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樣也好,這樣森木田才會相信他得到的消息,才會出動。

馮大校聽到霍幗封的話后,臉色瞬間蒼白,他好像得知了什麼似的,快步跟在霍幗封的身後,還叫多了幾個人。

剛才霍幗封的話語,總有種他是故意當利誘等森木田出手的樣子。

別看平時霍錚等人不按理出牌,這不按理出牌可不只是他們,這簡直就是霍家人的特性,不管老少,都一樣。

馮大校的心提得高高的,目光謹慎地看向四周。

鈴木宰相早就在裡面候著,見霍幗封進來,連忙站起來,上前迎接。

「霍大將,好久不見。」

霍幗封輕輕地點點頭,「就算好久不見,你們櫻花間還是這樣的人才濟濟。」

離歌笙笙盡流年 人才濟濟這幾個字,充滿了諷刺的味道。

鈴木宰相臉色瞬間沉了下來,然而他知道因為森木田的事情,霍幗封有怨言也是應該的。

深呼吸幾下,情緒平復下來,他笑道,「哪裡,讓霍大將見笑了。」

「這次我國鬧出這樣的醜聞,真的給各國帶來很大的麻煩,我心裡十分過意不去。」

「我已經下令徹底清洗森木田組織,最近也有挺好的效果,後面會加大力度的。」

「我希望不要因為一個森木田而導致我們兩國的協議被毀掉,這很不值得。」

鈴木宰相直接擺出他的態度,他相信這樣,霍幗封應該會接受的。

霍幗封坐在酸枝座椅上,食指輕輕地敲打著桌面,「見到人,協議就會進行。」

只要抓到森木田,他們兩國的協議就不會有任何的影響。

前提是,必須抓到森木田。

鈴木宰相聽出霍幗封的意思,他尷尬地笑道,「這,我得需要時間,可我們的協議,可是刻不容緩。」

霍幗封訕笑,「堂堂一個櫻花間大國,竟然連個組織都解決不了?一個人都抓不到?」

「鈴木宰相,你這是在講笑話嗎?」

鈴木宰相覺得臉上無光,可他能怎麼辦呢?

