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爺爺身體瞬間被定住,我害怕三爺爺再次掙脫,就連忙從地上爬起來,跑開了。

瘦子也沒有停着,也不知道他從哪裏拿出一條紅色的繩子,在三爺爺身體被定住的時候,連忙把三爺爺綁了起來。

就在瘦子快要完成的時候,三爺爺額頭那道黃色的符再次自燃。三爺爺的身體就開始劇烈的掙扎着。

“快點過來幫忙啊!”瘦子還有一點就可以繫上了,可是這個時候三爺爺的掙扎,讓他沒有辦法系上繩子。

我快速的上前一步,死死的按住掙扎的三爺爺,給瘦子騰出時間繫上繩子。

還真的別說,瘦子這個繩子還真的有用。三爺爺躺在地上,身體不斷的掙扎,就是無法掙脫繩子的束縛。

三爺爺暫時被控制住了,瘦子拍了拍手看向我說:“你還有事情瞞着我啊,想要徹底的制服你三爺爺,你就必須和我實話實說!”

“你有病吧,我瞞你什麼了!”被瘦子突然的一問,我有些摸不清頭腦。

從認識瘦子到現在我都一直沒有機會說三爺爺的事情,現在突然說我瞞他什麼,我到想要知道,瘦子到底都知道什麼。

“你三爺爺的問題不在你三爺爺身上,而在你爺爺的身上。你爺爺是不是和你三爺爺一天死的,而且你爺爺的棺材下面還有一個不該存在的東西。”瘦子看了一眼在地上不停掙扎的三爺爺說道。

爺爺棺材下面有一個不該存在的東西,難道瘦子是說紅色長盒子。想到這裏我瞬間明白了瘦子接近我的目的,原來他也是衝着紅色長盒子來的。那個紅色長盒子裏面到底是什麼東西,爲什麼會引起這麼多人的爭奪呢?

(本章完) “我爺爺的棺材底下竟然有不該存在的東西?”我裝作驚訝的看向瘦子,既然瘦子是衝着紅色長盒子來的,在他還沒有處理玩三爺爺的事情之前,我一定不能告訴他紅色長盒子已經不見了。

“是的,就是那個東西讓你三爺爺不得消停。只要取出那個東西,你三爺爺就可以消停了。”瘦子很認真的說道。

瘦子越是認真,我越是感覺瘦子可笑。不就是想要得到紅色長盒子裏面的東西嗎?至於用這麼蹩腳的理由嗎。

什麼取出那個東西三爺爺就消停了,現在紅色長盒子早就取出了好嗎?好像是取出那個長盒子之後三爺爺才起屍的吧,如果這樣說,那紅色長盒子還不應該取出呢。

自從知道瘦子是利用我,我心裏就不舒服。你不是說爺爺的棺材下有不該存在的東西嗎?今天我就讓你找找看,爺爺棺材底下到底有什麼不該存在的東西。

“事不宜遲,我們還是快點去打開爺爺的棺材,取出那個不該存在的東西!”我十分緊張的拉着瘦子說道,我今天要讓瘦子出醜,然後好好的教訓這個利用我的騙子。

我還擔心老爹不會同意打開爺爺的墳,可是老爹聽說爺爺棺材底下有讓三爺爺不安的東西,他想都沒有想就同意了。

要挖墳擡棺,就必須要大量的人力。大伯只好再次找到村長,由村長找人去挖墳擡棺。

村裏的人聽說這樣的事情,都跑出來看看熱鬧。三爺爺的事情鬧得整個村子都人心惶惶的,幸好三爺爺不出他們家的院子。如果三爺爺在村子到處跑的話,估計整個村子早就炸鍋了。

就算三爺爺不出來,住在三爺爺家隔壁的幾家人都嚇得不敢回家。現在得知有人來收拾三爺爺,他們幾家人都自告奮勇的要來挖墳擡棺。

很快人都到齊了,不過這個時候瘦子卻說要等到晚上纔可以動手。要等到十二點,陰氣最強的時候纔可以挖墳擡棺。

大家都不解的問他爲什麼,瘦子說不可以說,到時候就知道了。

想到瘦子變戲法一般拿出黃符,和金錢劍的時候。我就猜到他選擇晚上的目的,一定是想要狸貓換太子。神不知鬼不覺的把爺爺棺材底下,紅色長盒子裏面的東西換走。至於爲什麼要等到十二點,一定就是瘦子故弄玄虛,想要給自己增加一點神祕感。

