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最後一個數字出來,他迅速的滾落到門的另一側,再次朝著那個方向射擊。

差了零點二秒,櫃檯上的人端著槍出來,扣下了扳機。

但已經遲了,子彈頃刻打穿了他的腦子。

慕洛琛對葉簡汐和溫如意說:「過來。」

葉簡汐伸手欲拉溫如意的手跑過去,可還沒碰到溫如意,她忽然起身,猛地朝著反方向跑了過去。

葉簡汐反應過來去追她,「如意,回來!」

但不管她怎麼喊,溫如意都像是瘋了一樣,繼續向前跑。

慕洛琛也沒料到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低咒了聲,朝著兩人追了過去。

和葉簡汐擦肩而過的剎那,他鉗制住她的肩膀說:「你到千島那家店等著我,我找到溫如意,會跟你匯合。」

葉簡汐腳下一頓,但還是乖乖的聽話,轉身向著千島商店跑過去。

……

另一邊。

哄你入我相思局 容子澈帶著手底下的人,逐層的搜尋著自己母親的行蹤。

可這裡的百貨商店,足足有四十四層,哪怕挨個搜索,也要花費半個小時的時間,更別說還有阻擋他們的狙擊手和等待拆除的炸彈!

至尊重生 心裡焦急的不行,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以最高效的速度,分配人手。

時間一點一滴的減少,眼看著只剩下五分鐘的時間,樓層也最終縮減到了十到二十六層。

容子澈帶著幾個人,趕到了十六層。

正要搜索時,餘光里忽然瞥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他瞳孔驟然縮緊,朝著那個方向跑過去。

其他人見狀,紛紛跟著。

追到樓道的拐角處,眼前卻沒了人影,容子澈停下了腳步,在心裡告訴自己不可能。

洛琛明明保護著如意,她怎麼可能在這裡?

這麼想著,容子澈沉聲命令,「走吧。」 所有人抵達十六層便分散開來,開始尋找容母的蹤跡,發現沒有她之後,又逐層的往上。直到第十九層,有人發現了商場的一處倉庫門沒有辦法打開,可是貼在上面,又能隱約的聽到裡面有細微的聲音,他立刻將這一情況,彙報給了容子澈。

「把門撬開。」

婚後相愛,冷酷首席逗萌妻 看著腕錶上設置的倒計時,只剩下了不到兩分鐘的時間,容子澈的額頭上漸漸的布滿了細密的汗,掏出手機通知警方那邊的拆彈專家趕到十九層。

他眼睛一轉不轉的盯著門口,心跳如雷。

十幾秒后,門鎖咔嗒一聲,掉在了地上,他想也不想的推開門,衝到最前面。

入目的場景,卻讓他的身體猛地一震……母親被密密麻麻麻的繩索捆在了椅子上,而她周圍幾乎有十幾斤的炸藥。

這麼多的量,足以將商場的整層炸飛!

而此時連接著火藥的定時器,顯示只剩下了一分零九秒。

容子澈衝上前,將她嘴巴上貼的膠紙撕下來。

容母的滾滾的落下,顫抖著聲音說:「阿澈,是媽對不起你,你別管我了,趕緊走吧,記得以後好好的照顧你爸和月兒。」

容母後悔聽信了唐南澤的話,可惜已經晚了。

現在說什麼都遲了。

她沒打算自己活著出去,但她不能讓兒子有任何閃失。

「我不會丟下你一個人不管的,媽,拆彈專家正在趕來的路上,你再等等。」容子澈說著話,神情專註的研究這個定時炸彈,之前他曾經學過一些簡單的拆彈技巧,可這個炸彈是不同的,總共有三根線都是藍色的,根本不知道該減斷哪一條。

大滴大滴的汗從額頭上滾落,掉在了地上,容子澈受傷的手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怎麼還沒來?拆彈專家呢?」

容子澈朝著後面怒吼。

手底下的人立刻回答:「容先生,他們已經到了十三層,很快就過來了。」

秒錶飛快的跳動,每減掉一個數字,都令人心臟跟著緊縮了下。

「嗒」紅色的數字顯示到了三十秒,門口終於響起紛沓的腳步聲,緊接著三名拆彈專家在特警的保護下,進入了倉庫,拿出了拆彈專用的儀器,三人迅速的檢查定時器。

旁邊跟來的特警,對容子澈說:「容先生,我們已經讓所有搜捕的人員,撤到安全的地帶,為了你的安全著想,請你也立刻撤離。」

炸彈隨時會爆炸,誰也不知道最後的結果是怎樣的,能將傷亡的人數降低到最低,自然是最好的。

容子澈看著憔悴不堪的母親,堅定的搖了搖頭:「我留下來,你們不用管我。」

見他執意如此。

那名特警也不再勸他。

而就在兩人說話的時間,計時器已經跳到了……十五。

眼看著只剩下了十幾秒鐘,容子澈反而平靜了下來,母親生了他,養了他,沒有把她照顧好,還讓她受了那麼多的罪,是自己不好。若是這次沒能救得了母親,他願意陪著她一起死,只是心裡最放不下的就是如意,明明答應了要照顧她一輩子的,可自己沒有做到。

