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人只要一進入魔王的化骨水潭,不到三秒鐘的時間,就會立刻化爲一灘血水。化骨水潭裏的水,此時已經很紅了,就和血水沒有什麼區別,這裏面的血應該都是進入任務世界之後,死在任務世界裏的人身上的。

水已經不是水了,或者稱它爲血更合適,水已經紅成了血,可想而知,這裏面到底死了多少人。魔王是什麼時候開始有的,沒有任何人知道,傳說也只是簡單的說了一下,但現在最重要的是,它還在繼續殘害無辜的人。

朱有爲走到李肅的身旁,然後問道:“李肅老弟,你是不是發現什麼了”,李肅回答道:“我覺得這門裏面的東西有問題,因爲我看到了假象,幸好小東…” 公主嫁到:腹黑將軍喜當爹 ,李肅還沒有說完,突然,無面鬼扔開了陳小東的屍體,然後走了出來。

李肅和朱有爲二人立刻緊張的看向無面鬼,無面鬼走出來之後,並沒有走向李肅和朱有爲,而是向死神所在的地方走去,李肅和朱有爲二人就一直緊張看着無面鬼走到死神的旁邊,馬上兩隻鬼一起往回走。

直到看到兩隻鬼都已經走到看不見了爲止,李肅和朱有爲二人才稍微放了一點點心,但還是時刻注意着四周。

這時,距離迴歸原來的世界只有半分鐘的時間了,只要度過這最後的半分鐘,這次任務就算是完成了。

這半分鐘的時間,對於李肅和朱有爲來說,每一秒都是非常的危險和恐怖,儘管兩隻鬼都已經走遠了。

這時,朱有爲見兩隻鬼都已經走遠了,於是又問道:“李肅老弟,你之前說你看到了假象,到底是怎麼回事。”

確認兩隻鬼都已經走遠,應該不會再回來了,於是李肅回答道:“朱老闆,你知道我在門裏面看到什麼了嗎。”

就當朱有爲正準備問李肅在門裏到底看到了什麼的時候,李肅一下子消失了。

這時,朱有爲再次聽到了那個詭異的聲音,那個聲音說:“第六次完成任務迴歸原來世界的時候,可以有兩種選擇,第一種是:立刻迴歸原來的世界,第二種是:回到這次任務剛開始的時候,所有這次任務參與者重新開始這次任務,所有參與者的記憶同時回到任務剛開始時的記憶,下面請選擇第幾種選擇。”

“下面請選擇第幾種選擇”,這幾個字說得格外的陰森恐怖。朱有爲想了一想,最後說道:“我選第一種。” 口裏還叫着冷,“冷,李肅,早,知道,我就,不,離開你,了”,從說話的樣子,就可以看出,蘇姍她現在的的確確是很冷,說話都已經有點口齒不清了,冷空氣同時還在刺激她的大腦,讓蘇姍她變得清醒。

一直保持着清醒,或許昏迷過去,還好一點也說不準,但是,現在就連昏迷,蘇姍她都做不到了,估計,一旦昏迷了,那麼也就是等於死亡了,而蘇姍她死了的話,那其他人,其他的任務參與者,也就跟着一起了。

極其的冷,讓蘇姍她又想起了李肅,至於她爲什麼會想起李肅,這個就不得得知了,爲什麼不是她的父親呢,“李肅,你說,你喜歡我嗎,我長得漂亮嗎”,在幻想中,蘇姍她這樣向李肅問道。

“漂亮,姍姍你最漂亮了,我好喜歡你”,蘇姍幻想中李肅這樣回答道,旁白:女生到底是怎麼了,不是都快要冷死了嗎,怎麼還有這麼多的想象力,留着這些想象力,到時候寫言情小說不是更好一點嗎。

“那你一定要娶我啊”,蘇姍接着又說道,“嗯嗯,我李肅一定娶姍姍你爲妻”,李肅沒有讓蘇姍她失望,回答得很好,以至於蘇姍她突然笑了起來,也不知道是可喜呢,還是可悲,又或者是可憐。

不進第六間房間,該多好,現在就不用幻想了,李肅他馬上就要醒過來了,到時候,把自己心裏想要對李肅他說的話,全部說給李肅聽就好了,答不答應,那是李肅他的選擇,但說不說,卻是蘇姍她的自由。

唐朝四百八十寺,多少厲鬼在其中,確實,這厲鬼它,也不是那麼的難纏,首先,先說說第一間房間的那隻古裝蘿莉鬼,它的限制就是,在房間裏,無論如何也不能殺任務參與者,但出了房間便馬上就可以了。

但是,它不能主動出去,它需要任務參與者帶它,它纔可以出去,但結果卻是,出去是出去了,只是遇到了碟仙,下場是魂飛魄散了,當然,厲鬼死掉了,沒必要那麼的去傷心,因爲,它已經不是第一次死了。

