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掌握住了咬著自己手臂雪狼的頭部,強大的力量蹦的血液噴洒。

「嗯…」

終於,周逸頭部一陣眩暈,悶哼而坐,大口大口喘氣!

眼前的視線中,純白色的雪地已大面積被染紅,天地間儘是紅色和血腥味!數百頭雪狼屍體像是被**了一般令人作嘔!

而周逸的身軀上也是浸滿了鮮紅血液,胸前後背傷痕無數,有些地方甚至出現了白森森的骨頭!

「嗚…」

剩餘的幾百頭雪狼低沉咆哮,匍匐著前部一點點逼近。

「凝!」

強行提取最後的力量,一絲碧綠色火焰順著右臂纏繞,隨後顏色越來越暗淡,逐漸化為虛無。


「消耗過度了嗎…」

一口鮮血噴出,頭腦更是無比眩暈,昏迷的前兆。

喉嚨艱難的發聲,忽然想起來巨鷹說雪太大自己無法飛翔,去別處躲去了。

「也罷…今天就來試試你吧…」

未有一絲的驚慌和錯愕,靠著最後一絲力氣站起。

「本來上次準備用來對付竹青呢,誰知道花月姐來了….」

獨家婚權,總裁你還真不客氣 ,索性閉上,同時關閉嗅覺聽覺,將殘餘的意識暫時留住。

血肉模糊的雙臂抬起,與肩平齊,雙手推中,合十。


募得,天地間彷彿只有他一人存在。

分開,一道結印凝合,體內存余用來治療的璞玉琉璃火從腹部泄露而出,升到上空。

在一道結印凝合,周逸的身邊,竟是冒出了如同元氣一般的金色光芒。

結印的速度逐漸加快起來,每一個結印,都會隨之產生一點變化。

啪!

隨著最後一道結印打出,雙手再度合十,天地之間驟然縮小。浮在空中的璞玉琉璃火一分為二,化成了一個圓形。



「這天氣還真冷啊…」

隔著這片田野,有幾個人在山洞中圍著火把取暖。

「是呢,不知道雪什麼時候停..」

一人搓著手,忽然間停止了動作,驚奇的看著眼前的那堆火!

其餘的人也是如此,目光中儘是看到不可思議的事情。

因為,他們用來取暖的火堆,在此刻竟是脫離了乾柴,漂浮了起來!

「它,它,它要去哪..」

幾人連忙站起,一團溫熱的火焰從洞口飄出,沒入到大雪中。

「鬼火吧這是….」



「老頭子,這怎麼回事?」

附近的村莊,所有人都出來了,看著一團團火焰正在飄走!而村莊的住戶中,還是依然有源源不斷或大或小的火苗從門口飛出。

村民們都是奇怪的表情,根本沒辦法理解眼前的異狀。

「不知道,剛才我家蠟燭上的火就這麼出去了…活了八十年了,還真沒見過…」

「剛才這火飄走了,我還繼續籠火,沒想到又飄走了…」

「火好像是被什麼東西吸引了..不過沒柴火怎麼還沒有滅..」



已經到了很遠處的樹林,本來睡覺的魔獸們紛紛不安躁動起來。

身體疼痛難忍,一絲淡黃色的偽火也是被抽離出來向同一個方向飄去。



「差不多了….」

周逸抬頭看去,以璞玉琉璃火為界,天邊越來越多的不知道從哪來的火焰飛入中間,如同夜空中的流星,劃過一絲又一絲的火線,照亮了血色田野。

湧入圈內后,自然之中的火焰被壓縮成一個耀眼的火色小球。小球分離出幾個絲線與外圈相連,竟是形成了一個陣狀!

忽然間,天邊一片亮光照耀下來,如同將空中的陣給投影了下來,在地面包圍住了田野變成巨大的圈形陣。

「雪天里使用這招,還是有些勉強了..」

造成這般大異動的周逸,臉上掛著一絲失望。

這正是當時在獸島玄武神獸傳授自己的印武決,最後經自己研究,這武決可吸納自然之力,共五印。

但金鱗神龍一族的超強武決,可以將天蛇玄武的族長封印萬年的東西居然這般弱小,感覺還是有些高看了。

「可能是實力不夠吧…」

分析之下,也只能得出這個結論,而此時,陣形已然成熟,地面上像是被畫出的巨大火陣在雪地里燃燒起來。

「來吧,幻體五龍….」

本想喊得有氣勢一點,但腦海中忽然震蕩幾分。

時間靜止住了,空洞的思想中描繪出了一個老者身影。

「人類,還沒有到使用幻體五龍印的時候。」 古樸強大的的手拍到自己肩膀,似乎戰鬥累積的所有負面狀態全部被驅除。

「玄江前輩?!」

驚呼出聲,眼裡儘是訝色!意識中,站與自己旁邊的,則正是傳授自己這武決被封印在玄江中心的神獸,天蛇玄武!