也不知道她現在在哪兒。

洛琛,應該已經把她帶到安全地帶了吧。

容子澈正在出神,空曠的房間忽然響起了一道清亮的聲音,「子澈。」

容子澈神情一震,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不然怎麼會在這兒聽到如意的聲音。

可下一刻……

聽到門口響起腳步聲,他側首看過去,見溫如意滿頭大汗活生生的站在自己跟前,他只覺得腦子嗡的一聲炸掉了。

「誰讓你過來的?洛琛呢?」

容子澈爆吼,額頭上的青筋一根根的跳起來。

溫如意聽到他的嘶吼聲,腳步頓了頓,但緊接著更加堅定的朝著他跑過來,張開雙臂,緊緊地抱住了他,「容子澈,你不能丟下我一個人,不管你到哪兒,我都會跟著你。」

這是找回她以後,她第一次說出那麼條理清晰的話。

容子澈渾身一震,單手抬起她的下頜,還沒來得及問話。

身後的拆彈專家忽然說,「容先生,我們已經解除了定時炸彈,你趕緊帶你母親去就醫吧。」

容子澈聞言回頭,看到定時器已經停了下來,心頭頓時長長鬆了口氣。

他俯首望向懷裡的溫如意,有千言萬語想跟她說。

極品小農民系統 可現在時機不對,只能壓下。

良久……

他說:「如意,走吧。」

牽著溫如意的手,走到自己母親跟前,特警將容母扶了起來,原本想背著她走下去的,可她搖了搖頭,推開特警,望著溫如意和容子澈說:「對不起,這段日子,我做錯了很多事。我不知道你能不能聽得懂我說的話,但我還是想跟你說句對不起,如意。」

溫如意眨了眨眼睛,搖頭說:「沒關係,你不管做什麼,都是為了子澈好,我不怪你。」

容母聽到她說的話,面露震驚:「你已經恢復了記憶?」

溫如意點了點頭。

容子澈早就猜到了這點,可親口聽到溫如意承認,心頭還是禁不住的湧起熱潮。

他已經做好了長久等待的打算。

卻沒想到,上天給他送了這麼份兒大禮。

用力的握緊溫如意的手,容子澈道:「先不要說這些了,先出去再說。」

容母點了點頭,在特警的攙扶下,往外走。

幾個人走到電梯口,容子澈按了下降的按鈕。

電梯從二十三層,緩緩地往下降。

直到他們所在的一層,叮的一聲打開,容子澈原本側首看著溫如意,注意到裡面有人,目光不由得一頓,隨即本能的察覺到了危險。

他下意識的抱住了溫如意往後躲。

容母卻在這時,擋在了他前面:「小心!」

槍聲響起,容子澈聽到了一聲悶響,然後他看到鮮血從母親的胸口浸染開來,特警拔出槍,對著電梯里的人打了一槍,確定那人死了,再回頭看向容母,神情變得嚴峻,迅速的將她抱起來。

容母拉著容子澈的手,「阿澈,別難過,媽的命是你救回來的,現在是還你呢……」

她每說一個字,臉色就蒼白幾分。

衣服上的血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的蔓延開來。

容子澈用力的握住她的手,眼淚順著眼角落下:「媽,你別說話,一定不會有事的,一定不會有事的!」

他的話音落,倉庫的方向忽然傳來「轟」的一聲巨響。

整棟樓隨著這聲響,都撼動了幾下。

幾人的臉色頓時一怔,隨即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容子澈迅速的說:「從消防通道走!」