旁白:我特麼的,我傷心個毛線啊,老子會傷心嗎,老子只是在想,蘿莉,三年血賺,死刑不虧嗎。

第二間房間裏的厲鬼限制和第三間房間裏的厲鬼限制,大家可自行去猜猜看,第四間房間厲鬼限制和第五間房間厲鬼限制,大家也可以去猜猜看,接下來要說的是,這第六間房間裏厲鬼它的限制,是什麼。

第六間房間裏的厲鬼,任務參與者是看不見它的,但它是在房間裏的,也許,它一下子到了任務參與者的面前,又一下子到了任務參與者的身後,這都是說不定的,但最致命的就是,它身上很冷,就像是之前的貞子那樣。

但它身上的冷,是可以散發出去的,它像是空調,而貞子則像是冰棒,意思就是這麼個意思,就看大家自己能不能想明白了,旁白:你執杖嗎,這個很難弄明白,不就是,一個是用來享受的,一個是用來吃的嘛。

特別旁白:這位哥,牛逼啊,分析得精闢啊,在下佩服佩服,也確實是這樣的,用來“吃的”那個,它現在也確實是已經被吃掉了,只是這個用來享受的,怕蘇姍她是無福消受了,就快要嗝屁了呢。

第一間房間是空無一人,第二間房間是一人一鬼,第三間房間也是一樣,第四間、第五間也都是一樣,但第六間,按道理說,也是一人一鬼,結果這人就快要變成鬼了,而鬼呢,它又不見蹤影,詭異。

詭異得很,說起這個,突然又想到了最開始的時候,在大巴車上,那兩隻小女鬼,要不是李天他嘴賤,或許朱倩也就不會死了,現在朱倩已經死了,看衆人回去之後,該怎麼交差,相信有很多人都是知道他們七人是一起去的。

對了,還有一個司機,司機他也是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到現在都還沒有再見到他,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消失的,李肅他也不知道,第六感有時候,也分不清具體的時間,之前說過,既來之則安之。

現在看來,只要蘇姍她一死,大家也就全完了,這種設定,也太沒人性了,爲什麼死一個人,大家就都得跟着一起死,這不公平,但公平也好,不公平也罷,設定它就是這樣的設定,沒有誰可以改變得了。

還有三分鐘,短短的三分鐘,要麼蘇姍她死掉,大家跟着一起死,要麼蘇姍她挺過去了,大家一起活着離開。

在這個時候,李肅他醒不醒,已經沒有多大的關係了,因爲,生死已經在於蘇姍她了,她死,則大家死,她活,則大家活,就這麼簡單,道理不用多說,大家都知道的,現在,還有最後的二分鐘。

二分鐘,也就是一百二十秒,差不多就是一百二十下,從一數到一百二十就過完了,但此時蘇姍她,她就是連從一數到一百二十,她都做不到了,沒有力氣了,困了,想睡覺了,蘇姍她此時很困,真的很困。

李肅的手指,此時又動了好幾下,但是,還是沒有要甦醒過來的趕腳,看來,他是不願醒了,要麼死掉,要麼長眠,好像兩個的意思也差不多,死掉不就是等於長眠了嗎,有什麼分別,沒什麼分別啊。

時間沒有因爲蘇姍她困了,就不走了,它仍然還是一直在往前走,此時,距離回到原來的世界,還有最後的一分鐘,只要蘇姍她熬過這最後的一分鐘,那麼,到時候就可以第二次進入任務世界,然後看到任務世界倉庫。

任務世界倉庫裏到底有什麼,有什麼好的東西,旁白:期待任務世界倉庫,希望別讓我們失望。

特別旁白:大家請放心,任務世界倉庫裏的東東,絕對會有意思,敬請期待。 還剩最後的十秒鐘,對於回去,衆人心裏早就已經想了,只是現在,大家都暈過去了而已,九、八、七,三、二、一,蘇姍她成功的熬過了這最後的時間,她沒有死,就代表着衆人都不會死了。

“我操,終於到時間了,還以爲自己回不來了”,迴歸原來的世界,衆人醒過來之後,發現竟然在高速公路上,幸好的是,這時候沒有車,要不然的話,沒死在任務世界裏,倒死在了現實世界裏,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李天他發現回來了之後,便大聲嚷嚷道,好像生怕大家不知道一樣,其他人也是有眼睛的嘛,都會用眼睛看的,不過,對於能夠活着回來,衆人的心情還是都不錯的,經歷了四百八十寺,大家心裏多多少少還是。

財閥真千金下山了 還是有點感觸的,“李天,你個混蛋”,薛美美一邊說着,馬上就要走過去打李天,在任務世界裏的帳還沒有算清楚呢,薛美美她怎麼可能會這麼輕易的就放過李天他,“美美,算了。”

