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GOD戰隊加油,讓二追三的聲音,不絕於耳,

而根號和橘子姐也在等待着觀衆們的發泄,等他們喊完了,他們才笑着說:“看來現場支持GOD戰隊的粉絲真的很多啊,”

“那是自然的,說起支持率,GOD戰隊無論在LPL的成績怎麼樣,支持他們戰隊的粉絲一向是非常多的,”

“的確是這樣,作爲LPL裏唯一一支全華班戰隊,GOD戰隊本身就承載了許多國人玩家的希望,”

“雖然這並不是GOD戰隊非要承擔在身上的擔子,不過既然要組建全華班,還是要付出一定的代價的,”

兩個解說的話無意間把話題給帶跑偏了,關於全華班的論調從S5開始就一直沒有停止過,

到現在爲止,LPL經歷了從S5的慘敗,到現在S6的全體動員,可以說這屆S6寄託了太多人的希望,

如果再一次失敗,那麼就證明大量的引進外援並不能從根本上改變LPL的現狀,可以預見,從這屆S6結束之後,LPL將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好了,迴歸正題,”根號發現話題被自己帶偏了,於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橘子姐也笑着說:“好了,現在看看兩邊的經濟如何,現在是GOD戰隊小領先三千的優勢,防禦塔領先一座,在這個時間段,還是可以的,應該算是比較大的優勢了,”

“是的,而且,咦,GOD戰隊打算對小龍下手了,”

“之前將燼殺掉之後,小龍就還有一分鐘率先呢,婕拉,盲僧回城後直接來到小龍處,盲僧一個人SOLO掉小龍嗎,”

此時王族戰隊的燼和琴女在下路一塔附近吃線,如果要去的話,是有能力的,但是王族戰隊並不能保證會不會再蹦出來一個婕拉或者是寒冰的大招,

而且花落現在將小龍附近的視野佈置的不是很好,其實這也不能怪他,因爲剛纔的失利,視野做不出去,更因爲中路一塔的丟失,讓周圍的視野變得十分空缺,

聖僧在上路刷野,看起來是要將中野聯動放在上半野區了,

“王族戰隊看起來沒有搶這條小龍的打算啊,”

“人馬還在上半野區呢,應該是要放棄了,中路的蛇女此時也沒有多餘的動作,而且下路的燼和琴女還在收線,他們是離的最近的,但是也是最不可能去支援的,”

說到這個,橘子姐也是一笑,燼看來是被打的有點心理陰影了,要是在出來一個婕拉的大招,或者是寒冰的大招,自己就真的炸了,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花落咬咬牙,直接說道:“放了吧,”

得到了隊內的一致贊同,

不得不說,王族戰隊這種LPL一線戰隊,所作出的決策十分的正確,而且能屈能伸,能捨得一些東西,

捨得,捨得,有舍纔有得,

尤其是處於劣勢方的時候,有些戰隊有些時候就比較急,急於去表現自己,去擴大自己的優勢,但是往往就是這種急性子,讓自己陷入了萬劫不復的深淵,

此時王族戰隊就做的比較好,在前期巨大的劣勢情況下,隊內的老將啤酒,聖僧站了出來,重新幫助隊友穩住了軍心,目標編號014 就是新人花落也表現出了很成熟的一面,這是非常難能可貴的,

看着王族戰隊衆人有條不紊的在進行視野的佈置,補刀的補刀,發育的發育,根號笑着說:“王族戰隊算是穩健了下來,這場比賽,估計要打很久了,”

“是的,之前GOD戰隊連續幾波攻勢將王族戰隊打的有點懵了,現在這個時候冷靜下來也是好事,”

“不過有一說一啊,我感覺整場比賽,王族戰隊都不在自己的水平線上,”

橘子姐一愣,也是點點頭:“我也有這樣的感覺,之前王族戰隊連贏兩場,二比零強勢拿下賽點,所有人都認爲他們贏定了,GOD戰隊沒有希望,”

“所有人認爲第三張S6的門票非王族戰隊莫屬了,”

“但是現在誰能想到GOD戰隊的生命力居然這麼的頑強,在第三局打出了巨大的優勢,讓王族戰隊一度沒有還手的餘地,”

