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是他發現了,方嘯川也發現了問題所在,警惕的目光盯着他們。

“那些是假人。”陳君儀小聲對兩個人解釋,“我之前曾經見過他們。那些大漢都是中間那個清冷女人異能力製造出來的假人,實際上他們這個隊伍之有兩個人,一個是她,一個就是那個小女孩兒。”

“假人?”李元紹驚訝,驚疑不定地望着他們。假人做的未免也太真實了吧?要不是他姐說出來,他都不敢相信居然是假人。

醫嬌 “是,他們不會流血,不會疼痛,不會說話,只會按照主人的吩咐行事。”

李元紹眼睛一亮:“這樣的假人真好。”不多說話,戰鬥力一流,最重要的是不會背叛自己的主人,這樣的屬下簡直就是所有人夢寐以求的!

兩人正在討論的時候,忽然一道冷冷的聲音插進來:“那個小女孩怎麼回事。”

不愧是方嘯川,一眼就能看出關鍵。李元紹雖然不喜歡他,卻不得不承認這個人的洞察能力十分可怕。既然他注意到小屁孩兒,說明那傢伙一定有問題。

陳君儀點點頭,讚賞地看他一眼:“她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據我的瞭解她似乎會縮骨功,身體可大可小。”

“什麼?”李元紹掏掏耳朵:“姐我是不是聽錯了?你說什麼玩意兒?”

方嘯川沒有他那麼誇張,不過也差不多了,很顯然也不相信那種胡扯的東西。

聳聳肩,她表示無奈,“我之前也不敢相信,但是真相就是這樣,我之前親眼見過她變身,從現在這個5歲大的小女孩兒搖身變成了十五歲的少女。”

是15歲,狗子智能系統分析的結果。

看到小混蛋下巴都快掉到地上的模樣十分可笑,陳君儀接着解釋:“不止是她一個,我還見過別人施展這樣的武功,所以這些都是真的,不是我編造出來矇騙你的。”

他呆呆愣愣半晌,嘴巴開合:“我擦勒。”這不是欺騙他感情呢嗎,還以爲是個肥乎乎的小丫頭片子呢搞半天原來是假的。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這句話說的真不錯。

他的目光轉移到斯文女人身上。長的十分清秀,看上去也冷冷清清,給人難以親近的感覺。

“那這個人呢,姐你知不知道她是怎麼創造出這些假人的?”

聽到他的問話,方嘯川也專注地豎起耳朵。相比較下來,他們方家更加需要這些忠心耿耿的“假人”。

搖搖頭,“不知道。”

陳君儀擡起眼皮子掃過方嘯川,不用想都知道他打的什麼主義,肯定在盤算怎麼把這些人拐騙到他們方家去。想到自己現在的勢力也正在建設中,需要更多的人才來支撐,陳君儀毫不猶豫走了過去,順便朝着他拋了個得意的眼神。

方嘯川面無表情。

大漢們總是有意識的把兩個人圍在正中央,尤其是清冷女人。陳君儀可以感受到她身體的虛弱,並不是說她生病了或者怎麼着,而是說她的身體不如普通異能者那樣強大。

除掉這些保護的壯漢,她和一個完完全全的普通人沒有什麼兩樣。

見她過來,紫色頭髮的女孩兒瞪大黑白分明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她。看的陳君儀好笑:“我又不會吃了你們,何必這麼警惕。”

“哼,那可說不定,誰知道你打的什麼壞主意。”小豆丁不陰不陽地嘲諷。

從上次她們被陳君儀算計不得已說出壯漢們祕密的時候,雙方就結下樑子,小豆丁不待見她也是應該的,換成她陳君儀自己被算計同樣也不會給對方好臉色。

“上次的事情我很抱歉,那都是無意的。”她誠懇道。

女孩兒將她上下打量一番:“信你有鬼。”

兩人說話的時候,清冷女人連看都不朝這邊兒看一下,自知不招人待見,陳君儀摸摸鼻子:“上次的事情是我的不對,爲了向你們道歉,我請你們到我家做客怎麼樣?”

