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他還是回答了:“不是,我們是朋友。”

“哦……”

騙鬼呢!你不是陳家的人,你殺我幹什麼?你敢說你不是來爲陳帆報仇的?

黎曉曉正在心裏瘋狂吐槽的時候,楚天歌開口了,“這個電影我也看過一遍,就是爲了增加我的恐怖電影儲量而刷的那種,其實看完我不認爲這部電影有可能作爲副本,因爲它會‘無限刷怪’,時間線也十分詭異。”

“可是沒想到卻系統卻偏偏選擇了這個副本作爲十人派對的背景,還給了那麼一個讓人不知所措的主線任務……不知道你看了這電影幾遍?”

“兩遍。”黎曉曉隨口答着。

楚天歌點點頭,“你看了第一遍有疑問,所以看了第二遍,你在第二遍找到了問題的答案,所以沒有去看第三遍,那麼,我想請教你一個問題。”

一副很篤定的口吻,顯得十分自信,讓人感覺很討厭的那種自信。

黎曉曉扭頭,忍不住說了,“我說,你平時都是這麼跟人說話的嗎?”

楚天歌不明所以,“是啊,怎麼了?”

“哦,沒什麼。”黎曉曉扭頭看着遠處的帆船,“就是感覺你能活到今天沒被人活活打死真是奇蹟。”

楚天歌:……

沉默了五秒,黎曉曉扭頭奇怪的看着他,“繼續說啊,你要問我什麼問題?說話說一半就不吭聲很容易被人打死的我給你說!”

楚天歌:……

“喂!你到底說不說啊?!不說我去船艙睡覺了。”黎曉曉不耐煩道。

這種說話拐彎抹角拿腔拿調還兼顧着欲語還休的人真的讓人分分鐘想拿刀砍死他。

——絕不是因爲楚天歌想殺他,黎曉曉才這樣想的。

就是單純的很討厭這種作風而已。

我說!!楚天歌在心裏怒吼着。

然後他說:“我們見到的傑西其實已經經過了無數的輪迴吧,而且她還有前一個輪迴的記憶,她知道出海意味着什麼,爲什麼還要出海?這不合理。我想不明白,所以想請教你。”

他們說話並沒有刻意壓低聲音,所以其他站在甲板上的人都能聽到。

大家都注意過來,離得最近的喬納森開口反駁了楚天歌的看法:

“楚天歌,你認爲傑西保留了上一個輪迴的記憶?這不可能!電影裏表示的很明顯,她根本不記得之前的輪迴,不然她根本不會上艾奧洛斯號!你這個問題也太好解釋了,她根本已經忘記了之前的輪迴,所以纔會上船的。”

喬納森很篤定的說着,其他人雖然沒說話,但明顯也是贊同喬納森神父說法的。

黎曉曉瞟了一眼這一圈人,一股智商上的優越感油然而生。

也許你們是大佬,也許你們戰鬥力比我強得多,但論起對這部電影的解讀,額甩你們十七八條街啊!

“咳!”黎曉曉輕咳一聲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才意氣風發侃侃而談:

“神父你錯了,恰恰相反,傑西如果忘記了前一個輪迴,那麼她或許根本不會出海,正因爲她記得前一個輪迴發生了什麼,所以纔會不惜再次欺騙死神選擇出海。”

“她每個輪迴也的確會失去上一個輪迴的記憶,不過‘忘記’的時間是在出海之後,她在三角洲號上睡了一覺,醒來之後就忘記了之前的輪迴,嗯,或者說是這段記憶被封鎖在了潛意識裏,所以她上了艾奧洛斯號之後會覺得熟悉。”

聽了黎曉曉的解釋,楚天歌點點頭,“的確,我也是這麼認爲的。傑西下車的時候,死神問她還會不會回來,其實當時傑西根本沒打算回來,她一開始就是要出海的,而且十分堅持,當時格雷看到她的狀態不好,提議取消出海,卻被傑西拒絕了,都說明了這一點。可是傑西卻對死神說她會回來。”

“如果這時候傑西沒有上個輪迴的記憶,她爲什麼要騙一個普通的出租車司機?她知道死神的身份,不敢跟死神說她不回來了,所以才騙了死神——她明知故犯,故意欺騙了死神,所以才困在輪迴中始終無法解脫。”

楚天歌說完,看着黎曉曉,“黎曉曉,該解釋的都解釋完了,你該回答我的問題了吧!”