在第四場比賽,遭遇到王族戰隊無情的碾壓之後,又是一波神奇的槍遠古巨龍強勢翻盤王族戰隊,

把比分改寫成了二比二平,

現在的第五場比賽,決勝局,

誰都沒有想到的是現在開局居然是GOD戰隊大優勢,王族戰隊陷入了絕境,

從零比二落後到現在決勝局的優勢,在幾個小時前,任何人說GOD戰隊會贏,恐怕都會把他當做是一個瘋子,

但是現在說GOD戰隊現在贏的話,會符合絕大多數人的心聲,

王族戰隊在這裏面扮演的角色一落千丈,

就算是心態再好的人,此時也是有些慌張的,

而且每當B05的最後一場,被逼入絕路的戰隊往往會爆發出超強的戰鬥力,此時GOD戰隊就是這樣,

而王族戰隊的隊員們,說是沒有心理負擔那是不可能的,

如果萬一真的被GOD戰隊完成了讓二追三,完成了歷史性的一刻,那就真的是爆炸了,

可以預見,之後無數的王族戰隊粉絲吐一口口水都會把王族戰隊的基地給淹沒了,

千萬別小看國內噴子的力量,那是無比的強大,

橘子姐苦笑一聲:“我們也不希望王族戰隊一蹶不振,現在也不能說王族戰隊沒有機會,畢竟二十分鐘都沒有到,比賽還沒有進入中期,誰都有機會贏下比賽的勝利的,”

“是的,賽場上局勢瞬息萬變,誰都不可能在賽前預測到最後的結果,甚至在最後一分鐘都不能預測到比賽的結果,”

一聲巨龍的怒吼響徹了召喚師峽谷,盲僧穩穩的懲戒掉了這條小龍,

果然,王族戰隊真的是放棄了這條小龍,

雖然是一條土龍,不過對於優勢一方的GOD戰隊來說,推塔是非常有用的,

“這樣一來,GOD戰隊就擁有了水龍和土龍兩條元素龍了,”

“是的,而且由於前期GOD戰隊拿龍比賽早,在刷新遠古巨龍的時候,應該會刷新更多的小龍,可以預見,這場比賽,小龍的數量將會非常的重要啊,”

“已經掌握兩條小龍的GOD戰隊自然是佔據了賽場上的主動權了,”

“不過王族戰隊也不用灰心,接下來誰都有機會,這場比賽的節奏也會非常的緩,”

現場的歡呼聲安靜了下來,再次拿下一條小龍,GOD戰隊的優勢再一次擴大,

李自豪笑着說:“可惜了啊,燼沒有開大搶這條小龍,”

“燼也不傻,他一開大,你的箭就飛過來,不僅大招不能打完,搞不好自己也要陣亡,”林天淡淡的道,

“就是啊,”孤狼此時非常開心,“第二條小龍又是我們的,天哥,我們再去對面野區搞一波,”

林天沉思片刻,在幾個重要的關鍵位置都點了一下,“這裏佈置好視野,二十分鐘前入侵一波,之後,保護好大龍的視野,”

“恩,怎麼,他們要在二十分鐘秒龍嗎,”

“不,我們不打,”林天淡淡的道,

“啊,那是……”孤狼呢喃一聲,“難道是對面打,”

林天沒有說話,回城後買出了兩顆真眼,隨即直接出來,奔向了中路,

“砰,”的一聲爆炸,王族戰隊下路防禦塔終於是被寒冰給推掉了,

這座本來可以成爲一血塔的防禦塔因爲GOD戰隊有意放任,留着成爲了王族戰隊尤其是燼心中的一根刺,

每次上前補兵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從旁邊蹦出來一個寒冰的大招,自己沒有位移,要是中一箭,非死即傷啊,