總裁太難纏:搞定摳門笨助理 見薛美美又要去打李天他,李肅他趕緊出聲阻止道,“肅哥,你剛纔叫我什麼”,還是第一次聽到李肅叫自己那麼親密的稱呼,薛美美她一時之間,所有的煩惱都消失了,剩下的只有開心和高興。

“肅哥,你抱我好嗎”,薛美美她說這話的時候,絲毫沒有在乎世俗的眼光,雖然劉美熙、蘇姍等人都在一旁看好戲,但薛美美她還是,想表達自己心目中對李肅他的愛意,旁白:也不知道李肅他上輩子到底做了什麼。

“夠了,我說啊,薛美美你還是過來打我吧,我,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撒狗糧,沒見這麼不在乎別人的人。

李天他表示,自己寧願捱打啊,也不願再看到薛美美和李肅二人一直給衆人撒狗糧了,這是多麼痛的領悟。

“你們都停一下,有沒有發現,我們身上好像都沒有受傷,我記得某人之前都快要那個了,怎麼現在,我們大家都跟沒事人一樣啊”,沒錯,之前李肅,不,應該說,所有人都暈過去了,那麼,回到現實世界了之後。

怎麼一下子就全好了,這種感覺還是挺好的,“會不會是,回到現實世界之後,我們在任務世界裏受到的傷害和影響,就都沒了,就好像是小說裏寫的一樣,有什麼自動恢復功能一樣,完成任務回來就全部恢復好。”

劉美熙剛纔提出問題之後,蘇姍便馬上的回答道,或許,真的就跟小說裏是一樣的也說不定,“我想應該是吧,接下來,我們先各自回家,然後晚上再一起出來見面”,李肅他可能是有什麼東西放在家中。

現在迫不及待的想回去拿,“回家,李肅你看一下,我們現在是在哪裏,高速公路上啊,怎麼回去”,李天他早就知道自己等人現在在高速公路上,所以,他表示也很無奈,還好現在天還沒黑,希望能遇到有車經過吧。

“我日,手機還沒有信號,草他大爺的”,李天本想試試,看能不能打電話出去,隨便查查現在是在哪裏,結果,手機信號還是沒有,“我的手機也沒有信號”,蘇姍她這時也說道,自己手機打不了電話來着。

“你是不是傻,我手機沒有信號,那你的手機怎麼可能會有信號”,也許是心情不太好,李天他竟然懟起蘇姍來了,旁白:欺負一個弱女子,算什麼男人,人家不過也只是說說而已,李天這種性格,我真的不喜歡。

特別旁白:剛纔說話的,一定是個姑娘吧,說實在的,在下也和姑娘一樣,不怎麼喜歡李天他那個樣子。

要是換在平時,那麼蘇姍她一定會懟回去,但是現在,她沒有出聲,她不想再多說什麼,好不容易纔從任務世界裏出來,活着出來,不想再與人發生爭執,所以,蘇姍她一個女孩子,她這次選擇了退讓。

見蘇姍她沒有說話,李天他接着也就沒再說什麼了,沒有信號,就代表着電話不能打出去,電話不能打出去,也就代表着暫時不能與外界取得聯繫,那麼,走回去是不可能的,選擇唯一能做的,就是,等。

等車輛從這裏經過,然後攔車,但大家都知道,高速公路上,車輛都是開得很快的,李肅等人要想攔住,恐怕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這個迴歸點,也真是沒準了,竟然回到了高速公路上,這不就是。

這不就是之前衆人去的時候,走的那條路嗎,難道,自己等人是在哪裏開始進入任務世界的,那麼,等活着回來的時候,也就是在那個地方,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地點就是一樣的,只是不知道時間上,是不是也一樣。

李肅在心裏想了一下,感覺這次的事情,總的來說,還是太詭異了,自己等人無緣無故的就成爲那個什麼任務參與者了,還要進入那個真實有鬼的什麼任務世界,進去之後,還要做什麼強制性安排的任務。

時間過得也確實是有點快,衆人在原地已經等了一個小時了,從任務世界回來之後,又過去了一個小時,這時天都已經快要黑了,下午五點多鐘,“奇怪,才五點多啊,怎麼這天看上去馬上就要到晚上了似的。”

劉美熙她發現這天好像有點不對,彷彿黑得也有點太快了吧,快得有點過分了,“是才五點多鐘啊,這什麼鬼機吧天,就要黑了”,李天他是有脾氣的,看到這天實在是有點太過分了,分明就是在與自己作對。

於是,想罵就罵咯,怕個毛線啊,李天他纔不怕,衆人看了看自己的手機,的的確確是五點多鐘,但是這天,它也確確實實是,就快要黑了,估計不用再過多久,它就得全黑了,到時候熄燈瞎火的,衆人的處境。

