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的人似乎是派了一個先上去,那人個子很小但身手極其利索,安全繩都不怎麼用,就像個上樹的猴子一樣,三兩下就爬出去了十幾米, 然後回頭看看,我們趕緊爬低,幸虧粱藍給我們準備的都是青灰色的防風服,再加上風雪這麼大,那人在原地踟躕了好久,才又反身繼續向 上爬。

這裏的風雪和迷霧真的很大,五十米的能見度也都是靠猜得,那人爬出去七八十米以後身影就完全消失了,我們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他 的信號。

過來將近二十多分鐘,上面才傳來一聲呼嘯,像脆笛一樣的聲音,我心裏一落,不知道爲什麼,我總覺得上面會有什麼東西,在這樣的環境 裏面,如果什麼東西都沒有,何孟他們怎麼可能十幾年都沒有辦法進去?

幾乎是同時的,我們所有人都準備要繼續動身的時候,突然聽見上面

一聲驚恐的尖叫,這種喊叫本身就能讓人毛骨悚然,嘶喊到最後連嗓子 都撕破了。

何玉的手都有點抖了,他驚恐的看着我們,粱藍翻身趴到我身邊去掉面罩和護眼鏡,“元寶看好珂楨,我上去看看!”

豪門婚色之前夫太野蠻 “什麼?你上去幹什麼?!”我連一點反應餘地都沒有,他就已經把已經輕飄飄的珂楨塞到了我的懷裏。

我連他的衣角都抓不住,就看見他連安全繩都不用,手腳利索的一躍攀上了一塊巨石,連一點聲響都沒有,我手心裏捏着一把汗,眼看着他 繞開前面的人,就像是在那些小兒科的室內攀巖設施上一樣,手腳並用三兩下就爬上去三十多米,然後在一塊大石頭上將自己藏起來,掏出 了一瓶氧氣,吸了七八口。

在這種極限的環境裏面這麼大強度的運動,不缺氧纔怪!

我一句話都不敢說,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他又像個猴子一樣又竄了出去,很快就沒入一片迷霧之中了。

我又能聽見心跳聲了,我真想把這玩意從嘴裏吐出來埋到石頭裏面算了!

粱藍這次的動靜可比剛纔上去的男人大多了,不過不是他的尖叫,而是類似一隻鳥的叫,也不知道被粱藍怎麼了,淒厲的聲音就像是被人偷 了蛋一樣,難不成粱藍這二貨跑上去掏鳥蛋了?!

也不知道他在上面做什麼,我還抻着腦袋朝上看,就見一個巨大的黑影從迷霧裏面左跌右撞的掉了下來!

粱藍!!!

我差點喊出聲!就看見一個穿着白色防風服的人已經沒了半邊臉,跌落在了頭頂的山崖邊上,手腳都不自然的垂落,一看就知道手腳的筋或 者骨頭都已經斷掉了。

一看這人的摸樣,我就想往上爬,結果被匡施一把拉了回來,“別添亂!粱藍沒事,那傢伙身手還沒有那麼差!”

我心裏稍微定了一點,就聽見上面又是那隻鳥的尖叫聲,然後巨大的石頭從上面滾落,連帶着很多的沙石。

沙子全是白色的,就像是夏威夷海灘的沙子一樣細膩。

那隻鳥不斷的尖叫,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被粱藍掏了鳥蛋,我們都還伸長了脖子等,我肩膀一重,就看見一個臉頰紅撲撲的人喘着氣笑嘻嘻 的出現在了我的身後,手裏還捏着一根一米多長的……羽毛?!

“臥槽!粱藍不要告訴我你真的上去調戲一隻鳥還掏了人家的蛋?!”

粱藍被我問得有點懵逼,不過還是從我的話裏面檢出來了重點,“上面是一隻欽原鳥,不過我不知道還有那麼大的鳥,以前書上看過欽原鳥 也就只有鴛鴦那麼大點,上面那隻差不多有三米長了!”