旁邊幾個人和喬納森神父都是一臉的思索。

喬納森說,“對啊黎曉曉,既然你們都認爲傑西在碼頭的時候是記得上個輪迴的,你就解釋解釋傑西爲什麼非要上船再次陷入那恐怖的輪迴不可?”

黎曉曉笑笑,沒回答,而是問楚天歌,“楚天歌,你是不是孤兒?”

楚天歌愣了一下,沒說話,不過從他一副見鬼的樣子看來,黎曉曉猜對了。

“那我猜你也沒有孩子吧!”黎曉曉又說。

楚天歌嘴角抽了抽。

“所以你沒辦法理解傑西的心情啊……”黎曉曉嘆息,“你們都忽略了一點,傑西上死神的車之前可是開車帶着兒子出了車禍啊!她兒子死了啊!”

“她記得之前的一切,她知道只要她出海就會遇到艾奧洛斯號,一切就可以再重來一次,她可以再次見到兒子!她想在下一個輪迴讓兒子活着!所以她不惜欺騙死神,也要出海!”

衆人恍然大悟,看向黎曉曉的眼神都不一樣了,這傢伙的腦袋瓜子賊靈光啊!他們還真都沒想到這一點,看電影的時候都是一頭霧水的不明白傑西爲什麼非要欺騙死神不可,感覺這就是個BUG。

但黎曉曉一解釋,一切就合情合理了。

多簡單的事兒,一個母親爲了回到兒子死亡之前、改變他的命運,不惜欺騙了死神從而陷入無盡的懲罰、永無解脫,就是那麼簡單。

黎曉曉卻沒有得意,其實他看這電影第一遍就明白這件事了,他的親生母親就是爲了救他而死的,他很明白一個母親會爲自己的兒子去做任何事。

只是欺騙個神靈,有什麼大不了的?

這就是,這個電影的死結啊!

也是他們任務的死結。 在前兩個輪迴,黎曉曉一直在很認真的考慮如何通關這個副本。

不過在發現了無面的‘小祕密’後他就沒再考慮這個問題了。

無面肯定知道完成任務的方法,只是,在他沒刷夠經驗之前,絕對不會說出來的。

如果有人想到了正確的方法,恐怕無面還會幹掉他!

所以想出來也沒用。

鹹魚吧!

做一條安靜抱大佬大腿的鹹魚,其實也挺不錯的不是嗎?

黎曉曉一語道破了傑西困入輪迴的真正原因,引起了大家熱烈的討論,而他則是事了拂衣去,獨自趴在欄杆上看海水、等着風暴的來臨。

喬羽拉着一羣人討論着。

“黎曉曉提出的這個要點對於我們完成主線任務非常重要!”喬羽頓了一下,組織了一下語言,說道,“這的確是大多數人的盲區,我們都知道傑西因爲欺騙死神陷入了輪迴的懲罰,但卻不知道她爲什麼要去欺騙死神,這下子就全部明白了。”

“執念。”喬羽接着說道,“說來說去就是執念。”

“傑西對兒子的執念、對自己開車出車禍的自責,導致她一次次的坐船出海想要再一次見到兒子,一次次的經歷這循環,又一次次的欺騙死神,不肯停息。”

“是的,是‘不肯’,而不是‘不能’。”

“如果傑西願意放下執念,不再糾結兒子的死亡,不再奢望將他救活,心甘情願的跟死神離開,那麼她就能解脫了。”

“我們的任務,不是打打殺殺,而是想辦法說服傑西放下執念。”

黎曉曉也聽到了喬羽的話,心裏還是有點佩服喬羽的,瞧,這傢伙不就找到了通往目標的正確道路嗎?

