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頭髮花白的老人,和一個身穿紅袍,有異域風情的嫵媚女子。

這是一個非常狐媚的女人。

她長發瀑布般垂地,兩頰雪白,下巴尖尖,雙目波光流轉,眼角微微挑起,總是帶着一絲媚惑的笑意。

身形也是婷婷玉立,紅袍下的雪白長腿幾乎佔了身長的三分之二。

一眼看到這個女人,羽塵腦中不禁浮現出一個詞語──紅顏禍水。

當年封神之戰,紂王估計就是被這類女人禍害的吧。

巫掌柜給羽塵介紹白髮老人:「這位青花先生是朝廷認證的鑒定大師,也是我們店的煉藥大師。」

他介紹了青花先生,卻沒介紹那嫵媚動人的女子。

羽塵也沒在意:「請替我鑒定吧。」

青花先生目光在羽塵身上掃了一下,有些詫異他竟然如此年輕。

然後,他的目光轉向了桌上的琳琅滿目的丹藥,然後一樣一樣得開始鑒定。

青花先生鑒定得非常仔細認真。

彷彿世上真剩下他和桌上的丹藥。

也不知過了多久,青花先生呼出一口氣,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敬佩得誇讚羽塵

「閣下真是大手筆啊。全是品質最頂級的丹藥和神符。這些都是您煉製得嗎?」

羽塵笑了笑,微微點了點頭。

他等著青花先生說價錢。

巫掌柜急切得問:「總共價值多少?」

一旁那嫵媚女子目光也轉向了青花先生。

青花先生一字一句說:「其他二、三品丹藥連同神符一起,總共價值三十萬兩。這顆四品丹藥價值十二萬兩。加起來應該是四十二萬兩。」

羽塵記得上午梅涼心開價三十萬兩,比鳳鳴商會開的價,足足少了十二萬兩。

這個死奸商。

羽塵問:「那可以給錢了嗎?」

巫掌柜和青花先生的目光同時轉向了身後那嫵媚女人。

羽塵這時才知道,這一聲不吭的嫵媚女人,才是真正管事的。

嫵媚女人真名藍鳳凰,是這家分會真正的大掌柜。

藍鳳凰剛才在一旁,一直默默得看着,現在終於開口,聲音悅耳動聽:「青花先生,真的是四十二萬嗎?」

她話裏有話。

並不是在質疑青花先生的鑒定能力。

而是在問,假如收購了這批丹藥和神符,商會有沒有賺頭。

畢竟商會又不是善堂,他們收了丹藥,是要拿去賣給廣大修士們,賺取差價的。

青花先生聽懂了藍鳳凰的話,保證說:「您放心,絕對物超所值。」

話里的意思就是,這批貨絕對能替商會賺取暴利。

藍鳳凰臉上露出了魅惑的笑容,她媚眼如絲得望向羽塵。

「妾身便是這家小店的大掌柜——藍鳳凰,剛才沒有親自招呼先生,真是失禮了。」

這並非她主動勾引羽塵。

藍鳳凰本是個非常傲氣,帶有女帝氣質的女人,奈何她天生玄媚之體,自帶魅惑氣質。

很多男人被她這種高冷卻又魅惑的氣質迷神魂顛倒。

然而,這樣的庸俗的男人,藍鳳凰見得實在太多,也非常厭惡。

所以,一般不是大客戶,她很少出來招待。

藍鳳凰本以為這個塵先生也是一樣,自己稍微露出一點笑容,他就會屁顛屁顛得和自己的商會長期合作了。

不料羽塵卻非常淡然:「沒事,給錢就行。」

藍鳳凰愣了一下,見慣眾多男人對自己的痴迷神態,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淡定的。

張口閉口就提錢,完全沒有被藍鳳凰魅惑住。

這反而引起了藍鳳凰的興趣。

她讓賬房取來了一疊四十二萬兩的銀票,遞給羽塵。

「這裏是四十二萬兩,塵先生,請收好。」

「合作愉快。」羽塵拿起銀票,就準備離開了。

