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秒!隨他手掌連連揮舞!一個個由治癒真言晉級而成的大恢復術如同不要錢一般離手而出,一道道白光此起彼伏,絕不停歇,雨點般落在了格里斯華德身上!

能否用劍劈開格里斯華德的甲胄他心中殊無把握,不過么,擁有治療和恢復生命效果的聖光卻是任你披著多厚的烏龜殼都擋不住!

生死相對!對於生命而言,死亡的力量就像毒藥,反之亦然!充滿聖潔和生之力的大恢復術,不但是死亡的剋星,同時也是邪惡的剋星!這在先前紐約拯救海倫娜時碰到的那頭惡魔身上已經得到過驗證!

格里斯華德!看哥奶不死你!

沒有可是!沒有也許!大恢復術的效果立竿見影!

說來也巧,活該他倒霉催的!好死不死此刻正處於涅槃閻王腳下的金輪陣中!將禁忌之宮50%的增傷效果吃了個全中!

乳白的光芒落下的瞬間,格里斯華德渾身痙攣翻身栽倒,口中不停發出凄厲的嘶吼!一道道黑氣翻滾著自血紅色的甲胄間隙里瘋狂冒出!看起來宛如被扔進了硫酸池,痛苦無比!

遊戲里,鐵打的漢子也經不住毒奶的摧殘!何況這殺戮滿地的任務世界當中!

周啟直到將體內僅有的能量完全榨乾,方才停手!

這時,久違的空間提示終於在腦海中響起,雖然姍姍來遲,聽起來卻是如此的悅耳動聽!

墮落的格里斯華德!死! 黑色眸子亮如寒星,垂肩長發隨風飄逸!凝注格里斯華德倒斃的屍體,強敵授首!周啟仰天一聲清嘯,心中說不出的暢快!

地面上青光捲動!杖影如山!大和尚涅槃閻王憋屈良久,不待周啟出聲招呼,在格里斯華德到地身死的瞬間,便將滿腔的怒火的怨氣發泄到了殘餘的亡靈戰士身上。

一杖斃了你!兩仗斃了你們兩個!當真是一波操作猛如虎,只為寶寶心中苦!眨眼間,鐵匠鋪前只剩下滿地的碎骨再無一個亡靈!

周啟心念一動,將沈老貪自煉妖壺中拽了出來提在手中,隨即飛身而下飄然來到大和尚面前。

「大和尚,你……」

「這東西哪裡來的?」誰知還未等周啟開口講話說完,涅槃閻王便伸手一把將他牢牢拽住,同時舉起降魔杖在眼前一晃急聲問道。

額,哥能告訴你這是空間給的任務獎勵么?

「從亡靈手中奪回來的。」

「果真?」

「當然!」

「萬神在上!伊夫葛羅的所有僧侶將在萬神座前永遠為你祈福!」和尚聞言撒手,手捧降魔杖對著周啟深施了一禮。一臉肅穆地說道。

三國領主時代 「諸神遺留在世的神器不僅是給予凡人的饋贈,也是神恩的延續和傳承。如果你願意將這柄神杖交還,以萬神之名,我必將竭盡所能對你進行補償!」

冷婚襲人,老公高高在上 嗯?這柄藍不藍綠不綠的降魔杖很牛逼嗎?反正隊伍里沒有人使用類似的武器,還給和尚又有何妨?雖然是一件暗黑世界里稀有的綠色套裝組件,而且還是其中最為難得的武器。既然留在手裡沒用,不如用來換取更多的好處才是!

「很高興我能幫到你大和尚,不過規矩不能壞,只要你能付出相應的報酬,這降魔杖就歸你了。」

「這是當然!我敢保證,這絕對是一個明智之舉。」涅槃閻王聞言長吁一口氣,同時,臉上緊繃的神情瞬間露出一抹輕鬆。重重點了點頭,顯然對周啟的話深以為然。

「契約者編號5106天空寺院聲望永久提升1500點!編號5106及所在小隊天空寺院陣營聲望開啟!可通過金幣或血岩碎片從涅槃閻王處購買裝備或任務道具。PS:持續提高聲望可降低購買費用。」

空間的提示聲在腦海中響起,周啟微微一怔,心中頓時大喜。沒想到大和尚的陣營聲望竟然就這麼被激活了!

