼辦法。

當警車到來的時候,我也唐寧已經把趙藝帶走了,希望警察可以把這個消息適當的隱瞞好。

蛋糕店是不可能把一個大活人給關禁閉的,所以我們只好去了唐寧家裏。

他的房子很酷,是一個倉庫改造的,裏面看着很粗獷,但是卻很有藝術氣息。

“暫時放在你這裏,我必須要回家了!”時間已經到了晚上十二點,這是在我身上從來都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唐寧着急的說:“她醒了我該怎麼辦?”

“好吃好喝伺候着,等我想到好辦法之後再說!”我其實非常茫然,但是現在趙藝被我們關進了一個鐵籠子裏,雖然很不人道,但是相對比較安全。

狂妃駕到,王爺悠著點 這個鐵籠子據說是某位行爲藝術家留在唐寧家裏的,沒想到竟然發揮了這樣的作用。

“你一定要早點想到辦法!”唐寧可憐巴巴的說。

“還不是你惹的禍,但是你還是要對她好點,畢竟同事一場!”我覺得趙藝也挺可悲的。

“這裏不容易打車,你讓誰來接一下吧!”唐寧想送我,可是我又怕趙藝逃走。

我又不認識幾個人,怎麼能這個時候去打擾!

“對了!”我突然想到了霍辛,他現在不知道是個什麼樣的情形,會不會也被戀愛符詛咒變成了無心人?

就趁這個機會跟他聯繫一下。

“想到誰了?”唐寧好奇的問道。

我覺得他有時候還是挺可愛的,身處如此混亂的場面中,竟然還有心思打聽我的事情。

“一個同學。”我隨便敷衍了一句,就給霍辛打了個電話。

他竟然很快就接聽了。

“那個,額,是我!”我覺得他跟我之間的關係已經非常糟糕了,這個時間段打去電話真是非常不妥當的。

“恩,我知道是你,有什麼事情快說!”霍辛的聲音和語氣聽起來都還算正常,我這才舒出一口氣。

我點點頭:“好,我現在在西河村11號,打不倒車回去,你可以來接我一趟嗎?”

“”

“喂?”我還以爲他掛斷了。

可是接下來霍辛卻說:“好,我馬上就過來。”

我都有些詫異了,他怎麼會這樣好心?

“好的好的,謝謝你啊!”我現在還真的是有些想看到他,因爲我希望可以解開無心人的祕密。

現在我身邊使用了戀愛符的人不是死於非命就是癲狂紊亂,只有他感覺還好一點。

霍辛掛斷了電話之後,我就在唐寧的門口等他。

“你同學還對你不錯嘛!”唐寧叼着一支菸,拿了一罐啤酒喝着,他在這個地方還真是非常像一個浪蕩不羈的藝術家,看起來還很有魅力。

“他也被人用了戀愛符,就是今天下午你給出去的那兩個女生中的一個。”我嘆了一口氣。

唐寧大驚失色:“不是吧,這裏有個趙藝,你還要招一個來?”

“他的口氣還挺正常的,可能還沒有發作!”我趕緊安撫唐寧,免得他緊張,或者等霍辛來的時候二話不說上去就動手。

“希望你的判斷是正確的!”

“那個華人朋友你有聯繫方式嗎?”我想到他之前的話。

唐寧搖着頭說:“沒有。”

“慘了!”我嘆了一口氣。

“不過我知道他有個網站,我還是會員呢。”唐寧喝了一口啤酒,又吐出一串菸圈。

“你快說,網址是什麼?”我覺得有了一線希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