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到了夜晚,衆人都難以入睡。因爲過了晚上第十二點,短信的指令就正式開始生效了。

冷宇半下午的時候就出去了,堯樂大膽,自放下行李就蹦蹦跳跳的出去玩去了。只留下安然和軍人,兩人在裏面悉心等候。

已經是晚上八點。

宿舍的門被輕輕推開了。

冷宇走了進來,迎面看見了坐在沙發上的安然和軍人。

“呼~打聽到了!”

冷宇明白,短信的內容清楚點告訴他們這所院校裏面有一隻鬼,並且這次的任務及其的特殊。居然讓他們把鬼帶回“西來驛站”。要完成這件事,首先就要知道鬼在哪!所以冷宇是去打聽消息去了。

“怎麼樣?”

一直默不作聲的軍人說話了,目光黯然的看着冷宇。看來,他是真的完全相信冷宇的話了。安然也是一臉惆悵期待的看着冷宇。

“女生宿舍,兩個月前有一個女孩跳樓自殺了!”

冷宇面色正然的說道。

“然後呢?”

軍人不解,疑問道。

“除此之外,沒再有什麼死人事件。那個女孩,可能就是我們要找的鬼!”

冷宇說完,軍人這才恍然大悟。

冷宇見安然一直蜷縮在沙發上一句話都不說,慢慢的走了過去。坐到了安然身邊,輕輕地拍着她的後背,安慰的說道:

“沒事的,既然要求我們把鬼帶回去,那麼至少可以肯定,這隻鬼沒有多少攻擊性,我們應該可以應對!不然,短信不會發到我們手上。”

這時,安然聽到冷宇的話好似放鬆了很多。一籌莫展的神色,慢慢紓解開來。

“樂樂還沒回來嗎?”

冷宇看了看牆壁上鍾標的時間。正說着,門猛地一下被衝開了。

“砰”

門摔磕到了牆壁上,見堯樂莽撞的衝了進來。

“哎呀,真沒勁!說是有鬼,出去玩了一圈,一個鬼都沒碰到!”

堯樂風風火火的衝倒在了沙發上,隨意的拿起了桌上的一杯水,大口大口的灌喝着。三人見狀,一陣無語。走之前堯樂沒有說要出幹嘛,現在才得知,原來他是出去找鬼了!居然還是一副很失望的樣子。

冷宇整了整神色,從堯樂給於的驚歎中走了出來。

“咳咳,天色不晚了,都回去休息吧!既然是讓我們把鬼帶回去,那麼那隻鬼我們應該是可以應付的!所以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大可放心!”

冷宇尷尬的說着。

“噫噫噫~冷宇哥,這麼早就睡覺,你想幹嘛呀?!”

堯樂甩着手指,壞笑着越過安然朝冷宇湊湊了過來。

冷宇一眼就看出了堯樂在想什麼,翻了個白眼。

“你想什麼呢!去去去,快去睡覺去吧!”

冷宇如教訓一個小孩子一樣說着,擡起了腳,堯樂跳開閃避,冷宇踹了個空。隨後,堯樂和軍人都各自回自己房間了。

“安然,你也早早回去睡吧!我想,一個人坐會兒…”

冷宇見人都走了,轉頭和安然細細說道。

小丫頭,逃不出總裁的手 這時,見安然面帶猶豫,咬着嘴脣,好似在想什麼。

“你,你陪我好嗎?我害怕!”

“好了,沒事的。過會兒,我就過去。我想一個人靜靜。”

安然聽到這話,神色有些黯然,猶豫着,最終還是回了自己的房間。

人都走了,冷宇長舒一口氣。四下無人,會讓他感到無比的心安。他從口袋裏掏出了一包香菸,抽出來叼在嘴上,點着了一根,慢慢的一口一口允吸着。看着四周熟悉的環境,讓他不禁想起了過往的種種。他的宿舍就在隔壁宿舍樓的三層,那裏的裝束和這裏一模一樣。可以說,坐在這裏,就如同坐在以前的宿舍一樣。看着同樣的裝潢,回憶着以往的種種…

“呼~”

冷宇回憶着,長吁了一口氣。

多麼美好的時光啊,雖然以他以前的性格在宿舍裏好像並不受歡迎。但是,總還有那麼幾個人和他走的格外的近。何小雨算是一個,整日陪他喝酒打架的錢超也算一個。現在的冷宇回憶起來,無比的懷念。

時間過得很快,桌上菸灰缸裏面已經滿是菸頭。冷宇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他掐滅了最後的半根香菸,起身走向了臥室。

見此刻安然正一個人穿着衣服裹着被子,依靠在牀頭,神色有些呆然,。冷宇看的出,她仍有些害怕。冷宇進來後,安然的樣子並沒有爲之改變。並沒有因爲冷宇的到來而感到有什麼不妥。

“怎麼還不睡啊?”