衆人的處境就更加的不好了,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衆人還發現自己的肚子,它好像是有點餓了。 “我的肚子餓了”,蘇姍她一邊摸着自己的肚子,一邊向其他人說道,“被你這麼一說,我感覺我的肚子也餓了”,李天他這時也來湊熱鬧了,之前,在任務世界裏的時候,好像沒聽見有誰說肚子餓。

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呢,“李天、蘇姍,你們大家有沒有發現,我們在任務世界裏的時候,好像根本感覺不到餓”,劉美熙她突然說出了這個問題,難道說,任務世界是和現實世界不同的。

在現實世界裏,每個人都得吃喝拉撒,但在任務世界裏,難道不要嗎,“劉美熙,你這麼一說,好像還真是的,之前在任務世界裏的時候,跑了那麼久,那麼賣力,可我真的沒感覺到肚子餓,想要吃東西。”

李天他一說起這個事情,站在一旁的薛美美,馬上就有點不悅了,就是李天他,把自己帶到那些房間的,結果被嚇了那麼一大跳,現在回想起來,那隻厲鬼的模樣還真是恐怖,讓人頭皮發麻。

天漸漸的黑了,衆人還在繼續討論着,這任務世界,它實在是有太多值得去討論的地方,李肅他此時心裏面想的是,如果再不來車的話,那麼今晚該如何的度過,晚上睡哪裏,附近可沒有賓館、酒店什麼的。

“天黑了,我們晚上睡哪裏”,劉美熙她之前說了很多話,此時她纔想起這個嚴肅的問題來,於是,向大家問道,“睡哪裏,還能睡哪裏啊,特麼的,咋這麼倒黴,這麼久了,都沒見一輛車經過啊。”

李天他此時很鬱悶,有錢也沒用啊,沒有車輛經過,就是想高價坐,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真是倒黴到家了。

“晚上我們就在這附近找個地方睡一晚吧,明天天亮了我們再看看有沒有車輛從這裏經過”,李肅他覺得,現在也只能是這樣了,還好,衆人也都沒有什麼意見,於是,李肅等人便開始去找稍微能睡的地方了。

“肅哥,平時放假在家的時候,你喜歡做些什麼事情呢”,薛美美她硬是要和李肅睡在一起,李肅勸了她好幾次,薛美美她都不聽,她就是要和李肅睡在一起,最後沒辦法了,李肅他也只好讓薛美美睡在自己的身邊。

“沒什麼,偶爾看看書,聽聽音樂”,李肅他語氣平淡的回答道,他可不像薛美美她那般,現在這種情況下,還有心情去多說話,巴不得能早點睡着,然後早點到天亮,天亮之後,希望遇到有車子經過,然後。

然後順利的回到自己的家中,是的,李肅他現在,最想的就是這些了,一切要順利,第二次任務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來了,總要有點準備不是,李肅的家中,到底有什麼好寶貝,以至於讓李肅他這麼想快點到家。

或許是,大家都累了,在任務世界裏受到的精神傷害,可不能像身體一樣,說恢復就恢復的,只要記憶還在,那麼那些鬼啊恐怖啊,就也都還在,無法恢復,只能去忘記,或者適應,但說適應,一下子又談何容易。

薛美美和李肅二人說了幾句之後,便睡着了,人一旦困了,不知不覺的,也就睡着了,像陳婷、蘇姍、劉美熙還有李天,他們四人也是一樣,沒過多久就都睡着了,一晚上倒也平安無事,過得也挺快的。

“我特麼的就不信了,今天還等不到車”,天一亮,李天他就最先醒過來了,醒過來之後,看到其他人都還沒有醒,於是,他大聲的嚷嚷道,完全不怕把別人給吵醒來,“一大早的,你叫什麼叫。”

果然,薛美美被李天他給吵醒來了,大清早的,就要薛美美她發脾氣,隨即,衆人也都紛紛的醒過來了,美好的一天,又開始了,今天,一定要等到車,李肅他在心裏暗自說道,今天要是再不來車的話。

恐怕情況會不妙,李肅他有一點點的預感,第二次的任務,恐怕就快要來了,就算不在今天,那也是在明天了,而大家現在的肚子都那麼的餓,估計到時候也沒力氣再走了,這高速公路,誰知道它到底有多長。

“哎肚子好餓啊”,蘇姍她一醒過來,就馬上的說,自己的肚子好餓,其實其他的人,又何嘗不是和蘇姍她一樣呢,本來就已經餓了,現在又睡了一晚上,一點東西都沒吃,連一滴水都沒有喝過,不餓纔怪了。

