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熟悉的味道傳來,她雙眸猛的圓瞪,臉上的疼痛越發的明顯,是地獄靈花的味道,自從上次中箭以後,她一直記得這個味道。

凌風注意她臉上痛苦的神情。

“蘇姑娘,你怎麼了?”

地獄靈花對精元傷害極大。

蘇紫陌只收回了一半迷迭之翼。

被沾了地獄靈花的迷迭之翼瞬間便黑,毒液疾速的滲入心脈。

庚樂羽一看,目的達到了。

她收回控制獸魂的修爲,瞬間回到了禁地裏。

“族長,蘇紫陌這會有得受了。”

紅嫣快速上前拍馬屁。

“任她在厲害,也逃不過這地獄靈花的痛,這本是給穆欣妍準備的,現在給她女兒用也不錯。”

庚樂羽一臉陰毒,看着天烏里慌亂的幾人。

“姑姑,你怎麼了?”凝香突然發現她臉色異常。

蘇紫陌咬着牙!用盡全身的力氣支撐着自己的身體。

“怎麼會這樣?陌兒。”

沐雲軒快速回到她的身邊。

看到地上變黑的迷迭之翼,他眼眸裏升起了一抹深深的恐懼。

“雲軒,是,是地獄靈花。”

蘇紫陌指了指迷迭之翼下邊的一株赤褐色的花朵。

凌風一看,猛的看向鳳雅!

那凌厲的眼眸裏,瞬間閃過了殺意!

鳳雅觸及凌風殺人的眼眸,她瞬間心驚肉跳,難道凌風哥哥剛纔……。

沐雲軒快速的把那地獄靈花用玄氣吸開,即使是這樣,已經來不及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庚樂羽伸出雙手,快速凝聚出一道光芒,召喚出剛剛被蘇紫陌他們殺死的魔獸獸魂。

“吼!”正當鳳雅在不知道要怎麼辦的時候。

身後突然傳來怒吼!

鳳雅知道是那個人在幫助她。

沐雲軒擡眸一看,雙眸陰鷙可怕!

“凝香,在這裏守着你姑姑,不許讓任何人靠近這裏。”

沐雲軒知道此刻出現獸魂非比尋常。

能召喚出獸魂的人不多。

而且這強大的獸魂被召喚出來,沐雲軒第一個想到的可能就是庚樂羽。

“姑父!你快去吧,這裏有我呢。”凝香看着那些獸魂嚥了一口口水。

沐雲軒眼神之中迸出一道殺氣,快速的飛身過去廝殺魂獸。

凝香一看,有六條,這是誰?

這麼大本事,剛剛死去的魔獸就能召喚出魂獸來。

隨即!

莫白和君臨天也一起去幫忙。

“好可怕!”

鳳雅害怕的挨近凝香幾步。

凝香猛的看進她的眼眸裏。

這女人的命到是挺苦的。

“怕什麼,有我姑父在呢?”

凝香瞪了她一眼,一臉自豪,似乎之前一直想到得到沐雲軒的人不是她一樣。

“可就是那些魔獸讓凌風哥哥受傷的。”

鳳雅躲入了凝香的身後。

“那不正好嗎,我姑父殺了它們,正好給你解氣。”

在大家都不注意的情況下。

鳳雅用玄氣把手中的地獄靈花用玄氣彈到蘇紫陌的迷迭之翼上。

現在又正是玄氣波動的之後,她這點小動作,很少被人發現。

恰巧這個時候,給凌風解毒的蘇紫陌緩緩收回迷迭之翼。

蘇紫陌虛弱無比,可凌風卻精神抖擻。

而凌風對鳳雅的修爲頗爲了解,在加上她把剛剛彈指一揮的動作,他皺了皺眉頭。

“嗯!”蘇紫陌只覺得全身突然痛了起來。

一陣熟悉的味道傳來,她雙眸猛的圓瞪,臉上的疼痛越發的明顯,是地獄靈花的味道,自從上次中箭以後,她一直記得這個味道。

凌風注意她臉上痛苦的神情。

“蘇姑娘,你怎麼了?”

地獄靈花對精元傷害極大。

蘇紫陌只收回了一半迷迭之翼。

被沾了地獄靈花的迷迭之翼瞬間便黑,毒液疾速的滲入心脈。

庚樂羽一看,目的達到了。

她收回控制獸魂的修爲,瞬間回到了禁地裏。

“族長,蘇紫陌這會有得受了。”

紅嫣快速上前拍馬屁。

“任她在厲害,也逃不過這地獄靈花的痛,這本是給穆欣妍準備的,現在給她女兒用也不錯。”

庚樂羽一臉陰毒,看着天烏里慌亂的幾人。

“姑姑,你怎麼了?”凝香突然發現她臉色異常。

蘇紫陌咬着牙!用盡全身的力氣支撐着自己的身體。

“怎麼會這樣?陌兒。”

沐雲軒快速回到她的身邊。

看到地上變黑的迷迭之翼,他眼眸裏升起了一抹深深的恐懼。

“雲軒,是,是地獄靈花。”

蘇紫陌指了指迷迭之翼下邊的一株赤褐色的花朵。

凌風一看,猛的看向鳳雅!

