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他面前的鬼直接不容置疑的說道:“死了也是他技不如人,好了,沒必要多說,退下。”

“可是……”

段文鵬還要說話,沒想到鬼直接以強橫的精神力將段文鵬轟飛,喝道:“這是我的最後一次警告。”

段文鵬被他的隊員扶了起來,這一下子,他也不敢再多說了什麼了,實力差距太大了,段文鵬雖然咽不下這口氣,但是也沒辦法。

張小凡這邊,猛鬼先生掃了一眼張小凡他們,沒有感情的說道:“看到下場了沒?戰鬥是殘酷的,規矩也是沒有人情的,你們不要有任何的僥倖心理,誰要是再敢放肆,我也是會以相同的手段對付你們,明白嗎?”

這時候,百花門的廣播室突然想起了聲音:“隊員們好,這一次,我們舉行外語考覈,你們面對的對手,都將是其它國家的高手,相信你們每一個小組之間,戰鬥選手都已經選好了,現在,我要求,參加戰鬥的選手走出來。”

說完,操場上的隊員們簡單的交流了幾句,不過很快,在猛鬼先生這些領隊人員的命令下,隊員們停止了交流,隨後,參加戰鬥的人都走了出來。

張小凡掃了一眼這些人,對面大島國的人他不知道,不過他們百花門這邊,他資料上的一些高手幾乎都在。

一一組的段文鵬,二二組的王浩,二八組的張天宇,還有很多最近才涌現出來的高手,這些人都表現出了常人沒有的定力,一個個臉色嚴峻的站在中央。

事實上,到現在爲止,大家從一開始簡單的尋求任務勝利和生存下去,已經發展成了完成任務,得到強大實力了,所有人都想要得到大量的冥幣,然後獲得強大力量。

包括張小凡在內也一樣,一開始,他爲了生存,然後幫助身邊的人,但是現在,他想尋求力量。

“好了,比賽規則如下,由大島宗的隊員,先挑選對應的百花門小組成員對戰,被挑戰者不得避戰,否則視戰鬥失敗,戰鬥過的人員不用再被挑選,可以脫離比賽……” 廣播中將規矩林林總總的說了一大堆,張小凡最後總結出,對方先挑選對手,然後戰鬥,不管被挑選者是勝利還是失敗,都不用再出戰。

張小凡嘴角一撇,這一次的戰鬥,真的讓他熱血沸騰啊。

“好,規矩就這麼多,現在我宣佈,比賽,開始。”

隨着廣播中的聲音落下,對面的豐田一郎第一個跳出來,目光冷笑道:“嗖嘎,你們這幫傢伙,待會一個個都會臣服在我們大島國的腳下。”

說完,他撇頭道:“小次郎,你先挑一個對戰吧,好好挑。”

他對着的是一個扎着髮簪的清瘦少年說的,少年走出來低頭道:“嗨,我滴一定會讓他們知道我滴厲害!”

小次郎說完,高傲的走了上來,他掃了一眼張小凡衆人,不過並沒有挑選張小凡,因爲之前張天宇和他們說過了張小凡的實力,所以他自認爲還不是張小凡的對手。

很快,他目光在餘力,張花,蘇倩倩,慕容風等人身上一一掃過,按理來說,選擇女性作爲對手,對他來說勝算高一點,但是身爲大島國男人,他有自己的驕傲,不允許被人看作是一個欺負女人的男人。

“喂,你挑好了沒?速度點。”張花很是不屑的道。

“八嘎,我在挑選,你廢什麼話。”小次郎冷冷的罵了一聲,隨後指了指一直平靜在看手機小說的慕容風,說道:“你滴,出來滴乾活。”

慕容風收起手機,指了指自己,“你選擇我?”

“不錯,我要讓你看看,我大島國忍術的厲害。”

“好,成全你。”

慕容風走了出去,隨着他越往前走,他身上逐漸涌出一股龐大的精神力,這股力量先是停留在二級,之後越到三級,很快,竟然直接進入四級。

“嘶……”

對面隊伍倒吸一口涼氣,山本田子面色嚴峻道:“豐田君,小次郎似乎挑選到的對手很強啊。”

“喲西,的確很強,小次郎的實力在我們中間只不過是中等位置,乃是三級忍者,對方應該是四級道士,精神力方面絕對不是對手,看來如今只有以忍術取勝。”

“也不一定,小次郎體質特殊,若是對方大意一點,也許能夠取勝。”山本田子道。

這兩人說話的時候,小次郎也是一臉嚴峻,他是局內人,更能清晰的感知到慕容風的強大。

這時候,猛鬼先生淡漠的說道:“規則你們都知道了吧,我就不多說了,好,比賽開始,生死無論!”