冷宇細聲說着,習慣性的脫去了外套,掛在了牆上的吊鉤上。

安然聽到聲音,應聲朝冷宇看去。

“我,我睡不着…”

這時,冷宇看見安然的模樣,不覺一陣心疼。

葉華留下了她孤苦伶仃的一個人,今後的日子將要一個人面對恐懼,無依無靠,確實惹人心憐。

冷宇沒有避諱,心無邪則行的正。只是拖去了外套和鞋子,就躺在了安然的身邊。

安然見冷宇上來了,身體微微一顫。冷宇也感受到了。

“早早睡吧,養好精神才能安然度過這次任務。”

冷宇說完,就把頭往枕頭一埋,倦意瞬間襲滿了全身,就要昏昏睡去。

“冷宇?”

安然輕呼。

“恩?”

冷宇還未睡去,聽到了安然的呼喚,輕聲迴應。

“你說,我們爲什麼要聽從那短信的安排啊?!”

安然呆然的說着,冷宇聽後大吃一驚!聽出了安然話語的弦外之音。安然這是已經有了放棄的念頭了!

冷宇連忙的坐了起來,看向了安然。

“爲了活着!”

冷宇厲聲說道。

電音時代 “爲什麼活着啊?!”

安然幽幽的說道。

冷宇嘆聲,思索了片刻,擡頭看向了屋頂…

“哎~爲了活着的人而活着!想想那些關心你的人,你忍心看到他們爲了你的死,而痛哭嗎?”

聽到這話,安然神色一愣。頓住了片刻,隨後,她好似懂了。慢慢的躺了下去。

冷宇看着,覺得安然已經明白了。自己也長舒一口氣,慢慢的躺了下去。

“冷宇?”

安然背對着冷宇,小聲呼道。

“恩?”

冷宇幾近睡着了,昏昏回道。

“你會保護我的,對嗎?”

安然輕聲。

冷宇也側躺着,背靠着安然。聽到安然的話,一時沒有出聲。

過了不知多久,冷宇思索了不知多久。

“你放心,不光是爲了你。爲了我自己,爲了葉華,我也一定會保護好你的!”

冷宇淡聲呼出。

安然再沒有迴應,只見這時,冷宇感受到腰間伸過了一條細緻柔軟的胳膊,攬住了他…

那一晚,安然睡得格外的踏實…

第二天。

冷宇提議,不管做什麼事都要四個人一起行動。雖然猜測鬼沒有什麼攻擊性,冷宇嘴上也是那麼安慰別人的。但是在他心裏還是有些警備。因爲他知道,凡事都不是絕對的。

四人食堂吃完早飯,就直奔女生宿舍而去。

冷宇知道,鬼不可能是活人。那麼也只能從這個跳樓自殺的女孩這條線索尋找,眼前也只有這唯一的一條線索。據冷宇打聽得知,那個跳樓自殺的女孩原本住在六樓的611房間,冷宇帶領下,一行人直奔六樓而去。

行走在女生宿舍裏面,冷宇毫不避諱。這一切的世俗眼光都難以影響他,面對生死,一切都無所謂了。反而是堯樂這個小正太,意外的羞澀。軍人緊跟其後,果然具有着軍人優秀的素質,男女之間的避諱早已影響不到他。

很快,一行人就到了611房間的門前。

“咚咚咚”

冷宇輕輕敲門。

“進來!”

裏面一個女孩的聲音呼道。

冷宇沒有多想,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這時候,裏面的女孩見到了冷宇,是一個男人,而自己穿的不多,全都大驚失色!

“你!你幹嘛?!出去!”

“流氓啊!滾!”

