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熟悉的聲音,模模糊糊地響起,只是,什麼也聽不清了。

那個白色的影子,也消失了……

他閉上眼睛,掩飾起黯淡的眸中,碎落、晶瑩的淚光。

一滴熱淚落下,打濕了他灰色的,殘破不堪的斗篷,沖開鹽水漬,化開一道血紋。 天氣晴朗,白雲飄飄,湛藍的天空,邈遠空曠。

已經死過了……?

這裡是天堂嗎?

布萊克扭頭看了看,一個白色的小腦袋俯在床邊,看上去睡得正香。

他抬起手,摸了摸——熱乎乎的。

布萊克心口猛一絞,他下意識地捂了一下,發現自己身上纏著好多繃帶。

一個金黃色的身影在門口晃了一下,正要說什麼,布萊克馬上打了個禁聲手勢,指了指那個白色的小腦袋。

「布萊克,」雷伊走進來坐在床邊,「你終於醒了。」

「終於?」布萊克打量著四周,推特星部落,還是原來那個房間。

「一周了。」雷伊嘆了口氣,「嚇死我們了。」

布萊克皺起眉,「一周了?」

「你昏迷一星期啦!」雷伊看著他的眼睛,試圖猜出他心裡在疑惑什麼。

「一星期?」布萊克睜大眼睛,「我不是在黑魂組織嗎?」

「繆斯推測你在斯科爾星總基地,我們去救你啦!」雷伊自豪地笑笑。

「不對!」布萊克皺起眉,「黑魂組織總基地,警備森嚴,還有二大將和暗聯,怎麼那麼容易就救出來了?」

「啊,我沒想過。」雷伊捏了捏下巴,「二大將?暗聯?都沒見到,暗魍也沒見到。我們都懷疑這是不是假的。」

布萊克不想再繼續想那麼多東西,他現在頭昏腦脹。

「哎,你還躺著吧。」雷伊扶住他的肩膀。

「卡修斯怎麼了?」布萊克瞄了一眼趴在床沿的卡修斯。

「你昏迷的時候我們輪流守夜,希望你醒的時候有個人迎接,第一時間知道。但是卡修斯……他每個晚上都不睡覺……」雷伊心疼地揉揉卡修斯白色的小腦袋,「去救你的時候沒有什麼厲害的對手攔在路上,只有一大批,一大批的黑魂,還有黑魂二代。卡修斯和我因為屬性優勢在前面打頭陣。傷得其實也挺重的。然後又不睡覺。……睡著了別吵醒他了。」

前面已提到過,蓋亞打破盔甲,雷伊打散的黑魂,屬黑魂二代。


——————————回憶開始分割線————————————————

「嘿,這麼多門,鬼知道布萊克被關在哪兒了!」蓋亞的眼睛不耐煩地掃視著一道道門。

「在這裡!」卡修斯喊了一聲,然後開始破門。

po

g!

看著黑暗的角落裡重傷的布萊克,卡修斯嚇得腿都軟了,他跑過去跪在他旁邊,淚水不由自主地奪眶而出,落在布萊克身上,卡修斯當時抱著布萊克哭了。

這個時候應該趕緊撤走。

但是,但是戰聯幾個害怕得糊塗了!

撲面而來的血腥的味道直刺他們的神經,直刺他們的心。

「布萊克!你說好要守護我一輩子的你不可以食言的!你說好要帶我去最美最美的地方陪我玩的!布萊克!布萊克!不要離開我!布萊克!」

……

回到推特星加利部落,戰聯幾個馬上忙活起來,到處尋醫找葯。

繆斯懂的草方多,她找了好些草藥,配製了一些藥劑,一點,一點,一點地把布萊克身上的傷止血,消炎,包紮,全過程自己驚心動魄,隊友們看得也驚心動魄,繆斯手上全是血,紅的或是黑的,沒怎麼見過世面的她嚇得氣都喘不上來。


守夜,卡修斯每個晚上都在。

「你休息會兒,有我守著呢。」蓋亞看著哈欠連連的卡修斯。

「不行,我要第一時間知道布萊克醒了。」他揉揉眼睛,「蓋亞,我要是睡著了,你可得把我叫醒!」

蓋亞又不傻!他才捨不得叫醒卡修斯!