「你這小子,對付一群狼居然使用幻體五龍印,不知道神龍一族知道會做何感想。」

玄江照舊面色淡然,活了好幾萬年的生物怎麼會有情緒。

「這不被逼得沒辦法么…」

周逸摸摸腦袋,尷尬的說著。要說自己也是閱人無數,可能讓他發自內心尊重的,除了將他養大的三長老,就是這個神獸了。

「我是本體的一道殘念,在之前傳授你幻體五龍印的時候進入你的腦海。」

玄江站在那兒,身材有些佝僂,但卻如同大海一般氣勢浩瀚無邊。

「就是為了預防你過早使用幻體五龍印。這武決太過強大,以你的實力目前還不能駕馭。你剛才使用的五印中的火印,打出后確實能將狼群殺死,但你也會被火焰焚成灰燼。」

「哦,我錯了…」

根本就沒有意識到錯誤,只是隨口一說。那時候已經是必死局面了,被咬成碎片還不如拚死反擊。

「以後有了血脈之力的強化后,再使用吧,現在還不是時候。」

玄江抬了抬眼皮子,一絲透明絲線跟周逸頭部相連。

「人類,你要是在罵我老烏龜當心我翻臉…」

「沒有!絕對沒有!」

打死不能承認,剛才只是想著這老烏龜不讓自己使用幻體五龍印,那眼前這幾百條雪狼怎麼辦?可立刻就被發現了。

臉都漲紅的反駁,可惜身邊少了一個巨鷹來確認。

「自己看著辦吧….」

玄江閉目,周逸也知道這說的是目前的情況。

「我只是阻止你使用幻體五龍印而已…我在玄江的時候用造化之力探查過你的未來了,這一次你還死不了…」

身影慢慢消散,腦海中一片清澈,眼前的雪狼還在低沉嘶吼,殘肢斷臂掉了一地。

自己還是那番破爛不堪的模樣,血液已經流紅了眼睛,胳膊跟腿上明顯的可以看到露出來的骨頭。

「媽的,這老烏龜…」

回到初始狀態,繼續步入了昏迷前夕,那頭頂的火焰也消失無影,甚至連璞玉琉璃火也不見蹤跡。

「該不會是有人救我吧…這狀態實在不能戰鬥了..」

意識越來越模糊,想到玄武說的這次還死不了。現在唯一的解釋就是有人救自己了。

堂堂天涯行者,生存第一的人現在居然淪落為被人救走,太難以接受了。

會是誰救自己呢,是萌妹子?還是摳腳大漢?

迷迷糊糊的想著,腦子裡一黑,暈了過去。

雪狼看到這一幕,更是躁動不安,本來驚恐的有些後退的它們迅速再一次集結,秋風掃落葉般混亂無章的沖了過來。

就在此時,周逸倒下的身體傳來一聲很有質感的心跳聲。

咚咚….

隨之,一圈透明色波紋如同平靜的湖面被石子蕩漾,散發而去。

雪狼們忽然停止住了前撲,紛紛東張西望,感覺像是有很強的獸類盯著它們看。

咚咚…

又是一圈透明色波紋散出,一些落地的雪花重新隨著波紋浮動而去。

咚咚…

第三聲,周逸捂著頭撐地而起!

「原來是自救啊,老烏龜算的還真是准。」

睜開眼睛,湧上一絲狂喜!就在意識一片黑暗之時,忽然間耳清目明,周圍的所有跟自己都有了關聯。

彷彿一切盡收眼底,處於自己掌控之中。即使不知道覺醒后是什麼感覺,但完全可以肯定,這就是推演之力!

「讓我感受一下…」

連番戰鬥身體受到的疲乏已經被興奮所取代,周逸站與雪狼中心張開雙臂,一層又一層的透明色波紋散出。

這就是掌控全局的感覺嗎?腦海中,隨著推演之力的鎖定,一幕幕影像閃過。

那是自己即將要發生的戰鬥,甚至能刻畫到每個細節,雪狼落腳點,攻擊位置…一切的一切,在冥冥之中已經有了答案。

「嗷…」

一頭狂躁的雪狼四處觀看之下並無強大獸類,再一次沖了過來。

哐當!

雪狼上下兩排牙齒接觸,震得自己頭暈眼花,它咬空了。

而周逸偏過頭去腦海中出現了一個畫面,側身進攻,擊中它腰部,而後雪狼吃痛之下回頭咬他。

彷彿被這股力量牽引,不由自主的一拳打向雪狼脆弱腰部,跟預知的場景一模一樣,甚至動作表情兩人位置跟自己腦海中的畫面相差無幾,雪狼回頭咬他。

在咬過來的空檔,又是一絲畫面傳來,自己左側閃過,踢向雪狼腿部,它倒地後用匕首插在了腹部。

行雲流水一般舒暢,把大腦中的場景在現實中重新放映了一遍,雪狼腹部鮮血噴出,一命嗚呼。

拔出匕首,周逸感覺渾身都在顫抖,不過這是一種酣暢淋漓的激動!


推演之力的強大超乎了自己想象,自己擁有本能預知,可靠肌肉收縮來本能作出反應,但這個卻已經將所有的場景描繪出來!

在沉浸在興奮中時,大腦中又是傳來影像,身後兩個雪狼撲來,自己側身反轉,分別兩拳罡打在它們身上。

「嗷嗷..」

雪狼的慘叫聲響起,剛才那一幕又一次被還原出來。

「真是神奇的推演之力啊…」

周逸有些不敢相信自身的變化,罡力形成的空間裂痕在拳骨附近作響,頭也不回的衝進狼群!



血色浸染的田野如同煉獄一般可怕,時不時的傳來慘叫低吼陣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