他一邊說話一邊大喘氣,然後低頭大口吸了幾口氧氣,“上面什麼都沒有,就只有幾個欽原鳥,這裏似乎是它們的巢穴!這裏他【媽【的根 本不是什麼虛顛!”

我們所有人都懵了,匡施又遞給粱藍一個氧氣瓶,“再上面還有沒有路?”



藍一臉看傻逼的表情看着匡施,“你在崑崙山上見到路了?”

匡施二話不說在粱藍頭上甩了個爆栗子,“你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

粱藍這貨其實就是欠的,他摸摸腦袋,“上面還有山,但幾乎就是山頂了,根本就沒有什麼虛顛!”

“那你認爲的虛顛是什麼樣子?”王錚反問粱藍,粱藍被他問住了,王錚虛弱的笑着說,“虛顛本身就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像個操場那麼大 ,有個平臺什麼的。”

王錚這麼一說,我才驚醒,原來我們以爲的虛顛一直都帶着一點人爲的色彩,就像是仙宮裏面,是一個巨大的平臺,上面有奇花異果,仙境 樓閣什麼的。

щшш ttκa n ¢Ο

這樣想想正常的不應該就是一個山的山頂嗎?

“怎麼辦?我們上不上?”

“上面的欽原鳥比我們以前見過的厲害多了元寶,被這裏的欽原啄一口,肯定不出三秒我們就交代在這裏了!”粱藍吊在我旁邊,雖然他總 是表現出一幅遊刃有餘的樣子,但他能說出這句話,就說明上面的東西真的有多難對付。

“你這羽毛咋來的?”我問粱藍,他擠眉弄眼的把羽毛給我,“你看看,這鳥的羽毛好看不?送給你!”

這二貨!

我敢打賭我臉紅肯定被所有人看到了!特麼早知道就不應該爲了方便說話把面罩拿下來的。

王錚一聲咳嗽,嚇得我差點沒把手裏的羽毛扔了,王錚擺着張殭屍臉正經的說,“欽原害怕水,你們手裏拿好水壺,噴下它的腦袋,它們就 再不敢接近你了!”

身邊帶了一個智囊包得感覺是什麼?就是無論多難的BUG,你都有個強大的外掛隨時祝你通關!

我就像跟在幾個大神後面撿裝備的一樣,他們幾個都不怎麼用安全繩了,我們沿着粱藍剛纔上去的路線,直接繞過頭頂上面已經六神無主的 幾個人,從側面爬了上去!

等穿越迷霧,我感覺自己其實已經到了天界了!

我震驚的連做什麼反應都不知道了!

我不知道用什麼形容詞來形容這裏好,蚩尤塞寒空,蹴蹋崖谷滑。瑤池氣韻律,羽林相摩戛……我不知道這幾句詩到底是什麼意思,但用到這裏絕對恰到好處!

這裏居然有個天然的湖泊!山巔之上有一泉清水,這是什麼概念?先不說爲什麼沒有被凍成冰,重點是居然會有湖泊!

這本身就是個無法理解的事情!那些巨大的欽原鳥四散在湖邊,或喝水嬉鬧,或閉目休憩。

我不知道他們在這麼惡劣的環境裏面是怎麼尋找食物的,它們爲什麼會在這裏生存,爲什麼會這麼大……我心裏全是爲什麼,我們所有人都有些發憷,連剛纔說欽原害怕水的王錚都有些發懵,我覺得他都有點想翻出書再看一次的衝動了。

“現在怎麼辦?”我壓低聲音問他們,我們幾個都擠在一塊大石頭後面,我怕聲音太大被那些鳥給發現。

(本章完) 匡施從包裏面掏出來一塊酒精,然後用紙卷着點燃,小心的滾了進去,“拿好槍,再厲害的東西也怕這東西!”

