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雙赤紅色的眼睛散發着炙熱的光芒,緊緊的盯着火雲道人。

「吼!」

震耳欲聾的吼叫聲響起,四周熔漿不斷的翻滾著。

只見,這巨獸一甩尾,整個熔漿都形成道道漩渦朝着身邊三人翻滾而去,似乎要將他們三人絞殺其中。

不過三人早有準備,只見火雲道人拿出一枚火紅色的珠子法寶,頓時,四周的熔岩漩渦就被定住,隨後緩緩消散。

緊接着,不等巨獸再次發起攻擊,左側的清風道人手中藍光一閃,一柄羽扇出現在手中,朝着熔漿巨獸一扇。

一道巨大的藍色風刃憑空出現,帶着恐怖的氣息,朝着巨獸斬去。

見到襲來的攻擊,巨獸想估計重施,鼓起熔岩巨浪抵抗,可是在火雲道人手中的地火珠的作用下,巨獸的手段都被破解。

同時,洪谷真君手中出現一座土黃色寶塔,飛向巨獸頭頂。一股巨大的壓力傳來,如同山嶽般沉重,頓時讓巨獸想要躲避的身影頓住。

撕拉一聲,巨獸身上的鱗甲頓時被裂開,鮮血直流。

「吼!」

巨獸吃痛,一聲怒吼,一雙巨大的爪子朝着清風道人拍了過來。不過在洪谷真君的寶塔鎮壓之下,根本難以摸到清風道人的衣角。

在定火珠的作用下,巨獸操控岩漿的能力直接被禁錮,對三人沒有絲毫的威脅。而在洪谷真君的寶塔的重壓下,巨獸的速度大減,再加上清風道人手中法寶的攻擊下,巨獸很快就遍體鱗傷,岌岌可危。

……

地火脈之中,大殿內,幾道人影正神色凝重的望着前方。一塊紅色的光幕浮現,正是巨獸被火雲道人三人圍攻的場景。

「族長,這地火獸被人族金丹修士圍攻,就要被斬殺了,我們難道不出手嗎?」身穿紅色戰甲的火靈族長老道。

「不能出手,否則這條地火脈就會被暴露,我火靈一族將暴露在他們面前。」

「可這地火獸是我們好不容易才培養到四階的,若是被他們斬殺了,我們要到何時才能夠再次培養出來?沒了他,我火靈一族再想誕生新的族人可就困難多了。」一旁的老者修士也不甘道。

「好了,不必多說了,就算再困難也不過是多花費些時間罷了,怎麼能和我火靈一族的族人相比。」

「你約束好族人,千萬別讓他們衝動。」火靈一族的族長嚴肅的說道。

就在他們說話期間,火雲道人等三人已經將地火獸重傷,就在他們想要結束地火獸的性命時,他們周圍的地火暴動,頓時將地火珠的禁錮作用衝破。

一道紅光閃過,將重傷的地火獸帶走,朝着更深處的岩漿下潛離去。

「該死,怎麼回事?為什麼火麟會出現在那裏?還將地火獸救下了?」火靈一族的族長怒吼道。

不止是他,就連大殿內的其他火靈一族的金丹修士也被這一幕驚呆了。

()

紫筆文學可是就算他不攻擊單貴,單貴也肯定活不了了,他身上的樹木,花草,逐漸枯萎。

兩位妖族高手來到單貴面前,要把單貴帶走,單貴笑了笑,反正笑的挺嚇人的,擺了擺手,指了指天空,意思是,你們走把,我走不了了,單貴現在連嗓子都沒有了。

兩位眼中看了一眼單貴,在他們心中,無比的佩服這這個人族,抱拳后,兩位妖族離開,然後在這片天地,單貴都聽到了一聲爆炸,聽到了耳朵中傳來的,全殲敵軍,我方全軍覆沒。

……

《武夫當立》第二百三十七章新世界7 「姐姐無須客氣,那既然你忙,妹妹就不打擾了,改日再來。」楊桐丹很適宜的走了。

沒錯,她的意思很簡單,就是想要佔骨師利用她占骨的能力去對方藍曦若,具體的雖然不清楚,但是她聽姚凡強說過,這占骨師似乎……能改變一個人的命運軌跡。

占骨師一個人在房間里思考了良久,忽然笑起來:「藍曦若啊藍曦若,你終究還是要死的。我雖然不能直接殺了你,但是……我能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她笑著,眼中帶著幾分殘忍。

接下來的幾日,她都在房間里,沒有出去。

她通過水晶球看到了虛弱的藍曦若,還看到了冰茉微,並占骨得出了冰茉微有辦法解救藍曦若。

於是,她開始施展了法術,用水晶球和占骨的力量來改變兩個人的命運,她讓冰茉微沒有辦法接近藍曦若,也讓藍曦若沒有幾乎和冰茉微有多少交流。

這樣一來……藍曦若的被救,就能無限制的拖延下去了。

……

「曦若,你怎麼樣?」赤玄很擔心的看著藍曦若,夜華傲和兩個孩子,以及其他人,都出去找冰茉微了。

冰茉微就像是從這裡消失了一般,完全的失蹤了。

龍王都不知道她的蹤影。

沒有人找到她,但是眼看時間一日日的過去,距離半個月的期限,也開始接近了。他們翻閱的所有古籍,全部都沒有記載,倒是於白曾經說,他看過的一本那個世界的書,上面寫著,冰玉聖訣第九式,起死回生。