特警抱著容母往消防通道的方向沖。

容子澈扯著溫如意的手,跟在了後面。

然而,唐南澤是真的下了死心,要把他們往死里弄,在那一聲爆炸聲響之後,又連續出現了幾次爆炸。

整棟大樓都搖搖欲墜,消防通道的樓梯,也出現了裂痕。

他們一口氣跑到了七層,前面跑得特警,腳踩進了裂縫,咚的一聲摔倒在地。

被他抱在懷裡的容母也被丟了出去。

容子澈放開溫如意,跑向自己的母親,忍著疼痛將她抱起來。

「媽,我這就帶你出去。」

說著話,回眸看了一眼溫如意。

溫如意攙扶著受傷的特警說,「我沒事,你趕緊帶阿姨走。」

幾人繼續往下跑。

抵達第二層,露面已經坍塌的非常嚴重,眼看著整棟樓都要倒下。

容子澈看了眼窗戶,說:「我們從這邊跳出去。」

從二樓跑下去,再衝過大廳出去,會浪費太多的時間。而且,說不定在跑出去的過程中,大樓已經倒塌,將他們壓在下面。從窗戶口跳出去,反倒更安全一些。

容子澈說做就做,脫下自己的外套,將母親綁在自己的身上,「我送你們先出去,等下我自己再跳出去。」

「不行,你帶著容阿姨,怎麼爬上去,你先過去,我沒受傷,自己爬出去更方便一些。」溫如意推著容子澈走到窗戶跟前。

容子澈還想說什麼。

但話沒說出口,溫如意神色嚴厲的打住了他的話:「容子澈,現在不是磨磨唧唧的時候!你再磨蹭下去,我們所有人都得死在這裡!」

她說著,示意特警彎下身子。

自己則拚命的把容子澈往前面推。

容子澈被迫踩在特警身上,翻身上了窗戶。

商場的樓層普遍不高,二層也不過四五米左右,加之下面有綠化帶,跳下去起到了緩衝作用,所以容子澈和容母安全的著陸。

溫如意看到容子澈跳出去,對特警說:「你腳踝受了傷,先踩著我上去,等下再拉我。」

「溫小姐……」

把女人留在最後,特警於心不忍。

開口想讓溫如意想上去,可她已經主動地彎下了腰,給他做墊背的。

特警深吸了口氣,踩著溫如意,爬到了窗戶口。

站穩后,迅速的對溫如意伸出了手。

溫如意蹬著牆往上面攀爬,眼看著快要上去,大廈忽然晃動了下,她腳下一滑,差點摔回去。

死死地咬著牙,撐過那陣晃動,溫如意再次開始往上爬。

接近了窗戶口,她聽到了容子澈的聲音。

立刻沖他露出了笑臉,「容子澈,接住我。」

話音落,她義無反顧的跳下去。 容子澈張開雙臂,將她牢牢地抱在懷裡。

受到衝擊兩人倒在了地上,他胸口被壓得悶痛,可一點也感覺不到疼痛,只覺得全世界都冒著幸福的味道。

……

容母很快被送上救護車,容子澈沒有陪著過去,而是留在現場吩咐手底下的人去找葉簡汐。沒多會兒,周文達帶人把葉簡汐找了出來,她看到溫如意第一眼,一把抓住她胳膊問:「如意,你沒事吧?」

「我沒事。」

葉簡汐乍聽到,心放回了肚子里,可很快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你說什麼?」

「我沒事。」溫如意望著她一字一句的說。

葉簡汐這才意識到什麼,手上的力道驟然加大:「你是不是想起來了?」

「嗯。」

溫如意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想起來的,只覺得前面的日子都過的渾渾噩噩,而就在不久的某一刻,腦子一陣陣的刺痛,不斷的有畫面湧出來,刺激的她難以忍受,在疼痛中,她拚命的往前跑。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意識漸漸的恢復了清明,然後恰好有路過的搜救人員,她抓住其中一個人問清楚了容子澈所在的位置,便朝著他找了過去。

「阿琛呢?」葉簡汐看著溫如意和容子澈,心臟忽然一陣的發涼。「他不是過去找你了嗎?你們沒在一起嗎?」

「我不知道。」溫如意眼底里一片茫然,記憶里完全沒有關於慕洛琛的任何痕迹,她只記得,自己醒來時便在十四層的一間房間里,周圍全部是警戒的人員。

慕洛琛去找她了嗎?

容子澈也意識到了情況的嚴重性,「嫂子,洛琛那麼聰明,一定不會有事的。」

「我知道,可是我擔心他……」萬一找不到溫如意,他一直待在大廈里怎麼辦?還有,那麼多次的爆炸,萬一他剛好在爆炸點呢?葉簡汐一顆心像是被人用手揪著,無意識的朝大廈那邊走了過去。

容子澈抓住了她:「嫂子,你幹什麼?」

「我,我……我想去找他。」

葉簡汐話說出來,淚不停地順著眼角落下。一直以來,她都覺得慕洛琛對自己來說,不過是名義上的丈夫,可此刻知道他有可能出事,心裡的痛楚卻比想象的要強烈千倍百倍,像是心臟被人硬生生的扯出胸腔,疼痛的難以忍受。

葉簡汐抬手去扯容子澈的手,「你放開我。」

「嫂子,你不能進去,要進去也是我進去。」

容子澈看向溫如意說,「你看著她,千萬別讓她衝動之下,做出什麼傻事。」

他把葉簡汐推給溫如意,然後跟著那些搜救的特警往大廈里沖。

溫如意望著他走的方向,扶著葉簡汐低聲呢喃:「簡汐,別擔心,他們一定不會有事的,你要相信他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