我這纔想起來我們有槍,也不知道粱藍剛纔是怎麼調戲這些鳥的,居然連人家的羽毛的揪下來了。

粱藍拉拉我的胳膊,給我指指遠處一直正在整理羽毛的欽原,只見他的翅膀上有塊血肉模糊的東西。

“剛纔死的人和那隻鳥較量來着,結果被蟄了不算,還被叼住腦袋摔了一通,我是乘亂跑過去的,當時那隻鳥就在咱們蹲的這裏,它好像是 頭鳥。”

頭鳥?!

原來欽原也是個羣居動物?!也就是說只要幹掉了這隻頭鳥,我們就可以通關了得意思?

我回頭看王錚和匡施,他們倆點點頭,匡施乾脆的支起槍,想用高射程的狙擊槍直接一槍幹掉那隻頭鳥。

M99 .416 Barrett,也就是赫赫威名的巴雷特M33,只能單發的狙擊槍,槍管雖然已經到了33英寸,但十分輕便,十分便於攜帶,它沒有彈 匣,它的精闢之處在於所未有的高精度,它被匡施拿在手裏簡直就是如虎添翼。

如果下面那些人向我們一樣可以協作,一起上來,一定不會讓自己的同伴那麼輕易的喪命。

我想起來那個人剛上來的時候打過呼哨,意思肯定是需要援助,是他發現了欽原的頭鳥,但他的隊友沒有給他幫助,讓他喪了命。

匡施放下王錚,整個人匍匐在地上,銀白色的槍口就像是探出頭的蛇一樣死死的盯住了那隻還在查看自己傷口的欽原。

我們所有人的精神都集中在了那隻鳥身上,突然,我覺得腳後跟一重,有個東西扯住了我!

我差點叫出來聲,連忙低頭,就是這樣也還是驚動了聚精會神的匡施,幸虧他有豐富的經驗,沒有手一抖放出去一槍。

看到腳上的東西我差點丟了魂,居然是一個全身赤條條的小嬰孩?!

我整個人都懵了,粱藍一腳踹在小孩的臉上,結果這東西就像長在我的腿上一樣,死死的黏在上面。

我這纔想起來,綠江死後這個孩子就不見了,現在怎麼就突然出現在了我的腿上!我們包裹在他身上的衣物也已經不見了。

我不知道別人有沒有見過一個嬰兒這樣笑過,完全不是那種可愛又心疼的笑容,勾起的嘴角像是藏着陰謀,青灰色的臉上天真的笑容比鬼還 可怖。

鬼?!

爲了方便起見我們都去掉了安全繩,我感覺整個人都在發抖,如果不是粱藍拉住我,我肯定會滑落山崖,那個小孩一眼不瞬的盯着我。

王錚趕緊給我上好安全繩,何玉這傢伙有的時候也是賊膽大,他嘴一邊發出哄孩子的嘖嘖嘖聲,一邊靠近那個孩子,結果孩子剛轉過眼睛, 匡施一把將何玉拉了回來,那孩子突然就放聲哭了起來。

笑着哭!

表情不變,但哭聲尖銳驚悚,連那些巨大的欽原鳥都驚動了,所有的欽原鳥都尖叫着震動翅膀

朝我們這邊撲騰了過來。

“快快快!走走走!”匡施嘶聲大喊,我被粱藍一下子抗在了肩上,匡施來不及管王錚,一把提起來還迷迷糊糊的珂楨,這孩子驚天動地的 哭聲連山側面的那些人都驚動了,他們全都掏出了槍,驚恐的看着從懸崖上面飛奔而下的一夥人,連問都來不及,就跟着我們一起往下跑。

那些欽原鳥居然都不飛,而是像蝙蝠一樣匍匐在石壁上,尖叫着朝我們撲來,跑的慢的一個人一下子被叼了起來,欽原的劇毒我和粱藍也是 體驗過的,這麼大的欽原,我都不敢再往下想這個人的下場。

“皖皖!!!皖皖!!!”被叼住的人嘶聲大喊。

誰?!