“蘇姍,你別說了好不好,算我求你了,你每次一說,搞得我本來已經忘記餓了,結果,又被你給提醒了”,李天他一臉無賴的向蘇姍她說道,其實是,李天他自己本身肚子就已經很餓了,只是他沒好意思說而已。

“切,自己肚子餓了,還怪我提醒的,真是不知道羞恥”,蘇姍她也沒好氣的向李天懟道,本來就是嘛,自己的肚子餓了,還怪別人提醒的,真的是,從未見過這麼厚顏無恥之人,李天他絕對是無恥之人。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都別說了,現在大家的肚子都餓了,應該想想,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纔好”,劉美熙她的意思是,總不可能餓死在這裏吧,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會來,可人倒是餓得有點快要沒有力氣了。

李肅他此時也想不出有什麼好的辦法來,溫飽問題,那是需要用食物來解決的,這個可不能只是說幾句話就不餓了,不像做一個決定那麼的簡單,有時候,人們常說,做一個決定是多麼多麼的困難,那麼現在。

現在要想解決溫飽問題,卻是要比做一個決定難多了,沒有東西吃,沒有水可以喝,那麼,就是衆人想走到有人有車的地方去,估計也沒那個能力了,原地要麼是等死,要麼是遇到從這裏經過的車輛。

當然,除此之外,還有最後一個情況,那就是,第二次任務的來到,進入任務世界,衆人就不會感覺到肚子餓了,也不需要吃東西了,甚至就是,連水都可以不用喝,要說倒黴,李肅他們也確實是有些倒黴。 “這車都哪去了,怎麼這麼久還沒見有車過來”,等了大半天,也沒見有車經過,蘇姍她實在是餓得不行了,她內心是多麼的想,現在就有車從這裏經過,但是,事實就是沒有,沒有車經過,誰也沒辦法。

“肅哥,你餓了嗎”,薛美美她自己的肚子已經很餓了,但她卻問李肅肚子餓不餓,“有一點點餓了”,李肅回答道,情緒沒有太多的表達出來,但在薛美美她的心裏,已經很滿足了。

不知什麼時候,車纔會來,衆人等得肚子都已經餓得快要不行了,“估計車是不會來了”,劉美熙她這時向大家說道,“我看也是,這特麼的,一輛車都沒有看到”,李天他說的其實也沒錯,車恐怕是不會來了。

這個時候,李肅他突然想起了一首歌,“啊,朋友再見,啊朋友再見,啊,朋友再見吧,再見吧再見吧,那天早晨從夢中醒來侵略者闖進我家鄉,啊游擊隊啊,快帶我走吧,啊,朋友再見吧,再見吧再見吧。”

“游擊隊啊,快帶我走吧,我實在不能再忍受,如果我在戰鬥中犧牲,啊,朋友再見吧,再見吧再見吧,如果我在戰鬥中犧牲,請把我埋葬在山崗,如果我在戰鬥中犧牲,請把我埋葬在山崗,請把我埋在高高的山崗。”

“啊,朋友再見吧,再見吧再見吧,把我埋在高高的山崗,再插上一朵美麗的花,啊,每當人們從這裏走過,啊,朋友再見吧,再見吧再見吧,每當人們從這裏走過,都說多麼美麗的花,每當人們從這裏走過。”

“都說多麼美麗的花,都說多麼美麗的花”,李肅的臉上,沒有過多的表情,所以,其他人並不知道他此時心裏面竟然想起了這首歌,很老的歌了,但情感它還一直在那裏,有時候,並不是說老的東西。

它就失去它原本的意義了,只是看人們如何的去對待它了,像這首歌,曾幾何時也是催人淚下。

“我俯身看去,那一簾秋雨,落下的水滴,卻悄無聲息,雕刻在石碑上的印記,是否隱藏着祕密,在你的眼神中,我看到了情絲萬縷,古巷的憂鬱,寫下琵琶的旋律,飄逸的外衣,街上叫賣的小曲,彷彿隔空變換到那裏。”

“一切模糊又清晰,幾秒鐘的世界,感嘆不平凡的意義,綾羅飄起遮住日落西,奏一回斷腸的古曲,擡起畫面如此的美麗,殊不知是誰的墨筆,淡淡胭脂遮住了思緒,小酌幾杯卻有醉意,多少能人將相書畫三千里。”

“上河圖雕琢的意義,古巷的憂鬱,寫下琵琶的旋律,飄逸的外衣,街上叫賣的小曲,彷彿隔空變換到那裏,一切模糊又清晰,幾秒鐘的世界,感嘆不平凡的意義,綾羅飄起遮住日落西,奏一回斷腸的古曲。”

“擡起畫面如此的美麗,殊不知是誰的墨筆,淡淡胭脂遮住了思緒,小酌幾杯卻有醉意,多少能人將相書畫三千里

,上河圖雕琢的意義,綾羅飄起遮住日落西,奏一回斷腸的古曲。”

