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被關進長老閣,他也就失去爭奪教主位置的資格。

緊接著,元星長老又下出一道命令,派遣十位高手,趕去抓捕與鴻原聖者有過接觸的修士,一個也不能放過。

鴻原聖者的暴露,形成的連鎖反應,對血神教而言,絕對是一場不小的地震。由此也能看出,一位聖者的能量有多麼巨大。

張若塵把鴻原聖者體內的聖源挖了出來,同時又將火骨魔鏈收起,纏在右手的手腕上面。

隨後,他看向地上的聖屍,眼睛一亮,嘀咕了一句:「倒是可以用來做煉製鎮血符的材料。」

張若塵伸出一隻手掌,按在鴻原聖者的屍身上面,釋放出火焰,將聖屍煉成了一具骨架。

張若塵提著這具無頭聖骨,大步走入進歸元神宮,「大家別愣著,要開長老會議就繼續,想要繼續制裁本神子也可以繼續。」

看著顧臨風提著一具無頭聖骨走入會場,上官仙妍那瑩白的額頭上,冒出細密的汗珠,總覺得顧臨風是在警告她,或者,已經準備要殺她。

隨著,顧臨風越走越近,上官仙妍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上,一雙玉手拽得緊緊的,感覺整個人都要崩潰。

連她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如此懼怕顧臨風。

或許,顧臨風強勢擊殺魏龍星和鴻原聖者,還是對她造成了不小的影響,在她心中留下了心狠手辣的深刻印象。 白卿兒穿一身棗紅色的寬厚長袍,登上觀星台,迎著凄冷的飛雪,出現在眾人眼前。

那溫婉動人的嬌柔模樣,宛若一位飽讀詩書的閨中少女,楚楚幽憐,絲毫沒有修鍊者的強勢,也沒有神女十二坊女子的風塵氣,偏偏這股柔弱、文靜、淡雅的氣質,卻又充滿極致的吸引力,使得她本就傾國傾城的容顏,彷彿能夠勾走男人的魂。

白卿兒一直都很神秘,這是第一次,在眾多修士的面前,露出真容。

即便張若塵、原阡陌、卓雨農、澪、閻皇圖……這些人,來自不同種族,每一個都見過無數絕頂美女,更是心境高深,卻都被她吸引了目光。

她一出現,彷彿這裏變成了祥和之地,所有矛盾和爭端都消失不見。

「她就是白卿兒?白皇后和荒天大神的女兒,這也太清麗了吧,僅是這容貌,便可稱得上是殺人心魄的利器。」澪帶着欣賞的眼神,感嘆道。

禍星道:「難怪巫馬九行為了替她出頭,挑戰卓雨農,的確是紅顏禍水。」

「昔日白皇后,是可以和月神比美的女子,有數位神靈年輕時,都追求過她。做為她的女兒,由此容貌,不是什麼大驚小怪的事。」閻皇圖道。

……

…………

白卿兒手持一卷竹簡,走向張若塵,身上有股淡淡書香氣,道:「若塵公子,命運神域一別,我們又見面了!」

張若塵向她手中的竹簡瞥了一眼,眼睛猛然收縮。

竹簡上的字跡,他十分熟悉。

張若塵收斂心神,道:「不久前,我們在機封聖府,不是才見過?在下還差點死在了白姑娘手中,姑娘難道已經忘了?哦!對了,在命運神域,白姑娘想要殺我滅口,我是僥倖才逃脫。所以,與姑娘,我是一點都不想再見。」

白卿兒淡然從容,道:「你和七手老人在神女樓,盜走極品本源神晶,讓神女十二坊成為眾矢之的,我只是想追回極品本源神晶而已。」

張若塵很清楚,道:「首先,我和七手老人根本不熟,怎麼可能與他合作?」

「其次,存放五枚極品本源神晶的地方,只有神女樓和十七大勢力才知曉,我即便想盜,也沒機會。」

「第三,姑娘修為高絕,身邊又有一隻無上境修為的空間翡翠烏龜,盜取極品本源神晶應該更加容易才對。」

「卿本佳人,為何賊喊捉賊?」

在場的修士,皆是精明之輩,聽到張若塵的一番言論,心中升起疑雲。

白卿兒身邊,真有一隻精通空間之道的烏龜?