雖然我知道了瘦子的計劃,不過我卻沒有揭穿。反正爺爺的棺材下面什麼都沒有,到時候等他傻眼了,我就扇動羣衆。大晚上把大家折騰成這樣,到時候大家下手纔會更重。

就這樣大家在期待和好奇中等到了十點,大家都

是第一次在晚上去挖墳擡棺。所以大家心裏都十分的緊張,也十分的期待。

每個人都對靈異事情十分的好奇,再加上三爺爺情況,更加勾起了大家的好奇心。不過在好奇的同時,大家又害怕和緊張。大家對鬼都很害怕,現在又是大晚上,去墳地裏挖墳,想想都感覺恐怖。

我也是十分的期待,至於鬼我沒有那麼害怕。我期待的就是等瘦子出醜,到時候就可以好好的教訓他了。

在村長的帶領下,大家都向着墓地進發。一些膽小的人和孩子留在家裏,其他的人幾乎全部都去了。

大家來到爺爺的墳前,幾個中年男子就開始揮動着鐵鍬挖了起來。到底是人多,才十幾分鐘的功夫,爺爺的棺材就被挖了出來。

此時有兩個人跳了下去,用繩子綁住棺材的兩頭,準備把棺材拉上來。

就在大家準備要拉的時候,瘦子手裏的羅盤突然快速的旋轉起來。瘦子連忙跑到棺材前制止了大家,說此時不易擡棺。

瘦子在這裏是權威,大家都很聽他的話。瘦子叫站在下面的人上來,一定要等到十二點在把棺材擡上來。

我有些不明白瘦子爲什麼非要等十二點,他不是想要偷樑換柱嗎?現在天色已經很暗了,他的手法很快,想要在大家不知道的情況下,換掉棺材下面的東西應該很容易啊。

難道十二點的時候天色更加的黑,還是爲了保險起見,先給大家弄點恐怖的氣氛,到時候可以更加容易得手,畢竟那個紅色的長盒子不是一個小東西,說換就能換的。

“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你們新道村的邪氣程度,我本來以爲你爺爺棺材底下就是一個百年的東西,現在看來至少要千年以上。”瘦子收起羅盤走到我的身邊,有些爲難的說道。

果然是想要營造恐怖氣氛,沒有想到這個瘦子這麼會演戲。他沒有進入影視圈真的是太可惜了,如果他進入影視圈,什麼黃渤,什麼徐崢,還不都要被他壓在身下啊。

既然你在我面前演戲,那小爺就陪你演到底。到時候找不到東西,看你怎麼給我們一個交代。

“千年以上?這個有點不對啊。我們這個村子最多也就百年的歷史。怎麼會有一個千年的東西在這裏呢?”我故意大點聲音說道。

“對啊,我們新道村成立以來才一百多年。你說這裏有一個千年的東西,有點不合適吧。”村長聽到我的聲音,也不信的說道。

隨着村長的話音落下,在場的人都在議論。 我真沒想無限融合 有的人說有可能是很久以前的棺材我們不知道,這個觀點一說出來就被大家否定了。因爲選擇

墓地的時候我們祖先找過風水師看過,如果這裏有東西的話,早就被發現了,還會等到今天。

既然不可能有東西,大家就開始質疑瘦子的能力。大家出現這樣的想法就是我想要的,到時候沒有發現東西,我扇動大家情緒也會容易很多。

不過不是每個人都質疑瘦子,有的人聽到有個千年前的東西,嚇得轉頭就跑。

“這個的確有些奇怪,不過羅盤測到的東西的確是年代很久。就算沒有千年,也不會相差太遠。”瘦子皺了皺眉說:“爲了保險起見,所有女性和屬雞的人都回去,其他的人在這裏等到十二點擡棺。”