李肅他聽過的歌有很多,但是能記下的卻不多,“真情像草原廣闊,層層風雨不能阻隔,總有云開,日出時候,萬丈陽光照亮你我,真情像梅花開遍,冷冷冰雪不能掩沒,就在最冷,枝頭綻放。”

“看見春天走向你我,雪花飄飄北風嘯嘯,天地一片蒼茫,一剪寒梅,傲立雪中,只爲伊人飄香,愛我所愛無怨無悔,此情長留心間”,感覺都是老掉牙的歌啊,難道李肅他就沒有稍微新一點的歌嗎。

“人生路,美夢似路長,路里風霜,風霜撲面幹,紅塵裏,美夢有幾多方向,找癡癡夢幻中心愛,路隨人茫茫,人生是,美夢與熱望,夢裏依稀,依稀有淚光,何從何去,去覓我心中方向,風彷彿在夢中輕嘆,路和人茫茫。”

“人間路,快樂少年郎,路里崎嶇,崎嶇不見陽光,泥塵裏,快樂有幾多方向,一絲絲夢幻般風雨,路隨人茫茫,絲絲夢幻般風雨,路隨人茫茫”,竟然說到了這裏,還想起這首歌,它還有一個國語的。

“人生,夢如路長,讓那風霜,風霜留面上,紅塵裏,美夢有多少方向,找癡癡夢幻的心愛,路隨人茫茫,人生是,夢的延長,夢裏依稀,依稀有淚光,何從何去,覓我心中方向,風幽幽在夢中輕嘆,路和人茫茫。”

“人間路,快樂少年郎,在那崎嶇,崎嶇中看陽光,紅塵裏,快樂有多少方向,一絲絲像夢的風雨,路隨人茫茫,

絲絲像夢的風雨,路隨人茫茫”,又過去了一些時間,可車仍然是還沒有來。

於是,李肅他腦海中又想起了幾首歌,“誰能告訴我,有沒有這樣的筆,能畫出一雙雙不流淚的眼睛,留得住世上一縱即逝的光陰,能讓所有美麗從此也不再凋零,如果是這樣我可以安慰自己。”

“在沒有你的夜裏能劃出一些光明,留得住快樂全部都送去給你,苦澀的味道變了甜蜜,從此也不用分開相愛的天和地,還能在同一天空月亮太陽再相遇,生命中只要有你什麼都變得可以,讓所有流星隨時都相遇。”

“從此在人世上面沒有無奈的分離,我不用睜着眼睛看你遠走的背影,沒有變壞的心情,沒有失落的愛情,所有承諾永恆得像星星,誰能告訴我,有沒有這樣的筆,能畫出一雙雙不流淚的眼睛,留得住世上一縱即逝的光陰。”

“能讓所有美麗從此也不再凋零,如果是這樣我可以安慰自己,在沒有你的夜裏能劃出一些光明,留得住快樂全部都送去給你,苦澀的味道變了甜蜜,從此也不用分開相愛的天和地,還能在同一天空月亮太陽再相遇。”

“生命中只要有你什麼都變得可以,讓所有流星隨時都相遇,從此在人世上面沒有無奈的分離,我不用睜着眼睛看你遠走的背影,沒有變幻的清純,沒有失落的愛情,所有承諾永恆得像星星。” “我都快要餓死了”,蘇姍她有氣無力的說道,但是,這個時候誰都沒有食物可以吃啊,餓的又不是隻有蘇姍她一個人,像李肅、薛美美、陳婷、劉美熙還有李天,他們現在也很餓啊,沒有食物,又有什麼辦法。

“任務參與者李肅、陳婷、薛美美、蘇姍、劉美熙、李天,一分鐘後進入任務世界,做好準備”,就當衆人的肚子都餓得呱呱大叫的時候,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它出現了,馬上李肅等人就要第二次進入任務世界了。

“我靠,終於來了,我現在就巴不得趕緊進去,至少肚子不會餓啊,尤其餓死,還不如被鬼殺死”,李天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說道,“呸呸呸,你個烏鴉嘴,李天,你就不能說些好的嗎”,蘇姍她嘟起小嘴道。

高速公路上,有一行人,一共六個,但之後沒過多久就一個都不剩了,“哎,舒服多了”,一進入任務世界,李天他就又“活”過來了,沒有了飢餓感,衆人都覺得身體好了很多,不再沒有力氣了。

但,一次嶄新的任務,又將開始了,與厲鬼的追逐賽,現在爲止,纔剛剛開始,厲鬼已經準備就緒了,不知道李肅等人現在有沒有準備好,馬上就要開始了,速度決定一切,力量也是,速度和力量決定一切。

