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招兩式,身外化身招架不住,靈光散盡有潰敗的危險!

見到這一幕,這下太陰星君扛不住了,臉色駭然高聲呼道!

“那女子,你是什麼人?吳剛,你我都是天庭同僚,你怎能夠與外人聯手,欺負我一個人!”

吳剛破口大罵:

“你個太陰星君實在陰險,更是不知好歹!

在你轄管的水部之中,有人私自下凡強取豪奪萬年老樹精華!

又讓普通凡人與你們狼狽爲奸,祭祀生靈增長修爲!

今日我家主人爲凡間百姓前來申冤,玉帝避而不見,連你水部星君,也是不願意有所回覆!

更是對我主人橫加侮辱,如今,你才知道錯了!

恐怕已經是晚了!”

話說此處,吳剛手中的開天斧砰的一下砍在太陰星君胸口!

可憐太陰星君,這位大強者!

那可是水部至尊的存在,沒想到在這開天斧無窮神力之下,當場胸口撕裂開一個巨大的破口!

露出了半份真身!

這要是再來一斧頭,可就真的是破開了太陰星君的護身法寶,直接肉身破碎了!

一見到吳剛動了真怒!


自己的身外化身被打得擡不起頭來,再僵持下去,恐怕自己修煉千年而得的身外化身,直接會被那女孩捏爆。

這時候太陰星君心中不由得納悶:

“莫非這個吳剛所言爲真?我閉關這段時間內,真的有人做下了這等惡事!”

要知道,天庭想要凌駕於三界之上,最重要的莫過於香火。

而香火要以人間的爲主。

況且各位神仙吞吐雲霞採天地靈氣煉化飛昇,乃是和天道爭搶氣運,靠着天道的允許纔有如今的地位!

而天道業力,那可是碰不得的東西。

別說是真仙,即便你身爲玉皇大帝,若是業力纏身,照樣讓你輪迴劫無盡。

所以即便是當今玉帝,對於用活人來祭祀這樣的事情,也是不敢有半點染指,更不敢有因果纏身!

而且但凡查到這樣的事情,任何下界的神靈,都是有權利去出手制止,並且斬殺首惡之人的!

他堂堂太陰星君,經歷過封神之戰,從太古之時活到現在,知道太多不該招惹的東西。


怎麼可能會犯下這麼大錯?

如果他真的敢這麼做,根本無需天道聖人出手,光是玉帝查到此事處置他,就夠他喝一壺的了。

甚至直接拔除頭銜,廢除修爲,丟進畜生道輪迴個幾千遍,那也是於情於理,合情合理!

所以,此刻聽到吳剛這番話,在看吳剛舉着斧頭要把他生劈了!


頓時他心裏一慌,這件事絕對不能透露出去!

一旦透露出去,極有可能他的神位不保,以後只能做個畜生!

就連那些下界知情者也一個不留,否則自己必死無疑!

於是,只見到這位太陰星君,竟然當場與身外化身合一爲二,實力達到了十二分,眼神冰冷的說道。

“吳剛,你這是血口噴人。

本天君雖然閉關很久,但是我水部之人恪守己任,從未做過任何逾矩之事!

今日你卻聽信偏言,傷害到我水部威名,這件事我絕不能善罷甘休,即便是死,也要死得清清白白。”

身在後方的張凡挑了挑眉:

“這是打算不認賬了?”

太陰星君大手一揮,天河之水瘋狂暴漲!

而那沉寂着的天河大陣也轟隆隆運轉!

就見到這輻射四方,天地之水源泉的天河,從源頭處的洗仙池開始,無窮法力匯聚!

凝結成了數百條水之真龍,翱翔天空掌握千里方圓之地!

數之不盡的天河生物,天兵天將,就是在水中浮現而出!

與此同時,新任天蓬元帥手持令旗,揮舞之間有天河大將匯聚而來,結合天河大陣之威力,直接將張凡幾人困在了陣法之中!

這邊的動靜鬧得太大了!

天河大陣都動起來了!

這可是天庭防備外敵入侵時,纔會用到的超級陣法!

可以說,天河大陣的威力一旦施展起來,雖然比不得那所謂的誅仙劍陣,但準聖之下,無人能在其中生還!

如此浩然之力量匯聚!

即便是玉帝想冷處理這件事,也不可能做得到了!