森木田組織在櫻花間盤根多年,他想剷除也沒有那麼快的。

不是說剷除就能剷除,他連他們的老巢都沒有清洗到一個呢,還讓他抓人?哪有這麼容易啊。 馮大校聽著他們兩人的對話,一邊看著手下彙報過來的情況。

「大樓里一切都安全,沒有發現任何的異物。」

馮大校繼續輸入幾個字,「十級戒備,決不能掉以輕心。」

剛才霍幗封的話給馮大校很不好的感覺,總覺得今天一定會出什麼事一般。

如果真是這樣,他一定要保護好霍幗封。

安防上面,他還是信不過櫻花間的人。

所以,馮大校讓自己的人在四周巡查。

雖然得到的結果都是一切安全,可他心裡的不安越來越濃郁。

「霍大將,如果你是真心想合作的,就不要為難我們了。」

「我們已經在儘力找人,可這才過了一兩天,那有這麼快呢?」

「你們華國不是很多集團想要到我們櫻花間來嗎?簽訂這個協議,在稅收上面,你們華國集團都是得益的。」

「森木田,我們一定會抓到交給您的,所以這件事請您先緩一緩。」

跟在鈴木宰相身邊的閣臣忍不住開口,雖然很不滿霍幗封這種咄咄逼人的態度,可現在他們櫻花間很需要華國集團的進入,拉動他們經濟的發展。

更何況在這件事上,他們櫻花間是過失方。

森木田這個垃圾,害他們櫻花間在各國面前都抬不起頭。

這位閣臣不是保守派,他對捕捉森木田,十分的贊同,而且還提供不少幫助。

對捕捉森木田的事情上也比較清楚,所以鈴木宰相才把他也帶了過來。

霍幗封只笑不語,然而他那眼神,卻給人一種莫名的壓迫力,剛才說話的閣臣不知為何,視線再也不敢對上霍幗封。

雙方進入了僵持的狀態。

他們都沒有發現,遠處正有一雙眼睛緊緊地盯著他們。

「隊長,他們的協議還沒有簽訂。」

「霍幗封要求櫻花間把主子交上去,櫻花間暫時還沒有找到我們的巢穴,沒能抓到人,他們更想儘快把協議給簽下,所以一直僵持著。」

手持望遠鏡的人眼睛正緊緊地盯著那邊的情況。

「艹,霍幗封果然針對著我們,他想要對我們組織斬盡殺絕,呵呵,絕對不能給他這個機會。」

「不給他這條命。」

說話的人咬牙切齒,聽了他的話,其他的人也都咬牙罵道。

最近的追殺,讓他們死了不少同夥,逃亡的他們內心早就堆滿了怨氣。

現在還聽到霍幗封要對他們斬盡殺絕,內心的火瞬間被點燃。

霍幗封算什麼東西,櫻花間又算什麼鳥。

他們組織為櫻花間所做的事情還少嗎?憑什麼他們利用完就丟棄呢?

別國的壓迫又怎樣,難道他們櫻花間還要拍那樣的國家嗎?

「隊長,我們什麼時候行動?」

手下們全都問向作為隊長的R。

R手持望遠鏡,看著遠方的兩人。

此時,鈴木宰相站在她的正方,所以她看得很清楚。

可是霍幗封卻背對著她,她並沒能看到他的樣子。

根據她的了解,霍幗封此人詭計多端,謹慎入微,她必須要在贏面最大的情況下出手。 「再等等。」

現在看不到對方,R總覺得不安穩。

可是R的回答卻讓手下們很不滿意,他們的情緒早就高昂,恨意更是濃得化不開。

「為什麼還要等?霍幗封他們根本不知道我們的存在,直接出手就好。」

「這鈴木宰相既然已經放棄我們,我們也不需要再忌憚什麼了。」

「我覺得現在就是最好的出手時機,不需要再等了,再等的話,我們很有可能會暴露的。」

等待伴隨著就是危機,他們很可能在等待的時間上被對方發現,這樣的話,他們豈不是喪失了先機?

這次的暗殺對他們而言,很重要。

如果不能除掉霍幗封和鈴木宰相,他們組織就岌岌可危了。

R知道手下們現在恨不得直接殺過去,可這樣的魯莽並不會給他們帶來什麼好處。

她需要的是危機最低殺傷力卻最大。

「現在是我做指揮。」

主子讓她做指揮,全程都需要看她的。

「林隊,你說這得怎麼辦?」

林隊是主子派過來當副手的,只是他是主子身邊的助理,雖然沒有頭銜,可他的地位是與眾不同的。

手下們知道這次是R帶的隊,可是他們依然忍不住問林隊的意見。

林隊安撫道,「那就再等等,R一定有她的道理。」

林隊話畢后,眾人便無話可說,可是當他們轉過身後,林隊的眼神也就變了。

看向R的時候,充滿了懷疑。

主子派他過來是特意盯著R的,擔心R記憶復甦,會影響行動。

現在R遲遲不肯出手,是不是因為霍幗封的原因呢?

她記得霍幗封了?

還是說她想起了什麼事情,所以才一直不出手?

林隊伸手往懷裡摸了一把,如果R真的恢復記憶,那他就要率先出手。

他絕對不會讓R影響到主子的計劃。

R心裡縱然很不滿,也沒有說出口。

主子派林隊過來到底是什麼意思,她也不去想。

反正她只要執行任務,完成任務就可以。

R看著冰冷,可她一心都是為了組織。

只是所有人都在忌憚她,並沒人知道她的這顆心。

R不會唇語,她只能聽會唇語的手下進行的翻譯。

有了,最好的時機來了。

「準備,轟炸。」

她遲遲在等,終於被他等到了,現在霍幗封所站的位置,就是他們轟炸點的中央,一定會粉身碎骨的。

與R下命令的同時,霍幗封似乎察覺到什麼,緩緩轉過身。

那一瞬間,R有種被盯著的感覺。

好像隔著望遠鏡,他的視線都能穿越到這邊來。

與霍幗封對視的一剎那,R身子僵住了。

為什麼,有種莫名的熟悉感呢?