「蓋亞呢?」第二天早上,卡修斯揉揉已經有黑圈圈的眼睛。

「他去休息了,你也去休息吧。」雷伊輕輕在卡修斯下眼皮揉了揉。


「我不去!蓋亞夜裡為什麼不叫我啊!」卡修斯很是不高興地看著雷伊。

雷伊無奈地搖搖頭,看了一眼還在昏迷的布萊克。

「……布萊克,我知錯了,你回來吧!」卡修斯抹了下眼淚,看著布萊克臉上那片傷痕,「雷伊,這會留疤嗎?」

「會的……」雷伊無奈地看著卡修斯,摸了摸他的頭。

「都是因為我……」卡修斯傷心地靠在雷伊身上哭了起來,雷伊也沒說什麼,只是輕輕揉了揉他的頭。

——————————————回憶結束分割線————————————————

繆斯還是每天照常幫布萊克換藥,不過今天她進門的時候驚喜地叫了一句:「醒了!?」

卡修斯猛地驚醒,抬頭看著布萊克。

布萊克還是面無表情,冷漠地看著卡修斯。

「布萊克……對不起!」卡修斯想了一個星期的話,到口邊卻是忘完了,他怎也抑制不住眼淚,很快就哭成了個小淚人。

布萊克的一雙黯淡的灰藍色眼睛沒什麼光采卻掩不住那濃濃的嫌棄之意,他抬起左手用手背抹了一下他的臉,「你已經長大了。成長就是將你的哭聲,調成靜音的過程。」

卡修斯點了點頭,他擦掉臉上的淚,撲過去抱住了布萊克,因抑制哭聲而顯得呼吸很急促。

布萊克看上去還是沒多大反應,撫了撫他的後背便把他推開了。

「葯換了吧。」繆斯把那一罐罐草藥擺在床頭,坐在布萊克旁邊,小心翼翼地把繃帶解開。

此時蓋亞也到了,他默不作聲地進門來然後坐在雷伊旁邊。

「不愧是布萊克,恢復得挺快的,沒有惡化趨勢。」繆斯此時不知道該說點什麼好了,她在手指上抹一點點綠油油的草藥,然後小心翼翼地塗在布萊克傷口上。

布萊克看起來沒什麼反應,但額上分明出現了細細的汗。

然後繆斯把繃帶重新綁回去,然後看著布萊克臉上的傷,「這個怎麼辦?你自己抹?」

布萊克看起來不很在意,「沒關係,你看著辦。」

繆斯眨了下眼,她拿另一罐草藥小心翼翼地抹在手指上一點,然後屏住氣,手指貼在了布萊克臉上。

布萊克疼得「嘶」了一聲,繆斯嚇了一跳,馬上把手移開。

大家馬上緊張地看著他。

布萊克尷尬地瞟了繆斯一眼,「你繼續。」

「涼性的,有點……辣辣的。」繆斯擔心地看著布萊克,「你這是……燒傷呀。」

布萊克眨了下眼,沒有說話。

……

「雪靈爾他們呢。」

布萊克突兀地問了這麼一句,大家緊張了一下。

「你失蹤那天離開了。」雷伊皺了下眉,「怎麼了么?」


「他們倆是暗魍手下二大將血靚兒血麗兒。」布萊克說話冷冰冰的。

「什麼?!」他們全都驚訝地看著他。

「我臉上……」布萊克說著好像有點情緒起伏,「血麗兒弄的。」

「……我跟她沒完。」卡修斯的額角出現了個十字。

布萊克勾了下嘴角,「雷伊,我打算……離開戰聯了。」

「為什麼!?」雷伊「噌」地站起來。

「……」布萊克搖了搖頭,他在屋裡環視了一圈,「我斗篷呢。」

「縫補好了,我拿過來。」繆斯說著就出去,幾秒就回來了,把一件藍灰色的疊好的斗篷遞給他。

布萊克看著它,它的顏色,就像他現在的眼睛。

「布萊克,你……真要離開?」繆斯金色的眼睛里滿是疑惑。

「不用管我。」他披好斗篷,站起身朝門外走。

剛到門口,他心口又猛一絞,他往前栽了一步,扶著牆痛苦地喘起氣。

戰聯幾個站起來跟上去,雷伊想扶一把卻被布萊克推開,「我說了,不用管我!」

「你……你去哪兒?」卡修斯緊張地看著他。

「與你無關!」布萊克瞪了他一眼,灰藍色的眼睛里滿是失望。

「布萊克,我已經知錯了呀!」卡修斯傷心地撇了嘴。

「晚了!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布萊克執拗地扭過頭,一步一步朝遠處走。

「布萊克!你把戰聯當菜市場啊!想走就走么!」蓋亞拉住他的胳膊。

布萊克猛地掙脫開,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蓋亞收回手——收回滿手的血。

「布萊克,我們沒有第一時間相信你是我們錯了,你會原諒我們的吧?」繆斯看著他的背影。

他沒有說話,還是一步一步朝前走。

「布萊克!」雷伊喊了一聲。

布萊克沒聽見似的。

「你……你若心意已絕……(跑過去攔在前面)等傷好了再走吧!」

戰聯其他成員也不打算繼續怎麼勸了,只是點點頭對雷伊表示同意。

……

布萊克說話更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