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巴掌打少了!

「哎呀,姑娘,你快別揉了,臉都紅了。」王滿兒急忙說道。

稻花捂著臉:「是,紅了,我就說怎麼這麼痛呢。」說完,一臉控訴的看着顏文凱,「四哥,你可真討厭。」

顏文凱見稻花臉頰上確實多了兩個印子,縮了縮脖子,嘀咕道:「我哪知道你這麼不經捏呀!」

「砰!」

蕭燁陽總算找到機會了,扇子一揮,快速給他肩膀上來了一下:「你以為姑娘家和你一樣,皮糙肉厚的呀。」

顏文修也不滿的看了過來:「你是練武的,力氣本就比旁人的大,大妹妹的臉嬌嫩,你也不知道個輕重。」

見眾人都一臉指責的看着顏文凱,稻花心裏好受了。

這時,李夫人帶着丫鬟笑着走了過來,本想先問候蕭燁陽幾人,可看到女兒臉頰通紅,頓時急切的走了過去:「怎麼回事,臉怎麼這麼紅?」

聞言,顏文凱立馬躲到了眾人身後。

稻花瞥了一眼鵪鶉一般的四哥,嘟著嘴說道:「四哥捏的。」

一聽這話,李夫人有些火冒三丈,若不是顧及有外人在,那是準備擼起袖子抽人了。《重生后又被霸總套路了》第233章吃醋 只要自己不去,師尊直接白給三波?

蘇然是真的沒想到,師尊居然能給出這種條件。

想想……貌似還真挺誘人的。

望著師尊那略顯驚慌的眼神,蘇然笑了笑,道:「師尊,你難道對我還不放心嗎?」

我放心個鬼!

沒看到人家擊敗通脈四重,根本沒費什麼力么。

姬晚月咬了咬紅唇,低聲道:「小然,這不是放不放心的事,反正你不要去,好么?」

思考片刻,蘇然說道:「師尊,偷偷告訴你,我也已經通脈五重了。」

聞言,姬晚月眼眸微微一瞪:「什麼?!」

另一處,主台之上。

張青雲望著躺在擂台,昏迷不醒的周元,眼底閃過一抹嘆息。

很快,便是恢復了原樣。

既然周元都已經敗了,張青雲此刻,也是打算出聲,宣布此次通脈之爭的最終結果了。

當然,凌霄宗內,不是沒有通脈四重的弟子了。

可是,就連最強的周元都敗了,其餘弟子登上擂台,也只是拖延時間罷了。

以他凌霄宗的風骨,做不出如此之事。

正準備起身,宣布此次通脈比試結果之時,張青雲眼角餘光忽然看到,一道身影,居然自某處高台飛掠而出,直奔宗門擂台而去!

豁然轉頭,當看清此人面目之時,饒是以張青雲的沉穩,依舊不免一愣。

他原本以為,上場的是另一位通脈境弟子。

可是,萬萬沒想到,這忽然登台的,居然是……縹緲峰蘇然?!

「他上來幹什麼?」

張青雲徹底疑惑。

因為有著系統防探測的功能存在,即便是紫府境八重的張青雲,都不能看出蘇然此時的具體境界。

可是,當著血魂宗人的面,張青雲又不好直接問蘇然上來做什麼。

雖然對於這個「聲名遠播」的縹緲峰弟子不太看好。

但,這也終歸是自己凌霄宗的弟子。

在血魂宗這群外人面前,該給蘇然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咳嗽一聲,張青雲出聲道:「蘇然,你也要參加此番通脈比試嗎?」

一邊開口,張青雲忍不住用眼角餘光,朝著縹緲峰高台打量而去。

他心中很是疑惑,以姬師妹對這蘇然小子的護犢子……怎麼會讓這小子登台的?

張青雲不知道的是,早在登台之前,蘇然便已經將姬晚月……給搞定了。

若不是如此,蘇然想要登上擂台,還真不容易。

微微一笑,蘇然朗聲道:「回稟張師伯,弟子正是此意。」

「我與血宗主之前便商定了,參與通脈比試,最低需要通脈四重,你可達到了?」

關於實力這點,早在上台前,蘇然便已經預料到了。

系統的防探測功能,是可以調節的。

他現在剛好位於通脈七重,只要蘇然願意,他可以將自己的修為,顯露給外人看時,定在通脈七重之下的任意一個境界。

因為跟師尊所言之時,蘇然說了,自己的境界,位於通脈五重。

故而,下一刻,蘇然的修為,在張青雲等大佬眼中,頓時變得清晰了起來。

通脈境五重!