不等她們兩人開口諷刺,陳君儀接着飛快到:“我家就在不遠處的天龍基地裏頭。你們一直流浪總不是個辦法,還是要找個地方長期安定下來,天龍基地想必你們也聽說過,如果你們願意到天龍基地,我倒是可以提供一些幫助,就當作我的補償。”

她的語速很快,吐字十分清晰。紫發女孩想回擊的時候她已經說完了。聽了這番話,她扭頭望向清冷的女人。

明顯在這支隊伍中,拿主意的是那個不怎麼說話的清冷女人。

她沒有吭聲,陳君儀也不着急,給她們思考的時間,“和我們一起的那個男人是天龍基地四大家族中方家的少主,是我的朋友,你們有什麼需要都可以找我的朋友。”她指着不遠處的方嘯川道。

方嘯川只看見她嘴巴長長合合卻沒有聽見她說什麼。

小豆丁順着她的手指頭看過去,正對上方嘯川冷酷俊美的臉,頓時眼睛一亮:“好帥的帥哥!哇,旁邊那個也好帥!”

陳君儀趕緊趁熱打鐵:“我們隊伍中最不缺的就是帥哥,你要是去我家做客,保管你看到眼睛發暈。”出賣你們色相什麼的不要介意,我就用一下。

方嘯川皺眉,轉身頭也不回走了,只留下一個酷斃了的背影。

小豆丁眼中爆開絢爛的光芒,捂住嘴巴,滿眼小星星:“連背影都這麼帥。”

5歲的奶娃娃胖乎乎的爪子捂住嘴巴流口水,怎麼看怎麼喜劇。李元紹嘴角抽了抽,高傲地鄙夷:“傻逼。”轉身猖狂地跟隨方嘯川而去。

“完美bl搭檔……”她喃喃自語,身後聽見的陳君儀當場給跪了,尼瑪原來是腐女。

清冷女人也不是傻子,送上門的好機會不用白不用。憑藉她們的異能力到一個陌生的基地自然不會過不下去,但是生活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多多結交人脈非常重要。

她內斂的性格讓她不喜歡和不認識的人多說話,這回是她自己送上門的。

“我們正準備去天龍基地。”

陳君儀笑眯眯:“正好,我們也要回去,不如一起同行吧。對了,我的名字叫陳君儀,很高興認識你們。”

“林觀祁。”清冷女人禮貌地微笑。

小女孩瞪一眼陳君儀,不情不願:“我還沒有原諒你。”扭捏了一下,“我叫楊咩咩。”

楊咩咩?好奇怪的名字。對小豆丁的話她沒怎麼在意,在她看來就算她回到原狀態也不過15歲,還是個孩子。

“我會努力讓你原諒我的。”花了好大力氣忍住掐她臉蛋的手癢,陳君儀鄭重其事。

“切。”小豆丁鄙視。

看出她們對天龍基地感興趣,陳君儀故意多說很多關於天龍基地的事情。比如條例規定,比如那裏麪人們的生活比外面好多了,比如工會的任務接受發放,最重要的是基地裏頭的各個軍團以及自己的不死鳥小隊。

“不死鳥?神話傳說中的那種?”

陳君儀驚訝,拽了拽她的紫色辮子:“小丫頭懂得挺多。”

“誰是小丫頭!不許拽我辮子!你這個壞女人!”小豆丁瞬間炸毛。

陳君儀無辜地舉起手,眨眨眼睛。

天龍基地由方、王、魏、夏,還有政府軍部五大勢力團體。這些她都一一的解釋清楚,讓她們知道現在的機會有多難得。

“你剛剛不是說那個人是方家的少主嗎?”楊咩咩開口。

“是,怎麼了?”陳君儀疑惑。

楊咩咩驚奇地望着她:“你看上不咋地啊,怎麼會跟這樣的大人物扯上關係?”