只不過,如何去說服傑西,恐怕將是一個史詩級難度的任務。

因爲死神都沒能說服她。

看過電影的都知道,在車禍現場,死神接傑西的時候就勸了她一句,告訴她他兒子已經死了,這是既定的事實、無法改變,她也該跟他走了。

傑西對死神的話是左耳進右耳出,根本沒聽進心裏去,她看着兒子的屍體,估計心裏只有一個想法:再來一次,她絕不會出車禍,她能讓兒子活下來!

執念太深,甚至可以說是‘入魔’了。

每一個輪迴,死神都會給傑西一個解脫的機會,只要她跟他走,不再想着回到艾奧洛斯號。

可惜每次傑西都毫不領情。

死神是個善良的死神,不恐怖,還有點溫暖。

雖然嚴格執行了死神的“規章制度”來懲罰傑西陷入無盡的輪迴,但他也希望傑西能想通,放下執念、塵歸塵土歸土。

死者無法復生,不要被虛妄迷惑了心智。

黎曉曉有點兒喜歡這個死神。

那邊喬羽說完,一羣人嘰嘰喳喳的討論着如何去勸說傑西的事情,甚至連無面都裝模作樣的發表了兩句建議。

戲精!

都特麼的是戲精!

黎曉曉內心充滿了對無面的鄙視。

“黎曉曉,你覺得我們該怎麼勸服傑西?”喬羽點名了黎曉曉。

畢竟這個辦法的起始點就是黎曉曉提出來的,喬羽自然也想聽聽他的意見。

黎曉曉認真的看着喬羽,“想要勸服一個人,必須先全面瞭解這個人,知道他的‘癢點’在哪裏,這樣才能準確的撓中癢點達到目的。”

“而我們對傑西的瞭解都是通過電影中她表現出來的表情、行爲、語言推理而來的,我覺得這樣不靠譜,應該先和她接觸,搞好關係,才能進一步的瞭解她。”

“如果在不了情的情況下貿然勸服,可能會引起她的敵意、適得其反。”

黎曉曉發表了一個很壞心眼的建議。

但是聽起來很有道理。

喬羽在認真思索黎曉曉的話,無面看了黎曉曉一眼,雖然看不見他的眼神,但黎曉曉感覺他又在笑。

笑、笑、笑你麻痹!有什麼好笑的?!

幾個人又討論了一下,喬羽做了決定——同意黎曉曉的建議。

“無面,這邊你照看一下,我去三角洲號上拉拉關係。”喬羽說道。

他的想法很簡單,現在上三角洲號去,等風暴來的時候,他就順手救一下傑西和格雷,讓他們把他當成‘救命恩人’,這關係不就一下子拉近了嗎?

同生共死的交情啊!還愁傑西不朝他吐露心聲?

無麪點了點頭,沒說話。

喬羽踏水而行,去了前面的三角洲號,江雪兒和韓林失去了大腿,悄悄的呆在一個角落裏低調做人。

風暴,又又來了!

第一次風暴,黎曉曉被楚天歌偷襲,護心鏡救了他一命。

第二次風暴,黎曉曉抱着柳澄的大腿,柳澄救了他一命。

這一次嘛……

黎曉曉蹭到無面跟前,嘿嘿笑着,“無面大佬,你一定不介意多拎一個人吧!”

“事實上,我挺介意的。”無面看着黎曉曉,“我得騰出一隻手游泳。”

“我可以抱着你大腿,絕不妨礙你游泳!”黎曉曉信誓旦旦道。

“……”

無面無語,心裏感嘆了一下黎曉曉的臉皮之厚後,說,“你到底在怕什麼?楚天歌又殺不死你,你不是有防具嗎?”

黎曉曉:!!!

果然你啥都看到了啊!可你就是不說啊!果然是個混蛋啊!