「你們說完了沒有?說完快放我下來啊!天哪,不知道我的小寶貝怎麼樣了!」

額,周啟聞聲一囧,敢情沈老貪還在手裡頭提著呢!一念到此急忙將縛龍如意鎖一松,把這腿腳賊溜的老頭兒給放了下來。

「出來吧!那些該死的亡靈都下地獄了!這裡安全了!」沈老貪雙腳剛一落地,便迫不及待地跑到鐵匠鋪門前,用力拍著門,口中興奮地大喊大叫。彷彿著滿地的敵人都是他給幹掉的。

「吱呀」,隨著鐵匠鋪的門被打開,一名身體粗壯結實,皮膚黝黑的中年人雙手舉著一柄打鐵用的鐵鎚,滿臉戒備當先走了出來。隨即只見米莉安女士和一名中年美婦緊隨其後和另外七八個人魚貫從門中走出。

周啟分出一縷神識往紋章任務面板掃過。只見任務第一個環節顯示出已經完成的字樣。

「小寶貝兒!你沒事吧!真當心死我了!剛才我就不應該離開你的身邊……」沈老貪一見到米莉安的出現,頓時雙眼冒光沖了上去,雙手拉住她的衣袖,一口一句寶貝,叫得是一個情深深雨蒙蒙!

我去!貌似自己想多了!周啟見狀嘴角一抽,原來這傢伙不是基情滿滿和那啥黑德里克有一腿,而是老牛吃嫩草,愛慕的是和藹可親的胖姐姐米莉安女士。

「你又一次救了我,真不知怎樣感謝你,來自東方的年輕旅者。」米莉安女士一臉嫌棄地白了沈老貪一眼,從他爪子里掙脫了衣袖,邁步走到近前沖著周啟施了個法師禮后一臉真誠地說道。

「失去了你們這座城鎮將失去活力和靈魂。我很幸運能幫上忙。不過眼下四處都是入侵的亡靈和墮落者,必須馬上離開。我會安全的把你們送往要塞兵營。」

「去要塞?嗯,是個好主意。」米莉安聞言點了點頭,有重兵守護的要塞確實是個不錯的避難所。

「不!我哪兒也不去!」米莉安話音剛落,手持鐵鎚的中年男子突然神情激動地大聲說道。臉上一副充滿了自責,悔恨和痛苦的神情。

「黑德里克,留在這裡非常危險!」

「莉莉安娜還在地窖里,我必須守護著她,直到最後一刻!」

原來他就是鐵匠黑德里克?周啟目中幽光一閃。聽這意思,他口中所說的莉莉安娜莫非出了什麼狀況?少了黑德里克,任務將無法完成!喵了個咪的,空間還真是會給自己找麻煩。

一念到此,周啟偏過頭,目光中充滿了探尋望向米莉安。

「莉莉安娜的是黑德里克的妻子,在之前的襲擊中被亡靈抓傷了。」米莉安迎上周啟的目光,語氣沉重地說道。就連臉上和藹的笑容也盡數被一抹悲痛所代替。

原來是醬紫!周啟瞬間秒懂。暗黑的世界中,對於普通人而言被亡靈所傷遠比被直接殺死更加痛苦。如果沒有及時得到治療和驅散,地獄的魔氣將會感染傷口趁機侵入體內,只需要很短的時間就能將受傷之人活生生變成亡靈!

這轉變的過程對於受害者和其親人而言都是莫大的折磨!

「帶我去地窖黑德里克,或許我能想到辦法。」

「你?」黑德里克聞言猛一抬頭,被血絲充滿的雙眼直直盯著周啟,凝注了片刻之後,方才勉強點了點頭一言不發轉過身走向了屋中。

昏暗的地窖並沒有想象中那樣的陰冷和潮濕。簡易的桌椅和木床,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可供臨時藏身的庇護所。粗製的木床上,平躺著一個身形苗條的女人,急促而孱弱的呼吸,衣裙上大片殷紅的血跡和肋下一道觸目驚心,高高腫起的傷口,無一不說明她的傷勢非常沉重。而臉上痛苦扭曲的表情,也正預示著,她正在經歷由某種巨大的痛苦所帶來的折磨。而眉角之間在痛苦之餘,更露出一絲強烈的不甘!

她還在抗爭! 替身嬌妻要離婚 還在掙扎!似乎不想放棄什麼!