我心臟差點停跳,因爲長這麼大,也就只有那麼一個人喊我皖皖!

“臥槽!你們等會!那人是我爹!”我一把拉住粱藍,他驚恐的看着我,王錚也連忙停了下來,我們一起回頭,才發現我爸爸正好就是被那 只頭鳥叼在嘴裏,不知道爲什麼頭鳥並沒有蟄我爸爸,而是死死的叼住他,像是要把他叼回上面的巢穴裏面!

我顧不上腳上還有個小孩,連忙甩開粱藍,手腳並用跟着那隻大欽原向上爬,我以前一直不能理解什麼叫潛能,什麼叫爆發,原是一切未到 情深處。

我感覺雙眼看到的一切都通紅了,只有那隻叼着我爸爸的大鳥,其他的欽原自發自動的朝我撲來,我來不及顧忌它們,就被一直一米多長的 大鳥叼住了大腿。

瞬間一陣酥麻從大腿傳到大腦,我知道那是欽原可怕地毒素,但我完全沒有功夫和它糾纏,反手用玉脖子甩到欽原的腦袋上,沒想到機緣巧 合正好刺進它的眼睛裏面,劇痛的欽原尖叫着放開我的大腿,跌跌撞撞的退開一點。

然後一陣急速的槍聲!

是匡施和粱藍他們!

欽原鳥羣被密集的槍聲又嚇又打四散而開,但那隻叼着我爸爸的大鳥還是不放棄,死死的叼着我爸爸想要拖回到洞裏面。

我爸爸畢竟是個一米八左右的大男人,欽原體型再大,它要拖着一個不斷掙扎着的大活人還是很吃力的!

因爲匡施粱藍他們的火力支援,我放心很多,連忙撲上去一把拉住我爸爸的腿!

那隻鳥沒逮了一下,整個身體不穩差點翻倒,但因爲巨大的爪子又一下子抓在石壁上穩住了身形。

咬住我爸爸的力量又增加了,我爸爸又發出痛呼,我沒有想到王錚這個時候能這麼冷靜,也許跟他‘上輩子’豐富的經驗有關,他一句話不 說按住我的肩膀稍微一接力,就翻身爬到了欽原鳥的上面。

我以前在張佳別墅的地道里面是見過他的身手的,沒想到當時也不過是小兒科,現在的他就像是那些能飛檐走壁的武林高手一樣,縱身一躍 ,讓我們所有人都嚇一跳。

那隻欽原鳥到底不過是個畜生,都沒有反應過來自己已經反變成了王錚的獵物,還死死的叼着我爸爸擡頭對着王錚亂嗚嗚嗚嗚。

王錚反手對着欽

原的腦袋就是一刀!

又狠!又準!

我們所有人都驚呆了,等我條件反射的伸手扯住掉落的我老爹,我才反應過來欽原鳥的整個腦袋居然被王錚徹底的割下來了!

我一恍惚似乎看到王錚的臉變成了我爺爺,那個年輕的,登峯造極神鬼莫測的我爺爺!

我老爹沉的厲害,要不是粱藍趕上來一把接過我老爹,然後給他套上安全繩,我的胳膊又該廢了。

等我們所有人驚魂初定,我才感覺整條腿已經沒有了知覺,那個趴在我右腿上的小孩改爬我左腿了,等我再想看看我老爹時,整個人已經暈 死了過去。

昏迷是什麼感覺呢?有的時候昏迷不一定會迷失意識,你的一切都是清醒的,但你沒有辦法睜開眼睛了。

我現在就是這種感覺,整個人都處於一種晃晃悠悠的感覺中,就像是飄在水裏面,四周都飄着白雪,但又能清楚的聽見耳邊人激動的大喊, 甚至能感覺到自己被誰抱在了懷裏急速的運動。

但這都是短暫,等到我感覺到腿上一陣尖銳的刺痛,眼睛剛一睜開就被噴了一臉的血!

