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綠色的光照射在五隻毒物身體上,五隻毒物立即開始變大,癩蛤蟆變成水缸那麼大。紅色蜘蛛變成汽車輪胎那麼大,黑色變成一條十米長的蟒蛇,蠍子變成豬那麼大!蜈蚣變成長十米的怪物。

粉館房頂被頂出了五個窟窿,瓦片掉落下來嗎,房子搖搖欲墜,灰塵四起。

阮靈玉和秋菊兩人嚇得直往後退,尤其是阮靈玉更深懼怕,她是知道五毒合一的威力的,上次差點就被殺死了,要不是有高人相救,早就被吃掉了。

「五毒合一!」嗖!五隻毒物立即重疊起來,這真是太怪異了,黑蛇、紅蜘蛛、蠍子、癩蛤蟆、蜈蚣這五隻蟲子竟然融合了,地面上立即出現一頭怪物,五隻頭,分別是蛇頭、癩蛤蟆頭、蜘蛛頭、蜈蚣頭、蠍子頭。

這個五頭怪物的腳更是亂七八糟的,什麼蜘蛛腿、蠍子腿、蜈蚣足、蛙腿,「我靠!這是什麼怪物!這也可以組合啊!」江帆震驚道。

「給我吃掉他!」五毒降師何嬈厲聲喊道。

五頭怪物立即張開五隻不同的頭,吱!噴射出毒液箭,毒網、毒針直奔江帆。江帆立即使出遁地之術,鑽入地下,當他出現在五頭怪物背後時候,立即遭到另一輪攻擊!


五隻頭,無論你在哪個方位,都逃脫不了它的攻擊,江帆連著幾次被迫鑽入地下,江帆被逼急了,他喚出誅妖劍,「誅妖劍,斬了這隻怪物!」江帆怒喝道。

「是的,主人!」誅妖劍從地面飛出來,青光閃耀,誅妖劍突然變成一把巨大的劍,劍光直射屋頂,一道劍光閃過,巨劍橫空劈下,咔嚓!五頭怪獸的五隻頭被砍落下來。

五頭怪獸變成無頭怪獸,砰!的一聲響,地面上出現五隻毒物的屍體。五毒降師何嬈大驚失色,「我的寶貝!」她放聲大哭起來,她長年和這五隻毒物生活在一起,這些毒物就像她兒子一樣。

五毒降師何嬈淚流滿臉,惡狠狠地望著江帆,「小子,你殺死了我的五個寶貝,我和你拼了!」

「啊!」何嬈大叫一聲,如同瘋離開似的,身體卡的一聲,如同雞蛋殼破裂一般,從她的頭頂鑽出一隻紅色的頭出來。

那不是人頭,是一隻蟲的頭,樣子像蚯蚓的頭,但是頭上面有兩隻眼睛,嘴巴是尖尖的,「嘶!」那隻怪蟲發出怪叫聲,吱!的一聲,它從五毒降師的頭頂滑了出來,何嬈就像一個空皮囊似的,軟軟地倒下去。