性格孤傲的藍鳳凰也忍不住放下了身段,開口叫住他:「塵先生。」

羽塵:「還有何事?」

藍鳳凰:「以後我們還有合作機會嗎?」

羽塵想了想:「只要你們價格公道,我煉出丹藥,就會來你這賣。」

藍鳳凰鬆了一口氣。

「多謝塵先生,看得起小店。」

羽塵笑了笑,準備出門。

突然,想到了什麼。

他回頭對藍鳳凰說:「藍掌柜。」

藍鳳凰:「在。」

羽塵:「你知道你的店裏的生意,為什麼會那麼差嗎?」

藍鳳凰雪白的俏臉上滿是愁容,苦笑說:「還能為什麼,我們的對手青龍商會實力太過強大,我們鬥不過它唄。」

羽塵搖頭:「這是其中的原因之一。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你們店沒有鎮店之寶。」

藍鳳凰聽不明白:「鎮店之寶?我們當然有,我店裏這有一對【碧血鴛鴦劍】,可是天階法寶。」

羽塵微笑說:「誰知道?」

藍鳳凰:「這。。。。」

羽塵說得沒錯,她這天階法寶,放在店裏,誰又知道呢?

藍鳳凰:「那先生以為該如何?」

羽塵:「把我賣給你的那顆四品丹藥——玄天丸,供在一層大堂的最中央,自然能吸引顧客。我保你生意興榮。」

藍鳳凰還想再問時,羽塵卻已走出了店門。

「真是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搞什麼鬼。」藍鳳凰嘟著嘴抱怨了一句。

但她還是讓巫掌柜取出那顆四品丹藥,用最好的櫃枱供起來。

藍鳳凰凝視着這顆高品質的四品玄天丸,也不知道它到底有什麼奇特的能力吸引顧客。

「這個塵先生不會是在吹牛吧。四品丹藥我並不是沒見過,價格雖然貴了一些,但怎麼可能當做鎮店之寶?」

巫掌柜和青花先生他們也是面面相覷,不明所以。

然而,很快,他們就知道原因。

因為玄天丸周圍突然飄起了一股異香。

不一會,整間店裏全是那種令人陶醉的香味,大堂之中霧氣瀰漫,如同仙境。

藍鳳凰美麗的大眼睛,睜得滾圓:「這顆玄天丸,竟然還有這種功效?」

香味不僅在店內瀰漫,還逐漸飄出了店外。

路過的百姓和修士聞到后,紛紛驚奇

「這是什麼味道?」

」好濃郁的靈氣。「

「是從鳳鳴商會裏傳來的。」

「好香啊,突然有一種神清氣爽的感覺。」

「咦?我剛才還鼻塞的,突然好了。」

「我剛剛也是經脈淤塞,突然暢通了。」

「好神奇。」

「香味是從鳳鳴商會裏傳來的嗎?進去看看。」 郁翰黎和她對視著,眼中的玩味絲毫不減。

他挑了挑眉:「你總不能拿我的卡來換消息吧?安晨,難道你就想不出別的什麼來交換了?」

視線有意無意的落在了還沾著水的發梢,他從剛剛進入房間之後就察覺到,蘇安晨應該是剛剛洗完澡的緣故。

因為房間內還瀰漫著沐浴露的香味。

他的話已經說的夠清楚了,蘇安晨上下打量著他,似乎在猶豫。

「真的有意外的消息?」

「我保證你知道後會感謝我呢。」郁翰黎挑了挑眉梢。

蘇安晨咬了咬牙,直接坐在了他的旁邊,又覺得距離不夠近的挪了挪。

「郁總,」

她聲音放軟了一些,一雙大眼睛好像含了萬種風情,讓人看了直呼受不了!

「你想要什麼東西啊?」

她伸出食指輕輕點了點郁翰黎的手背,就是這樣若即若離的感覺讓郁翰黎心中痒痒的。

「你覺得呢?」

因為距離的靠近,郁翰黎的聲音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沙啞了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