那凌厲的眼眸裏,瞬間閃過了殺意!

鳳雅觸及凌風殺人的眼眸,她瞬間心驚肉跳,難道凌風哥哥剛纔……。

沐雲軒快速的把那地獄靈花用玄氣吸開,即使是這樣,已經來不及了。 地獄靈花,又叫亡靈花,在沐雲軒的耳中,那是多麼可怕的幾個字。

“陌兒,都是我不好,我不應該離開你的。”

別人的生死與他何干?他在乎得只是他的陌兒。

這樣的錯誤,他怎麼能屢次三番的犯呢?

“地獄靈花俗稱亡靈花,對精元有致命的傷害。”

凌風喃喃自語!雙眸裏漸漸的升起一抹駭意。

鳳雅一聽,心裏無比的震撼!

原來那一小朵花真的能要了蘇紫陌的命。

她活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聽到見到這麼厲害的花。

蘇紫陌也很快接受了這個事實。

她容顏安靜祥和,上次她有檀燁然的幫助,安全渡過了一劫,這一次只怕……?

命運真是不公,還有四個月不到,她就能救她的櫟兒了。

不,她不能死,最起碼現在不能死!

她要救櫟兒!

一個強烈的念頭在蘇紫陌的腦海裏叫囂着。

“雲軒,你不要難過,我不會有事的,我不會讓自己有事的。”

蘇紫陌用力的擡手,輕輕觸摸着他痛苦的臉頰,“每次都讓你這麼傷心,對不起!”

“不,陌兒,是我每次都讓你受傷的。”沐雲軒搖着頭,那雙痛楚的眼眸裏,充滿了無奈與痛苦。

“雲軒,我現在要轉化神魂體,可我沒有力氣,雲軒,你幫我好不好?”

“陌兒,你要我怎麼做?”沐雲軒緊緊的擁着她。

一陣陣撕心裂肺的疼痛感襲上全身,蘇紫陌身子有些承受不住的抖了抖。

“噗……。”

蘇紫陌吐出一口黑血。

衆人皆是着急的又心痛的看着她。

“陌兒……。”沐雲軒觸目驚心,痛得不能自我。

“姑姑,姑姑,都是凝香不好,凝香離得這麼近還是沒能保護好姑姑。”

凝香內疚不已,那地獄靈花是怎麼到姑姑身上的。

凝香猛的看向鳳雅。

“是不是你?剛纔就你離我姑姑最近。”

凝香突然推了鳳雅一下,戟指怒目的看着鳳雅。

鳳雅心裏很慌亂,可臉上卻鎮定不已。

“不是我,不是。”

鳳雅委屈的搖着頭。

“我跟姐姐無冤無仇,我爲什麼要傷害姐姐呢?”

凌風卻猛的擡眸看着她,目眥盡裂。

是呀!蘇紫陌和她是無冤無仇,她爲什麼要殺蘇紫陌。

蘇紫陌也沒有力氣和她們爭辯。

她握緊沐雲軒的手,對着他溫柔一笑,若是這一次不死,她回去以後就和他成婚。

沐雲軒迴應着她,只是那笑比哭還要難看。

沐雲軒的手中,一股玄氣緩緩流入蘇紫陌的體內。

蘇紫陌淡淡一笑,開始心神合一的轉化神魂體。

明月谷裏!

莫雲天和白傾君,馨兒,站在水晶球邊。

馨兒早已經哭成了淚人。

豪門毒女,高冷總裁回個頭 莫雲天和白傾君目光嚴肅的看着蘇紫陌的狀況。

“莫爺爺,我孃親不會有事的,是不是?爺爺送馨兒去陪孃親好不好?”

馨兒搖着莫雲天的手臂。

她想立刻去孃親的身邊。

白傾君看着他,“雲天,送馨兒過去吧!免得那丫頭來回跑。”

莫雲天點了點頭。

抱起馨兒!

在白色水晶球裏注入一道白光,帶着馨兒離開。

眨眼之間,兩人就到了蘇紫陌身邊。

蘇紫陌本以爲自己出現了幻聽。

微微睜開眼眸,看到女兒。

她開心的笑了笑。 “馨兒,爹爹。”

“孃親,你不要馨兒了嗎?都這麼久,你和爹地都不去接馨兒回來!”馨兒跪到蘇紫陌的面前,淚眼朦朧的看着蘇紫陌。

蘇紫陌伸出另一隻手緊緊握住馨兒的手,疼痛讓她一下子說不出話來。

沐雲軒擡眸,看到莫雲天,黑眸裏閃過一絲激動。

“岳父大人,求求你,救救陌兒。”

莫雲天無奈的搖了搖頭。

他救不了陌兒,亡靈花的毒太霸道。

只有靠陌兒轉化神魂體以後,利用迷迭之翼的力量解了這毒。

在沐雲軒的幫助下,蘇紫陌正在漸漸的轉化神魂體。

“馨兒,雲軒,爹爹,等着我回來。”

這是蘇紫陌留下的最後一句話。

沐雲軒看着懷裏的人漸漸變成火紅的迷迭之翼飛走。

他的心也被一點一點的抽空。

一雙墨黑的黑眸,目斷魂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