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一幫主教心裏清楚,現在能擋住徐福,那可是以自殘爲代價的,繼續拖下去肯定對自己不利。

不過他們急,徐福似乎比他更急,嘴一張又是一大口屍氣噴出,襲向不遠處的那些聖廷騎士。

這些騎士也知道徐福的厲害,根本不敢擋,直接抽身後退,躲進陣法之中。

屍氣徑直噴到結界之上,周圍的殭屍也涌了上來,一幫主教頓時壓力大增,本來就已經失血過多而蒼白的臉色,更是變得如同白紙一般。

在這種生死關頭,一幫主教自然選擇保全自己,直接將結界籠罩的範圍縮小,以減輕壓力。

但這樣一來,躲在後面的聖廷騎士就被排擠在陣法之外,眨眼時間就被屍氣腐蝕,成爲了數千殭屍的一員,轉身攻擊周圍的騎士。

此消彼長之下,局面對教廷來說越來越不利。

一幫主教此時也是心急如焚,在死亡的威脅下,一些剛剛纔止住血的主教再次劃開傷口,對徐福發動猛攻。

七道聖痕同時飛出,在半空中凝聚在一起,形成一枚巨大的符號,放出的光芒,瞬間照亮了整片血峯,凌空朝着徐福打下。 “當!!!”

一聲巨響,徐福接連後退十幾步,狂暴的衝擊波朝四周散去,將周圍的幾十只殭屍瞬間吹飛,拋落下山頂。

而徐福的胸前,也終於出現一個破洞,墨黑的屍氣如濃煙般涌出。

見終於傷到徐福,一幫主教臉色一喜,連忙再次發動攻擊,想將徐福的身體徹底炸燬。

但這時徐福也明白這些聖痕威力巨大,直接蹲了下去,將聖體左臂阻擋在前,擋向疾飛而來的聖痕符號。

又是一聲巨響,徐福全身巨震,被巨大的衝擊力硬生生推出去幾米,在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凹痕,但是左臂卻沒有任何損傷。

生死一線,一幫主教現在是騎虎難下,只能咬牙繼續自殘。

一分鐘之後,塞繆爾主教最先兩眼一翻,仰頭栽倒在地上,全身已經沒有了一點血色,不過幾秒鐘時間,就徹底斷絕了呼吸。

第一個因爲失血過多而死的主教出現了!

周圍主教見到塞繆爾主教死亡,手裏的十字架頓時一僵,再也插不下去了。

失去了聖痕壓制,徐福很快就站了起來,腳步一擡,再次靠近。

此時的徐福,雖然看上去沒有大礙,但是在聖痕的不斷攻擊之下,他積攢下來的屍氣也被聖力蒸發了很多,實力下降不少。

但是他依舊信心滿滿,因爲只要有先天聖體,他就是不敗的存在。

一幫主教看着徐福一步步走進,宛如看到死神來臨,只得咬緊了牙,繼續放血。

深度試愛 聖痕一出,徐福的步伐再次被擋住,但是一幫主教的身體也不斷亂晃,搖搖欲墜。

一個……

兩個……

三個……

五個……

繼塞繆爾主教之後,又有主教接連倒下,身上恐怖的傷口也不再結痂,體內的血液很快流盡,頭一歪嚥了氣。

這些主教,隨便出來一個都是名動歐洲的大人物,但是現在,沒一會兒工夫就死了十幾個。

二十餘位主教,轉眼就死了一半,剩下那些看上去也堅持不了多久了。

而徐福那邊,雖然有聖體左臂抵擋聖痕攻擊,但手臂只有那麼大,不可能護住全身。

在一幫主教自殺式的攻擊之下,此時他的身體也出現了無數傷口,濃郁的屍氣從裏面涌出,腳步也顯得虛浮起來。

但是他依舊沒有倒下,聖痕的威力一減弱,就立刻朝這邊靠近。

此時二十餘位主教只剩下幾個,數百聖廷騎士也只剩十來人,而且都已經是強弩之末,星座陣法也隨之消散,黑壓壓的殭屍蜂擁而來,將這些人團團包圍。

看着周圍猙獰的面孔,看着一步步走來的徐福,所有聖廷人員的眼中都充滿了濃濃的絕望。

“聖光在上!”

