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個時候,林羽也顧不得自己是不是禽獸了,他一把抓住匪徒槍口,在匪徒扳動扳機的最後一刻,他以絕對的蠻力往上一擡。

“砰!”

頂上的天花板頓時出現一個大洞。

瑪德真要殺人。

林羽心中暴怒,搶錢歸搶錢,你隨便殺一個手無寸鐵的人算什麼東西,看來這些人也不是第一次幹這事了。

沒有絲毫的猶豫,既然做了,就要做得漂漂亮亮的。

槍響過後,林羽一拳砸了上去,匪徒只感覺眼前一黑,便感覺一顆牙齒被嚥進了肚裏,還沒反應過來,手中的槍便被人奪走了。

“老三!”

一個匪徒發現這裏形式不對,AK直接朝這邊指來。

林羽冷哼一聲,如今老子手中有槍了,還會怕你們麼?

毫不猶豫,扣動扳機。

“咔嚓咔嚓……”

你妹啊,槍保險什麼時候關上的。

看着黑洞洞的槍口,林羽心中一沉,完鳥,還沒當上總裁,走上人生巔峯就死了……

“砰砰……”

兩槍過後,林羽閉上了眼睛,死了死了,這次真死了,咦,不疼?

睜開眼睛,只見另一處兩個戴着帽子的高大男子不知何時掏出了兩把手槍,對準匪徒就開。

他們各開了一槍,卻每一槍都精準的打在匪徒握槍的手上。

“砰!”

門外又衝進來一個西裝男子,對着林羽面前最後的那個匪徒開了一槍。

短短三秒,三個匪徒應聲捂手倒在地上。

“這些是什麼人?特種部隊?魔鬼軍團?海豹突擊隊?還是超級兵王?”

林羽很震驚,不過好在,危機解除,林羽不禁鬆了一口氣。

商務車內,總指揮拿起對講機說:“危機解除,任務結束,馬上消失!”

三個開槍的人一句話也沒說,直接走了出去,消失在人羣……

這纔是真正的高逼格啊!

林羽震驚的看着那些人,恐怕就是警察出動,也不會像這些人整齊如一,動作凌厲吧。

很快的警察過來了,在爲這裏的人簡單做了筆錄之後,警察帶着三個受傷的匪徒直接走了。

在場的人中,恐怕只有郭影知道那三個人是誰。

畢竟是自己家養的保鏢,郭影又不傻的。

不過她並沒有告訴林羽,其實從她進入東科那一刻開始,她就決定要以自己的人格魅力征服林羽,讓林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嗯,雖然這個任務是艱難險阻的,但是咱們的郭影向來很勇敢。

“小羽,你沒事吧?”郭影對林羽關心道。

林羽心中其實還是有些小感動的,說:“我沒事,你呢?”

“我也沒事呢,謝謝你剛纔救了我,要不是你,我……嗚嗚……”

一言不合就哭啊,還撲到林羽肩膀上哭。

林羽很尷尬啊,衆目睽睽都看着呢。

周圍人其實早就注意到了林羽救下了郭影,對林羽很佩服,不少人誇讚:

“這小夥子不錯啊,英雄救……救女啊。”

“是啊,可真勇敢,我都以爲他一定會死呢。”

林羽:“……”

“可不是嘛,那可是真槍啊,好傢伙,爲了一個男孩子居然這麼勇敢的動手。”

“什麼?不是女孩子麼?”

“我看是男孩子吧?”

“是女孩子。”

“男孩子,不行打賭!”

郭影現在沉浸在幸福之中,對外面的話視若無睹,畢竟,林羽奮不顧身的救她,這讓她小心臟撲通撲通亂跳着,心中喜滋滋的想:沒想到林羽爲了她這樣的奮不顧身,實在太厲害了。

林羽被周圍的聲音弄得有些煩了,這完全是自尊心作祟,畢竟有相當一部分對他指指點點,說他摟着一個男孩子,這是絕對不能容忍的。

匆匆忙忙買了兩條金項鍊,在服務員崇拜的目光下離開了這裏。

來到門口,突然發現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烏雲密佈,並且傳來陣陣雷聲。

這是要下雨的前奏。

“郭影,打個車我送你回去吧。”林羽說道。

本來是想來場浪漫的邂逅的,沒想到天公不作美,郭影無奈點頭。

沒想到下一刻,天空一道電光閃過,緊接着大雨傾盆而下,林羽連忙攔車,街道上原本出租車雖多,但是躲雨回家的人也多,轉眼間出租車都載客離開。

“咋辦,沒出租車了,嗚嗚……”郭影故作委屈的說,“衣服也溼透了。”

林羽這個時候也好不到哪裏去,無奈的說:“那乾脆咱倆衝一下吧,反正我家不遠。”

喲呵,這是變相的約本小姐回家麼?