「莉莉安娜,我親愛的,能聽到嗎?我是你的黑德里克啊。天堂在上,請賜下你的憐憫,求求你不要再讓我的莉莉安娜受到這樣的折磨!」

沒見到妻子之前,黑德里克尚能保持冷靜。待看到莉莉安娜此時的樣子,這個身體強壯的中年男人彷彿失去了所有的力量,癱軟當即跪倒在床前,泣不成聲。

周啟神情一凝。靈覺感應帶來的獨特視野中,他已然清晰地看到,濃重的地獄魔氣已然將莉莉安娜完全覆蓋。她如石灰般蒼白的面容;額頭,脖頸和手臂那一條條顏色漆黑,有若蚯蚓般隆起的血管以及圓睜的雙眼中死魚般漸漸變成灰白的眼眸充分說明,她距離徹底變成亡靈僅僅只是一步之遙!

但願還來得及!

周啟深吸了一口氣,手中白光氤氳,大恢復術已然蓄勢待發!

然而就在法術即將離手之際!周啟的動作卻如懸崖勒馬般突然一滯!

聖神法術雖然是地獄魔氣的剋星,不過此刻莉莉安娜幾乎快要變成了亡靈!若是貿然使用,搞不好就會和格里斯華德一樣的下場!法術不但不能驅走魔氣,十有八九還會將她殺死!

不行!需要另想辦法!

「為什麼還不動手救她!求求你救救她,救救我可憐的莉莉安娜!」黑德里克眼見周啟停手,被大恢復術聖潔的光輝所點亮的雙眼再次變得暗淡。隨即手腳並用地爬到周啟身旁,跪在地上大聲發出祈求!

怎麼辦?周啟牙關緊咬!腦海中一個個念頭電轉,飛快尋找著對策!黑德里克哭泣哀求的聲音如同一柄柄巨錘沉重地敲擊在心田!

既要保住莉莉安娜的性命,驅走她體內的地獄魔氣,又不能傷害到她!也許只能嘗試唯一的那個方法!

性命關天!自己已然沒有多少時間進行考慮!

老子賭了!

一念到此,周啟不再猶豫,抬手一招,放置於地窖木桌上的一隻木碗騰然飛起,落在了左掌之中。

隨他心念一動,自壺中天地的蘊靈池內噴出一縷泉水,隔空注入了空空如也的碗底!

「北斗經天驅五煞,靈符寫就倒陰陽!祝油神符!凝!」

周啟口中作謁,右手食指中指雙雙併攏宛若執劍在手,當空一陣龍蛇飛舞,眨眼書就了靈符一道!正是華夏古代醫家添油續命用的祝油神符!

靈符入水霎那,地窖內一片青光湛然!沉悶的空氣中頓時充滿了一股欣欣向榮的生命氣息!

周啟身形一晃來到床前,伸手捏開了莉莉安娜烏紫的嘴唇。隨心念一動,符水自碗口升起,化作涓涓細流盡數流入她的口中。

有祝油神符續命!成不成就看接下來的了!

周啟將木碗隨手一甩,出手如電,兩手分握莉莉安娜的脈門。自右側胸腔內變異的心臟處生出一股絕強的吸力,透過指尖傳遞到莉莉安娜的體內!

給我吞!

一股冰寒的能量入體,宛若九寒天喝下滿滿一罐冰鎮過的可樂,令周啟渾身一顫!

有效!周啟不驚反喜!地獄魔氣雖然強大,只要莉莉安娜生機不滅未完全變作亡靈,便是無源之水!早晚會被自己吞噬乾淨!

如今方法有效,更是大意不得!

周啟當即分出一縷神念,小心地控制吞噬之力的走向,仔細地滲透入莉莉安娜體內的每一條血管。

驅趕,吞噬!再驅趕!再吞噬!一遍遍重複著這一精細而乏味的過程!與此同時,右側變異的心臟表面,符文大亮。將進入體內的地獄魔氣貪婪地吸入其中,消於無形!

而就在周啟的神念經過莉莉安娜腹部的時候,突然感受到一股異常強烈的生命氣息!

周啟凝神仔細一看,心中頓時無由地多了一抹感動!

莉莉安娜的體內赫然有一個幼小的生命正在成長!怪不得先前她的臉上除了痛苦外,更多的是掙扎!正是尚未成形的小小生命催發了她的母愛,不斷支撐著她!鼓勵著她!對抗來自地獄魔氣的折磨!