他們並不知道這個起死回生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很顯然,應該並不是單純的字面上的意思才對。而且……起死回生這種事情,估計是不太能做到的。

而蘇羽澤當時死後的復活,藍曦若也沒有對他們說過。

龍王很著急,他知道冰茉微是絕對不會臨陣脫逃的,就算是要跑,也應該是他們一起才對。現在奇怪的失蹤,一定是遇到了什麼事情!

都怪他這兩日沒有好好的陪陪她……如果那一晚他不睡,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了?看著夜華傲焦急的面孔,他就有一種慚愧的感覺。

「我沒事……」藍曦若睜開眼睛,看著赤玄,「放心好了,我沒事的,只是覺得有些無力。這些日子真奇怪,怎麼會這樣呢……」

她看著赤玄,希望他告訴她一些什麼。

她感覺得到不對勁,但是沒有人說,她也無法得知最後的真相。

赤玄低下頭:「曦若對不起,我不能說,你現在就安安心心的休養,我們一定會想辦法的。」他伸出手摸摸藍曦若已經有些憔悴的臉,心裡很難受。

藍曦若點點頭:「我知道了。」

她很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生命力一直不斷的流失,她的身體不斷的虛弱,最終……就是死路一條。

她嘆息一聲:「赤玄,你跟著我這麼長時間,也辛苦了……若是,我真的沒有辦法挺過來,你就……回去吧。安安心心的當你的萬獸之王,不要想我。」

他們在一起經歷了這麼多,她知道赤玄是真的關心她。

「你不會死的!」赤玄看著藍曦若,緊緊的抱著她。

一間昏暗的密室,地面潮濕而髒亂,小屋子很是狹小,只能容納得了三四個人的樣子。

一個女子昏迷著,看起來有些不對勁。

門「吱呀」一聲打開,又「嘭」的一聲關上。一個腳步聲緩緩的靠近女子,黑暗中,那一雙眼睛亮的很。但是那身影,卻有些虛,就像是靈魂體一般。

「啪」的一聲,一根帶著倒刺的鞭子狠狠的抽在女子的身上。

「啊!」女子疼醒,發出尖叫。

「喲,醒了?」那聲音有些飄渺,但是卻冰冷刺骨。

女子緩緩的抬起頭,看到了那個有些飄渺的身影,迅速反應過來:「你是那個世界的神?」她開口,眼中帶著幾分不確定和畏懼。

那身影忽然笑出聲,點點頭:「沒錯,果然聰明。」

女子看著她:「你抓我過來幹什麼!你放開我,我要走了!」

那身影終於靠近她,笑的殘忍:「為何要放你走?讓你去救藍曦若嗎?別做夢了!」她忽然掐住了女子的脖子,手慢慢收緊。

女子瞪大眼睛:「你知道曦若?你是誰!」

「是誰?」那聲音甩開手,冷哼兩聲,「你還沒有資格知道,你現在能做的,就是乖乖的呆在這裡,等著藍曦若死掉。到時候,我自然會放了你。」

這笑聲有些尖銳。

「你放開我!你到底是誰!」女子怒了。

「冰茉微,你覺得你落到一個神的手裡,還能逃脫的掉嗎?不要把希望寄托在龍王的身上,他找不到你的。還有……他和我同樣都是神,你確定他能下得了手嗎?」

那身影笑的得意。

被抓住的女子就是冰茉微,她一覺醒過來,就已經是在這裡了,本來她以為自己還在夢裡,但是隨著那一鞭子抽下來,她就清醒的認識到這並不是夢!她真的被抓來了!

而且……對方和藍曦若似乎是死敵!

這樣看來,她逃脫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冰茉微,你要是聰明一點呢,你就應該感謝我,畢竟要不是我強制性的把你抓過來,你也不會免於一死。等藍曦若一死,我把你放了,你就能和龍王永遠在一起了。是不是很感激我呢?」那身影笑的猖狂,看著冰茉微開口道。

冰茉微覺得噁心。

「你莫要動歪腦筋,在我的手裡,你是絕對不可能逃脫的。你應該聽過占骨師吧?」那身影看著冰茉微,緩緩的說道。

冰茉微愣住:「你是……占骨師?」

身影點點頭:「如何?這下老實了嗎?」

冰茉微忽然面如死灰,心裡的希望也一點點的消散掉。如果對方是占骨師的話,她就真的沒有脫身的機會了。占骨師能通過占骨預測到很多事情,也能找到很多人。

她逃跑的唯一結果就是——再次被抓回來!

「很好,看來你已經知道事情的嚴重程度了。」占骨師滿意的點點頭,「雖然這只是我身體的一部分靈魂,但對付你,已經足夠了。你只是一個靈體,完全鬥不過我的。」

冰茉微不再說話。

外面,龍王等人還在焦急的尋找,可是這麼大的地方,去哪兒找?