郭影心中一喜,嘴上卻是扭捏說:“孤男寡女,這樣不好吧?”

“放心吧,我爸媽不在。”這個時候老爸應該上班去了還沒回家吧,老媽肯定在樓下打牌,林羽沒多想,於是說道。

“呵呵,都不在啊……”

郭影意味深長的瞄了一眼林羽,扭捏說:“那你保證,不要對我動手動腳。”

林羽臉都綠了,心想你只要不對我動手動腳就OK!

嘴上保證說:“你放心,誰對你動手動腳的就是豬!”

郭影:“……”

林羽家樓下一層,沈春蘭正和一幫子鄰居在搓麻將,王阿姨今天手氣不好,輸了五百多,偏偏都被沈春蘭贏了去,心中有些不平衡。

眼珠子一轉,擠兌說道:“春蘭呀,你兒子女朋友的事咋樣了啊?”

沈春蘭今天手氣不錯,不過一聽這話,有些不得勁,知道王阿姨要搞事情了,胡謅說道:“看了幾個,我兒子沒相中。”

另外打牌的兩個阿姨樂了,一個瘦的阿姨笑嘻嘻說:“沒相中啊,沒想到你兒子挺挑。”

“就是啊,現在娶個女孩子可不便宜哦。” 王阿姨一聽樂了,說道:“就是,就我上次給你看的那個鬥雞眼,現在嫁出去啦,你猜猜收了多少聘禮,十二萬呢,哎,你看看,那麼好的你都不要,想要什麼樣的哦。”

“是啊,春蘭,我說話你也別生氣,你家林羽一個月工資就三千塊,早點結婚得了,要不然這物價年年漲,下一次聘禮就要二十萬啦。”

“春蘭,我們也是爲你好,真的,現在也流行二婚,要不我把上次那個結紮的介紹給你?”王阿姨說道。

“算了,這還是你自己兒子留着吧。”沈春蘭不喜的說道。

“咯咯……”幾個阿姨大笑。

叮鈴鈴……

沒想到這個時候林羽給她打來了電話,沈春蘭接了電話,便傳來林羽的聲音。

“老媽,我房間浴室天然氣怎麼打不響了啊?”

沈春蘭說道:“前兩天就壞了,燃氣公司一直沒來,怎麼了?”

“洗澡啊,我和朋友都淋溼了。”

“反正你們都是男孩子,隨便搓搓好嘞,我和你爸房間有貴重物品,還是不要進。”

“可是我朋友是女孩子。”

“什麼?”沈春蘭突然站起來,激動說:“你說什麼?”

沒想到,兒子幾日不見,就帶來了女朋友,沈春蘭很是激動,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想起剛纔這些老孃們的挖苦,沈春蘭一片暗爽,這叫什麼?這就叫實力,我兒子把女孩子帶回家啦,還一起洗澡。

“我朋友是女孩子,剛剛我們淋溼了。”林羽被老媽的反應弄得有些不明白,於是解釋。

“哦,這樣啊,那就去我和你爸房間吧,鑰匙就在冰箱上面。”沈春蘭聽到是女孩子,寬心大放,於是說道。

掛了電話,沈春蘭喜滋滋說:“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我兒子帶女朋友回家啦。”

“真的假的?”

“不會吧?”

王阿姨更是一萬個不相信,撇嘴說:“估計是你兒子騙你。”

沈春蘭急了,說道:“你們還不信了,那我現在領你們回家看。”話落,摸了一張牌,眼睛都要笑成一朵花了,牌一拍,說道:“清一色糊了!”

“啊……”

小區外黑色商務車內,西裝男子拿起手機,說道:“老闆,大事不好,小姐和那個男子進入了小區,他們兩個身上都已溼透啦!”

公司內,郭影老爸郭大綱聽到報告,頓時驚訝的站了起來,連茶水都灑了一地,“什麼?怎麼會這樣?進屋了沒?”

“已經進屋,目前我已經派人冒充快遞守在他家門口密切監視,小姐一有危險會第一時間衝進去。”

“嗯,密切監視着,要是這小子敢對小影動手動腳,你們馬上動手!”

“是!”

