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身影慌忙躲避,避讓開了小偷。

來人身穿灰色毛衣,內襯白色短袖,一頭黑白短雜頭髮,戴著眼鏡,看起來像個老師一樣,斯斯文文。

「他沒事吧?」

「他剛剛看完自己的命書……到你了,袁先生。」

西裝男子抬頭,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

終於來了……

……

「袁不破的命書,我的卻算不出來。」

「原來一代神算天逸先生,不外如是。」

這算命的西裝男子,

竟是叫做天逸先生。

天逸先生淡淡道:「我算不出,是因為你根本不姓袁!」

「你說你是乙未年六月初八午時,出生於林吉省源松市。乙未羊年,也就是1955年。但我算出來的鐵板條文竟然一條都不對!」

「所以只有一個可能性,你是另一個甲子出生的。照常理來說,不會有這個可能性,但我依然決定試一試!」

這話引起了袁不破的興趣,本打算轉身離開,又從新坐了下來,好奇道:

「那你又算出了什麼?」

天逸先生搖了搖頭,淡淡道:

「結果就是……我依舊什麼都算不出來!」

「鐵板神算算不到的,就只有三界六道眾生之外的異物,也就是說……

你可能是殭屍!」

「我大膽將你的出生年份推前,足足推前了八百多年!才算出你是誰!」

「打開第五卷看看。」

袁不破帶著一絲微笑,無所謂的找出第五卷,

「哪一頁?」

「隨便一頁!」

……

「完顏不破!

金國平宋大將軍!一個曾經令岳家軍聞風喪膽的大名!」

袁不破,或者說完顏不破,

此時徹底認同了天逸先生的算命能力,看著書上的判語,請教道:

「什麼是吉凶同途?」

「你是否能算出我妹妹,以後會怎麼樣?」

這才是他前來的目的。

他想找一個算命高人,算出自己妹妹今後的命運。

天逸先生搖了搖頭,淡淡道:

「令妹在宋朝的時候就應該死了,現在她非人又非鬼,也不是殭屍。我說過的,三界六道眾生之外的異物,我是算不出來的,對不起。」

完顏不破聞言,失望的嘆了口氣,

努力了這麼久,還是沒有找到答案。

……

天逸先生打開抽屜,取出一個黑色圓管狀小巧物品,推到桌子對面,微微一笑:

「送給你,我想你用的到。」

「你為什麼要送給我?」

「想和你交個朋友。」

「我沒有朋友。」

「現在開始有了……」

完顏不破抬眼看了一眼,無所謂的接了過來。

天逸先生淡淡道:

「這是我兩年前研究出來的黑符,威力很大!如果你想死,也許它能幫你。」

「如果我真的這麼容易死,我早就已經死了。」

雖然這麼說,完顏不破還是收起了這道黑符。

……

天逸先生沉思片刻,沉聲道:

「我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

「當然可以,不過我不一定回答。」

手指敲了敲桌子,天逸先生表情有些嚴肅,看著完顏不破的眼睛,問道:

「我想知道,馬小玲在宋朝,是怎麼死的?」

「馬小玲?你怎麼知道我見過她?」

「我在推算你宋朝生平的時候,發現馬小玲曾經出現在朱仙鎮,也在那裡死了,你和她見過面並不奇怪。」

完顏不破看了看桌面,沒有回答,反而好奇道:

「我想知道,皇極經世書是本怎麼樣的書?」

天逸先生毫不猶豫回答道:

「是一本毫無用處的書!」

「雖然它可以精確推算出人一生的命運,巨細無遺。但是卻不能改寫命運!」

完顏不破點了點頭,又問道:「你和馬小玲是什麼關係?」

「我們家族是世交,如果排起來,我或許算是她的師叔?」天逸先生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淡淡道:

「重新認識一下,我叫何有求,是何應求的弟弟。不過,我很早就已經被逐出師門了,所以我對她的事,特別的有興趣。」

完顏不破挑了挑眉,顯然對這個結果感到意外。

何應求他知道,

曾經在將臣女媧滅世之戰時,被將臣殺死了。

何有求?

完顏不破搖了搖頭:

「你一點都不準,因為馬小玲根本就沒有死在朱仙鎮!」

何有求眼中閃過一絲精光,拿起算盤一邊推算,一邊道:

「不可能,你看看馬小玲命書的最後幾句。」

完顏不破依言照做,打開其中一本皇極經世書,看到上面似是而非的批語,直接合上了書本,扔到了桌子上。

「如果馬小玲真的死在了宋朝,我就不會坐在你面前,你一定是算錯了!」

何有求笑道:

「錯不錯,等一下就知道了,跟我來!」

……

彩虹橋上,

何有求和完顏不破身影出現,看著下方。

馬路上,一道轎車急馳而過,有位行人躲閃不急,直接被撞飛,摔倒氣絕而死!

看其面容,正是剛剛來偷書的小偷!

何有求淡淡道:

「原來黑豹,指的是這輛車啊。你現在相信了嗎?」

完顏不破意外於何有求的冷漠,吃驚道:

「你真是冷血!明知他要死,也不救他。」

何有求搖了搖頭:「天命難違,雖然我算出他有這一劫,但我不可能改變他的命運!」

「如果馬小玲在宋朝死了的話,我和我妹妹不可能出現在這裡!為什麼會這樣呢?」

何有求搖了搖頭:「其實很多事,我還沒有參透。」

「一字記之曰:藏!死里藏生!」

「可能馬小玲當天在朱仙鎮,埋藏了什麼,而這東西關乎她的生死?」

完顏不破現在明白何有求帶他出來的目的了,他看向何有求,問道:

「你想我幫你找出這個東西?」

何有求反問道:「你不想知道嗎?」

「為什麼你不自己去找?」

「因為只有你能找到,我找不到!」

他沒說假話,他真的去找過,但是找不到!

「我希望你能告訴我,馬小玲的命運,是不是可以改變?」

完顏不破眯了眯眼,沉聲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