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待他落地看清楚此地景緻,一股凌厲殺意奇襲而來!

小黑分身大叫道:“糟了!聖殿是有主之物,感覺到我們闖入,要絞殺我們了!”

唐牧北:(╥﹏╥)

各位親愛的書友們,別了;

喵醬,別了!

你可以安心申請完結了,如果有下輩子,我再做你的主角。然鵝,我也沒得輪迴,估計是徹底涼了。

別的心願也沒有,只希望喵醬你別再寫錯主角了,下一次一定要選一個不慫的! 帶着必死的決心閉上眼,唐牧北心生絕望,沒成想只聽“嘩啦啦”一陣響,身形居然停住了!

“怎麼肥四?”他想扭頭看看什麼情況,發現腦袋動不了,只能使勁兒把眼珠子往一邊斜看過去。

隨後就聽到一聲女孩子驚奇的聲音道:“小黑?!真的是你?你終於來找我啦!”

小黑分身將唐牧北放開。

他這才注意到自己被散發着盈盈亮光的純白色枝條捲住停在半空中。

事關自己性命,小黑連最基本的客套都沒有,開門見山表明來意。

在它們交流期間,唐牧北仔細打量了一下小白。

與面目猙獰的小黑完全不同,小白長得那叫一個漂亮!

通體晶瑩剔透散發出靈石纔有的熒光,可能是紮根生長在聖殿的緣故,每個枝條甚至每片樹葉都蒙着神聖光澤。

若不是小黑告訴他這就是小白——與它同根同源培養出來的通魔樹,唐牧北連想都不敢想。

他甚至覺得聖樹都不過如此!

賣相極佳的小白聽完小黑的描述後一臉懵逼道:“爲什麼要阻止聖壇?

小黑你清醒一下,我們不就是爲了攻破天堂和人間界才被魔王大人種下的嗎?

現在我馬上就成熟了,只要再等半個月就可以運送魔界大軍前來攻佔天堂,到那時我的任務就完成了!”

小黑翻了個白眼,“你是不是傻?

沒有半個月可等了!

三天!最多三天,如果你不去幫我我就死定了;

如果我掛了,墮落聖壇吞噬這片聖殿用不了幾天時間。到時候你都被它吞噬了,還管他任務完成完不成?

活着纔是最重要的好嗎?”

小白:⊙▽⊙

咱們跟墮落聖壇是一波的,它爲什麼要吞噬我?

我還要打通世界壁壘開創空間通道運送魔界大軍哩!

小黑:ㄟ(▔,▔)ㄏ

“它怎麼不吭聲了?你明明把利害關係分析的很明白了呀。”唐牧北看小白沒反應,便在心中問道。

小黑嘆了口氣,“說好聽點是單純,說實在的就是它比較軸,感覺只要能完成任務就是死也無所謂。”

唐牧北:(⊙o⊙)

佩服佩服!真能做到爲了任務可以將自己生死置之度外,它肯定特別忠誠!

相反,小黑比較懂變通也更雞賊,倆通魔樹還真是性格截然相反。

“考慮好了沒?”小黑忍不住問道。

小白搖搖頭,“我的任務還沒完成呢……”

話沒說完,它察覺到小黑又翻了個白眼,頓時不敢多說,小心翼翼問道:“那你說我該怎麼辦?”

“當然是先保命!”小黑苦口婆心勸道:“雖然我現在狀態慫了點,但好歹還留着一條命,而且跟着牧店主有很多的資源可供修煉。

只要咱們能再進一步,修成人身毫無壓力,總比你呆在這兒等死要好。

抓緊時間跟我們走吧,剛傳送進來的時候,我感覺到聖殿主人的殺氣了,時間一長說不定咱們都走不了!”

小白眨眨眼睛無辜道:“可是我的本體帶不走呀,我紮根在聖殿鎮壓的魔界裂縫中,一旦離開就死翹翹了。”

“捨棄本體!”小黑都怒了。

小白委屈道:“你別生氣啊,那麼大聲幹嘛?別害怕,我一察覺到是你的氣息,不是立馬就把殺氣撤了嗎,還伸手接住你們了呢。”

What?!

