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會兒,偌大的會議廳走了一多半人,只剩下四個道派的掌教留了下來。

秦巖看着他們非常欣慰:“你們願意跟着我們衆閣派走下去嗎?”

這四個掌教點了點頭,表示願意跟着秦巖走下去。

“那好,既然你們願意和我同甘共苦,那我也不能虧待了你們。”

說罷,秦巖從懷裏拿出四瓶靈藥,分別給這四個掌教每人發了一瓶。

看到手中的靈藥,這四個掌教都愣住了,他們沒有想到秦巖會贈與他們靈藥。

要知道他們這四個道派都是小道派,除了自己之外,就連道派中的長老都沒有資格吃靈藥。

而且即便是自己吃,一年能吃上一顆就不錯了。

可是現在秦巖居然給了他們一瓶,這一瓶靈藥足有兩百顆,絕對夠他們全教的長老吃上十幾年了。

“多謝浩掌教。”

四個掌教不約而同的說,向秦巖道謝。

秦巖擺了擺手,表示沒有必要。

緊接着,又對他們說:“你們把這些靈藥拿回去,給你們道派核心弟子以上的每個人一天吃一顆。”

聽到秦巖這樣說,不但這四個道派的掌教愣住了,就連高長老也愣住了。

他們一直以爲秦巖給他們這多靈藥,只是讓他們長老以上的人吃的,可是現在秦巖居然讓他們所有核心弟子以上的人都吃,而且還是一天吃一顆。

他們覺得這實在是太浪費了。

特別是高長老,他覺得秦巖對這四個道派實在是太好了。

“你們放心,我這裏的靈藥多的是,你們吃完了馬上來找我要。”

緊接着,秦巖突然話鋒一轉,口氣變得嚴厲起來:

“但是,我要告訴你們,你們的人吃完我的藥,我必須要檢查他們的實力,如果他們吃完十顆後實力還無法提升一個層次,我就不會給他們供藥了。”

秦巖這樣做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怕這些掌教中飽私囊,剋扣教中弟子的靈藥。

聽說秦巖讓他們弟子吃十顆就要見效,他們臉上紛紛露出了爲難的表情。

雖然這些靈藥效果非常好,但是想提升一個層次,即便是核心弟子不吃個七八十顆也很難出效果。

“浩掌教,你這個要求是不是有點太高了?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即便是茅山派的聚魂丹和凝魄丸連續吃上三四十顆最多也只能提升一個層次,你給我們十顆就要我們提升一個層次,這是不是有點強人所難?”

其中一個掌教憂慮的說。

重生之師兄莫慌 另外三個掌教立即點頭,非常同意第一個掌教說的話。

不等秦巖說話,高長老哈哈大笑起來:“你們這幾個人根本不知道我們衆閣派靈藥的厲害,我告訴你們,我們衆閣派的靈藥一顆頂的上茅山派的十顆。如果你們不相信,現在就可以試一試。” 聽到高長老的話,四個掌教都露出了狐疑的神色,他們根本不相信還有這麼厲害的靈藥。

要說各大道派的靈藥誰家的最好,那自然首推茅山派和龍虎山了。

能比這兩家道派家的靈藥還厲害的,現在還沒有出現。

他們不相信衆閣派短短的幾年間,就能煉製出比茅山派和龍虎山效果還要更好的靈藥。

“你們試一試啊!”高長老鼓勵的對四個掌教說,想讓他們試一試靈藥的功效。

四個掌教對視了一眼,分別擰開瓷瓶,從裏面拿出一顆,放進了嘴裏。

靈藥入口即化,渾厚的魂力排山倒海般涌入每一個人的體內。

四個掌教怕魂力流失,他們立即盤腿坐在地上,開始瘋狂的吸收魂力。

不一會兒的功夫,魂力就被他們全部吸收了。

四個掌教從地上站起來,神采奕奕的伸了一個懶腰。

其中一個掌教激動的向秦巖和高長老望去:“浩掌教,高長老,這靈藥果然神奇,居然比茅山派的靈藥強了十倍有餘。”

