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伙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願意先走,走在前面的人太容易受到攻擊了,因為通道很狹窄,幾乎沒辦法閃躲。

「你們三個先走。」

那個最後來的黑影一副我最吊的語氣命令道。

那三個人一組的當時就不幹了,一個人了不起啊,他們還是三個人呢,「信不信群毆你!」焰覺得還是不要浪費時間,便不耐煩的說道,「麻煩你們快點走,我趕時間啊。」

四人刷的一下看了過來,「你趕時間你先走啊!」

焰不屑的冷笑一聲,「先走就先走,本人是守護者阿斯塔.笛蒙.諾維奇,我從來都是走在世界的最前面。」

說完,焰就跳進了坑道裡面,往前面快速的跑去。

另外兩伙人一愣,頓時趕緊跳下來跟上,生怕落了后。

他們同時內心暗暗想到,什麼守護者,聽起來很牛逼的樣子,出去以後要好好打聽一下守護者的名頭了。

焰在前面跑得飛快,什麼太黑、拐彎太急、下坡太陡、都難不倒他,分分鐘就把後面的人甩得沒影了。

結果倒好,幾人還想著跟上他,結果跑的太快,狠狠的撞了幾次石壁以後,終於是學乖了。

回聲越來越大,快到出口了!

黑影本來就是個矮人內部的高級刺客,這次出來,就是準備看看能不能掙點外快,要是找到聖者,那就發財了。

沒找到也無所謂,這次這麼多傻瓜出來,找幾個好欺負的宰了,也能夠發比小財。

透過門口的火把,一道陰影在洞口拉得老長,黑影頓時剎住腳步。

鏗的一聲,一把門板寬的雙刃斧直接落在洞口,一道賤賤的聲音傳了進來,「這洞是我挖的,要走這出去,先把過路費交了。」

黑影頓時臉色一黑。

見鬼,他怎麼沒想到,早知道第一個下來了!

這洞外面的聲音分明就是剛才那個跑的飛快的庫納人!

黑影冷聲道,「我交了錢你不讓我出來怎麼辦?」

焰驚訝道,「怎麼可能,我們守護者是最講誠信的,你交錢,你就是我的顧客,我不可能欺騙你的,說不定還得叫你一聲大爺,別廢話了,趕緊給錢,沒錢魔晶也行,一百枚魔晶一個人。」

能夠混到無視黑幫大佬的,基本都是矮人社會的頂尖人物,這幾個傢伙不差這點錢。

逼得沒有辦法,知道自己被這個所謂的守護者擺了一道,只好乖乖的交了錢,然後焰這才把他們放了出來。

「守護者是吧,你給我記住了,我黑影會找回這個場子的。」

「還有我們,我也也不會放過你的,你最好別再出現在王城,巡邏隊里我兄弟多得是。」

幾人紛紛出聲威脅焰。

焰一臉不屑的站在遠處的岔道口,實際上內心都樂開了花。

「可以可以,我守護者阿斯塔.笛蒙.諾維奇從來還沒怕過誰,天上的巨龍,地底的炎魔,來一個算一個,我不會皺一下眉頭。」

幾人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著焰,雖然內心震驚,但是對於這種吹牛逼的話,他們感覺太過了。

這傢伙不會是假酒喝多了吧?

眾人頓時失去了打嘴炮的興趣,紛紛收起武器,往自己認為可疑的無盡通道跑去。

沒一會兒,這裡就只剩下了焰一個人。

焰美滋滋的收起魔晶。

他對這裡不熟悉,還是決定先前往最近的一處發現聖者痕迹的地方觀察一下。

幸好下來的時候買了一張地圖,無盡通道裡面最主要的通道,這上面都有描畫。

當然,只有地表五百米以上的。

在往下面的通道,陷落時間太久,相關地圖早就遺失在了漫長的歲月裡面。

按照標記,焰左拐、直走,然後右拐,很快就到了第一處可疑地點。 最後的結果當然是毫不例外的宋離被男二給逼得走投無路,到最後只能含恨離開這個世界,可是就在宋離從三十九層的高樓上面即將跳下去的時候她的面前卻突然出現了一行字。