唐牧北和小黑聽了大跌眼鏡,散發出強烈殺意的是小白?

它特喵是聖殿的主人?

臥槽!

這瓜有點大,啃不動啊。

滴滴滴,信息量已超出腦洞範圍。

唐牧北弱弱問道:“你是怎麼成爲聖殿主人的?”

“主神在的時候聖印在他手裏,後來他隕落了,作爲本命武器的聖殿就自動隱匿起來。

剛開始是住在這裏的大天使掌管聖印,可後來不知道爲什麼他離開了。

我覺得應該是他想盡辦法都沒辦法煉化聖印掌握聖殿的原因,受打擊了!

離開之前將聖印傳給他的徒弟——小天使。

小天使兢兢業業的照顧聖殿,可他資質不行,實力突破不了老死了。

臨死之前,他把聖印傳給更不如他的小小天使。反正就這麼一個接一個的傳,最終那些天使出不去也突破不了一個接一個死翹翹了。

聖印傳到最後,那個小天使還糾結是傳給我這棵僞·聖樹還是池塘裏那條聖鯉魚呢。

幸好他直接給了我,三十年前那條聖鯉魚就孤獨終老了!”

唐牧北:……

小黑:……

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傻樹有傻福吧。

“不過我沒有修煉成人形沒辦法在聖印上留下烙印徹底煉化,所以不太能掌控聖殿。

否則,我纔不會讓聖殿跑來鎮壓聖壇呢。”小白還是對與墮落聖壇敵對耿耿於懷。

等等等等,唐牧北揉揉太陽穴感覺信息量還是大。

聖殿是主神的本命武器?

那也就是說,聖印是聖殿的遙控器唄,煉化了聖印留下烙印就能催動驅使聖殿?

想明白這個問題的唐牧北頓時眼前一亮,沒等他開口,小黑在心竅中兩眼放綠光激動的直髮抖,“牧店主,上啊!

盤它!

你要是能把聖印煉化了,催動聖殿懟死墮落聖壇還不是分分鐘搞定?

到時候蹂躪它!碾壓它!

我聽說過天堂主神的大名,那可是能與我們魔王大人相提並論的存在!

要不是招惹了天道,怎麼可能輕易隕落?

加油牧店主,我看好你!”

唐牧北:( ̄y▽ ̄)~*

說到我心坎裏咯!

只是小白肯把聖印交出來嗎?

他正想怎麼開口,只見小黑毫不客氣向小白索要來聖印遞給他,“牧店主,這就當是小白的房租。

我們倆爲你護法,抓緊時間煉化吧!”

小白依舊瞪着萌萌噠的大眼睛,也點點頭熱情道:“我教給你煉化心法還有留下烙印的手段,很容易學會的!”

唐牧北:……

怎麼感覺自己有點坑這個萌萌噠的通魔樹呢?

“你確定把聖印給我?”他再次確認一遍。

小白撲哧一聲笑了,“我巴不得你趕緊拿走哩!我可是靈魔雙修的通魔樹,外表看起來可聖潔了,其實內心全是魔氣。

這枚聖印特別討厭,一直想要鎮壓我!

可是這裏又沒別的活物了,我又給不了別人,只好天天跟它鬥。幸好聖印的器靈當年被打死了,不然我可鬥不過它。”

唐牧北:……

話既如此我就不客氣了!