聽到對方的話,高長老心中充滿了自豪感。

他覺得這是他們衆閣派的榮耀。

雖然這藥是秦巖煉製的,但是秦巖現在是他們衆閣派的掌教,那也就相當於靈藥是衆閣派的。

現在高長老非常慶幸自己當初沒有那麼固執,不拘一格的將秦巖留了下來。

如果當初他發現了秦巖的身份,而將秦巖趕出衆閣派,那麼他們衆閣派絕對沒有輝煌的未來。

“浩掌教,高長老,你們衆閣派什麼時候出了這麼厲害的煉藥師了?”其中一個掌教好奇的問。

他以爲衆閣派出了煉藥師,其實他並不知道煉製出這種藥的,是擁有陰陽鬼醫和陰陽鬼農兩重身份的秦巖。

如果只是普通的煉藥師,即便實力再好,煉藥經驗再豐富,也只能煉製出茅山派那樣的靈藥,根本無法煉製出秦巖的聚魂丹和凝魄丸。

高長老笑了笑,非常神祕的說:“對不起,這是本門的祕密。”

“我明白了,明白了,實在是不好意思!”這個掌教趕快向高長老道歉。

像這種事情一般都是每個道派的祕密,是不可能告訴外人的。

即便是在自己的道派內,像這種事情也只有幾個核心的人知道,一般的弟子根本不知道。

秦巖站起來笑着對這四個掌教說:“大戰即將開始了,你們趕快回去提升自己弟子的實力吧!我希望你們四大道派以後能將全真派死死的壓下去。”

“對,以後我們道門前五大道派,就是我們衆閣派和你們四大道派。”高長老激動無比的說,對未來充滿了期望。

其他四個掌教同樣熱情高漲,他們也對未來充滿了希望。

四個掌教和秦巖告別後離開了衆閣派。

秦巖對高長老說:“高長老,這裏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我準備馬上回秦家,你沒有意見吧?”

其實高長老非常有意見,他恨不能用腰帶將秦巖拴在身邊。

但是高長老知道秦巖肯定會走,他是不可能留住的。

“掌教,從咱們衆閣派去秦家路途遙遠,你的實力雖然很高,但是猛虎鬥不過羣狼,這樣吧,我派幾個長老沿途保護你,這樣我也放心。”

高長老有些擔心秦巖的安危。

秦巖想了想,覺得高長老說的非常對。

現在是非常時期,要將任何危險都要考慮進來。

“好,那就聽你的,我想現在就走,你就讓張長老、劉長老以及朱長老陪我去吧!”秦巖點了三個長老的名字。

高長老點了點頭說:“那我現在就將他們叫過來。”

說罷,高長老拿出通信符扔了出去。

不一會兒,張長老三人來到了會議廳。

高長老簡單的向他們介紹了情況後,他們就跟着秦巖上路了。

當天晚上秦巖在張長老他們的陪同下,來到了秦家的山下。

秦戰和秦夢以及其他的秦家弟子早就等在了山下。

當他們看到秦巖後特別高興,將秦巖迎到了山上。

進了山門,秦巖不但看到了自己的父母,還看到了葉曉倩、慕容雪菡他們。

此刻的葉曉倩因爲已經懷孕四個多月了,她的肚子微微鼓起,明顯能看到懷孕的跡象了。

當她看到秦巖後,先是高興的和秦巖招了招手,隨後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上升起了兩抹紅暈,立即又害羞的低下了頭。

慕容雪菡則直接飄到秦巖的身邊,高興的問:“主人,你終於回來了。”

“醜鬼,給吾滾開。”李天霸一把推開慕容雪菡,嘿嘿的笑起來,一邊給秦巖請安,一邊大聲的說,“主人,你終於回來了。”

秦巖笑着拍了拍李天霸的肩膀:“你怎麼又欺負雪菡了?”