江帆頓時驚呆了,「這是什麼?那個五毒降師何嬈呢?難道她死了?」

「江帆,你要小心,這是五毒降師的本命降!它就是何嬈!」阮靈玉驚呼道。

在越秀國五毒降師都有一個本命降,這就是他們體內豢養的毒蟲,這種毒蟲已經與他們身體合二為一了。可以這樣說,這個降蟲就是他們的命,如果蟲死了,他們的命也就結束了。

如果五毒降師的人死了,降蟲還在,那麼他們的命就在,他們就成了一隻蟲,仍然具備原有的巫術法力。

江帆當然不知道這些事情,管他媽的死沒死嗎,不就是一隻蟲嗎,老子斬了你!「誅妖劍!斬掉這隻蟲!」江帆喊道。

「是的,主人!」誅妖劍立即飛斬何繞的本命降,嗖!地上的本命降突然飛起來,吐出白色的絲,朝著誅妖劍網過去。

誅妖劍劈在白色絲上,砰!如同碰在彈簧上一般,誅妖劍被反彈回去。緊接著本命降對著江帆吐白絲,吱!幾縷白色飛向江帆。

江帆看到誅妖劍都無法斬斷這白色絲,可見絲的韌性十分好,立即彈射出離火球,迎向白色的絲。白色的絲遇到離火球,立即被燒掉,化成灰燼。

我靠!這絲還是怕火燒啊!江帆立即對著何嬈的本命降彈射三顆離火球,嗖!嚇得本命降掉頭就逃。

「想逃!沒門!」江帆立即彈射出冰封符球,嗖!白色冰封符球飛射到本命降身上,唰!本命降立即被冰封起來。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推薦《逆天斬魂》不錯的書! 此時何嬈的本命降就如同冰雕的蟲一樣,「哈哈,這次看你怎麼逃出冰封!」江帆笑道。

突然咔的一聲,冰裂開了,本命降飛了出來,朝著江帆撲了過去,江帆沒有想到本命降可以破開冰封。根本來不及躲閃,身體本能閃動,還是慢了點,江帆的胳膊被本命降咬上了一口。

江帆感覺到微微一點疼,就如同螞蟻咬了似的,本命降的毒液立即進入江帆的身體,嗖!江帆天眼穴的空間裡面的三隻內丹立即釋放出內丹之氣,立刻沖向毒液。

「哈哈!小子,這次你是在劫難逃了!你被我的本命降咬了,誰也就不了你了!」何繞的本命降呵呵笑起來。

「江帆!」阮靈玉震驚喊道,完了,還沒到越秀國,江帆就死了!阮靈玉的心一下沉到海底!

邱菊驚呆了,自己突然有了一個如此厲害的男人,這麼就沒了呢?難道自己真的克夫嗎?要不然還沒在一起就剋死他了!

那本命降的毒液十分霸道,竟然和三個內丹之氣抗衡,這就更加激發了江帆天眼穴裡面的三個內丹釋放內丹之氣,特別是那個四尾鼠蛟的內丹釋放最多。

江帆只感覺到渾身發熱、發脹,渾身如同要脹裂似的,他怒吼一聲:「臭蟲!老子踩死你!」江帆立即抬腳狠狠地踩上去。

啪!的一聲響,何嬈的本命降被江帆一腳踩扁了!緊接著那隻被踩扁的蟲立即又鼓了起來,「哈哈,你是踩不死我的,你中了我的毒,活不了多久了!」何嬈咯咯笑道。

此時江帆身體搖晃起來,如同喝醉酒似地,那些內丹之氣竟然無法抵禦降毒,突然江帆天眼穴內的三顆內丹衝出天眼穴空間,直奔降毒。

「啊!」江帆大喝一聲,他感覺到渾身如同要爆炸似的,頭頂上出現虎形戰氣,一頭猛虎在他頭頂咆哮!他一招手,嗖!誅妖劍飛到他手中,手握誅妖劍,江帆對著何嬈的本命降使出了「天下無妖」。

「天下無妖!」江帆暴喝一聲,他此時就是需要發泄,渾身的力量多得沒地方使。

一道青光閃過,誅妖劍如同耀眼的太陽,劈中地上的本命降,噗!「啊!」何嬈慘叫一聲,本命降被劈成兩段!本命降一死,五毒降師何嬈生命立即結束!

江帆是乎還不解氣,瘋狂地衝出粉館面後面,對著後門的十多棵大樹猛地一揮劍,呼!一道青光閃過,江帆收起誅妖劍。

嘩啦啦!那十棵大樹頓時攔腰斬斷,齊刷刷地倒下,江帆竟然一劍砍斷了十棵大樹!江帆體內的內丹之氣已經消滅了降毒,三顆內丹立即回到了天眼穴的空間里。

江帆的實力又提高了不少,特別是他的「天下無妖」的劍法提升了一個層次,還有他的戰氣也從牛形戰氣突破到虎形戰氣,現在他已經是地級武者了。

黃富、阮靈玉、邱菊、納甲土屍等人隨著出了後門,當他們看到江帆一劍砍倒了十棵大樹,頓時都目瞪口呆。

「帆哥,你又突破了!」黃富驚喜道。

江帆微笑點頭道「是的,托那個五毒降師得福,她的本命降毒讓我又提高了不少!」

阮靈玉震驚地望著江帆道:「你不怕本命降的毒?」在她眼裡,本命降的毒是很毒的,雖然不是最毒的毒,但是一般人只要被本命降咬了一口,最多幾分鐘就要死亡,除非有本命降的解藥。