一個主教全身巨顫,痛苦的閉上眼睛,手中的十字架一轉,狠狠插進自己的喉嚨,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眼下這種情況已經是必死無疑,如果落在對方手上,還不知道會遭受怎樣的折磨,與其如此,還不如死了痛快。

看着這人嚥氣,其餘的主教都是雙腿發軟,一屁股坐在地上,心裏後悔到了極點。

如果之前自己沒有相信那個巴霸的話……

如果自己沒有貪圖無極仙藏……

如果自己沒有來到這個恐怖的地方……

現在哪裏會落到要自盡的地步!

但是世界上沒有後悔藥賣,就在所有人都做好死亡的準備的時候,一道身影卻在屍羣中偷偷移動,朝着徐福的方向不斷靠近。

“一羣西方蠻夷,居然也敢冒犯於我!”

徐福雙眼紅光閃爍,語氣中滿是不屑,左手一揚,就要將這些教廷人員拍成肉泥。

可就在這時,讓他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身後涌動的屍羣之中,有一隻殭屍突然氣息大漲,一柄黑劍憑空出現,帶着極致的鋒銳之氣,以雷霆之勢落下。

殺生之劍!

徐福頓時大吃一驚,顧不上眼前的教廷人員,連忙回頭看去。

身後那人,看面容之前並未見過,身上屍氣升騰,與旁邊擁擠的屍羣並沒有兩樣。

但是徐福仔細一看,就從對方身上察覺到一絲熟悉的氣息。

先天之氣……是你!

就在徐福愣神的這一瞬間,殺生之劍已經飛速劈下,狠狠砍在他的左肩之上。

因爲之前聖痕的攻擊,徐福身體已經嚴重受損,左肩的皮肉都被炸沒,只剩下骨頭還連接在一起,體內的殺氣也基本消耗一空。

失去了殺氣,徐福根本阻擋不了殺生之劍,更何況這一劍還是蓄勢而發、出其不意。

只聽“咔!”的一聲脆響,殺生之劍砍進了骨縫,隨即狠狠一撬,將整條左臂給卸了下來。

“不!”

失去聖體左臂,徐福頓時目呲欲裂,急忙伸出右手去抓。

不過張誠的動作更快,聖體左臂卸下來之後,還沒掉落在地,就被他飛起一腳,遠遠的踢了出去。

“不不不!”

徐福狀若癲狂,尖叫嘶吼,擡腳就想去追,但是張誠身體一側,飛快擋在了前方,再次一劍劈下,硬生生的將徐福逼停下來。

失去聖體之後,徐福就變成了沒牙的老虎,雖然還有一身法術,但是對於張誠來說已經沒有了威脅。

更何況跟教廷打了這麼久,徐福體內的屍氣已經耗去大半,而張誠卻是以逸待勞,此時正是最佳狀態。

“我上次說過,只要等老子出去,肯定帶人回來弄死你!”張誠看着徐福,笑盈盈的說道:“沒想到報應來得這麼快吧?”

“你……”徐福死死地盯着張誠,眼中滿是怨恨和兇厲,“上次讓你僥倖逃脫,沒想到還敢回來找死!”

“找死?”張誠不屑的哼了一聲,“這次死的可不是我了!”

上次龍力損耗巨大,暫時都不能施展妖屍之身,但張誠現在的屍魔之身也堪比屍王,跟失去聖體的徐福比起來,也就是半斤八兩而已。

不過對方消耗巨大,他則是氣息充足,強弱自然不用說,更別提張誠手中還有不少極品鬼器,自然更是信心十足。

張誠收起殺生之劍,轉而手腕一翻,拿出哭喪棍。

上次對付徐福,哭喪棍險些被先天聖體折斷,回去之後張誠費了好大的力氣才重新修復,這次終於可以一雪前恥。 “老夥計,看我給你報仇!”

張誠伸手在棍身上一摸,澎湃的屍氣瞬間爆發而出,灌入哭喪棍中,瘋狂的大吼一聲,整個人從地上高高躍起,手持哭喪棍,帶着無匹的威勢朝着徐福的頭頂砸去。

“哼!”

徐福感覺到了威脅,也不再硬接,而是抽身往後退去,僅存的右臂在身前一陣連點,用術法抵抗。

但是徐福屍化之後,生前的許多法術已經不能使用,而哭喪棍的威力此時已經催動到了極致,不管徐福怎麼退,都始終處在棍影之下。

“轟隆!!!”