不帶這樣損人的吧。陳君儀翻白眼:“我們是朋友。”

“一定是你纏着人家。”

“呵呵。”

林觀祁不動聲色地安靜傾聽分析龐大的關係網絡。

看到她們,陳君儀想起來在小河村基地的那些人。高冷的隊長楊月,腹黑可愛的小蘿莉蘭瀟,那兩個人和她們如此想象,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再看見她們……

給她們灌輸了各種不死鳥很好很牛逼的思想,陳君儀這才把人帶給方嘯川。她可不想自己的勞動成果最後落到他的口袋裏頭。

雙方互相介紹之後,第一個開口的就是李元紹。

“能告訴我你是怎麼創建出這些假人的嗎?”他毫不掩飾直奔主題,爽朗的態度嚇到了林觀祁。

她既然想要加入天龍基地、有意結識這些人,一點兒誠意不拿出來未免太不好。思量一番,林觀祁這才說出祕密。

“我的異能力很特殊,你們都知道神筆馬良吧,我的異能力就是用紙筆創造我想要的東西。”

“什麼都可以?”李元紹心臟一跳。

“什麼都可以。”她淡淡道。

------題外話------

女主第一次,男主人選最後投票結果:方嘯川3票,鳳健伊1票,弟弟4票,明夕5票,秦boss9票。(來自正版讀者羣)

——勝利者爲秦boss,等着我明天給你們發放~

——

無賴、莊主、葉子還有其他親愛的在【百度貼吧】舉辦搶樓遊戲活動,

活動時間爲【5月2日下午,14:00開始】

內容爲回答管理員提出的問題,都是從悍女中隨機選擇的,優勝者的選手們可以獲得零食、qq會員、520小說幣各種獎勵,大家可以看置頂帖具體規則,歡迎本書的讀者積極參加~

記得是明天~ 陳君儀站在一旁聽到心裏頭也驚奇不已。什麼都能創造……可惜啊可惜,創造的再真實也是假的,她想要的是真實的、能夠把別人的異能力根源轉移的辦法。

看過修仙小說的都知道,裏面有許多天賦異稟的人身懷別人沒有靈根。在陳君儀看來,末世之後的異能者和這些人一樣,每一種異能力就是一支靈根,靈根需要能量的滋養才能長大,而晶核中蘊含的能量就是滋養它們的東西。

她會的只是抽取別人的能量,但是不能抽取別人的靈根。陳君儀想要的就是一個能夠轉移靈根的人,把別人的靈根轉移到弟弟身上。

就像李元紹是最瞭解她的人一樣,她同樣瞭解他。在這個能力說話的世界,沒有異能力的他心中有多苦她都知道,他甚至爲了不讓她擔心故意裝成不在意的樣子。

傻瓜,不管遇到什麼姐姐會保護你的。你放心,我一定會找到辦法,一定。

天龍基地。

勤勤懇懇掃地的正太擦把汗水,嬰兒肥的臉上滿是認真,聽見敲門聲,他急忙拖着掃把過去開門。

“吱呀——”木門被打開,正太黑葡萄大眼正對上門外笑的燦爛的人,愣住了。

陳君儀掃一眼他手裏的掃把:“辛苦了。”

急忙搖搖頭,他扯住陳君儀的衣袖激動的啊啊叫,璀璨的眼眸中光芒大盛,一張粉嫩可愛的臉紅的像蘋果。

“我也很想你。”看懂了他的意思,陳君儀笑着走了進來,身後的人們都一個個跟進來。

一下子冒出來這麼多陌生人,他有些不適應,偷偷瞥過去,裝作沒有看見,只熱切地拉住陳君儀不鬆手。

似乎是個啞巴。李元紹暗中狐疑沒有吭聲。

“小妞兒長得不錯。”楊咩咩老氣橫秋地點點頭。長的粉粉嫩嫩,跟玻璃櫥窗裏頭的洋娃娃似的可愛。讓這麼萌噠噠的小孩兒掃地,真是暴殄天物。

正在院子裏頭曬太陽的梟雄聽見動靜,懶洋洋地挑起眼皮子,頓時激動的熱淚盈眶,快步奔跑過來差點將陳君儀撞到:“吼——”它眼眶紅紅的,鬍鬚跟着亢奮地抖動。

陳君儀十分詫異又十分感動,“沒想到梟雄你這麼在意我。”