李天霸憨厚的笑起來,他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說:“主人,因爲她太醜了,吾忍不住就想欺負她。”

秦巖無奈的搖了搖頭:“以後不能再欺負雪菡了。”

其實秦巖覺得李天霸也挺可憐的,好不容易有個喜歡的蔣婉兒,蔣婉兒現在卻瘦身成功,變成了窈窕淑女。

想到蔣婉兒,秦巖特別好奇,最近他一直沒有見到蔣婉兒,蔣婉兒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而且居然也沒有人和他提起蔣婉兒,他覺得這其中肯定有蹊蹺。

不過現在不是問這些的時候,他準備等安頓下來,再問問其他人蔣婉兒到底是怎麼回事。

回到屋裏面,慕容雪菡已經給秦巖鋪好了牀。

“主人,你一路辛苦,要不要我給你捏捏腿,捶捶背?”

秦巖擺了擺手說不用。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了秦戰的敲門聲:“家主,昌齡長老回來了。你不是要找他商量事情嗎?你現在去還是明天去?”

聽說秦昌齡回來了,秦巖從牀上坐起來,徑直向門外走去。

來到秦昌齡的屋裏,秦昌齡已經擺好了碗筷。

陪在秦昌齡身邊的不但有秦巖的父母,還有葉曉倩。

葉曉倩看到秦巖後,就害羞的低下了頭,她的手不用自制的摸到了自己的肚子上。

最近一段時間,葉曉倩總是在想自己的孩子出生後該叫個什麼名字呢,他是長得像爹呢還是像媽? “秦巖,聽說你找我有事?”秦昌齡笑眯眯地問,同時指了指葉曉倩身邊的椅子,示意秦巖坐在葉曉倩身邊。

秦昌齡早就將葉曉倩當成了孫媳婦。

豪門蜜寵:甜心小妻搶回家 看到秦巖坐在了自己身邊,葉曉倩的臉更加白裏透紅了。

她一邊給秦巖夾菜一邊害羞地低着頭。

“爺爺,有這麼一件事情……”秦巖當即將千年血玉的事情告訴了秦昌齡。

聽到血玉的事情後,正在端菜的狐小媚手一抖,整盤菜突然“砰”的一聲摔在了地上。

“哥哥,你不能去那裏!那個地方你去不得!”狐小媚焦急地說。

“怎麼了?爲什麼?”秦巖特別好奇,爲什麼狐小媚的反應會這麼大。

與此同時,秦昌齡等人也詫異地向狐小媚望去。

“哥哥,那個地方是妖族的聖地,沒有天尊巔峯的實力連進去的資格都沒有。”狐小媚解釋起來。

停頓了一下,狐小媚接着說:“哥哥,你好好想一想,如果那個地方那麼好進去,千年血玉早就被人拿走了,怎麼可能輪的上你。”

秦巖想了想,覺得狐小媚說的對。

這就像路上的李子樹,如果李子是甜的,早就被人摘光了,如果沒有人摘,那說明絕對是酸的。

“秦巖,小媚說的有道理,我覺得你還是不要冒險了!”秦浩然心疼自己的兒子,也不想讓自己兒子涉險。

“秦巖,你即便取走了玉璽,你的實力最多也就掉一層吧!你多吃靈藥應該能補上吧!”

秦昌齡也十分擔心秦巖的安危,不想讓秦巖以身涉險。

還有葉曉倩,她此刻也不羞澀了,豎起耳朵聽着大家的議論,特別擔心秦巖不聽話獨自去。

秦巖苦笑起來:“爺爺,爸爸,你們有所不知。玉璽一旦被我摘下,我的三魂七魄將會受損,即便有靈藥也很難在短時間內修復。更何況我吃的靈藥太多了,以前的效果很好,但是現在的效果只相當於之前的十分之一了。”