一聲巨大的炸響,宛如驚雷般傳遍整條山脈,黑色的鐵棍帶着一種毀天滅地的氣勢打在了徐福頭上。

在巨大的衝擊力下,整座血峯猶如發生了十級地震般劇烈抖動,無數碎石被震得飛起,然後順着山坡轟然滾下。

只是一棍,離得近的殭屍就全被掀飛出去,還沒落地屍身就紛紛崩碎。

而一幫倖存的教廷人員,也被巨大的氣浪給掀翻在地,咕嚕咕嚕的滾出去老遠,緩了好半天,才滿臉驚懼的看過來。

此時張誠已經恢復真容,這些教廷人員自然不認識。

但之前這些人都以爲自己死定了,現在突然冒出來一個人拯救了他們,心中頓時再次升起活命的渴望。

“上帝保佑,這是哪來的救星?”

“好厲害!居然一棍就殺了這麼多殭屍!”

張誠一棍之威,整個血峯之巔都被生生壓下去一米,而徐福的腦袋上也出現了一道清晰可見的棍痕,從頭頂到眉心都深陷下去,兩隻眼珠子都險些爆出來。

“各位不用怕!”張誠持棍而立,對着一幫主教大手一揮,大義凜然的說道:“我乃華夏張誠!剛好路過此地,沒想到居然有怪物行兇!你們放心,有我在,這傢伙絕對傷害不了你們!”

一聽這話,所有教廷人員同時一愣,隨即滿臉狂喜。

華夏張誠,這個名字現在可是如雷貫耳,那可是華夏的一個絕世妖孽!

雖然出現的時間很短,但是留下的戰績卻驚人到極點,短短一年時間之內,已經踏上了頂級強者的舞臺。

特別是印國一戰之後,張誠的名聲更是一時無兩,幾乎可與教皇比肩!

看着張誠挺拔的身影,正義凜然的表情,一幫教廷人員瞬間熱淚盈眶。

以對方現在的地位,根本就不需要顧忌他們,而且教廷跟張誠也沒什麼交情,見死不救也在情理之中。

但是對方卻沒有這麼做,路見不平就拔棍相助,這簡直就是博愛無私的國際主義精神啊!

此時的張誠,在所有教廷人員的眼中都變成了從天而降的大救星,至於對方的說辭,根本就沒有絲毫懷疑,更加不會把他跟臨陣脫逃的“巴霸閣下”聯繫在一起。

因爲在他們看來,像張誠這種絕世強者,最是看重名聲,情願死也不會給自己抹黑,又怎麼可能欺騙他們!

而且張誠跟東瀛的關係全世界都知道,以一個強者的自尊心,更加不可能去冒充自己的敵人!

在他們的固有思維之中,絕世強者是絕對不會說謊的,既然張誠閣下說是路過,那就肯定是路過!

一時間,所有人的心裏都充滿了感激和慶幸,暗歎自己運氣真好,要不是張誠碰巧經過此地,自己現在肯定都已經變成怪物的掌下亡魂了……

“張誠閣下,這怪物厲害,還請務必小心!”

“大家一起出手,有張誠閣下在,一定能殺死這個怪物!”

有了生的希望,一幫主教瞬間振作精神,掙扎着站了起來,提起體內所剩不多的聖力,同時攻擊徐福。

徐福被敲了一棍子,也是一陣頭暈眼花,剛剛緩過勁兒來,這些聖光就噼裏啪啦的打在他身上。

徐福全身一陣亂顫,仰天發出一聲怒吼,右手猛然朝天一點,指尖之上猛然竄出一團火焰,轟然爆開,發出極強的紫光。

所有人眼睛一花,瞬間失去了視力,連忙捂着眼睛倉惶往後退去,攻擊也停滯了下來。

張誠隔得最近,被紫光一照,全身就像是被開水燙過一樣,鼓起大串大串的燎泡,看上去恐怖到了極點。

紫薇之火還能這麼用?

張誠一愣,隨即全身一抖,展現出屍魔之身,抵擋住紫光的侵蝕。

總裁的神祕戀人 而徐福此時也展開反攻,右手不斷划動,無數術法憑空出現,雷電、火球、冰錐、風刃從四面八方襲向張誠,氣勢駭人。

張誠不敢大意,鼓動屍氣,將屍魔之身催動到極致,眼中金紅色的光芒爆射而出,揮舞哭喪棍,在身周舞得水泄不通,將這些術法一一擊碎。

此時,那些聖廷人員也接連恢復視力,看見這一幕,臉上的表情頓時精彩到了極點。

早就聽說張誠閣下是鬼屍之身,今天終於能夠親眼一見,這麼恐怖的法術都能無懼,果然厲害!