話音落下,小次郎雙手迅速結成一個奇怪的印記,喝道:“猴術。”

他一躍而起,身體迅速長出黑色的長毛,身體變得輕靈了許多,猶如一個猴子,上躥下跳,動作快速。

“猴子體質麼?”張小凡看着場中說道。

“確實是猴子體質,不過他這個體質似乎融合了他們大島國獨特的忍術,所以實力更加強大。”唐龍微笑着說。

正說着,慕容風終於動了,他踏出一步,看着周圍的殘影,這些殘影都是小次郎的,發動猴術之後,他的動作很快。

不過這時候,慕容風突然往前一拍,一股微弱的氣息擊打在一個殘影之上。

“砰!”

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看到隨着慕容風輕拍一下,下一刻,那道殘影吐出一口血箭,小次郎整個人倒飛出去,如同遭遇了什麼強大攻擊一般,直接摔倒在地上動也不動。

“小次郎!”

豐田一郎連忙跑過去,試了一下小次郎鼻息,臉神一鬆的說:“還好沒死。”

很快,小次郎被擡了下去,這一刻,沒有人膽敢小看慕容風,不過慕容風神色如常,朝猛鬼先生說:“先生,有個問題問一下。”

“說吧。”

“我這次戰鬥完了,我允許他們繼續挑戰我,可以嗎?”

慕容風一說出口,對面的衆人面色大變,這是擺明了沒把他們放在眼裏啊。

猛鬼先生輕笑道:“我知道了,你是想要繼續賺取冥幣。”

“不錯。”慕容風倒也乾脆。

“既然你都這樣說了,可以。”猛鬼先生點點頭,看着豐田一郎等人道:“你們挑選吧。”

“八嘎呀路,居然敢挑釁我們。”豐田一郎冷冷的說:“我就挑戰這個慕容風。”

“混蛋!”這時候,山本田子罵道:“豐田君,我和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意氣用事,明白嗎?”

豐田一郎嚴峻的點點頭,隨後道:“抱歉,我被憤怒衝昏了頭腦。”

他隨即指着王虎,喝道:“我知道你,你就是王虎吧,有本事挑戰我吧。”

這一局是張小凡他們挑選人挑戰,張小凡朝王虎說:“既然他都說了,你上吧。”

王虎沒多廢話,直接走出去,對豐田一郎說:“既然你想找點死,我成全你。”

猛鬼先生再次宣佈比賽開始,王虎手臂迅速化成石頭一般的顏色,豐田一郎卻是變成鐵拳,他冷笑道:“原來你的是石人體質,嘿嘿,那我就看看,是你的石頭厲害,還是我的鐵拳厲害。”

王虎一臉的無所謂,他信誓旦旦的道:“狂妄的傢伙,我會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天崩地裂拳!”王虎怒吼一聲,這一招張小凡還是第一次看到王虎使用,他雙拳全都變成了石頭,整個人朝豐田一郎撲去。

“忍術,鐵盾!”

豐田一郎冷喝一聲,他整個人變成了銀光閃閃的鋼鐵,就這麼站着動也不動,王虎的攻擊很快砸了上來。

王虎的石頭拳變成了密密麻麻一大片,“砰砰砰”在豐田一郎身上敲打着,不過豐田一郎一臉的無所謂,任由王虎對他攻擊。

“砰砰砰!”

“哈哈,你就這點攻擊嘛?”

豐田一郎狂傲的笑着,他的身體實在是太堅硬了,王虎的攻擊對他根本沒有一點效果,很快,王虎原本猛烈的攻勢減緩了下來,他額上冷汗淋漓,對方的防禦力超出了他的想象,他的天崩地裂拳對豐田一郎沒有任何效果。

“哼,好了,玩笑開好,該來點真的了。”豐田一郎微微一笑,他的手臂拳頭居然開始迅速擴大。 眼見豐田一郎要發動攻擊了,這時候,張小凡連忙喊道:“王虎,退後!”

王虎最強的攻擊都對豐田一郎沒有任何效果,再打下去也是枉然,所以爲了不讓王虎受傷,張小凡只能出言提醒。

王虎反應也很快,聽了張小凡話,他馬上後退,豐田一郎的拳頭此時已經揮了過來,王虎艱難抵擋,並且藉着對方的力道迅速後退。

“想跑,沒那麼容易。”豐田一郎一拳砸出,收手迅速結印,“殘影術!”

話音落,豐田一郎的身體迅速化作一道殘影,快速來到王虎身後,“給我死!”

豐田一郎一腳踢出,對方的速度太快了,王虎根本來不及反應。

命運遊戲之聖昊 說實話,王虎在班級中,實力不算弱的了,但是他所學的,都是一些格鬥技巧,碰到豐田一郎這種忍術高超的對手,無論是技巧還是反應能力上,都不是對方的對手。

“砰!”