瘦子這麼一說,很多女性都表示不滿。她們有的人比男人的膽子都大,這次來也是爲了看看熱鬧。而且女性的好奇心要比男的重多了,她們好不容易等到了現在,還沒有看到什麼就讓她們回去,她們自然不會樂意。

“死猴子你什麼意思,你這是看不起女性知道嗎?”莊欣然第一個站出來指着瘦子喊道。

“你知道什麼!一會兒有可能會出現一個千年的惡鬼,那玩意陰氣極重。你們女性身體屬陰,你就不怕他上你身?”瘦子瞪了一眼莊欣然嚴肅的說道。

“那爲什麼屬雞的也要走啊!”莊欣然聽到千年惡鬼上身,她不自覺的抖動了一下身體,再次不依不饒的問道。

“你沒有看到三爺爺出去的時候,只吃雞嗎?我斷定這個千年惡鬼和屬雞的犯衝,如果屬雞的不願意走的話,等棺材擡起來的時候,屬雞的一定全部都會死。”瘦子說話的語氣更加的激動,就好像危險就要降臨一般。

還別說,那些女人聽到瘦子這麼一說,本來還想繼續待下去的。現在她們都感覺渾身發冷,然後都紛紛的離開了。特別是屬雞的人,更是拔腿就跑,生怕跑慢了就死了。

瘦子的話果然震懾力很大,就連那些不是屬雞的男性,也嚇得呆不住了。一下子四五十個男性,現在就剩下二十幾個了。

“林二狗,你也是屬雞的嗎?你給我站住!”村子對跑到最快的林二狗喊道。

“沒有關係,這裏的人手夠用。”瘦子拉住了村長,淡定的說道。

我現在對瘦子的演技更加的佩服,明明就是一個紅色的長盒子,竟然被他說的如此恐怖。他這麼一嚇唬,目的就是讓圍觀的人少一點。

在那麼多的人面前,就算手再快也會被人發現。現在人瞬間少了一大半,而且那些喜歡聊八卦的婦人都被支走了,瘦子就會更加放心了。

瘦子看着天空月亮,一臉凝重的說:“時間已到,起棺!”

(本章完) 瘦子一聲令下,十幾個男子快速的把棺材給拉了上來。瘦子手裏一直拿着那個羅盤,羅盤上的指針在瘋狂的轉動。

瘦子右手一動,手裏出現了五張黃色的符。他時刻做好準備,就等着那個千年的厲鬼一上來,他就把手裏的五張黃色的符按在千年厲鬼的頭上。

瘦子的確是營造氣氛的好手,他緊張的看着棺材一點點升起。大家更是被着緊着的氣氛所感染,一個個都十分恐懼的看着棺材下面,就害怕當棺材擡上來的時候,真的跟上來一隻千年的厲鬼。

看着大家都緊張,只有我一個人像是看笑話一樣看着瘦子。我最清楚棺材上下面有什麼,更加清楚瘦子此時是在演戲,是在給大家制造恐慌心裏。他是在等棺材升起的那一刻,嚇唬大家一下,讓所有的人都不敢看向棺材下面,這樣他就有足夠的時間偷樑換柱了。

我真的很想在這個時候揭穿瘦子,好讓大家都清楚瘦子是在欺騙大家。可是當我要說的時候,棺材已經被擡了上來。瘦子身體一閃,急速的衝了下去。

所有的人都嚇得連忙退後,沒有一個敢看向棺材下面的。我現在終於知道瘦子是多麼厲害了,其他人不敢看,我不可以不看。

我快速的跑向前,扒開擋在我前面的衆人。我要揭穿瘦子,我不可以讓瘦子得逞。當我跑到棺材前的時候,我突然愣住了。我竟然在坑裏真的看到一個黑影,這個黑影一閃而過,快速的消失在地下了。

我還以爲自己看錯了,我猛地眨一下眼,還是看到一點還未完全鑽進地上的黑影。

網紅西點店的老闆娘 “快,快點來幾個人給我挖。一定要把下面的東西給我挖上來,要不然你們整個村子都要倒黴。”瘦子從坑裏跳出來,氣憤的瞪了我一眼,然後對着那些害怕的男子喊道。