……

林羽和郭影兩人進屋,在發現自己房間浴室沒熱水之後,通過老媽知道她房間鑰匙就在冰箱上面,於是拿着鑰匙直接進去。

郭影掃了一眼他家,只能說林羽家很一般,傢俱電器十分簡單,專修也是七八年前的裝修。

林羽此時打開了他爸媽房間,說道:“郭影,進來吧。”

說着話,林羽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了,畢竟他倆孤男寡女的,郭影雖然是大齙牙,但是身材絕對不是蓋的,尤其是讓郭影走在自己前面的時候,那背影,簡直能迷死人,

郭影就更不用說了,臉紅的跟大蘋果似的,羞澀的說:“哎呀呀……林羽,在你家洗澡不好吧?”

“這個沒事,我家有烘乾機,幫你衣服烘乾就好。”

“可是沒烘乾我穿什麼呀?”郭影感覺臉頰很燙。

“穿……浴袍。”

“啊,可是……”

“對了,先穿我的睡衣吧。”林羽嚥着口水說。

“那好吧。”出於對林羽喜歡的心理,郭影答應了。

進了屋,孤影提起自己的小裙子,脫去高跟鞋,露出精緻的小腳丫,跟個玉鐲子似的,林羽看的眼睛都直了,暗想着光是這小腳丫,自己就能玩弄三天三夜!

呸,想什麼呢,禽獸!

林羽暗罵,臉上迅速涌起一臉剛正不阿的神色,說道:“進去吧,我給你哄衣服。”

“嗯。”

郭影羞澀的進入浴室,她很緊張,自己洗好澡了,林羽會不會把我撲倒,自己這麼美麗,一般男生都會受不了吧。

哎呀,怎麼辦啊?好緊張,自己是半推半就?還是義正言辭拒絕,並且對他說婚前xing行爲是不好的。

可是現在都什麼年代了啊,很多人還婚前試愛呢。

可是會不會讓林羽認爲自己很隨便,這可不好啊,自己可不是那種女人!

哎,到底怎麼辦呢……

郭影心中很糾結,這樣想着,她拉了拉自己衣服後面的拉鍊,發現拉不動,猛一用力,還拉到肉裏面了,頓時疼的她眼淚水都要出來了。

……

西裝男子這邊,“老闆,我們從窗口看到,小姐已經進入了浴室,目前安全。”

“你確定安全?要知道,現在人心不古啊!”

“老闆放心,小姐一個人進去,似乎是因爲他們衣服淋溼了,她進去擦一下身子。”

“那個小子在幹嗎?”

“額……他在脫衣服,不過放心,那小子應該是想擦乾身子。”

“什麼?不管是不是擦乾身子,那小子居然敢在我女兒面前脫衣服,給我馬上強攻,把小姐帶出來。”

“是!”

保鏢隨後向冒充快遞的下達命令:“行動,營救小姐。”

“報告老大,樓下來了一批中年婦女!”

“行動停止,等一會。”

“是!”

郭大綱氣憤的來回踱步,實在太氣人了,郭影居然和一個小癟三走在了一起,還特麼的去他家洗澡,簡直不可忍受!

不過隨後聽到報告,林羽那小子的老媽似乎帶了幾個小姐妹回家了,隨後命令:“行動暫時停止,不過還是要時刻注意小姐安全。”

“是!”

……

沈春蘭開了門,隨後作出噓聲,壓低聲音說道:“大家小點聲音,要是被他們聽到我們偷看,不好!”

幾個阿姨作出OK的手勢。

王阿姨則是嘴角一撇,什麼嘛,整的跟真的似的,我倒不信,就林羽那挫樣,還能有女孩子跟他!隨即跟着沈春蘭進去。

幾個阿姨剛剛進屋,在沈春蘭和她老公房間裏,便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哎呀,林羽,你輕點,疼~~~~” 這聲音一聽就是個小姑娘的,聲音之清脆之入骨之嗲,簡直就是讓她們幾個中年婦女也起了雞皮疙瘩。

“媽呀,他們兩個不會在春蘭你們屋裏……這這……也太傷風敗俗了。”一個保守的阿姨大驚失色說。

“嘖嘖,說什麼呢,這一男一女孤男寡女在一間屋子,肯定是不正常啦,這種事現在就是潮流。”一個經驗老道的阿姨說。

“不會吧?再仔細聽聽。”王阿姨始終不信林羽能搞定女孩子,於是幾個阿姨再仔細聽。

“林羽,你輕點。”

“我知道,你擺好位置,應該就好了。”

“你有沒有潤滑油啊,用潤滑油應該好一些。”

聽着屋內的話語,幾位阿姨臉色漲的通紅,媽呀,真的來了,不過這兩人似乎都是新手,不怎麼會。

幾位阿姨有衝進去教一下他們的衝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