這一擊王虎實在是躲不了了,他直接被轟飛了出去,豐田一郎冷笑一聲,手中的印記再次快速變換,冷漠喝道:“千殺術,滅殺!”

他身體迅速再次變成一道幻影,幻影凌空飛起,落於空中,手中原本的鐵拳居然變成了一根利刺,朝着王虎俯衝而下。

“王虎,認輸!”

之前的猛鬼先生說過,戰鬥過程中,認輸雖然輸了比賽,但是能夠立即終止比賽,所以張小凡才立刻出言提醒。

王虎躺在地上,本能的吼道:“我……認輸!”

豐田一郎的攻勢還在繼續,顯然,就算王虎認輸了,他也下了必殺之心。

這時候,張小凡一個箭步衝了出去,他隨手一道大火球朝半空中的豐田一郎甩了過去。

豐田一郎面色一變,連忙閃過火球,落於地上之後指着張小凡大罵道:“八嘎呀路,你居然打擾我們比賽。”

“王虎都已經認輸了,你還要殺他,你是何居心。”張小凡扶起王虎說道。

“哼。”豐田一郎自知理虧,倒也說不出什麼話了,接着說道:“廢話少說,我也接受你們任何人的挑戰。”

“退下吧,多說無益。”山本田子道。

“嗯。”豐田一郎似乎還是挺聽山本田子的話的,緊接着,他們隊伍中,一個高大的男子走了出來,附身朝張小凡他們說道:“你們好,我叫武藏,我挑選的對手,是你!”

武藏手指突然指向餘力。

餘力倒也乾脆,給了張小凡一個堅定的眼神,隨後走了出去。

這個武藏態度還算客氣,再次鞠躬,對餘力說道:“你好,請問你尊姓大名。”

“我叫餘力。”

“喲西,餘力君,你好,請發揮你的全部實力,因爲我不想和弱小的人戰鬥。”

“放心吧,我會把你打敗。”

猛鬼先生再次宣佈比賽開始,餘力快速展開自己的白色翅膀,這一次,他的翅膀明顯的比以前要強壯了許多,而且上面的羽毛更加細長,輕輕一扇,餘力整個人凌空飄起。

“喲西,飛鳥體質麼,很奇特的體質。”

武藏輕笑一聲,他整個人突然向後仰去,身體很奇特的突然變得拉長,手臂向後猛地拉開,突然,他拳頭向前衝去。

這一幕異常詭異,因爲他人還留在原地,居然就在原地朝着四五米開外的餘力揮拳。

不過下一刻,武藏的攻擊讓張小凡蘇倩倩等人驚呆了。

武藏的手臂突然猶如一個橡皮泥一般,迅速拉長,快速的朝着餘力砸去,動作之快讓餘力根本沒有時間反應過來,等餘力想要通過翅膀飛到空中的時候,拳頭已經攻擊到他的翅膀了。

“砰!”

餘力的翅膀撲騰了幾下,沒一會兒便掉落下來,失去了翅膀的餘力攻擊力大打折扣,他咬牙想要繼續戰鬥,但是看到武藏身體猶如一個橡皮泥之後,他知道,他不是武藏的對手。

“這個人看來是類似於橡皮泥的體質,專門剋制餘力這種擅長遠距離攻擊的對手,這一次餘力栽了。”張小凡搖頭輕嘆的說道。

餘力滿臉的無奈,說道:“我認輸了。”

武藏再次鞠躬,微笑道:“承讓了。”

餘力很快下臺,張小凡無奈道:“對方的體質對你剋制,這也是沒辦法的,別灰心。”

“嗯,我想過了,以後我也要學一些近距離攻擊的方法,要不然實在是太受制於人了。”餘力說完,一個人坐在最後面想事情去了。

張小凡說道:“又輪到我們挑選人戰鬥了。”

“我上吧。”

唐龍走出去,他直接選了一個對方的女生,這個女生一直跟在山本田子的身後,長得有點小可愛,臉蛋圓圓的,看到唐龍選她,有些畏懼的看了唐龍一眼。

事實上,她本來是想找蘇倩倩或者張花戰鬥的,畢竟女人之間戰鬥不會那麼殘忍,但是沒想到對方居然直接選她。

“八嘎,你一個大男人,居然選一個女的。”豐田一郎臉色難看的說道:“有本事的話,選擇我。”

“似乎沒有規定不能選擇女的吧?再說了,你們若是不想讓她戰鬥,就不要讓她出來啊。”唐龍輕笑的說。

武藏臉色也有點不好看,說道:“這位朋友,這次的比賽,我們已經儘量剋制了,所以,請你也尊重我們。”

“呵呵,沒必要。”唐龍輕笑道。

山本田子走上來說:“我和你戰鬥吧,不要挑選嘉利子。”