沒錯,是血,我整個人都懵了,就看見一個巨大的身影轟然倒下!

“匡施!!!”我聽見何玉的大喊,是匡施!我們這是怎麼了?

我像是喝了好幾兩老白乾,連擡手的力氣都沒有,只能朦朦朧朧的看到一個人影從天而降,然後像八爪魚一樣撐開無數的觸角,將我們所有 人都抓了起來。

我就像夢魘了一樣,軟手軟腳的用手扣住抓住我的東西,手感及其的清楚,是樹!

特麼這又是何宇遷?!

我再想聚焦卻再也沒有辦法了,然後整個人就徹底的沉入了無盡的黑暗,在壓抑黑暗的水底裏面漂浮了很久,胸口才突然注入了一大口空氣 !

“醒了!元寶!感覺怎麼樣?”

我推開樑藍搭在我嘴邊的氧氣瓶,除了手腳還有點軟以外倒不是特別的難受,沒想到被欽原鳥咬過後還能醒過來。

“匡施呢?”我聲音就像是鋸木頭,樑藍摸摸我被汗水溼透的腦門,“別擔心,他沒事,現在還在休息,下午差不多就能醒來。”

看來現在是白天了,但特麼老孃爲毛啥都看不到,我還是有點樂觀了,我還以爲現在是半夜,原來是我瞎了,看來這毒素還是不容小覷。

“你們先走吧,我這個樣子肯定走不了了……”我推開樑藍,不知道這樣夠不夠言情,樑藍明顯愣住了,反應了好半天一把揪下我的眼罩, “現在犯懶有點突然啊元寶,你來大姨媽了?”

臥槽!

樑藍給我煮了一些吃的,說是他們揹着我向下逃的時候被憤怒的欽原鳥圍攻,然後匡施在我前面被啄到了胸口,也就是爲什麼我迷迷糊糊的 感覺被噴了一臉血的原因。

我們的安全繩第一結在匡施哪裏,他恰好將安全扣釘在了流沙上面,結果我們所有人都墜落,結果被突然冒出來的何宇遷給救了。

(本章完) 幸虧我們有蚺王鱗片,這東西簡直就是人間奇藥,比靈芝什麼的可怕多了!我吃了些東西,中間王錚進來看過我,我又睡了一會,結果這一 覺睡得久,一直到了半夜三點,我聽見帳篷外面窸窸窣窣的才把我驚醒。

懸崖上咋就有了帳篷呢?!

我趕緊起來掀開帳篷出去,原來那些欽原鳥都已經不見了,我們就在它們棲息的湖邊駐了營,王錚和樑藍站在懸崖邊上聊天,匡施抽着一根 煙斜靠在一邊,見我醒來給我點點頭,胸口鼓鼓的,看來是包紮過了。

“我老爹呢?”

匡施用下巴給我指指後面,原來這裏別有洞天,我就說,虛顛就這熊樣也實在太坑了。

我們從正北面登山,等到八千米以上山巔直徑已經變得很小,不超過一千平方米,所以我們呢也都沒有在多麼在乎方向,現在我們還在西北 面,山池水的東南面原來地勢十分的高,幾乎佔據了整座山的半面有更高的山石,看起來還能繼續往上走。

也就是說從這裏開始,我們所有關於虛顛的路線線索都結束了,除了一個完全有記憶斷點的王錚以外,我們都要靠自己摸索,完全沒有方向 指引。

我爸爸和何宇遷正站在山石跟前談話,兩個人的氛圍看起來就像以前家長會時一樣,品學兼優的何宇遷恭敬有禮的站在我老爹跟前給我說好 話。

我稍走近一點我爸爸就已經發現了我,他的臉上傷很重,半邊臉都腫起來了,也不知道被欽原咬過的地方傷重不重。

近鄉情怯,這個詞太好,我也是有點近爹情怯。

他張開雙手,我覺得自己現在和幾個月以前不一樣了,長大了,不能像以前那樣肆無忌憚的撲向他,但幾個月如同重生一般的漂泊和驚恐, 讓我無比渴望這個地方,代表家的地方,我不知道自己怎麼忍住沒有嚎啕大哭的,但抱住他的時候,我覺得自己一下子又回到了三五歲的時 候。

面前這個人比山高比天厚重,可以無限的包容我,現在他就在我的面前,那麼的不真實,我幾近膽怯的聞了聞他身上的味道,還是那種帶着 柴米油鹽的熟悉味道,我一邊哭一邊笑的問他,“爸爸,你到崑崙山也做飯了?”