而那一行字卻讓她毛骨悚然,那行字顯示著男女主即將再一次結婚,而她即將結束自己的生命。就因為看見了哪一行字,即便自己的身體再怎麼不聽從自己大大腦的指揮,宋離還是強行讓自己停了下來。因為她必須要弄清楚這一切到底都是怎麼回事。

一開始宋離什麼都沒有查出來,只是感覺好像自己慢慢奪回自己身體的控制權了,可是突然有一天,宋離覺得自己的整個大腦好像突然之間就喪失了思考的能力,變成了一隻提線木偶。

也就是那時候宋離已經確定在自己的背後肯定是有人在控制著自己,可她不知道到底是誰在背後控制著自己。

不過這時候的宋離突然間能有在看見某一樣一閃而過的事物的時候,腦子裡面會閃過一個片段。雖然那個片段很是短暫,但是每一次宋離都將閃過的片段記錄下來。慢慢的宋離發現她竟然她竟然能夠將這些故事拼湊起來。

等她將這些故事都拼湊好了之後,自然就發現了原來自己生活的世界竟然只是別人的一本小說,而自己也不過只是人家書裡面的一個炮灰而已,最終只能去主角的世界裡面消失,一旦她從主角的世界裡面消失之後,那麼她這個人也將不復存在。

知道了這個結果的宋離當然不願意接受,她想盡辦法的想要避開男女主,甚至謊稱自己的精神病人想要讓精神病醫院將自己給看管起來,可是這一切都在宋離實施的時候因為作者給自己安排的劇情打亂了。最後的自己自然是走投無路,最後被男二用開車給撞死了。

當然男二的結局也不太好,畢竟為了讓男主女主在一起,其他人都能說是炮灰。男二因為撞死了自己進了大牢,而自己則靈魂一直飄蕩著,可能是因為自己活著的時候運氣不怎麼好,所以反而在自己死了之後就開始走大運了,竟然能夠保持自己的靈魂不散,最後更是成功的轉投到趙氏的肚子裡面,成為了她們的孩子。也因此自己從出生開始才會帶著前世的記憶。

宋離覺得前世的記憶對於自己來說就是一塊無法揭開的傷疤,可是好像從現在開始那塊傷疤已經開始在慢慢的癒合了。

「怎麼了?」顧寧牽著宋離的手往回走的時候卻發現宋離有些出神。

宋離搖頭,「沒什麼,只是覺得今天晚上的月色實在是太好了。」漫天的星空足以將自己一直想要掩埋的黑暗照亮了。

顧寧的執行能力是不用說的,第二天天還沒有亮的時候,顧寧已經安排好了三輛馬車出現在趙家的面前。

「阿離咱們今天就去你家?」程氏問道。

宋離點頭,「是啊。」

程氏昨天晚上跟丈夫商量了一晚,認為爹娘這個時候跟著阿離去活水村也就算了,可是他們實在是沒有必要現在就跟著過去,畢竟現在距離阿離成親可是還有足足將近兩個月的時間。她們這跟著一起過去了,難道讓她們在活水村待上兩個月?

「阿離啊,你看現在距離你成親的時間還早。你外公外婆跟著你過去也就算了,我們幾個等到你成親之前肯定就過去。」唐氏有些期期艾艾的看著宋離,畢竟之前答應跟著宋離一起走的人也是她們,這臨了了自己卻反悔了。不管怎麼說都是自己的錯。

宋離一愣,隨即明白過來了,大舅母這是覺得他們真要是跟著自己去了活水村就得要在活水村閑著兩個月的時間,如今大家都是爭分奪秒的奮鬥時候,哪有有這麼多的閑工夫跟著自己在活水村待上二個月的時間,一切都是因為自己沒有考慮周全。