“陛下,這……這大事不好啊,天河大陣都動起來了,萬一真讓太陰真君殺了吳剛,這件事可就無論如何都說不清了!”

玉帝一聲長嘆!

原本玉帝不想在這個時間段,讓太陰星君因爲一件小事,一些普通凡人的命而入輪迴遭劫難!

因爲這一場輪迴要以萬年爲單位!

也就是說太陰真君此次歷劫,至少要一萬年才能夠回到天庭!

這位掌控天河大陣的強者,可是天庭不可或缺的超級戰力。

但,這太陰星君腦子一根筋,太過護短,如今連天河大陣都動了,如果他這個天地共主選擇包庇,那那可就不僅僅是天庭丟臉的問題!

甚至,連那些不允許在此劫難插手的聖人,恐怕都看不過眼了。

這時候,一頭青牛馱着一個老頭,溜溜噠噠的進入到了凌霄寶殿之中。

“陛下,此事恐怕沒有表面那麼簡單。”

一些關注在這裏的人,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

聖人化身,太上老君都出面相勸了!

一見到老君都來了,玉帝立刻從座椅上站了起來,手一揮之間,一面金光璀璨的浩然鏡子,便是浮現在了太白金星的面前!


“速速去吧!”玉帝無奈一揮手!

太白金星頓時連連叩首:“陛下英明,陛下英明啊!”

太白金星抓着昊天鏡,施展了祥雲遁術,化爲一道金光,直奔水部而去!

而這一頭,眼見着天河大陣演化出來的天兵,以及水之真龍爲聚而來!

身爲天庭殿前將軍的吳剛,一雙眼睛都已經充血了,身上金光大放,手中的開天斧伸展至最大,將身後的飛梭,張凡等人護了起來。

“好你一個無法無天的太陰星君!

沒有陛下的指令,你竟然敢私自開啓天河大陣,欲要誅殺我等!

你此行爲,莫不是要包庇手下,在這朗朗天庭之上,做下犯上作亂之事!” 太陰星君冷哼一聲:

“吳剛莫要血口噴人,分明是你強闖天河大陣,我若是不還手,豈不是讓天下人取笑!

我勸你,立刻束手就擒,將那些凡人交出來,否則,這天河大陣碾壓之下,莫說你一個小小的殿前將軍!

即便是神道天君,也必死無疑!”

太陰星君可沒有開玩笑,這天河大陣的威力,究竟有多強?

除了聖人之外,即便是準聖,也要傷筋動骨!

再向下,能扛住的人,除了修煉肉身出名的天君以外,還真沒人能承受得住這份碾壓之力!

畢竟這天河之水無孔不入,只要你沒修煉到天地一體,言出法隨的境界,光是這天河之水的重壓,就足以立刻將先人的神魂都碾碎!

更別提肉身了!

太陰星君臉色微沉!

他已經拿出了最後的底牌,如果這個吳剛還是不肯讓步!

依舊寸寸相逼!

那,他只能今天選擇殺掉神明這條路了!

至於之後的後果,也總要比神魂俱滅要強。

但可惜,他實在高估自己了!

花月影撇嘴一笑:“天河大陣?比誅仙陣如何?”

太陰星君愣了一下,沒等回話,卻見到吳剛飛身而上,一隻手捉住幾乎撐住天穹的大斧子,直接斬了下來!

“天哪!這不是要命嗎?”

趕來的太白金星看着這一幕,嚇得直接將昊天鏡都在了自己頭上!

這可是開天斧,有開天闢地之能,那二郎神神力無窮,施展開山斧可以劈開華山。

但是這開天斧,可是盤古手裏的東西,和這位大神有一點關聯的寶物,那都有無窮無盡的能力!

而且在關鍵時刻,張凡將天地當鋪的印章,塞到了吳剛的腰帶之中!

這天地當鋪從何而來,無人可知,卻能夠讓張凡以這尊大印的能力,輕而易舉的敵對衆神!

張凡才只是凡人身軀,體內並無仙靈之氣,就有如此強大的力量彰顯!

吳剛身爲天神,可想而知這增幅之力有多麼恐怖!

所以,令人恐懼無比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到那開天斧,直接撕裂了天河大陣,斧頭劈斬而下,整個三界顫了三顫!

而這條天河直接從中斬斷,破開一條巨大的破口,滔滔天河之水一分爲二,連破十二重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