“李天,你那個烏鴉嘴,這次可不要再亂說話了”,劉美熙她想起了這個,馬上就對李天他說道,“切,我這是神嘴好不好,什麼烏鴉嘴,你特麼的會不會說話”,李天他表示不服,自己這明明就是“神嘴”啊。

“好好好,我現在不管你是什麼嘴,神嘴也好,烏鴉嘴也罷,總之,你呢,儘量少說點話,還有就是,不該說的,不該問的,看到什麼又像什麼的,你通通都不要說,明白了嗎”,劉美熙她超霸氣的向李天吩咐道。

“嗎賣批,老子想說什麼,是老子的自由,你特麼的也要來管”,李天他生氣了,他是何等人,這種事情,劉美熙她竟然敢吩咐自己,當老子是什麼人了,李天他真的很不爽,要不是看在同學的面子上。

其實主要還是看在薛美美的面子上,沒辦法,李天他打不過薛美美啊,李肅也不可能幫他那麼多次,一次兩次的還可以,要是李肅他不幫了呢,那自己豈不是會很危險,薛美美她是一定會幫劉美熙的。

不說別的,就同一個性別,薛美美她也不能袖手旁觀,所以,還是忍吧,李天他覺得自己不佔優勢,“原諒”劉美熙她了,不和她一個女孩子一般見識,旁白:看李天他一臉,說你烏鴉嘴,你特麼的就是烏鴉嘴,還他嗎神嘴呢。

“任務現在正式開始,任務參與者們現在立刻前往二十公里外的老屍村”,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簡簡單單的幾句話,就說完了,“這就完了,時間什麼的,還有要在那裏多久,都不說了嗎,草你大爺的。”

特別旁白:李天他脾氣來了,就是這個性格,我們大家不用理他,可以選擇直接忽視,或者屏蔽,大家請隨意。

“老師村,看來全村都是老師啊,哈哈”,蘇姍她覺得這次的任務有點意思,老師村,什麼鬼。

“管它是不是全村都是老師,我們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劉美熙她總覺得這次的任務,有點奇怪,它只說,要自己等人去二十公里外的老師村,它都沒說要怎麼走,怎麼去,該往哪個方向,這是什麼鬼任務啊。

任務提示都沒有,對了,還有那個任務世界倉庫,它好像也還沒有開啓吧,劉美熙在心裏想到了很多,但是,接下來也只能是先去老師村了,“往哪邊走”,劉美熙她提出了這個問題,這次大家進入任務世界。

一進來,看到的還是和第一次進任務世界看到的差不多,沒一條好路,泥巴路倒是有很多,這次還是二十公里,有得走咯,衆人在心裏面暗暗嘆息,雖然肚子是不餓了,但是,前方很迷茫啊,都不知道要往哪方去。

劉美熙她在問這個問題的時候,主要的還是在問李肅,因爲,上次就是李肅他說的,結果大家走對了,希望這次,李肅他還能再指引大家正確的方向和道路,衆人此時把希望都寄託在了李肅他一個人的身上。

對錯是否,就要看李肅他一個人的了,“對不起,大家,這次我也沒把握,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走”,思考了一下,李肅他覺得,這次實在是拿不定主意,或許,往哪裏走都不對,又或許,只要走了,就一定能到老屍村。

沒錯,李肅他早就已經想到了,不是老師村,應該是老屍村纔對,山村老屍,這次危險度沒想到提高了這麼多,直接要自己等人去有那麼多老屍厲鬼的地方,這次的老屍村任務,絕對要比四百八十寺危險很多。

之所以沒跟大家說,原因是,李肅他不想這麼早就讓大家的心裏有壓力,恐懼感給人的感受,可不是很好受的。

李肅和陳婷二人,他們兩個是最能明白這一點的,一個預知未來,一個對危險有着極強的感知能力,那麼,既然自己知道自己的身邊有危險了,心裏面難道不會害怕、恐懼嗎,答案不用說,都是會的。

聽到李肅他這麼說,衆人的心裏面表示有點不安,難道這次的任務,就這麼的困難了嗎,這纔是第二次任務啊,那以後的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任務還得了,豈不是,不,也許第二次任務都完成不了。

就得死在任務世界裏了,大家此時此刻的心情,真的是有點複雜,看到大家是這個樣子,這種狀態,李肅他急忙說道:“或許我們只要走,就能到老師村了,因爲它這次沒有限定時間,也沒有給任何的提示。”

“那麼,我們接下來走便是了”,李肅他終於苦口婆心的說完了,衆人這時聽到李肅他這麼一說,感覺瞬間又燃起了想玩一場遊戲的衝動,把做任務當作是在玩遊戲,這樣一來,心情就會不一樣了。 “對對對,聽肅哥的,接下來我們走便是了”,薛美美她,是一心向着李肅,當然,其他人心裏面也早就已經把李肅他當成是,之前也說了,大家的核心,聽李肅的,應該不會錯的。