木床前!大和尚涅槃閻王,米莉安女士和一眾商人工匠早已目瞪口呆!就連鐵匠黑德里克也停止了哭泣,如同目睹神跡發生一樣,雙眼一眨不眨注視著周啟!

視野中,莉莉安娜蒼白的臉上漸漸有了久違的血色!肋下腫脹烏黑的傷口,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癒合!尤其是那一根根黑色蚯蚓般高高突起的血管也在迅速的消退,復原!

這才過了多久?兩分鐘有木有?即便是換做哈蘭達主祭親自施放凈化之光也沒有這麼立竿見影的效果吧!

片刻之後,就在眾人依舊沉浸在宛如神跡般的事實所帶來的震撼中時!

周啟緩緩睜開了雙眼,同時放開了莉莉安娜的手腕。抬手一道回春露落在了這個堅強的母親身上,隨即從床頭站起了身走到黑德里克身旁。

略帶疲倦的臉上露出一抹陽光般的笑容,輕聲開口說出了一句:

「恭喜。」 片刻之後,東門要塞軍營上空,在一眾士兵驚訝和戒備的目光中,一道身影急如飛鳥掠空而至!待落地之後,眾人方才看清,原來是那位帶頭前來守衛城池的東方冒險者。

然而下一秒,所有人眼中的驚訝之色便轉為了驚駭!只見隨這年輕的冒險者身上光芒閃耀,宛如大變活人一般,他的身旁霎時間多了十幾個人!更為誇張的是,這些人大多他們都認識!

米莉安女士!鐵匠黑德里克!雜貨鋪的科瑞爾!哇哦,美麗迷人的卡達拉女士!見鬼還有那個貪財好色的老混蛋沈老貪!這什麼情況?幾乎半條商業街的商人們都集中在這兒了!

想到先前傳來亡靈軍團已經偷偷溜進城裡的消息。一部分人瞬間反應了過來。商人和工匠們恐怕是遭遇到了危險!而正是這位擁有神奇力量,能夠在空中飛翔的年輕冒險者拯救了他們!

「契約者編號5106臨時任務——工匠救星!任務目標:1.從亡靈軍團手中救出新崔斯特瑞姆的工匠和商人們(完成);2.將所有工匠和商人平安送至要塞兵營(完成);商人和工匠存活11人,獎勵新崔斯特瑞姆聲望5500點,隨機金色稀有魔法道具11件!購買商品和魔法道具所需費用永久降低20%!」

聽到腦海中如仙樂般響起的任務提示,周啟不禁長長吁了口氣,心頭如釋重負。這看似簡單的臨時任務,完成的著實不容易。然而當目光注意到身旁甜蜜依偎在一起黑德里克和莉莉安娜時,他由衷地感到,這一切都值了!

「我年輕的朋友!很高興能看到你平安歸來!天堂在上,你再一次為我們帶來了驚喜!」

周啟循聲一看,說話的正是聞訊匆匆趕來的大法師哈根達斯。

「哪裡,我只是做了我應該做的。」周啟謙虛一笑,隨即神情轉為嚴肅。

「哈根達斯閣下,我希望城衛軍能抽調些人手前往各個戰略要點加強守衛。 刀路獨行 李奧瑞克此次發動的突襲,其動機絕不簡單!」

「哦?你發現了什麼特別的地方?」

周啟略一沉吟,便將之前發生的事情挑了些重點說了一遍。

「格里斯華德?」還沒等周啟話音落下,哈根達斯口中便是一聲低呼!

「你是說那位崔斯特瑞姆毀滅時隨之一同隕落的聖騎士再度復活,並且已經變成了李奧瑞克的爪牙?天堂在上!這怎麼可能!」

「確實是他沒錯!大和尚被他用荊棘靈氣所困,還受了不輕的傷勢。」

「涅槃閻王?他現在怎麼樣了?」

「和尚去了屠牛旅館幫忙,巫師會的黑衣法師在旅館上空布下了結界,看樣子,是將那兒當作了主要襲擊的目標。不過是一間旅館而已,我想不明白究竟是什麼讓李奧瑞克和麥格坦如此大費周章?」說罷周啟假作思考,眼角的餘光卻有意無意地停留在了哈根達斯的臉上。

