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該,如果要是暴露的話,白鯨不會放他們出來的,直接在深山裏面的村莊,直接將他們就給殺掉了,這纔是最簡單的方式,沒有任何必要,讓他們出來了,反而還是這樣的行爲。

男子突然擡起自己的AK47,指着林凌,一步一步的走來。

所有人屏住了呼吸,手中都有槍的人,永遠不會將自己的命交在對方的手中,同時也不會有任何一點信任的。

在強大的武器威懾下,一切纔是最恐怖的,或者說是令人顫抖的,這樣的事情是不用說的。

因爲對方活着,明顯是對自己產生一種威脅的,這樣的事情不用說,同時也十分理解的。

何晨光他們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動手。

雖然面對對方三十多人,而且這些人都是有着武器的,但現在這些人員已經靠近,那麼問題就是變得簡單了一點。

面對一羣那種熱武器的人,其實最好的辦法不是逃離,而是想盡辦法進入到他們的中間,這樣他們的槍支纔是是喪失掉力量。

一方面擔心自己的成員受傷,同時也有可能會傷害到他們自己,就是這麼簡單的情況。

每個人都在等待着林凌,只要林凌開始行動,他們必然也會馬上行動。

“咔。”

AK47的槍口,一下子頂在了林凌的腦袋上。

“你是什麼人。”

男子冷冷的聲音,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道:“正常的人,他們是絕對不會將東西如此輕易的交出來,他們會說出自己的身份,甚至威脅我們,而你不同,你到底是什麼人。”

其實每一行都是有着他們的規矩,比如說從這裏運送貨物的人,基本上都是要交稅的,這是十分乾脆事情。

所以攔路搶一些東西,也是十分尋常事情。

“桀桀。”

林凌冷冷一笑,一把抓住對方的槍,淡淡道:“我是什麼人你不用管,東西你想要就拿走,我們只是不想要人員出現問題。”

似乎在他眼裏人命纔是最重要的。 “鬼哥,我們不可以讓他們走。”

在旁邊的一個人,直接激動道:“如果要是讓他們走的話,那纔是危險的事情,這羣人會回來報復我們的。”

山鬼冷冷一笑,盯着林凌陰冷道:“說,你到底是什麼人。

何晨光他們算是看清楚了,這羣人顯然是要動手的,畢竟似乎有點察覺到他們身份的不同了。

林凌抓住對方的槍,放下,一臉笑意道:“如果你想要知道我們身份的話,你可以跟我過去談談。”

“好。”

山鬼直接同意,美滋滋道:“我倒要看看你是什麼身份。”

一衆人看着他們兩人朝着一邊走了過去。

“說吧!”

山鬼一臉冷笑,此時手槍依舊是低着林凌的身子,那是時時刻刻都是提防着的。


在這樣的危險地方,生命絕對是最關鍵的,一個個都是窮兇極惡的人,任何時候什麼事情都是可以做的出來的,這一點是不用說的。

“我是夏國鐵拳團狼牙特戰旅紅細胞特戰隊的林凌。”林凌堅定的看着山鬼。

頓時山鬼感覺自己腦瓜子嗡的一下,這是什麼?

竟然是特種兵,而且還來到他們這種地方了,這是真的瘋了嗎?難道是要徹底掃除他們嗎?

“你找死。”

說完山鬼就一臉怒色,準備開槍。

“你想死嗎?”

林凌冷冷的看着山鬼,陰翳道:“既然我們在這裏,那麼你就應該清楚知道一件事情,我們已經是準備好開始對這裏進行掃蕩了,而且一旦掃蕩開始的話,那麼這裏的任何一個犯罪分子都是跑不掉的。”

“現在大部隊準備好了,唯一的關鍵問題就是我們不知道路線,所以擔心一些犯罪分子跑掉,這纔是行動起來的。”

山鬼身體顫抖着。

他們雖然是犯罪分子,雖然很多時候是猖獗的,根本不將一切放在那裏,或者說整個人是淡定的。


對於這樣的情況處理起來纔是十分乾脆的,或者說是容易的。

而現在似乎情況變得稍微不一樣了,問題開始嚴肅起來了,這樣的特種兵出現了,那麼就意味着,這裏已經是成爲了目標,而且是要徹底清楚的狀態,這纔是十分危險的事情。

“這回你聽明白了吧!”

林凌輕輕一笑,淡淡道:“現在你的選擇十分簡單,那就是東西你帶走,然後讓我們通過,之後你就隱藏起來,或者告訴我,你們在什麼位置,到時候我們抓捕的時候,將你們的地方放過。”

山鬼聽得有點暈乎乎,覺的林凌的話有點不可信。

他們可是犯罪分子,試問會放過犯罪分子嗎?這樣的事情那是不用說的了,而且絕對是會行動的,這一點是要知道的。

不信任!

“好好。”

不過他還是同意了,因爲事情是簡單的,既然知道這樣的事情了,那麼選擇逃跑不就完事了嗎?請問還有什麼難度嗎?