梟雄咬住她的衣裳狠狠點了點碩大的腦袋,鄭重其事。它能不激動嗎?陳君儀回來了,蛇精病和尚終於有人制服了!再也不用擔心被嘮叨,再也不用擔心被拔毛……嗚嗚嗚,好感動。

“好傢伙!”陳君儀熱血沸騰,一激動從口袋裏掏出一枚三階晶核扔過去,“賞你的。”

梟雄二話不說跳起接着晶核飛快離開,只留下一個瀟灑的大屁股。

陳君儀:“……”

“姐,那是你的寵物?”李元紹饒有興趣地看着雙方互動,將豹子人性化的表情都看在眼裏。好個漂亮的大傢伙,油光發亮的毛髮,矯健的身姿,威猛的氣勢,太帥了!

陳君儀點點頭:“它叫梟雄。”

“梟雄,好名字!”

四肢攤開敞開肚皮,躺在不遠處椅子上曬太陽的梟雄飛給他一個“有眼光”的讚揚眼神,又接着對着陽光高高舉起爪子裏的晶核美滋滋打量。

第一次被豹子這麼誇讚的李元紹頗爲驚異,蘊黑的眸子灼熱地望着它,真是越來越好玩了。

“切~”另一邊的波斯貓不屑地表達自己的存在。

李元紹被吸引過去,只看到一隻有狗那麼大的灰色大貓臥在毯子上,半耷拉的眼睛高傲地睨着他們。

不僅僅是他覺得新奇,紫發的楊咩咩還有清冷女人林觀祁都新奇不已。變異動物他們見過,但是這樣被養在家裏頭的,還人性化十足的變異動物說真的他們還真沒有見過。

衆人正好奇之時,一道委屈到極點的聲音忽然傳來,抖的李元紹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媳婦兒……”

但見從屋子裏飄出一道褚紅色的影子,那到影子猛然消失不見,又猛然出現在陳君儀面前,嚇了衆人一大跳。

“鬼啊!”5歲小豆丁尖叫。

“媳婦兒,你終於回來了,人家想死你了啦~”明夕水亮亮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她,歡快的像只小鳥。

陳君儀嘴角抽搐。這樣的話肯定不是他自己想出來的,她幾乎能夠想象賀梅一遍又一遍教導明夕肉麻話的樣子。

她習慣了可不代表別人也一樣。

明夕剛剛出現的瞬間,那完美的臉龐、精雕細琢的眉目、空靈淡雅的氣息,如同高山之巔聖潔的佛光,神聖而高高在上。這張臉有着讓天地失色的能力,美的不可思議,美的驚心動魄,美的連帶着李元紹都有片刻恍惚。

可偏偏是這樣臉,這樣一張完美的嘴……

嘔——

賀梅就不能教給他些正常的東西嗎?想到自己初和他見面時候驚豔的場面,再看看現在……不忍直視。

能用風輕雲淡、聖潔崇高的神色說出叫人雷死的話,只有明夕這個神奇的傢伙乾的出來。

“我也很像想你。”她點點頭。

明夕又開始絮絮叨叨說明自己有多麼多麼的想她,舉出無數個例子證明自己想她這個中心論點。空靈聖潔的神僧滿臉淡定地、吐字清晰地一句句講說,聽的楊咩咩她們臉都綠了。

“陳姐姐你回來了。”孫皓陽沈騰飛兩人見到她回來滿臉欣喜,兩個多月不見面他們很想念她。

見陳君儀左右看了看,孫皓陽立即明白了,解釋道:“秦大哥他們都到軍部練習去了,還沒有回來。賀姐姐也去魏家了。家裏只剩下我們兩個、健伊還有明夕大師。”

明夕大師……這稱呼。

“哇,你沒有騙我,你家果然有很多帥哥。”楊咩咩笑的合不攏嘴。

5歲的小豆丁奶聲奶氣的聲音引起了衆人注意,他們低頭看着還沒有自己腿高的小蘿莉,她正歡快地叉腰大笑,胖乎乎的身子跟着笑聲抖動,像只猖狂的肥蟲子。

是啊,我傢什麼都缺就不缺帥哥。陳君儀無奈地搖搖頭:“我給你們介紹一下。”