當看清蘇然的境界之後,張青雲再一次愣住。

這個堪稱整個凌霄宗最散漫的弟子……居然是通脈境五重?!

不僅張青雲,大長老許振山同樣如此!

此次試煉規則的更改,便是他帶領著長老團制定而出的。

主要原因,就是因為想要遏制……類似縹緲峰蘇然這種散漫之風的蔓延。

可是……一個表面如此散漫的弟子,居然擁有著蓋壓一眾弟子的實力?!

既然確定了蘇然擁有參與通脈之爭的資格,張青雲點了點頭,便不再多言。

連姬師妹都讓她的弟子出來應戰了,她都不擔心,自己擔心什麼?

擂台之上,望著站在對立面的蘇然,血千山眼神之中,閃過一絲詫異。

此人是誰?

在他們血魂宗的情報之中,關於凌霄宗的傑出弟子……壓根就沒有這一號人物啊。

從哪裡冒出來的?

只不過,這一身皮囊,倒是不錯。

望著淡然而立的蘇然,血千山眼底之中,閃過一絲陰厲之色。

如此皮囊,若是被自己「不小心」在戰鬥之中,毀了兩分,想必,凌霄宗也無可奈何!

蘇然同樣也在看著對面的血千山,當他看見血千山的表情微變之時,蘇然就知道,這小子……對自己不懷好意了。

這,可不是單純的切磋了。

說了要在三分鐘之內回去,蘇然也沒有興趣跟血千山多說什麼廢話。

單手一招,一柄入門弟子的制式長劍,頓時出現在蘇然手中。

「凌霄宗縹緲峰,蘇然,請賜教!」

咧了咧嘴,血千山隱藏著內心的暴虐,說道:「記住,擊敗你的是……血魂宗,血千山!」

依舊握著那柄血腥氣息四溢的血刺,血千山的氣息,竟是在一瞬之間,變得恐怖無比!

那身血袍,像是從血海當中浸染出來一般,紅得刺眼!

此刻,血千山的氣勢,已經蓋過了當時與周元對戰之時。

血千山要用雷霆手段,擊敗蘇然,並且……在其心中,留下難以磨滅的恐懼!

血刺之上,血光大盛,血千山一出手,竟是直接用出了血魔一擊!

四周看台上,無數凌霄宗弟子,此時都不禁屏住了呼吸,死死盯著擂台之上。

他們雖然實力遠不如血千山,但也知道,剛才的周元師兄,便是敗在了這極強一擊之下!

如今,縹緲峰的蘇然師兄……是否也會頃刻落敗?

「又是這招?」

蘇然微微沉吟。

血千山這一招,他早在高台之上,便看過一次,屬於血千山掌握的大招。

既然人家都用了大招,蘇然也不客氣,手中長劍一震,瀰漫在四周的靈氣,驀然變得極其暴躁起來。

「基礎劍法……第一式。」

面對著血千山血芒大盛的巨大血刺,在外人眼中,蘇然僅僅只是用出了凌霄宗人手一本的基礎劍法第一式,便直接迎了上去……

「基礎劍法?!我沒有看錯吧!」

「唉,蘇然師兄這是……昏了頭啊!周元師兄使出那等精妙劍招,都敗在了血千山手中。」

一眾凌霄宗弟子,驚愕的同時,不免也有些嘆息。

蘇然這和送人頭……又有什麼區別?

基礎劍法形成的劍光,和人家利用漫天靈氣凝聚而成的巨大血刺,一看就知道,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

高台之上,姬晚月雖然臉頰能夠維持著平靜。

但緊緊攥著的手掌,卻是顯示著,她內心並不平靜。

另一處,蘇雪望著擂台,盯著渾身血氣大盛的血千山。

「你若是敢傷了蘇然師兄……我蘇雪,絕對不會放過你!」

兩道攻擊,在無數人凝神注視之下,悄然碰撞在了一塊。

但接下來的結果,卻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轟!

巨大爆炸之聲響徹,血刺正面迎上那道平平無奇的劍光,繚繞周身的血芒,竟是在頃刻之間,消散了大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