龍王也試著感應過她,但是很可惜的是,什麼都感覺不到。他甚至有那麼一瞬間,懷疑她已經……死了。但是這是不可能的!她還沒有救藍曦若,不可能會死的!

而冰茉微所在的密室,在別人的眼中,也只是一面牆壁而已。

完全的隱蔽,沒有人找得到。

「那……你為什麼要對付藍曦若?」冰茉微覺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斃,先獲取對方的信息,然後再想辦法也不遲。實在不能逃脫,至少她能知道對方的理由,也算是死的明白了。

「為什麼?」占骨師就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樣,忽然大笑起來,然後看著冰茉微,「告訴你也沒什麼,藍曦若知道也沒什麼。」

冰茉微看著占骨師,心裡帶著幾分顫抖。

她……果然是不怕的。

也對,那個世界的人,應該是不畏懼人類的。再加上,他們的能力確實比人類要出色的多。

「你應該認識那個人,於白。」占骨師輕輕開口,嘴角帶著幾分殘忍,「你知道嗎,他是我這輩子註定的愛人。」

冰茉微一愣,似乎明白了什麼、

「沒錯,你猜的很對,我喜歡於白,而於白喜歡藍曦若,所以……我要殺了藍曦若,這樣於白就是我的了。」她笑的猙獰,冰涼的手碰到了冰茉微的臉。

她雖然只是占骨師的靈魂一部分,但是已經能強大到有實體了。

可見……占骨師是有多厲害。

冰茉微的眼中帶了幾分厭惡:「你這樣,你永遠都得不到於白的!」她扭過頭,不讓占骨師碰她,「你這樣的人,簡直是太骯髒了!」

骯髒?

占骨師的眸子冷下來:「你說什麼?冰茉微?你居然敢罵我?」

說著,她繼續揮動了鞭子,那鞭子一下下抽在她身上,她疼的全身抽搐。

「嘖嘖嘖,你說你好好的在天地靈氣之間不行嗎?偏偏要孕育成人形。這下後悔了吧?人可是會有知覺的,你會感覺到,什麼叫做折磨,什麼叫做地獄!」

占骨師一邊說著一邊抽打她,然後甩掉鞭子,開始改用長劍。

雖然說冰茉微是有實體,而且和人類無異,會流血也會疼痛的。但是傷到她,並不是像人一樣會傷及窩贓六腑什麼的,而是直接傷到本體。

等本體被傷的差不多了,她就會漸漸變得透明,最後消失。

占骨師顯然氣壞了,她拿著劍,一劍劍的刺下去,冰茉微咬著牙齒,眼中帶著憤怒,連人類的偽裝都保持不住了,恢復成了她原本的樣子。

冰藍色的眼眸,金色的長發。

「確實很漂亮,龍王眼光不錯。」占骨師慢悠悠的說著,停止了攻擊。

「冰茉微,你最好識趣一些,不管是你想幹什麼,都不要惹怒我。否則……」占骨師冷哼一聲,就斜斜的靠在牆上,盯著她。

。 「吳叔,劉家就這麼完了?」鄒子昂盯着平靜的湖面,有些心不在焉地問。

他身後的那名中年男子就是鄒家的管家吳叔,跟着鄒家已經有三十多年了。

「少爺,確認過消息,灰飛煙滅,從此以後六大豪門,只有五家了。」吳叔上前一步,恭敬地回答道。

「陳宇的手段,也真是狠。」鄒子昂冷笑一聲道:「但是接下來,他要怎麼承受天策劍府的怒火呢?」

「哈哈,陳宇是民間出身,就算是混得再怎麼厲害,他也不過是一個草莽罷了,哪裏比得上少爺根正苗紅?玩手段,他和少爺比起來還差了幾個檔次呢。」吳叔哈哈一笑道。

「可他的實力,確實也強啊。」鄒子昂微微的嘆了一口氣道:「這個年紀的修法者,幾乎是鳳毛麟角,陳宇身上,到底是有怎麼樣的奇遇呢?而且以他的智商,一定知道是我在後面策劃,你覺得,他會怎麼對付我呢?」

「呵呵,少爺請放心,陳宇不是傻子,我們鄒家後面是上位者,他不也拿對付劉家的手段對付我們,因為那樣的話則會亂了朝堂上的格局,這是誰都不敢觸的。」吳叔微微一笑,頗為自信地說。

「這倒也是,就算是他沒腦子,葉清凝也會阻止他的。」提到葉清凝,鄒子昂咬咬牙:「葉家那娘們,真的是不知好歹。」

「她會為她做出的選擇而後悔的。」吳叔道:「少爺才是人中龍鳳,怎麼是陳宇那種土鱉能比的?」

突然,人影一閃,一記耳光甩在了吳叔的身上,緊接着,陳宇出現在兩人的跟前。

「陳宇,你……」吳叔神色大變,他顧不上自己被抽得半邊臉紅腫,如臨大敵地吼道:「來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