那雙冷眸,她為什麼會覺得那樣的熟悉?

不應該,這雙眸子不應該這麼冷。

內心閃過這樣的一個想法,R被自己的想法驚到了,她怎麼會想這個呢?

得到R的命令,手下們好像脫韁的野馬,馬上開始任務。

他們早就在等了。

所有人都無比的興奮,除了林隊。

林隊見R依然保持剛才的姿勢,內心有種不祥的感覺。

他感覺到R的情緒正在發生變化。 透過望遠鏡,林隊看著霍幗封那肅穆的臉,內心有種不祥的預感。

天空一片蔚藍,結隊的鳥兒在上空飛翔。

倏然,呯的一聲巨響,劃破寂靜的天空,成團結對的鳥兒被嚇到,瞬間被打散,向各個方向逃難。

不遠處的眾人被這聲音給嚇到了,他們剛才,看著一艘飛機往內閣大樓撞了過去。

內閣大樓被突而其來的飛機狠狠地撞擊,飛機沒入中間的位置,大樓動蕩了起來,內部的燈光電源全都熄滅。

由於沒了中間的支撐,上方的樓層微微斜著,只靠著部分支柱在頂著。

霍幗封與鈴木宰相會面的地方,就在上方樓層。

倏然發生的動蕩使鈴木宰相緊張起來。

「這發生什麼事了?」

他的聲音才剛落下,燈光也隨著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最後,全都熄滅。

他的守衛連忙推門進來,急忙忙道,「宰相,我們受到襲擊了,一輛飛機迎面撞了進來,我們的電源和安防都受到了影響。」

「趁現在樓層還沒倒塌,請各位隨我離開。」

他們所有的防守都很嚴謹,卻唯獨沒有想到對方竟然用飛機進行襲擊。

這簡直就是以命抵命的行為。

馮大校連忙上前,護在霍幗封身邊,「大將,我們快點離開。」

「森木田的人應該就埋伏在這附近。」

這個森木田看來也是個瘋子,櫻花間的宰相都在,他都做出這種瘋狂的事,看來是打算跟櫻花間也撕破臉了。

以他這種瘋癲的狀態,不捉到霍幗封是絕對不會罷休的。

馮大校不敢讓霍幗封有任何的意外,他不敢想象,如果被森木田抓到霍幗封,那會是如何的後果。

襲擊使四周十分的混亂,在場的人都亂成一片,只有霍幗封,無比的淡定。

他的目光,一直盯著某個地方。

隱藏在背後的耗子,是時候抓出來見見陽光了。

霍幗封被馮大校和櫻花間的侍衛護著離開。

不遠處正盯著這一切的林隊心終於放鬆下來,他再看看R,R好像也沒有太大的變化,看來剛才是他想多了。

「絕對不能讓他們離開,不然我們的兄弟不久白白犧牲了。」

要在櫻花間開進這輛飛機,那可是搭上他們隱藏在櫻花間的一些夥伴,還有那個開著飛機撞進去的,可是用命來執行任務的。

那是一個有去無回的任務。

前期那麼多人犧牲,他們這邊絕對不能讓他們的犧牲白白浪費。

林隊早就有后招的,「放心,他們絕對離開不了的。」

「看,開始了。」

就在林隊話音落下的時候,呯的一聲爆炸聲,響徹天際。

蔚藍的天空上,徐徐濃煙夾著煙火冒了起來。

那境況,十分的嚇人。

內閣大樓原本就岌岌可危,在這爆炸下,更是徹底的崩塌了。

「麻蛋。」

櫻花間的侍衛狠狠地罵了一句,「路堵死了。」

他們那逃生路給堵死了,現在先要離開,更難了。

大樓被炸開,建築顫動了起來。

上方的樓層傾斜,直接脫離原本的大樓。 脫離的時候,亂石頭掉落下來,狠狠地砸了下去。

侍衛護著鈴木宰相,馮大校連忙用手給霍幗封擋住巨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