“上一次是湊巧他刺我胸口,要是這一次他想不開改刺我脖子呢?”黎曉曉使勁的搖着腦袋,“我不能用我的命來賭楚天歌會刺我哪個部位。”

無面:……

就在黎曉曉以爲無面會答應他的請求時,無面忽然轉身朝着楚天歌走過去,在大家茫然的眼神中走到楚天歌面前,然後,一指點在他的額頭上……

楚天歌變成了一團馬賽克,快速旋轉兩下後嘭的爆開,那不知道是啥的小黑點濺到天空、濺到甲板、濺到每個人身上……

所有人目瞪狗呆加一臉茫然。

這什麼情況?!

無面看了黎曉曉一眼,那神態彷彿在說“這下子你滿意了吧!”

然後他環視四周,雲淡風輕的解釋了一句,“不爲什麼,就是單純的看他不順眼。”

說完又高冷的裝雕塑去了。

衆人:……

喂!你編理由好歹走點心啊! 喬羽在三角洲號上和傑西格雷他們聊的很融洽。

喬羽自我介紹的時候說自己是個心理醫生,傑西聽到之後立刻肅然起敬,並且很開心的和喬羽聊了起來。

傑西的兒子湯米得了非常嚴重的自閉症,這讓傑西生活的十分痛苦——她要耗費普通母親數倍的心力來照顧湯米。

她當然希望湯米的病能治好,但免費的公立醫院並不能夠提供很好的治療,她一個餐廳服務員負擔不起私人醫生那昂貴的心理治療費用。

心理醫生治療當然是收費用的,但現在在旅途上,以聊天的形式向一個心理醫生做一些諮詢,卻並不用花錢。

喬羽其實也沒有撒謊,現實中他的確是個心理醫生。

三言兩語,一通專業知識忽悠下來,喬羽輕而易舉的獲得了傑西的友誼,並且許諾旅程結束之後去看看湯米——作爲朋友,是免費的。

喬羽的氣質本身就是容易讓人產生好感的類型,這麼一來,更讓傑西對他好感倍增。

這個時候傑西,已經在三角洲號上睡了一覺,失去了上個輪迴的記憶。

她根本不記得自己兒子已經死亡的事實,她以爲自己把兒子送到了學校、此刻兒子正在學校上課。

還滿心期待着,能有一個優秀的心理醫生爲他免費治療。

風暴來了。

三角洲號收到了來自艾奧洛斯號的求救信號。

喬羽嘴角含笑。

他並不知道自己已經經過了兩個輪迴,他以爲他現在跟着的傑西是0號傑西,但其實,這已經是-6號傑西了。

三個輪迴,他們分別跟隨了0號、-3號、-6號傑西。

上次的-3號傑西是B輪傑西,而0號和-6號一樣,都是A輪傑西,她們的經歷是一模一樣的,喬羽並沒有察覺到任何不對勁。

傾盆大雨瞬息而至、船劇烈的顛簸起來。

三角洲號翻了。

豪華遊輪也翻了。

黎曉曉寂寞的隨着海浪顛兒來顛兒去等着風暴停息,沒人來刺殺,略顯無聊啊!

就在黎曉曉感覺好空虛好寂寞的時候,一個白色的身影被海水捲到了他旁邊。

一開始黎曉曉以爲是師無一,定睛一看卻是江雪兒。

呵呵……一個個的都喜歡穿白衣,咋地?想用外表的純潔無瑕來掩藏自己內心的骯髒齷齪?

藏不住的!天真!

江雪兒並不是故意來找黎曉曉的,真的是被海浪湊巧衝到這邊,不過看到身旁的人是黎曉曉時,她一點兒都沒猶豫,抽出短劍就朝着黎曉曉胸口扎過來!

哐!

短劍紮在護心鏡上,發出清脆的一聲響,

斷了……

黎曉曉:……

江雪兒:……

你這劍質量不行啊,瞧瞧人家楚天歌,人能直接把護心鏡扎個通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