男子們沒有看到那個黑影,但是聽到瘦子的話,一個個還是不敢再下去。

“你們下去啊,難道你們都不想活了嗎?你們想家裏老婆孩子也不想活了嗎?”瘦子見衆人沒有一個動手的,他扯着嗓子大吼道。

“這,這下面是什麼東西,真的這麼厲害。”村長見瘦子如此的激動,他有些尷尬的問道。

“何止是厲害,就連猴哥我都被打的如此狼狽,你感覺厲不厲害。”瘦子捂着手臂的手鬆開,我們纔看到瘦子手臂上有一個深的可以見到骨頭的傷口。

瘦子的手剛拿過來,鮮紅的血液就快速的往外涌。我連忙撕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把瘦子的手臂包紮起來。

這個時候我也傻了,瘦子這是鬧得哪

一出。他不是爲了那個紅色的長盒子來的嗎?就算沒有長盒子,也不至於把自己傷成這裏來博取同情啊。

而且現在瘦子還叫人繼續挖,這樣不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嗎?難道棺材底下真的有東西,瘦子的目標也是下面的那個東西。一切都是我誤會了瘦子,瘦子根本就不是衝着紅色長盒子來的。

我更加的傻眼了,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我真的就不是人了。瘦子一心幫助我們的忙,我竟然還懷疑人家有私心。

看着臉色有些慘白的瘦子,我拿起一把鐵鍬跳下坑裏開始挖。我要看看下面到底有沒有東西,我要弄清楚瘦子是真心幫我們,還是存有私心。

大家看到我挖了起來,他們也紛紛的跳了下來。人就是這樣只要有一個帶頭的,大家就會紛紛響應。

我挖了一會,瘦子就在上面喊我上去,說有話要問我。

我現在不知道要怎麼面對瘦子,如果瘦子沒有私心的話,我真的就是小人了。但是如果瘦子存在私心的話,我也不知道要如何面對他。

瘦子掏出一根菸點上,然後給了我一根。我平時很少抽菸的,這次瘦子的煙我接了。

瘦子抽着煙,兩隻有神的眼睛看向我說:“你爺爺的棺材下面是不是放着一件東西,不過這件東西前不久被人拿走了。”

聽到瘦子的話,我剛纔的那些愧疚瞬間消失了。他奶奶的還真的是爲了那個紅色長盒子來的,現在紅色長盒子沒有了,所以才演這麼一齣戲。沒有想到瘦子的城府這麼深,竟然還用苦肉計,連我也差點被騙了。

“你知道你爺爺棺材下面,那個是東西是幹嘛用的嗎?”瘦子又抽了一口氣,用力的吐了出來。

我怎麼知道是幹嘛用的,反正一定是好東西,不然你們爲什麼都來爭搶它。我在心裏不停的罵着瘦子,如果不是沒有證據的話,我早就上手打這個利用我的騙子一頓了。

“它是鎮壓你爺爺棺材下面那個千年厲鬼用的。只要那個東西在,下面的那個厲鬼就沒有辦法出來,可惜那個東西被人拿走了。”瘦子依舊一邊抽着煙,一邊說道。

那個紅色長盒子裏面的東西,是鎮壓那個千年厲鬼用的?我聽到這裏腦子再次亂了,如果瘦子說的是真的話。那爺爺指引我的目的,就不是讓我來取紅色長盒子,而是要告訴我這個紅色長盒子不可以被人取走,它是鎮壓下面千年厲鬼用的。

回想起三爺爺就是在,那個紅色長盒子被拿走之後才起屍的。還有剛纔我看到的那個黑影,這一切不得不讓我相信

瘦子說的話是真的。

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一直以爲自己是一個聰明人,其實我纔是最笨的哪一個。

“現在要怎麼纔可以鎮住那個千年厲鬼!”這個大禍是我闖出來的,所以我必須要承擔起來。

“那個鎮壓千年厲鬼的東西,現在在哪裏。”瘦子把抽完的菸蒂丟掉,看着我說道。

“我也不知道。”我無奈的看着瘦子,把那天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道老千算萬算,還是沒有算出會有柳夢惜這個意外啊。”瘦子笑着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說:“都是命啊!走,我帶你去看看這個千年厲鬼。”