他拿住聖印,接收了小白給他的煉化心法和烙印手段,原地盤膝坐下開始進行初步煉化。 按照煉化心法的步驟,唐牧北集中神識投映入聖印中。

初步煉化並不難,心法運轉後巴掌大小的玉質聖印瞬間消失,繼而出現在唐牧北心竅中。

可能是因爲心竅底部有了除魔人的陣法圖與聖印相互排斥,聖印滴溜溜一陣轉動最後選擇了籠罩在心竅最頂端。

唐牧北原本就小的可憐的心竅內,立馬就顯得特別高大上,同樣也更擁擠了。

“嗡!”小白留在上面淺到幾乎看不見的烙印立馬就被抹去。

煉化聖印最重要的一步就是將自己的神識烙印在聖印上,小白是唯一做到勉強烙印的,原因估計還是因爲實力太過強橫,又與擅長空間天賦的主神略有契合。

據小白所說,那位大天使用了幾十年的時間都沒成功,最終從煉化狀態清醒過來之後就心灰意冷離開了。

唐牧北有些擔心,不過小白保證只要自己陷進去時間稍長,它就會強行打斷,爭取不耽誤事兒。

抹去小白的烙印之後,他深吸一口氣將整個神識投入聖印中。

外形只有巴掌大小的聖印突然就開始融化,像是一片柔軟溫潤的玉質液體。

唐牧北的神識毫無阻力直接進入這片液體中,蕩起層層漣漪。

“來者何人?”明亮聖光中,傳來個洪亮的聲音。

居然還有活人?!

唐牧北嚇了一大蹦頓時有點懵逼,只見柔和聖光中突然有個高大人影“挺胸而出”。

女……女人?

下一秒就尷尬了,因爲“挺胸而出”的人影已經飄至他一米開外的位置,唐牧北這纔看清楚原來那是背部的翅膀。

而且對方是個男人。

“來接受我傳承的居然不是天使一族?”人影的語氣明顯有幾分失望,“人類的話,哪怕可以獲得我的認可煉化聖印,也只能得到我一小部分傳承。

難道……天堂已經沒落到如此地步了嗎?

我的聖樹至今沒有化爲人形來接受進一步的傳承,連它都隕落了?”

唐牧北:……

這要怎麼解釋呢?突然感覺自己沒有半點成功的可能性,要不退出去算了?

而且你知道你的聖樹其實是個黑心的妞兒嘛?

外表看起來挺神聖的,心裏流淌的全是魔氣啊喂!

還好人影應該只是主神殘留的一道意識,並沒有等着聽他回答而是自顧自道:“想要得到我的認可,有兩種方法。

第一,回答我的問題。

若是你的答案令我滿意,我會直接將傳承送給你;

若是回答不能讓我滿意,還有第二條路:進入我聖印中的歷練之地,只要你能在十年之內出來,也可以得到我的傳承。

現在,你準備好了嗎?”

What?!

唐牧北:懵逼3

這麼說來那位大天使用了幾十年才從歷練之地出來?

臥槽!完蛋了!

問題是我是水貨啊,別說大天使了就是小天使都能把我按在地上摩擦,那我去了還能回得來?

“第一個問題:天道是什麼?”主神的殘留意識見他沒說話,自顧自問道。

唐牧北沒想到會是這個問題,略微停頓幾秒鐘,然後試探性回道:“是個人?”

人影猛地一震,轉過身來追問道:“什麼樣的人?”

“呃……”唐牧北抽抽嘴角,遲疑道:“之前高傲不容褻瀆;之後是非分明公正無私,所以並不是同一個人,天道在輪換。”

回答完這個問題,他忍不住暗中嘆息。

主神只剩下這麼一縷殘魂了,還特喵在惦記天道。

上古天庭的主帝研究天道想取而代之;難不成……

果然,主神的眼神變得越來越明亮。

他聲音變得激動高昂,“那麼,怎麼才能成爲天道?”

噗!

唐牧北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

喵喵的,你問我我問誰?

這問題連主帝都沒辦法回答你吧?

可現在自己一個想要獲得聖印傳承的水貨店主,該怎麼回答才能讓主神的殘魂滿意?

唐牧北陷入沉思。

主神的殘魂並沒有催促他,而是耐心等待。

但從他的眼神中能看出,唐牧北之前的回答已經讓他充滿期待。

不瘋魔不成活!

“想成爲天道,可以試着逮住他;殺了他;吞噬掉,取而代之!”幾分鐘後,唐牧北斬釘截鐵回道。

主神瞪大了眼,滿滿的震驚模樣。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幽幽道:“我一直在研究如何將功法提升到可以讓自己突破永生者的層次,直到天罰降臨,我都沒有得到最終的答案。

或許,我的方向一開始就錯了。

你爲什麼會有逮天道這個想法?甚至想要殺了吞掉?”

唐牧北一攤手反問道:“你們爲什麼一直認爲天道是修行而成的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