在越秀國有很多降毒,但都不是最毒的,最毒的要屬桫欏露,這種毒,只要一滴就可以毒死十頭牛。這可是越秀國最毒的毒,在越秀國沒有任何降師可以解這種毒,因為桫欏露是無解藥的劇毒。

江帆笑呵呵道:「有你們兩位美女在,我怎麼是得去死呢!」

「切,油嘴滑舌!」阮靈玉扭頭走到一邊去了。一旁的邱菊臉色羞澀地望著江帆,她心裡十分高興。

回到粉館里,望著地上亂七八糟的屍體和木頭碎片,江帆無奈地搖頭道:「這個粉館是完了,還不是衛生問題就完了!」

江帆對著邱菊道:「邱菊,你看看一共損失來了多少,我都賠償給你!」

「我已經是你的女人了,怎麼能要你的賠償呢!」她臉色羞澀,低下了頭。

一旁的阮靈玉立即哼了一聲,出了粉館,她可不想在旁聽那些肉麻的話,黃富立即拉著納甲土屍也出去了,屋裡只剩下江帆和邱菊兩人。


「呃,邱菊,我那是逗那個吳鎮長的,你千萬不要當真!」江帆冒汗道。

邱菊身體一震,臉色慘白,「我不漂亮嗎?」她雙眼望著江帆。

江帆點頭道:「你很漂亮!」

「我身材不好嗎?」邱菊問道,她眼中含著淚水,她儘力控制住不讓淚水流出來。

「你身材很好!」江帆道。

「那你嫌棄我是寡婦?」邱菊道,她身體顫抖起來,淚水再也控制不住地流了出來。

「怎麼會嫌棄你是寡婦呢!」江帆道。

「那你為什麼不要我呢?」邱菊羞澀地低下了頭,她手搓揉這衣服邊角。

「因為我身邊已經有了很多女人,我怕你不願意跟著我!」江帆道,他心裡暗自歡喜,這個邱菊不錯,可以珍藏起來。

邱菊終於明白了原因,她舒了口氣,「這個我不在乎,只要你心裡有我一個位子就行了!」她知道像江帆這麼有本事的男人,肯定會有很多女人喜歡,這個是很自然的事情,如過是過去,哪個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的。

江帆十分高興,他要的就是邱菊這句話,他走過去,一把拉住邱菊的手,「嗯,果然是個好女人!」江帆笑呵呵道。

邱菊臉立即紅了,「你不怕我是個克夫的女人嗎?我的前任丈夫是新婚之夜死的!」

江帆笑呵呵道:「我會看相,你不是一個克夫的女人,反而你是個旺財的女人,就算你克夫,我命硬,不怕你克呢!」

「真的,我不是克夫的女人,那我的前任丈夫怎麼死了呢?」邱菊驚訝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人各有天命,你前任丈夫的命就那麼長!」江帆拉著邱菊的手道:「你新婚之夜和你前夫圓房了嗎?」


邱菊臉紅得像柿子,聲音極低道:「還沒圓房,他就死了!」

我靠!我撿到寶了!沒想到邱菊還是個雛的呢!江帆心裡十分高興,一把摟住邱菊的腰對著她的唇吻了下去。

邱菊急忙往後閃,嬌羞道:「門外還有人看著呢!」

江帆望了一眼偷著窺視的阮靈玉,笑嘻嘻道:「就讓他們看唄,我們只是增進彼此的了解,男人和女人彼此了解的第一步就是從嘴巴開始的!」江帆立即摟著邱菊要吻。

突然門口傳來阮靈玉的冷冰冰的聲音,「你們話說完沒有,說完了我們就動身吧,我還趕著去越秀國呢!」

我靠,這女人真她媽的掃興,「我們還有最後一件事沒做,你稍等片刻!」江帆很不高興道。

邱菊紅著臉低聲道:「我們快出去吧,人家都催你了!」

江帆笑嘻嘻道:「我們還沒有相互了解呢!快抓緊時間,了解了解!」江帆手一勾,邱菊整個人立即撲入江帆的懷裡,還沒等她反應過來,江帆的嘴唇吻了上去。

邱菊如同觸電般,渾身顫抖,她還沒有吻過呢,那個新婚之夜,丈夫只看到她的開始寬衣的時候就激動得死了。她現在才明白原來這就是吻,原來吻是這麼的美妙!