他竟然叫爺爺道老,還知道小師傅的名字。我可是從頭到尾都沒有說小師傅一句,我只是說有個黑影搶走了紅色的長盒子。瘦子竟然一下子就說出了小師傅的名字,還說這都是命。

我站起來默默的跟在瘦子的身後,現在又出來一個謎一樣的瘦子,我的生命裏怎麼老是出現這樣的人啊。

現在可以確定瘦子一定認識我爺爺,也一定認識小師傅。這麼看來小師傅真的是爺爺的關門弟子,而爺爺也的確是一個高人。

瘦子說爺爺千算萬算,就是沒有算出小師傅這個意外。看來小師傅的目的真的是那個紅色的長盒子,只不過她不是想要得到紅色長盒子裏面的東西,她是想要放出這個千年厲鬼。

小師傅得到紅色長盒子,第二天又回來,其實就是確定那個厲鬼有沒有反應。得知三爺爺起屍之後,小師傅就確定千年厲鬼要出來了,所以她纔會放心的離開。

這就是小師傅爲什麼還會回來,然後又莫名其妙消失的原因。

但是瘦子又爲什麼這個時候出現呢?難道是巧合!很顯然不可能是巧合,他一定是爺爺棋盤上的一枚棋子。至於他起到一個什麼樣的作用,以後慢慢的會體現出來。

我和瘦子走到爺爺的墳前,這裏已經被挖的很深,甚至都有積水滲出來。

“大師,這個下面真的有東西嗎?我們都挖了這麼久,怎麼什麼也沒有看到啊!”王叔叔擡頭看向瘦子說道。

“有,一定有,你們再挖一會就看到了!”瘦子堅定的說道。

大家聽到瘦子如此堅定的說,他們也只好繼續往下挖了。

王叔叔用力一下挖的很深,剛要端起來的時候,突然看到下面的水變紅了。雖然是夜色下,衆人手裏的手電早已經把坑裏照的如白晝。

“血,是血水!”王叔叔看着不斷涌上來的紅水大聲的喊道。

(本章完) “不要慌,血水出現就說明那副棺材就不遠了,你們快點挖,一定要在血水流滿這個坑之前,把棺材給我挖出來!”瘦子看着不斷涌上來的紅色,緊張的喊道。

“我靠,誰愛挖誰挖,老子不挖了!”一個叔叔嚇得把鐵鍬丟在一旁,快速的向上爬着喊道。

叔叔的舉動,很快得到了大家的相應。其他人也都紛紛丟掉手裏的鐵鍬,拼命的往上爬,在生命的面前,生命都沒有了意義。

“不要上來快點給我挖,你們沒有聽大師說,等到血水滿了我們就慘了嗎?”村長站在上面對着下面的人命令道。

“你丫的站着說話不腰痛,有種你下來啊!”王叔叔盯着村長大喊道。

“給我!”村長拿過王叔叔的鐵鍬就跳了下去說:“這次關乎我們村子的存亡,今天就是死在這裏,我也要把這個害人的東西挖出來。”

“叔,我陪你一起!”我也跳下坑子,從一旁發愣的人手中拿過鐵鍬。這件事是因爲我而起,所以我必須要出一份力。

衆人看到我們挖,他們也不好說什麼,都低着頭開始挖。這件事情關乎到我們整個村子,大家知道孰輕孰重。而且村長都帶頭挖了,他們哪還有不挖的理由。

血水在不停的往上涌,我們越是挖的深,血水涌的越快。眼看着血水已經淹沒了我們的大腿,可是我們還是沒有挖到那個棺材。

“小軒你上去,你還沒有結婚,不能泡在血水裏太久。”村長對着坑裏的人說:“沒有結婚的小夥子都給我上去,結過婚的爺們給我下來,我們不能讓新道村後繼無人。”