我爹拍了一把我的腦袋,“胡說!”

我笑着摸了一把眼淚鼻涕,“您咋也到這裏來了,我還以爲劉素那個老太婆是騙我的。”

我爸聽到劉素這個名字明顯有些不開心,但也只是揮揮手,“那個人也是個苦命人,我聽你們那個什麼朋友王錚說她已經死了。”

看來王錚沒有告訴我爸他就是蘇航,這也好,畢竟我也是希望王錚以後能有個完全不一樣的,和以前完全隔斷的生活。

等等,我老爹轉換概念,“您還沒有告訴我您爲什麼也到虛顛來了,還忽悠我來,您不會是想咱們家在虛顛來個家庭聚餐吧?”

我爹爹又給我個爆栗子,“亂說什麼,現在和計劃有點偏離,我也沒有辦法給你解釋。”

我癟嘴,“那我奶奶呢?她不是也到虛顛來了嗎?”

我爸笑笑拍拍我

的腦袋說,“別擔心,你奶奶好好的在西安看《婉君》呢,現在我找到你了也就放心了,從今天開始ini跟着我走,其他人 都有自己的事情,我也不放心把你再交給他們了。”

我爹說完還下意識的看了看樑藍,我心裏一突突,就明白我老爹估計是發現我們倆的姦情了,心裏還沒由得一陣心虛。

樑藍背對着我們完全不知道自己被人嫌棄了,還和王錚侃侃而談,站在懸崖邊上大手揮來揮去的,還以爲自己揮斥方遒呢。

“老爸您別鬧,我的意思是您現在就跟着我們走吧,沒有這幾個大兄弟您女兒肯定還沒有進崑崙山就掛在半道上了。”

我爹眉毛一炸,明顯要發飆,又想起來現在我方勢力明顯不敵,嘴裏面舌頭回了幾個彎最後訥訥又不平的說,“只有咱們蘇家人能到虛顛, 你們這麼多人,不是明顯的礙事嗎?”

“那可就是您偏激了,我朋友王錚也可以,別問我爲啥,反正人家可以。”

Wшw .тт kán .¢ ○

我爹眉毛又要炸,我適時的喊了聲何宇遷,“謝謝你救了我們,沒有你我們都沒有命站在這裏說話。”

正常了的何宇遷還是以前一樣的表情,靦腆中帶着誠懇,白皙的臉還紅了一紅,“你說的哪裏的話,我們是朋友不是嗎?”

我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你前段時間突然說要找樹根,找到了嗎?”

何宇遷聽見我問這個,臉色一下子變得不怎麼好了,笑容都沒有來得及收回去,完全僵在了臉上,我也撐不住笑臉了,只能試探的問他,“ 你是不是忘了這回事了?”

何宇遷不好意思的點點頭,“當時的感覺跟強烈,但現在又什麼都不記得了,我清醒的時候就看見你們被一羣大鳥攻擊,其他的就什麼都不 知道了。”

我拍拍他的肩膀,我也沒多對他的記憶力報什麼希望,只要他能在意識迷失的時候又發狂就好了。

我的身體還是有些虛弱,跟着我爹的人只剩下了四個人,看起來都很精練,警惕的看着匡施和樑藍,我知道這應該是食肉動物的潛意識行爲 ,我小聲我我爹這是什麼情況,我爹很無奈的也小聲回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