原來靈藥和感冒藥一樣,人的身體對它們也有耐藥性。

如果人吃的多了,效果也會慢慢的下降,除非是加大劑量。

而秦巖的身體和其他人也有所不同,他是九陰九陽之體,如果想讓身體發揮出最好的作用,最好的辦法就是不吃靈藥,而是讓三魂七魄慢慢的成長。

秦巖接着說:“有時候機會和危險是均等的,我聽九窈說,如果我能拿到千年血玉,並將它和我的身體融爲一體,極有可能突破天尊後期,晉升到天尊巔峯。”

“到了那個時候,我想統治整個道門可以說是輕而易舉。 腹黑爹地無良媽 而且,以我的實力再對付鬼域那也沒有問題。”

狐小媚特別擔心秦巖,她不願意讓秦巖去妖族的聖地。

“哥哥,但是我覺得你還是不要冒險,命是最重要的,沒有了命你所努力的一切都將化爲虛無。”

“小媚,我知道你是對我好,但是有些事情你不懂。”秦巖早就下定了決心,他一定要去妖族聖地。

“秦巖,莫非你真的要去?”秦昌齡大聲的問。

秦巖點了點頭,非常肯定的說:“我必須去。”

秦昌齡沉默了片刻說:“你是不是想找人陪你一起去?”

他已經看出來了,秦巖肯定是想找人陪他一起去,所以纔會找他商量這件事情。

如果秦巖不讓人陪他一起去,根本就沒有必要和他們商量這件事情。

秦巖點了點頭,非常肯定的說:“原本我想讓衆閣派的高長老他們陪我去,但是說實話,我有些信不過他們,畢竟他們不是秦家人。”

“我陪你去吧!”秦浩然對秦巖說,他覺得他陪着秦巖去最合適。

所謂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如果他陪着秦巖去,絕對會事半功倍。

“我也去。”一直沒有說話的葉曉倩這時突然表態。

她不能讓秦巖獨自去冒險,她不能讓自己未出生的孩子沒有爹。即便真的要死,那也是他們一家三口死在一起。

“你就別去了,你挺着這麼大的肚子怎麼去?”秦巖他媽對葉曉倩說,她不希望自己的孫子出什麼意外。

“曉倩,你還是在秦家好好的安胎吧,這是我們男人之間的事情。”秦昌齡也不同意葉曉倩去。

“可是……”葉曉倩不願意聽秦昌齡他們的話。

不等葉曉倩說完,秦巖就打斷了葉曉倩的話,他拍了拍葉曉倩的肩膀:“曉倩,你還是好好的待在家裏面吧!爲我們的下一代做準備。”

秦巖也不願意讓葉曉倩跟着他去。

首先葉曉倩此刻的實力還不高,充其量只有普通長老的水平,葉曉倩去了那就是炮灰。

“這樣吧,浩明和你一起去,然後再讓邱長老和你一起去。我覺得有他們兩個夠了。”

在秦昌齡看來,去的人多未必是好事,容易打草驚蛇。

正所謂兵不在多,而在於精。

秦巖的想法和秦昌齡一樣,他也不願意讓太多的人跟着自己。

“既然這麼定了,那就先吃飯吧!明天你們就出發。”

秦昌齡覺得這件事情宜早不宜遲,他們早去一天就少一分對他們的牽掛。

接下來大家開始吃飯,只是現在的氣氛沒有剛纔那麼活躍了。

剛纔大家有說有笑,可是現在大家都沉默不語,只是在悶頭吃飯。

晚上十點多,秦巖回到了屋裏面。

慕容雪菡閃現出來:“主人,聽說你準備去妖族的聖地?是嗎?”

不等秦巖說話,慕容雪菡接着說:“主人,你能不能帶上我?”

秦巖搖了搖頭:“你現在的實力還太差,去了只會變成我的累贅,你還是好好的待在秦家吧!”

聽到秦巖的話,慕容雪菡非常失落,只是她心裏面非常清楚秦巖說的是對的。

“主人,那我今天晚上好好的伺候你好不好?”慕容雪菡一邊說着一邊脫掉了身上的鬼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