「大舅母您可千萬不要這麼說,都是我沒有考慮周全。這樣我跟阿寧帶著外公外婆還有曉麗走。等我們阿寧婚期前我們在安排人過來接你們可好?」宋離問道。

程氏沒有想到宋離竟然這麼的直通人情,連忙道:「阿離,大舅母這也是沒有辦法,若是有時間大舅母也願意陪著你。」

宋離知道大舅母跟自己所說的這一切都是真的,心裡自然也不會有什麼怨懟,道:「我知道,大舅母。」

這樣宋離帶著兩位老人家跟趙曉麗一起啟程往活水村去。

回去的路上帶著兩位老人家,宋離跟顧寧的速度自然而然的就放慢了下來,而且趙曉麗這個侄女也喜歡纏著宋離,問宋離很多稀奇古怪的問題。偏偏每次宋離就算是瞎掰都能給趙曉麗扯出答案來。

「小姑姑,你真的是好厲害。」沒想到小姑姑竟然知道這麼多,趙曉麗感嘆道。

宋離深深的自責,這一天到晚她為了糊弄住趙曉麗說了不知道多少的謊話,現在一聽見趙曉麗要問自己問題,她就覺得自己的頭皮發麻。

好幾次自己向顧寧求救,可是顧寧都是一副你活該的眼神看著自己,真是讓人越看越是不高興。

「顧寧,咱們在前面停一停吧!」宋離道。

儘管半個時辰之前他們才剛剛停下來休息過,可是既然宋離說讓停下來了,那麼顧寧當然是毫不猶豫的就停了下來。

「怎麼了?阿離?」顧寧是單獨坐在前面的一輛馬車裡面的,因此他只能從馬車裡面出來去問宋離到底怎麼了?

「你跟我換位子坐。」

顧寧一臉的疑問,自己跟阿離換位置坐?

「為什麼?」

「因為我已經想不出曉麗要問我的答案了。」宋離苦逼的承認。

顧寧忍不住失笑,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樣可笑的理由。

宋離見顧寧竟然嘲笑自己,忍不住伸腳踢了顧寧一腳,怒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顧寧連忙求饒,道:「不是,我看你那會兒不是說的頭頭是道的嗎?怎麼這會兒就不行了?」

顧寧說的應該就是他們在路過一個鎮上的時候,正好在鎮上的一家酒樓裡面吃飯,顧寧就看見了趙曉麗是怎麼一個問題接一個問題來問宋離的。 僅僅是走了這幾段無盡通道,焰就服了這地底的矮人了。