“不錯,你的覺悟很高。”

此時的林凌想法也是簡單的,那就是先確保他們可以安全,離開這裏現在是最關鍵的問題。

“你放心,你只要是配合我們的話,我們一定不會對付你的,最關鍵都是,我們這次任務的目標是白鯨,所以你也要保證信息的保密,要是將我們的身份泄露出去的話,那麼你就死定了。”

山鬼點着頭。

哪怕他們是不畏懼生死的犯罪分子,可當真正遇到夏國國家力量時候,仍舊是膽怯的。

因爲如果要是國家力量對他們進行清楚的話,任何犯罪分子都是沒有反抗力量的,這是顯而易見事情,也是十分的清楚。

兩人重新走回來。

“放他們走。”

山鬼一聲令下,威嚴道:“將貨物裝車,我們走。”

而隊伍之中有一些人顯然是不同意,畢竟他們對於林凌等人的身份,同樣也是保持一種懷疑的狀態,所以覺的還是乾脆一點,直接將這羣人給解決了,纔是最安全的方式。

千萬不要以爲他們認爲殺人是危險的,不殺人留下活口才是最危險的。

一切就是這樣的。

“我說讓他們走,你們聽到沒有。”

山鬼一笑,滿臉憤怒道:“你們難道是對我的決定不滿意嗎?要不要我的位置給你做,你們纔是會滿意的。”

這些人不敢說其他話了,直接讓林凌他們走了,同時提供了一輛車。

當走出去十公里之後,林凌突然喊停車輛。

“你要做什麼。”

王豔兵一臉疑惑,不解問道:“現在還不走嗎?”

林凌走了下來,淡淡道:“我將咱們的身份剛纔告訴了他們,所以我擔心他們將我們的身份告訴白鯨,你們回去立馬是聯繫龔箭,我這邊去盯着他們。”

“我跟你去。”

王豔兵立馬說道:“你要是說自己去的話,我是絕對不會同意的。”

不用說都知道林凌這樣的行爲是危險的,盯着對方如果要是被發現的話,可是要面對一個隊伍,凶多吉少。

“不行。”

林凌滿臉嚴肅,淡淡道:“如果要是讓你潛入進去的話,那麼人數就有點多了,這樣纔是最危險的事情,我自己去只是盯着他們,也不是有任何的行動。”

“不行,必須兩個人。”

何晨光站了出來,無比堅定道:“我們兩個你選擇一個,你自己去絕對是不可以的。”

作爲戰友,他們自然是想要讓任何危險都是一起面對的,而不是一個人獨自去面對。


往往死亡的那個人並不是最痛苦的,真正的痛苦是關心死去那個人的人,纔是真正的痛不欲生,那纔是真正的痛苦。

“好吧。”

林凌同樣也妥協了,這一次王豔兵留下了,因爲何晨光的的身體,現在有可能還有一些問題,必須要回去檢查一下的。

車隊走了,而他們兩人迅速回去了。

關於這個山鬼的信息,同樣也是收集到了,任何行動信息都是十分關鍵的,甚至能夠決定成功與否,也是決定着生死,就是這麼簡單的。

這纔是最關鍵的問題。

他們兩人已經是找到山鬼的位置了。 “叮。”

突然一聲響。

“系統任務,剿除山鬼,獎勵三百點。”

林凌一怔,頓時明白一件事情,這個山鬼一定是準備要泄露出去他們的行蹤,這纔是最關鍵的問題。

山鬼的根據地在一處山腰的位置,這樣的位置對於他們來說,任何行動都是十分容易的,一旦要是被發現的話,可以瞬間的潛入到山林這種,這樣自然給抓捕的任務帶來十分巨大的麻煩。

同時他們也在外圍設置了防線,一旦出現問題,可以第一時間知道。

這些犯罪反分子是小心的,爲了可以長久的生存,任何行爲都是小心翼翼的,讓自己處於一種安全的情況之下。

林凌跟王豔兵兩人潛入進來,他們劫持貨物自然也是需要賣的,當然現在還沒有聯繫好買家。

其實大多數時候,他們只是拿下一些錢,然後就會放人走。

白鯨對於這樣的事情,其實也是知道的,但是不會怎麼管,因爲同時山鬼也是外圍的一些屏障。

圍繞毒而產生生存的人,太多太多,他們在這裏都是有着自己的生存方式。

想要成爲頂尖的犯罪分子,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同樣也是十分的艱難,大部分都是一些小的組織,他們依靠一些大組織生存。

這也是爲什麼一些抓捕行動,往往只是抓到一些小人物,而那些大人物跑的無影無蹤,這就是最關鍵的問題。

林凌跟王豔兵死死盯着,擔心事情的發生。

他們必須要小心翼翼的,因爲任何消息的走漏,都會破壞他們這次行動的失敗,這樣的問題是不用說的,而且十分關鍵的一點。

正在這時,山鬼帶着一行人走了出來,他們迅速上了一輛車。”

“追。”


林凌淡淡的聲音。

下一刻,兩人迅速開始在山林之中追着,必須要即使的阻止山鬼,不然他們的一切行動就這麼的作廢了,也是真的完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