片刻之後,江帆和滿臉羞紅的邱菊出來了粉館,阮靈玉看到江帆一臉得意,再看到邱菊一臉羞澀,還有紅撲撲的臉就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冷哼了一聲,「走啦!磨磨蹭蹭的!」

江帆笑呵呵道:「小富,你們幾個先上車,我還有點事要和邱菊交代!」

阮靈玉和黃富、納甲土屍三人上了賽龍車,江帆拉著邱菊的手道:「邱菊,我這次是要護送越秀國過往的妹妹去越秀國首都和內,此去路途遙遠,而且十分兇險,剛才粉館里發生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所以你不能和我們一起去,你直接到東海市去等我,你就找這個人,他會安排好你的一切的。」

江帆從兜里拿出了一張薛奎安的名片,「你到了東海后打電話給這個人,他會開車來接你的。」江帆微笑道。

邱菊接過名片,羞澀點頭道:「嗯,我今天就去鎮上坐車到東海市去,我等你回來,你要小心點!」

江帆笑道:「你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最多半個月我就回來了!」

江帆上了賽龍車,邱菊揮手與江帆告別,直到賽龍車消失不見,她仍然站在那裡。

賽龍車上,阮靈玉一直綳著臉,扭著頭,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翹著二郎腿,雙手交叉胸前。

江帆看了看衛星導航儀,出了谷田鎮只要經過幾個小鎮后,接著就到了辰州市,想到了辰州市的鯨鯊幫分舵,這傢伙竟然招惹了我們,那就是滅掉你們!

「小富,我們改道上高速,直接到辰州市,車子直接開到鯨鯊幫分舵去,我們先滅了鯨鯊幫分舵再走!」江帆冷酷道。

一旁的阮靈玉不願意了,「你們不要去招惹鯨鯊幫,快點把我送到越秀國去!不要再耽擱時間了!」阮靈玉不悅道。

江帆冷笑道:「婦人之見,如果我們不去滅掉鯨鯊幫,那個鯨鯊幫肯定還要派人來殺你的,我們這叫先下手為強!不滅掉鯨鯊幫分舵,你在湖東省區域內絕對不安全!」

阮靈玉看到江帆冷冷的臉,頓時撅嘴扭過頭道:「你幹嘛這麼凶,哼,我死了不用你管!」

江帆笑呵呵道:「你在我手裡絕對不能死,只要你到越秀國,登時了國王的寶座后,你再被殺死,那就不管我的事了!」

「哼,難得理你!你放心,我當上來了國王我一定不會死的!就要氣死你!」阮靈玉氣鼓鼓道,她翹起腳換了一個位子,腳故意踩在江帆的腳上。

江帆故意慘叫道:「哎喲,腳被你踩斷了!」

「哼,活該!斷了好,省得你氣我!」阮靈玉氣呼呼道,她的腳仍然踩在江帆的腳上,完全沒有拿走的意思。

此時賽龍車已經出了谷田鎮,改道進入了高速公路,上了高速后,黃富猛地踩油門,賽龍車就像狂風一樣飈。


看著阮靈玉修長的腿,江帆伸手摸了上去,「哇塞,腿蠻有勁的嘛!」

阮靈玉瞪了江帆一眼,「你幹什麼!要摸摸邱菊的腿去,她的腿比我好看得多,她胸脯也比我大,你摸她去!」

我靠,這妞吃醋了,呵呵,看來我的魅力還是不小啊!江帆笑嘻嘻道:「靈玉,你很有潛力,只要開發一下,你不會比邱菊差的!要不要我幫你開發一下?」

「切,我才不要你開發了呢,誰知道你安的什麼心!」阮靈玉瞪了一眼江帆道。

「哦,那你就保持飛機場吧,以後你們越秀國的飛機就停在你那裡,呵呵!」江帆嘲笑道。

這句話可把阮靈玉氣瘋了,她提起腳用力地踩江帆的腳,「哼,踩死你,讓你嘲笑我!我恨死你了!你這個壞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