不得不說,這些矮人確實是挖土打洞的好手。

通道與通道之間,錯綜複雜,如果走進小道裡面,搞不好就出不來了。

這裡的工程恐怕經歷了最少上萬年的挖掘,才會變成如今這麼複雜的模樣。

想想整個大陸地底的深邃,難怪矮人沒什麼信仰,只信仰自己人,或者是石頭。

不得不說,他們的輝煌歷史和石頭形成的時間一樣漫長。

第一處也是唯一一處發現聖者蹤跡的地點已經聚集了不少人了,他們都是抱著和焰一樣的想法來到這裡的。

可疑地點是一處廢棄的遺迹。

焰想過很多種可能,遺迹被人封鎖,或者有人攔路打劫。

但是一到遺迹,整個人都蒙蔽了,萬萬沒想到是這種情況。

他知道,絕對不可能找到什麼線索了。

因為這個遺迹哪還能叫遺迹啊,整個都被人翻了個底朝天,就像是個工地一樣。

不知道是哪個混蛋先動的手,然後大家都開始翻箱倒櫃的尋找線索。

遺迹裡面到處都是已經被打碎了的石罐子,還有各種石頭雕像,很多地板甚至都被人敲掉了。

一大群的矮人在遺迹裡面到處搞破壞,亂鬨哄的一片。

一些比較懂行的矮人則是站在遺迹門口,只是根據遺迹里的物件擺設還有雕像方位就判斷出來了,這裡是一處古代的鍛造大廳。

我的絕美前妻 還有很多各種奇特上古文字,也佐證了這個判斷。

矮人的文化斷層還沒有形成,所以知識豐富的研究型矮人都能夠辨認出遺迹裡面的文字。

焰忽然意識到,自己對這個世界的矮人文化完全是一無所知,所有的一切都是道聽途說,要依靠自己尋找線索,那就差的太遠了。

幾乎不可能。

既然這樣的話,還不如先把自己的名氣打起來,這樣也不虧。

焰快速的退回來時的路,然後七拐八拐的,找了一處無人的複雜路口,留下了一些痕迹…

然後焰回到了遺迹。

正好路邊站著一大群的矮人。

「嘿兄弟,他們這是在幹嘛啊,怎麼滴,矮人要收復這裡了么?」

焰走了過去,這伙矮人也都是啥也不懂,來這裡看戲的,屬於湊熱鬧的行列。

對於他們來說,能找到聖者最好,找不到,那也是理所當然的。

再不濟,回去以後這也是一個不錯的冒險經歷。

「地表來的兄弟,咋滴,你不是為了懸賞來的啊?」

在焰遞出一大瓶酒以後,路邊的幾個矮人立馬開始和焰稱兄道弟起來。

「什麼懸賞?我進來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了,至於為什麼嘛,你懂得。」焰神秘的一笑。矮人立馬會意了焰的意思,對焰豎起了大拇指,「兄弟好膽量!」

因為原始利瑞姆的存在,地表生物即使是只在地底遊盪,都是比較危險的,長期如此的

話,會死的很慘。

矮人認為焰是在搜索遺迹裡面的寶物,俗稱冒險者。

另外一個矮人半瓶酒下肚,也說到,「是啊,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最近暗裔們開始挖掘利瑞姆,你去深處,很容易碰到暗裔,據說那裡還出現了一種可怕的大傢伙,嘴巴有這麼大。」

矮人努力的張開粗短的手臂,表示那怪物一口就能夠把人給吞了。

焰看他比劃,頓時就知道,這個傢伙說的是食人怪,食人怪原本不是生活在地底的,鬼知道暗裔是怎麼弄出這麼多食人怪的。

在地底的話,食人怪還是很好對付的,因為他們身形巨大,進入不了較小的通道,只能在主要通道裡面活動。

從這裡也可以看出,暗裔控制這麼多食人怪,一定是對地表有所圖謀。

聊著聊著,矮人就說到了他們這次來的目的,尋找聖者。

喝多了以後,矮人嘴巴一張,頓時說出了內心的真實想法,「怕不是聖者已經被暗裔給抓住了,據說有人在地底深處發現過一種可怕的暗裔,他們很喜歡把矮人切成一大塊,一大塊的,然後生吃,幾口就能咽下一個矮人。」

焰頓時表情隨意的說到,「你還別說,我前不久就看到一個奇怪的矮人,不會是你們口中的聖者吧。」

「當時這傢伙就走不遠處的通道鑽了出來,把我嚇的,還以為是什麼暗裔呢,於是一斧子過去,結果這傢伙戰技了得,硬是被他給躲開了。」

矮人頓時一驚,周圍的矮人也都圍了上來,紛紛要求焰提供線索。

快穿之紅塵道 焰頓時不知所措,趕忙把剛才出來的那個岔路口位置提供給了這些人。

並且信誓旦旦的以坤的名義表示,「我守護者阿斯塔.笛蒙.諾維奇絕對沒說謊。」

矮人們都信了他。

因為焰以坤的名義發誓了,庫納人絕不會拿自己的神聖胡說八道的,而且這樣騙人,對於焰來說,沒有半分錢好處。

卻實沒好處,但是焰的名氣一下子在這個遺迹周邊傳開了。

所有人都知道了,聖者的第二個線索出現了,由一個叫做阿斯塔.笛蒙.諾維奇的庫納人提供的。

他在一處偏僻的通道裡面撞見了疑似聖者的人。

奇怪的是,現在他們已經找不到這個自稱為守護者的庫納人了,這傢伙據說已經回王都了。

事實上並沒有,焰躲在角落裡面,一直跟著一堆看起來很專業的矮人探險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