“呯呯呯!”

失去先天聖體,徐福不再跟張誠硬拼,只是用術法不斷攻擊,而張誠也是見招拆招,巨大的爆炸聲不斷在血峯之巔迴響,聲勢浩大到了極點。

“我乃先秦國師!沒人可以勝我!”

徐福怒吼一聲,伸手朝旁邊一抓,相距百米之外的雪山上,突然飛出一塊直徑十幾米的巨石,如同隕石般,轟然朝張誠砸下。

“嘭!!!”

一片地動山搖,碎石橫飛,教廷衆人感覺自己的心臟都要被震出來了,看着張誠被巨石鎮壓在下,忍不住同時驚叫出聲。

張誠是他們活命的唯一希望,要是對方有個好歹,他們也絕對跑不了。

一時間,所有主教和聖廷騎士都默默祈禱,希望張誠沒事,這絕對是他們這輩子最爲虔誠的一次祈禱。

“轟轟轟……”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帝感受到了他們的虔誠,砸落在山頂上的巨石突然一寸寸的升了起來,然後向上一彈,落在了一旁。

張誠的身影再次出現在衆人面前,除了一身衣服有些破損,看上去居然並無大礙。

“你就只有這點本事嗎?沒了聖體,你也不過如此嘛……” 見張誠被巨石砸中居然都沒事,徐福眼中寒光閃爍,心中更是驚怒交加。

不過他心裏明白,張誠說的沒錯,爲了融合先天聖體,他不惜放棄人身,花費數千年時間將自己煉成活屍。

但這樣一來,他生前許多術法也無法使用,畢竟世間絕大部分術法都要靠體內真力催動。

成爲活屍之後,真氣也隨之消散,雖然他曾是華夏第一術士,只是憑藉眼力便可破萬法,但要想施展可就不行了,他現在也只能藉助自然之力,施展有限的幾種陣法和法術。

但是張誠畢竟也不是軟柿子,普通攻擊基本已經可以免疫。

之前有先天聖體,徐福的實力對張誠完全是碾壓,但是失去左臂之後,他的戰鬥力幾乎去了一大半,剩下這些手段,對於張誠也沒什麼大用了。

不過幾天時間,勝負之勢就完全逆轉,這當然要感謝教廷的無私奉獻,要是沒有之前的消耗和干擾,單打獨鬥之下,張誠根本不可能有機會卸下徐福的左臂。

眼見數千年的努力就要毀於一旦,自己捨棄生命保存下的聖體就要被人搶走,徐福雙眼似火、殺機沖天。

“死!”

徐福一聲怒嘯,高大的身軀直衝而來,想要將張誠瞬間撕成碎片。

張誠不屑一笑,不閃不避,正面迎上,不過數個呼吸之間,二人就已經對攻了幾十下。

張誠的屍魔之身已經堪比屍王,根本不懼徐福的攻擊,仗着身體強悍,只是一個勁的攻擊,想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擊敗徐福。

而徐福也是活屍之身,在血峯之頂煉製數千載,雖然與張誠有一定差距,但也不大。

激鬥之下,張誠跟徐福身上都出現了大大小小的傷痕,屍血橫飛,但轉眼間就恢復如初,看得人心驚肉跳。

“嘭!”

一聲巨響,張誠先是被徐福放出的法術晃花了眼,緊接着就感覺一個拳頭狠狠砸在胸口,整個人倒飛而出,掠過十幾米之後才重重摔在地上。

爬起來之後,他胸口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拳印,深深陷進胸腔,一縷縷黑色的屍氣從傷口中不斷滲出。

不遠處那些教廷人員看到這一幕,同時倒吸一口涼氣,這麼恐怖的傷勢,如果是在自己身上,現在只怕已經嗝屁了。

但張誠只是低頭看看,便一個咕嚕爬了起來,身體一震,胸腔就像充氣的氣球一樣鼓了起來,眨眼就恢復如初。

“不錯,再來!”

張誠咧嘴一笑,雙腳在地上猛然一蹬,身體如炮彈般向徐福飛去。

徐福怒哼一聲,單手在身前飛速畫了個半圓,身前的空間頓時出現了一道道詭異的波紋。

張誠的身影一接觸到這些波紋,速度便驟然減緩,但他早有準備,右手往前一遞,漆黑的哭喪棍再次出現,飛快延長,棍尖破開波紋,閃電般捅在徐福的胸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