還達到了無上境?

不等白卿兒開口,張若塵又道:「大家千萬別被這位白姑娘美麗的外表欺騙,她的修為非常強大,神女十二坊也是高手如雲。在場的一些大勢力,恐怕未必比得過。」

白卿兒輕嘆,道:「神女十二坊,一百八十樓。每一座神女樓在什麼地方,地獄界的修士都清清楚楚。神女樓豈敢與各大勢力為敵?」

「眾人皆知,神女十二坊從不參與任何爭鬥,更加清楚,我們沒有實力爭奪本源神殿,所以,不會做這種不自量力的事。」

「再說,譚飛自爆聖源的時候,差一點毀滅整座神女樓。為了虛無縹緲,可能根本不存在的本源神殿,神女十二坊還不至於如此瘋狂。」

「可是,同樣瘋狂的事,若塵公子卻沒少做。」

不得不說,白卿兒的一番話,還是極有道理。

在場沒有任何一個修士相信,神女十二坊有如此大的膽子,敢與十七大勢力為敵。一旦事情敗露,十七大勢力的怒火爆發,她們的一百八十樓,必將蕩然無存。

說到底,還是因為,眾人根本沒有將神女十二坊放在眼裏。

一群靠美//色的女子,能有多大威脅?

卓雨農坐在椅子上,道:「張若塵,你既然知道這麼多東西,在命運神域的時候,為何不說出來?」

張若塵道:「我的確看見白卿兒和蒼白子,殺死了七手老人和刑千。可是,我修為低微,當時並不能確定,自己看見的就是真相。」

「萬一是修為強大的修士,變化成了他們的模樣,故意誤導我怎麼辦?」

「再說,當時裁決大人明顯是故意針對我,我心中很是懷疑,你和白姑娘是不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交易。若是沒有強大的後台支持,神女十二坊怎麼敢得罪十七大勢力?」

聽到這話,卓雨農眼神化為兩道神光利劍,直刺向張若塵。

張若塵掌心一按,命運天令顯化出來,散發出耀眼的命運之光,擋住了他的兩道眼神光劍。

卓雨農雖然心中震怒,卻還不敢攻擊命運天令,連忙收起了眼神,道:「你既然持着命運天令,也就最好不要做出損害命運神殿名譽的事。否則,天令也保不住你的性命。」

張若塵道:「我沒有損害神殿的名譽,只是單純的懷疑你們裁決司。」

張若塵剛才的話,既是回應了卓雨農,也是側面回答白卿兒。

你們神女十二坊聲稱,不敢和十七大勢力為敵?

可是,有裁決司的支持,你們還有什麼不敢?

當初裁決司去擒拿張若塵,的確太過迅速了一些,在場的一眾修士,心中肯定早就有所懷疑,張若塵只是再多加引導了一下而已。

姑射靜美眸漣漣的看着張若塵,心中暗道:「沒想到這個傢伙詞鋒如此厲害,居然佔據了上風。」

白卿兒道:「先前有人告訴我,你不喜歡下棋,覺得棋局太過繁瑣,種種佈置累人心,只有心機深沉的人,才會去研究。現在看來,這話說得有些不對,我覺得你這人心機挺深的。」

張若塵記得自己的確說過這句話。

可是,知道的人甚少。

白卿兒怎麼會知曉?

聯想到她手中竹簡上的字跡,張若塵心中已有答案,牙齒情不自禁的咬緊。這個妖女,實在不可饒恕。

他已經將蠻劍大聖殺死,難道現在又要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老師死在地獄界?