現在下路的一塔終於被推掉了,燼反而是長舒了一口氣,

終於可以好好的補兵發育了,

花落也是鬆了一口氣,現在一塔被破掉,相當於是解放了自己,

他可以更好的跟聖僧去遊走,面對如此強勢的GOD戰隊野輔雙遊,他自己也是不敢落後,急於奮起追上,

“咦,GOD戰隊的位置有意向上半野區靠攏啊,”根號幽幽的說,

的確,此時林天出門後,直取中路,然後進入上半野區,在河道與人馬來了一個照面,結果兩個人都是沒有打,

打不起來,婕拉不可能去跟人馬硬剛吧,而且聖僧也很清楚,有婕拉在的地方,後面必定有盲僧,

果然,儘管孤狼有意隱藏自己的位置,但還是留下了蛛絲馬跡,被聖僧發現了,

聖僧凝重的盯着屏幕,操縱着人馬不停的走位,在旁邊迂迴着,

中路的蛇女看見,也打着信號,準備過來支援,

“我也過來,小心蛇女的位置,”冷酷說道,

林天忽然說道:“冷酷哥,打不起來的,你在中路吃線,在草叢插眼就好,”

冷酷沉思片刻,點點頭,將身上的假眼插在了左側的草叢裏,

蛇女過去後,果然四個人圍繞着一個河道蟹展開了來回的牽扯,

根號打趣的說:“此時河道蟹的心裏是崩潰的,”

“哈哈,河道蟹說,我招誰惹誰了,爲什麼都要針對我,真的是不服不行啊,”

“可以的,這個河道蟹,非常的強勢,在四名選手的包夾之下,居然是安穩的逃脫,”

只見爲了大龍圈下方草叢的視野,林天先插上了一顆真眼,並且把王族戰隊的假眼排掉,本來以爲是穩了,但是沒想到蛇女居然來了,

在蛇女的幫助下,人馬強勢衝過去,逼退了婕拉和盲僧兩個人,將GOD戰隊的真眼拆掉,並且插上了自己的真眼,

蛇女覺得不放心,在旁邊的草叢插上了一個假眼,

而這裏也同樣有一個盲僧的真眼,孤狼果斷的上前,將蛇女剛插的假眼排掉,

這樣一來二去,兩邊在大龍圈的視野打了一個五五開,

“好吧,一邊是中野,一邊野輔,在快要到二十分鐘的時候,對大龍圈的視野十分重視,這預示着什麼,”

根號笑着說:“恐怕是在清楚不過了吧,”

觀衆們也是很驚訝:“怎麼,要打大龍了嗎,”

“現在十九分鐘了,難道會在二十分鐘出頭就打大龍嗎,”

“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啊,大家忘記了GOD戰隊本來就是一個搞事戰隊啊,”

“優勢打大龍啊,呵呵,作死的節奏,坐等GOD戰隊螺旋爆炸昇天,”

“也有可能是王族戰隊打呢,”

“是的,王族戰隊可是出了名的劣勢打大龍翻盤成功的戰隊啊,”

“哇,根號剛纔不是說要穩健一點的嗎,看來兩支戰隊都比較着急啊,”

GOD戰隊休息室裏,喬木緊張的握着筆,呢喃一聲:“千萬不能打大龍啊,這是在給機會,”

“放心吧,林天不會犯下這樣的失誤,”周毅拍拍喬木的肩膀說道,

喬木苦笑一聲:“要是平常的比賽,他肯定不會犯下這樣的失誤,但是現在不一樣,他們已經連續追擊了兩場吧比賽,打平了對手,這一場誰贏誰燼世界賽,壓力實在是太大,”

“就是林天也很難保持內心的平衡,更何況……”喬木頓了頓,“他的身體現在……”

此話一說,大家都是沉?了,的確,現在的情況看起來是很懸,

餘冉忽然站起來說道,她的語氣有些堅定:“現在GOD戰隊的優勢並不是特別大,我相信林天他們不會是衝動的人,這場大龍視野爭奪戰,應該是爲了防止對面打吧,”

“恩,有這個可能,”周毅點點頭,“我說老喬,你也放寬心吧,你搞的我們都緊張了,”

周毅打趣的說道,

喬木苦笑一聲,這一刻,他怎麼放心的下來,賽場上每一個細微的改變,都會引起他緊繃的神經,說實話,他這個主教練,比上場的隊員們都還要緊張呢,

而此時阮君所注意到的地方,有些與其他人不太一樣,

她觀察到在林天帶上去的糖果裏,帶上去的五顆變成了現在的兩顆,

剛纔小龍拿下之後,導播給了GOD戰隊林天一個特寫,桌子上的糖果看的清清楚楚,

“兩顆,兩顆……”阮君呢喃着,

這才二十分鐘啊,比賽的一半都沒有到,已經吃了三顆糖了,難道說每次吃一顆糖的時候,都是林天覺得渾身不舒服的時候,目標編號014 要是糖果吃完,比賽遠遠沒有結束,到時候林天頭暈,到底該怎麼辦,