裏面的女孩接連呼道,抱枕毛絨玩具如下雨一般,砸到了冷宇的頭上。

冷宇沉着臉,沒有聽他們的話,依舊走了進去。緊接着後面的三人也跟着走了進去。

這時候,裏面的一個女孩好似看出了端疑,慢步迎了過來… 第308章哪裡臭了,明明是香的

「是您瘋了,還是我瘋了,我不愛翟薇,我怎麼去娶她?」

陸司寒眼中的婚姻是神聖的,是一輩子只有一次,只能和深愛的人一起做的事情。

「感情是可以培養的,翟部長未來會成為你最好的助力,只有這樣在權利的戰爭中你才可以徹底的贏戰珉,司寒,我費盡心思做了這麼多,都是為了你!」

「你只是想把我變成第二個你罷了,你悲慘的一生還有讓我去續寫,自私!」

「悲慘?成為議長是每個人都夢寐以求的事情,站在權利的頂端,你才可以隨意操控任何人的生死!」

「總之要麼姜南初死,要麼你和翟薇結婚,這兩個選擇你好好想想吧。」

戰錚樺堅定的說,這件事情沒得商量。

躲在暗處偷聽的男人,睜大了雙眸,原來父親最喜歡的是從來沒有養在身邊的長子吶。

卧室內的談話不歡而散,陸司寒陰沉著臉離開議長府。

D.E集團內,陸司寒打量著這把絕版的手槍,究竟有什麼地方不一樣,值得讓父親用一條人命去祭奠。

就在這時內部的電話響起來。

「什麼事?」

「先生,戰材昱想見您。」

陸司寒對戰材昱的印象僅僅只有殘廢,情種這兩個詞,不明白他有什麼事情想要自己說的。

「讓他進來。」

「是。」

很快戰材昱坐著輪椅進入辦公室。

「我們之間似乎並沒有任何交集。」陸司寒思考過後說。

「大哥,我聽到你和父親的對話了,我可以幫你救出南初。」

陸司寒挑了挑眉,對於戰材昱的主動示好有些吃驚。

「你也想要議長的位置?」

「大哥你說笑了,我是個殘廢,一輩子都只能坐在輪椅上面,怎麼可能成為議長,我只是不願意讓你抱著遺憾娶其他女人。」

「我已經成了這樣,所以想多做些好事罷了。」戰材昱嘆了一口氣似乎是想起往事。

「我憑什麼相信你?」

「除了我,你還有其他辦法嗎?」

「我自從雙腿殘廢之後就一直都住在議長府,議長府的每個角落我都太了解了,我知道南初被關在哪裡。」

「只不過你們是救不出她的,父親的守衛不是吃乾飯的,暗哨更是隱藏在議長府附近。」

「那你說該怎麼辦?」

「很簡單,你答應父親的要求和翟薇結婚,婚禮當天就是議長府防備最低的時候,我會把布防圖畫好,救到南初你們就走。」

陸司寒第一次正眼觀察戰材昱,這人不顯山不露水,但實際上膽識過人。

「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如果我想錯了,你打算放棄南初娶翟薇,那麼這些話就當我沒說。」

時間如同靜止一般,沉默了陸司寒五分鐘才開口。

「合作愉快。」

「好,婚禮的事情希望能夠越快越好。」

戰材昱勾起一抹笑離開D.E集團。

戰錚樺原本以為陸司寒要抗爭到底,卻沒有想到不過短短一天他居然同意了娶翟薇,不過陸司寒還是提出一個要求,那就是娶翟薇的當天放姜南初走。

這一切都太過順利,戰錚樺達到目的也就不在計較姜南初的事情,這幾天他派人去調查,發現姜南初不過就是孤兒,出生在帝都和當年那件事情絕對不會有任何的關係。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很快就到了婚禮當天,姜南初在地牢絲毫不知道陸司寒與翟薇大婚的消息已經傳遍錦都。

直到今天外面格外熱鬧,姜南初見看守的人少了一半,這才問出了口。

「好熱鬧,外面出什麼大事了嗎?」

「那當然,議長閣下認迴流落在外的長子,今天是他與翟薇結婚的日子。」

姜南初微微顰眉。

「你在說什麼?陸司寒和翟薇怎麼可能結婚,你弄錯了!」

姜南初立刻反駁道,陸司寒說過的要在二十歲那年娶自己,說過會來救自己,姜南初就是靠著這個信念一直在支撐下來。

「騙你做什麼?等婚宴結束你也可以離開了。」

侍衛話音落下,他身後閃過一道人影,靠著利落的動作捂住侍衛的口鼻,很快侍衛發不出聲音軟綿綿的暈了過去。

姜南初看著這一幕,整個人忍不住的往後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