在張若塵和白卿兒四目對視時,澪走了出來,道:「剛才,若塵大聖說,蒼白子和白姑娘聯手,殺死了刑千和七手老人。我很好奇,蒼白子是長生殿的長老,怎麼可能認識白姑娘?」

張若塵很清楚,白卿兒故意拿上官闕威脅他,是想讓他閉嘴。

可是,張若塵卻偏偏不喜歡被威脅,更清楚只要七手老人和極品本源神晶還在他身上,白卿兒就絕對不會殺上官闕。

既然如此,還有什麼好顧忌?

今日便將白卿兒的秘密,全部講出來。眾人信不信是一回事,只要對她產生懷疑就行。

張若塵道:「看來你們還不知道,蒼白子其實早就已經淪為白姑娘……」

剛剛說了一半。

張若塵忽的渾身毛骨悚然,真理之心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死亡危機,於是,拼盡全力,一連激發出火神鎧甲、戰神腰帶、流光功德鎧甲、神血鎧甲。

頃刻間,形成四重防禦。

他十分清楚此行有多麼危險,所以,提前將所有防禦鎧甲,都穿在了身上。

「嘭!」

一隻晶瑩剔透的水晶箭,不知從何處飛來,擊在張若塵胸口。

張若塵的身體,如同炮彈一般飛了出去,撞穿觀星台的陣法光壁,又飛出去數十里遠,與神女城中每一條街道的陣法光壁碰撞在一起。

「嘭!嘭!嘭……」

一連撞穿數十層陣法光壁,張若塵墜落到地上,身體淹沒到了廢墟中。

所有修士都沒有料到,會有這樣的變故,紛紛大驚失色,撐起道域和聖器,生怕步了張若塵的後塵。

白卿兒眼中不為人察的閃過一道笑意,隨即驚聲:「天道箭,是芙湘女的天道箭。」

沒錯,的確是天道箭。

一眾修士的目光,全部都向閻皇圖望了過去。

你們閻羅族是什麼意思?

居然射殺了張若塵,莫非想獨吞極品本源神晶?

沒有人相信,張若塵可以在天道箭下活命,畢竟不是人人都是巫馬九行。

「誰?誰做的?本皇斬了你!」

小黑嘴裏發出震耳長嘯,身上爆發出驚濤駭浪一般的聖威,不死神火涌動出去,形成一片浩瀚的火海。

貓頭鷹一般的身軀,發生凈天異變,長出赤紅色的尾巴,雙翼展開,有規則神紋在上面流轉,每一根羽毛都化為了神炎琉璃一般。

小黑怒到極點,正欲向張若塵墜落之地飛去。

忽的,有人驚呼:「大家快看天空。」

眾人紛紛抬頭。

只見,被血雲覆蓋的天空,一張長達十數里的符籙,沖開雲層,向下方沉來。

符籙呈暗紫色,一道道紫天罡雷在上面穿梭。

符籙中心的位置,雷電交織成神殿、無頭佛、世界樹、天戟、太古混沌錘……等等,震撼人心的形態。

穿着符衣,偽裝了容貌的閻折仙,已是花容失色,驚呼:「是符道天師煉製的神符,神罰天罡符。此符一出,偽神都得避退。大家一起出手,才有可能保住神女城……不,是才有可能活命。」

換做是在別處,以卓雨農和原阡陌等人的修為,完全可以脫身遁走。

但,現在是在神女城中,有層層陣法阻隔,就算他們的速度再快,也逃不掉。 「啊!」

「這個……好吧!

小雪聽到小晴提出來的這個大冒險,心裏直喊666!

畢竟今晚小費多不多,最後還是得何凡說的算。

可是她今天晚上撩了何凡一晚上了,何凡都對她愛搭不理的,她都有些束手無策了。

現在小晴給她創造了這個機會,小雪簡直是太開心了。

這簡直是神助攻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