“不好意思,我已經挑選她了。”唐龍搖頭說。

猛鬼先生這時候說道:“嘉利子,你可以認輸。”

嘉利子咬牙道:“我……我試一下吧。”

“若是對付不了,認輸吧。”

嘉利子點點頭,隨即走了出去,她個頭要比山本田子矮半個頭,身體極爲瘦弱,她和山本田子是好閨蜜,父母之間也是好朋友,兩家人關係極好。

因此兩人都是一起前往這裏留學,這一次本來山本田子不讓嘉利子參與比賽的,畢竟太危險了,但是嘉利子眼看着自己的好閨蜜一步一步強大,她迫切的也想要變強,因此最終想要參與這次的戰鬥。 “你好,我叫嘉利子,初次見面,請多關照。”嘉利子朝唐龍鞠躬,微笑道:“還請閣下下手輕一點。”

不得不說,嘉利子確實很可愛,她有着兩顆小虎牙,說話的時候格外喜人,不過唐龍依舊面無表情,他冷傲道:“廢話少說,戰吧。”

嘉利子一愣,有些委屈的說:“嗨!”

猛鬼先生再次宣佈比賽開始,嘉利子手上快速結印,嬌喝道:“手刃術!”

說話間,嘉利子快速朝唐龍跑去,她的雙手以精神力凝結出透明的刀刃,上面鋒利無比,削鐵如泥,乃是她多日來練習的結果。

不過面對這種攻擊,唐龍卻是緩緩踱步,朝前走去,他一隻手插着口袋,另一隻手緩緩擡起,猛然間,他的手上一股龐大的黑霧席捲了出去,這股黑霧夾雜着無與倫比的腐蝕力量,快速將衝來的嘉利子整個人都籠罩。

“滋滋滋……”

嘉利子戰鬥反應能力實在太差了,轉眼間她整個人便置身於黑霧之中,緊接着裏面便傳來嘉利子的慘叫聲。

“啊……不要,啊……”

“嘉利子,混蛋,你到底做了什麼。”山本田子大急,她迫切的想要衝過去救人,不過他們那邊的領隊突然拉住山本田子,冷漠說道:“對方還沒有認輸,不允許上去。”

山本田子反應過來,急切的大喊道:“嘉利子,快點認輸,快點啊。”

黑霧中,嘉利子的身影已經完全看不見了,不過緊接着,嘉利子虛弱的聲音傳出,“我……我認輸,認輸啊……”

山本田子第一個衝了出去,將雄渾的精神力護在自己身邊,抵擋着黑霧的侵蝕,幾秒鐘之後,她便將表皮已經被腐蝕的不成樣子的嘉利子擡了出來,此刻的嘉利子渾身都是血,原本可愛的面容已經沒有了,取而代之的就好像被濃硫酸潑過一般,充滿了猙獰之色。

而嘉利子的手臂身體也全都是血,她氣弱遊虛的依靠在山本田子身上,喃喃道:“姐姐,我……我要死了。”

“嘉利子,不……不,你不會死!”山本田子大哭着喊道。

豐田一郎取出一顆藥丸,給嘉利子喂下:“嘉利子,堅持住,你不會有事!”

嘉利子沉沉的睡了過去,張小凡皺眉看着這一切,他心中明白,嘉利子可能不會死,但是她的身體因爲被嚴重的腐蝕了,所以以後恐怕很難恢復過來,就算是無疤膏恐怕也夠嗆。

嘉利子很快被擡了下去,豐田一郎指着唐龍罵道:“混蛋,居然欺負嘉利子,我會讓你付出代價。”

山本田子也顫抖的說道:“嘉利子那麼好的人,你們居然讓她變成了那樣,以後她該怎麼生活,我不會放過你們,不會!”

“廢話少說,現在是你們這邊挑選戰鬥人員。”

猛鬼先生朝他們說道。

“我來!”

人羣中,走出一個精瘦的青年,指着蘇倩倩說道:“你滴,我會讓你變成和嘉利子一模一樣的幹活。”

張小凡輕聲朝蘇倩倩說道:“倩倩,有把握嗎,若是不行……”

“不用你管!”張小凡還沒說完,蘇倩倩便冷漠迴應。

蘇倩倩很快走了出去,說道:“我叫蘇倩倩。”

“小澤。”精瘦青年說了一聲,隨即手中快速翻飛,喝道:“火遁!”

他口中突然噴出大火,劇烈的高溫讓周圍人連忙後退,溫度實在是太高了,張小凡心中一揪,這一刻他才明白,蘇倩倩在他的心裏佔據着很重要的位置。

眼見火都要到達蘇倩倩面前了,不過蘇倩倩卻是突然拿出一張符紙,凌空一拋,嬌聲道:“水符,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