“這兩位是客人,林觀祁、楊咩咩,這些都是她們的保鏢。這個是我的弟弟李元紹。”陳君儀話音一轉,指着不死鳥小隊的人道:“你們最先見到的他叫鳳健伊,健伊不會說話,你們和他寫字交流就行。

他是明夕,嗯……沒事兒不要和他說話。這個是孫皓陽,這個是沈騰飛,他們是好朋友,也是我們不死鳥小隊的成員。那邊兒的兩隻變異動物,波斯貓小花是明夕的寵物,獵豹梟雄是我的。”

波斯貓的名字就是小花,因爲它有紅白兩色的毛髮,這是明夕給取的。陳君儀奇怪的是爲什麼現在它的毛變成了髒兮兮的灰色?

梟雄擡擡爪子揮舞一下,算是打過招呼。波斯貓不屑地嗤笑一聲轉過頭不再看他們。

“不要和明夕說話”是不死鳥所有人感悟出來的真理,血和淚的教育史,希望他們不要誤入歧途。

沈騰飛孫皓陽其實算不上不死鳥的成員。不死鳥裏面的人都是異能者頂尖的人,就算是平常看起來不吭聲乖乖巧巧的鳳健伊爆發起來都恐怖異常,他們兩個是不死鳥初建時候成員李瑞吉的親屬。陳君儀答應過要找到李瑞吉的家人,孫皓陽就是他唯一存活的表弟。

他們兩個頂多算是住宿的,時間長了也沒有人注意是不是不死鳥小隊的成員,乾脆就讓他們是了。於陳君儀來說不過是多了兩個名字,於他們兩個來說卻是多了一條活命的路。

她不會幫他們太多,能做的,也只能做到這裏。

說話的時候不死鳥的幾人也關注到陳君儀帶出去的程璐菲不見了。他們聰明的都沒有選擇開口,至於明夕,他纔不會管這些事情。

當初屋子的數量正好一人一間,要是他們三個人住下就得有人晚上擠一擠。陳君儀安排好之後讓他們重新各幹各的去了,而她則帶領着三人到處逛逛熟悉熟悉天龍基地。

鳳健伊扯扯她的衣裳,黑葡萄大眼滿是期望。我能跟你們一起去嗎?

嬰兒肥的小臉揚起,亮的過分的眼睛含着希望的光芒,別說陳君儀了,每一個女性看到這幅小狗狗模樣可憐兮兮的都會心軟。

“走吧,跟我們一起。”

他歡快地扔下掃把,牽住陳君儀的手乖乖地跟着她屁股後頭。明夕二話不說直接跟上。

李元紹越看越覺得詭異。那和尚……是不是對他姐姐有意思?出家人不是四大皆空嗎?他忽然想起來他對姐姐的稱呼:媳、婦、兒!

我擦勒誰是你媳婦兒!剛見的時候被他的外表迷的暈暈乎乎,現在清醒過來想想不對勁兒啊,這個死禿驢叫誰媳婦兒呢?她姐姐嫁人他這個弟弟怎麼不知道?再說了就算是嫁人也只能嫁給我。

咬牙切齒的李元紹陰森森盯着賣乖的和尚,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壞點子,忽而冷笑一聲。

至於不會說話的小啞巴,他壓根沒有放在心上,更別說什麼關注他“美貌”之類的了。打死他也想不到這貨是男扮女裝,關鍵是還扮演如此相似,光明正大佔盡便宜。

給三人辦理了身份卡、又到異能者那裏領取了房子,湊巧的是當初陳君儀選擇地方選的是距離“平民”較近的異能者居住區域,自持身份的異能者基本上很少選擇這裏,因此到現在他們住的四合院旁邊還有不少房子空着,楊咩咩和林觀祁就在那裏領了一套。

至於沒有異能力的李元紹,他本來也可以在普通人居住區領取房子,不過陳君儀怎麼會讓他住那種幾十個人擁擠的屋子,當然是家裏最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