阮君已經不敢在想下去了,而是悄悄問了一下劉子光能不能中途給林天送東西,

劉子光眉頭微皺:“比賽期間,是不允許的,”

他看出來了阮君的失落,嘆息一聲:“先彆着急,看看場中的情況,我會與主辦方商量一下的,”

“哎,好吧……”

阮君的擔憂其實也是休息室內大多數人的擔憂,比起賽場的情況,林天的身體是他們心中最揪心的一點,

不過現在林天執意上場,他們能夠做的就是這場比賽能夠圓滿結束,至於是輸還是贏,那是後話,

二十分鐘,GOD戰隊與王族戰隊幾乎平分了大龍圈的視野,雙方在這場視野戰中打了一個平手,

毫無意外的是兩隊的人同時選擇回程,只不過在這裏出現了差別,

王族戰隊的人重心全部集中在上半野區,而GOD戰隊的人重心則放在下半野區,

根號有些奇怪:“現在還不到小龍刷新的時間啊,GOD戰隊入侵下半野區的意義不大啊,”

“是的,現在王族戰隊下半野區的資源剛纔也被人馬刷乾淨了,現在留給盲僧的估計也只有一個石頭人了吧,”

“恩,王族戰隊現在的想法肯定是大龍了,哦,他們現在正在朝着大龍圈趕呢,”

聖僧眼神凝重的指揮着:“對方下路一塔有一大波兵線,他們不會放棄的,肯定會派一個人去收線,”

“牽制一個人去下路,我們就有機會秒殺大龍,”

花落沉思片刻:“可是對方四個人,我們打大龍還是很有風險啊,”

“如果去的是寒冰的話,我們毫不猶豫的就打,”啤酒說道,

隊友們商量着到時候應該怎麼辦,就在這個時候,下路兵線上忽然出現了一個人,波比,

“恩,”聖僧微微皺眉,“怎麼是波比去的,”

這是王族戰隊最不希望出現的場景,去的居然是波比,因爲波比還有傳送在手,能夠立刻加入大龍圈的團戰,波比去帶線,聖僧有些無奈,

“牽制波比也是好事,”啤酒說道,“我們可以大龍逼團,我們躲着,吸引他們過來,只要蛇女的大招放的好,我們能夠在波比傳送下來之前秒殺掉一個甚至兩個C位,”

目光全都放在蛇女身上,這位韓援中單顯得非常有自信,淡淡一笑:“沒問題,我們先手控制,你們跟上,”

花落呼出一口氣,凝重的道:“要小心啊,寒冰的傷害很高,再加上盲僧,麗桑卓,全都是爆發性的傷害,只要被他們一波打完,我們的血量下降的太厲害,這波團,真的不好打了,”

燼有點不悅:“花落,團戰還沒開始打,你怎麼就說對方的優勢,這點很不好,”

花落微微一笑:“我這是未雨綢繆,”

“恩,什麼,”

“成語……你應該多學學的,”

燼:“……”

聖僧大手一揮,鄭重的道:“就這麼辦,”

“現在,找好埋伏地點,”

GOD戰隊內部,李自豪邊打着F4邊說道:“天哥,難道不是我們去秒龍嗎,我們現在的裝備,大龍剛生出來,很快就秒殺的,”

林天淡淡的道:“王族戰隊不會給我們機會的,”

“那我們剛纔的視野……”

孫策笑了笑:“天哥是想看看對面是否打大龍,”

李自豪一愣,看了看孫策的位置,急聲道:“我去,如果對面打大龍怎麼辦,我看着地圖上沒幾個王族戰隊的人了啊,老孫你還在帶線,快回來啊,”

此時孫策的波比仍然在下路一塔附近收兵線,的確,經過了三波兵線的囤積,下路一塔這裏有大量的小兵,波比進去吃了個滿盆鉢提,看樣子還得一會兒,

而在地圖上,王族戰隊的隊員們只有一個巨魔還在上路,其餘人全部不見,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