“走走,別在這耽擱了,老子還想着去老師村看看,到底是不是全都老師呢”,李天他抱着好奇的心態,此時只想快點到老師村去了,但他不知,真正的不是老師村,而是老屍村,如果李天他現在知道之後會那麼恐怖。

會那麼恐怖的話,估計他也就不會像現在這樣,這麼想快點去了,或許,壓根都不想去了,四百八十寺裏面的厲鬼,可沒少嚇李天他,陰影不說是有很多,但也絕對不少了,厲鬼特麼的就沒一個“好看”一點的。

到時候李天他絕對會這樣說道,因爲,老屍村裏的老屍們,個個樣子都有點不是那麼的“好看”。

李天說完之後,衆人表示現在就可以走了,接着,李肅一行人便隨便選了一個方向,或者說,一條路,然後就開始前往二十公里外的老屍村了,沒有看到文字,任務參與者確實是分不清到底是老屍村還是老師村。

李肅他之所以能夠想到是老屍村而不是老師村,原因還是因爲這是在任務世界裏做很危險恐怖的任務,不是去傳說中專出老師的老師村,就好像電視上放的,什麼百歲老人村,村子裏基本上都是活到一百歲以上的。

“大家有沒有感覺有什麼不對”,走在路上,劉美熙她神經兮兮的向大家說道,也許她發現了什麼也說不定,“劉美熙,你說你,沒事能不能不要突然嚇人啊,難道你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的嗎。”

李天他這時,是代表了羣衆發的言,是啊,沒事能不能不要嚇人啊,本來就有點緊張的,結果被你這麼一說,心裏面就更加的緊張了,衆人在心裏面紛紛表示,劉美熙太胡鬧了,沒事也亂嚇人。

“不是啊,你們有沒有發現,我們的身後好像多了一個人”,劉美熙她這話一出,衆人瞬間頭皮發麻,甚至全身都開始因爲緊張和害怕而發麻了,“不會吧,我草它大爺的,這還沒到任務地點啊,鬼難道就出現了。”

李天他在心裏暗道,簡直不敢去想象,這時難道就出鬼了,那特麼的也太快了一點吧,李天他不相信,於是準備先回了劉美熙她的話,然後再回頭去看看後面,至於到底有沒有“人”,希望是不要有啊。

“劉美熙,你能不能不要再鬧了,你還沒有鬧夠是不是”,李天他半懟道的向劉美熙說着,代表羣衆,必須一而再,再而三的,這才第二次,“沒有,她並沒有騙你們大家”,說這句話的人,他正是劉美熙口中所說的。

所說的那個人,衆人身後多出的那個人,“你是誰啊,你怎麼知道劉美熙她沒有騙我們大家”,李天他剛把這句話給說完,馬上一陣恐懼感襲遍全身,“我擦,他說的竟然是,你們大家,那他不會就是劉美熙剛纔說的那個多出的人吧”,緊張、害怕、恐懼,此刻每個人身上都有,聲音的確是從後面傳過來的,好像距離不是很遠。

“奇怪,爲什麼我沒有感覺到一絲的危險呢,難道我的感知能力消失了嗎”,既然自己的身後有鬼,那麼,自己應該能夠感應得到纔是啊,難道是怎麼回事,陳婷她從來沒有失誤的對危險極強感知能力,此時好像。

好像掉鏈子了,對於未知,衆人心裏還是很好奇的,所以,之後大家便紛紛的向身後看去,“還好,原來是人不是鬼啊”,看到自己身後的是人,大家的心裏一時也就放心下來了,很普通的一個人。

“難怪,我沒有感應到危險,只是人而已,不是鬼”,陳婷她弄明白了之後,便也沒有去多想了。

“你是”,見對方的樣子還算和藹,劉美熙她也不想忍了,想問的,那還是問吧,“你特麼的,你躲我們身後嚇人幹嘛,還有,你難道是什麼人,跟蹤我們是要做什麼”,李天他一連串的向那個陌生人發出提問。

或者說,此時衆人心裏面的疑問,衆人都想知道,這個身後的陌生男子,他到底是誰,不,這個中年男子,他到底是誰,看年齡差不多五十來歲左右,劉美熙她的態度還算好,但李天他的態度,就有點不好咯。

這麼兇,這麼沒禮貌,難道就是因爲看到人家是人而不是厲鬼的原因嗎,那麼,好啊,變個身給李天他看看吧。

結果有點不盡人意,那個陌生中年男子,他並沒有像我們說的,可以變身什麼的,他或許就是任務世界裏的一個普通人吧,“各位小友,我並非像那位小友說的,跟蹤各位小友,我是住在離這裏有點遠的老屍村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