「這……」哈根達斯聞言陷入了沉默,嘴角動了動,卻欲言又止。

「我的朋友,這件事情關係重大,稍後由哈蘭達向你解釋。我現在馬上去通知拉姆福德,讓他加派人手過去。」

目送哈根達斯匆匆離去的背影,周啟心中瞬間瞭然。看來哈蘭達他們早已對莉亞體內隱藏的秘密有所察覺。之所以遲遲沒有採取行動,應該是在等待什麼機會。

「我不知道該怎樣感謝您的恩情。」身後突然傳來的聲音打斷了思緒,周啟回身一看,卻是黑德里克正牽著妻子的手,雙雙來到了身後。

「你不必感謝我黑德里克,而是應該感謝你的妻子莉莉安娜。如果沒有她的執著和堅持,或許我也無能為力。」

「不!沒有您的幫助,莉莉安娜還有她肚裡的孩子早已經不在了!作為回報,我將告訴您一個非常重要的秘密。還請您千萬不要拒絕,否則我的良心將會不安。」

嗯?周啟剛欲開口,不過在注意到黑德里克一臉認真的神情之後,略一猶豫沉默著點了點頭。

「您跟我來。」黑德里克說著,戀戀不捨地鬆開了妻子的手,當先向著軍營一處僻靜的角落走去。待周啟後腳跟來后,又小心的看了看周圍,方才湊到近前低聲開口。

「我們黑德里克家世代都以鐵匠為生,卻並不是坎杜拉斯本地人。李奧瑞克接任了領主之後,先祖跟隨他一起來到了這裡。作為李奧瑞克的御用鐵匠,不但是他的鎧甲,還是手中握有的權杖,甚至他頭上那頂被譽為瑰寶的王冠都是由先祖打造的!」

周啟聞言心中暗驚,臉色卻不變。黑德里克對自己說這些,顯然不會是顯耀自己的手藝有多牛叉。一定還有下文!

「李奧瑞克王發瘋之後被叛軍殺死,就連他的陪葬品也被洗劫一空。雖然後來大多數失竊的物品都有了下落,卻唯有那頂最為珍貴的王冠沒有被人找到!」

說道這裡,黑德里克神情緊張地又看了看周圍。將說話的聲音再次壓低。

「王冠之所以沒人知道下落,是因為它早已被藏起來了!」

「被藏了起來?」周啟微微一愣。配得上李奧瑞克的王冠無疑是一件無價之寶。這傢伙費力巴氣地打造出來,難道就是為了將它雪藏不給人看么?

「嗯,這頂王冠被鑄造出來的時候曾受到天堂的祝福,擁有無以倫比的神奇力量。在李奧瑞克王還沒有完全陷入瘋狂的時候,不知道什麼原因曾下令先祖將王冠銷毀!而在王冠即將被銷毀之前又突然改變了主意,讓一名大臣將王冠帶離城堡並將它藏起來。」

「帶離王冠的人應該再也沒有出現過吧?」

「嗯,和您說的一樣,因為他已經被李奧瑞克王秘密地處死了!家祖親眼目睹了這一切!並且從大臣的遺物中還得知了王冠的埋藏的地點!」

聽到這裡,周啟已然無法淡定。即便不用聽下去他也已經猜到了黑德里克接下來要說什麼。

「在苦難曠野和崔斯特瑞姆廢墟的交匯地帶有一處廢棄的墓地。墓地的中心地帶,有三座寢陵,王冠就埋藏在其中一座寢陵的最深處。先祖留下遺言,李奧瑞克之所以要命人將王冠帶走,恐怕是因為他畏懼王冠上所特有的天堂氣息。如果能取得王冠,或許對您會有所幫助。」

「契約者編號5106觸發限時支線任務——李奧瑞克的王冠!任務目標:前往荒棄的墓地尋找李奧瑞克的王冠,並將王冠帶回新崔斯特瑞姆!時限6個小時!任務完成:獎勵技能點X2,自由屬性點X2,遠古神話級裝備X1,血岩碎片X500!」

我去!竟然又是一條不帶懲罰的支線任務!而且所給的獎勵之豐厚,甚至超過了主線任務的分支獎勵!這意味著什麼?所謂十分付出,八分回報!尋找王冠的過程必然無比的兇險!

接!必須接!沒有接到救下商人和工匠的任務就無法遇見黑德里克,而沒有救下莉莉安娜更不會得到黑德里克的感謝!這支線如此兜兜轉轉,若不是空間故弄玄虛,其中就一定隱藏著某種不為人知的秘密!

周啟心中突然升起一種強烈的預感!這次的支線任務或許會成為整個第一幕中一個極其重要的支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