村長一聲令下,那些結過婚的叔叔伯伯們都跳了下來。我和四五個小夥子都被送了上去。

就在我們剛上去不久,就聽到一個叔叔高興到喊:“我好像挖到了,就在這裏。”

叔叔的這一聲,瞬間引發了所有人的激情。剛纔大家還有點灰心,現在大家都鬥志昂揚,快速的順着叔叔的地方萬四周挖。

叔叔說的果然是對了,很快,一個不是很大的棺材就被大家挖了出來。但是由於血水還在不停的上漲,我們上面的人根本就看不到棺材的樣子。

“現在要怎麼辦!”眼看着血水已經淹沒到叔叔們的胸口,在這樣下去的話,他們就不得不上來了。

“用繩子把棺材固定住,只要拉動了棺材,這些血水就會流下去。”瘦子把繩子丟了下去。

一個水性好的叔叔,接過繩子,眼睛一閉就潛了下去。綁住好繩子之後,大家用力的拉着繩子。

大家全部使出了所有的力氣,可是這個棺材一點動靜都沒有。好像棺材就是長在地上一樣。

“怎麼

辦,根本就拉不動啊!”眼看着血水已經淹到叔叔們的脖子處,如果在拉不動的話,他們就要被淹沒了。

“你們快點上來,我們從上面拉。”瘦子也不想看到他們被血水淹沒,伸出手拉着他們。

坑上的人都伸出手去拉坑裏的人,坑裏全部都是水,沒有上面借力的地方,所以只能靠岸上的人用力。

還好上面的人也不少,大家都被一一的拉了上來。這時候的血水還不停的往上涌,眼看着就要流滿這個坑了。

瘦子突然閉上眼睛,右手快速的一動,身體流利的一轉。一件黃色的道袍穿在了他的身上。

瘦子穿好道袍之後,然後右手再次快速的一動,一張黃紙紅字的硃砂符出現在他的手裏。這個符要比他平時拿出來的符要好的很多,就從硃砂,和字體上就可以看出這個符一定是高端大氣上檔次的符。

瘦子嘴裏不停的念着什麼聽不懂的東西,然後雙指夾住符,輕輕的一晃,符竟然燃燒了起來。

瘦子再次唸叨一番,然後把燃燒的符丟進了坑裏的血水裏。

符丟進血水裏面之後,很快就熄滅了。看着一點反應都沒有的血水,我心裏有些小小的失落,沒有想到瘦子這麼一個高端大氣上檔次的符都無法褪去着血水。

不過我的失落還沒有完全發泄出來,就看到這血水竟然有了變化。本來是一坑血水,現在竟然慢慢的褪去紅色,變成了一坑清水。

等到水完全變清之後,瘦子揮了一下手說:“拉吧。”

大家連忙拉住兩根繩子的兩頭,然後一起用力。這次大家還沒有怎麼用力,下面的棺材竟然就動了起來。

隨着棺材的升起,坑裏的水也快速快速的下降。就好像棺材底下有個排水洞一樣,水位不停的下降,很快這個坑就一點水也找不到了。

棺材被大家擡到了地上,這時候大家纔看清楚這個棺材的樣子。

“鐵棺材?我說怎麼這麼沉呢,原來是一個鐵棺材。”王叔叔第一個用手電照這個棺材,驚恐的喊道。

大家都用手電照着這個棺材,沒有想到它還真的是鐵做的。而且它的表面一點生鏽的痕跡都沒有。這麼久遠的一個鐵棺材竟然沒有生鏽,這也太奇怪了吧。

聽說古代只有怨氣極重的人才會用銅棺材,或者是鐵棺材。難道這個棺材裏面的人怨氣很重?而且這個棺材的個頭不是很大,一個就是一個孩子的棺材。這麼一個孩子,能有多大的怨氣呢?

“這個棺材要怎麼處理呢?”村長看着瘦子,問道。

“你們把他擡到後山的邊緣就可以了,接下來的事情就由我來處理。”瘦子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的這口鐵棺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