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離鬼王應該不會發現吧?”

“應該是不會的!”

我看着何管家,說實話這個我也不是特別有底。

“離鬼王這個人,挺囂張的,而且有點粗枝大葉,剛纔我們改變權限的時候,只用了一瞬間的時間,我想他應該是不會注意到的!”

何管家朝着我點了點頭。

“那我應該提前恭喜你,多寶道場的下一位主人!”

“哪裏,哪裏,都是何管家您調教的好!”

又和何管家聊了一會天,這老人家,在多寶道場守了這麼多年,是真的不容易,不管他到底是不是多寶道場的身份,我總是對他多了一份尊敬。

偷偷的進來,正如我偷偷的出去,現在距離和離鬼王決戰也就剩下一天的時間了,我聯繫了蘇小魅,然後回到地府去看了一下。

這次的比賽場地,地府已經專門安排好了,輪轉王辦事的效率,果然還是給力的,就在地府旁邊不遠處的一塊空地上面,只是兩三天的時間,他們就憑空建起了一個超級大的競技場,並且裏面還附帶各種各樣的功能設施,甚至包括鬼帝級別的防護法陣。

“林星!”

就在我看着這個法陣發呆的時候,突然,身後一陣溫柔的聲音,進入了我的耳朵裏面,回頭一看,是蘇小魅。

“親愛的媳婦,你來啦!”

好久沒看見蘇小魅了,總有一股莫名其妙的興奮,我衝過去,一下子就抱住了她,這麼多人看着呢!

蘇小魅有些嬌羞的對着我說道。

“我抱我媳婦,跟她們看有什麼關係?”

我對着蘇小魅說道。

不過我們兩個並沒有能夠親熱多久,因爲很快,就有其他人到來了。

二姨,鬼見愁,還有沈道子他們,也是來的非常早的,基本上是接着蘇小魅的後腳就來了。

“二姨,沈師叔,鬼師叔!”

我跟他們打了個招呼。

“小星星啊,好好幹,我猜你現在,應該比二姨要強了,那個離鬼王,玩死他!”

二姨對着我說道。

鬼見愁不喜歡說話,但也給了我一個鼓勵的眼神,楊荒並沒有來,二姨告訴我,他正在接受特訓。

而沈道子,則是又給我來了一個似笑非笑的眼神,弄的我的心裏直發毛,我感覺吧,二姨他們三人組裏面,我最怕的就是沈道子了,因爲他經常喜歡玩陰的,簡直是防不慎防

,雖然倒是沒有故意害過我。

最值得一提的,也是我最不願意提的,就是他身邊的沈夢瑤了,她看着我的那個楚楚可憐的眼神,讓我的這個心裏啊,有些,怎麼說呢?於心不忍吧!

在這邊站着也不是個事,比賽明天才開始呢,我趕緊招呼他們先住下。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偉岸的身影,從地府方向飛了過來,今天來的人非常多,地府這邊,輪轉王都親自出來招呼了。

“林星啊,你去招待接下來的人吧,今天你的親朋好友們,地府全部接待了!”

果然是大手筆啊!

“謝輪轉王大人!”

“你也是我們地府的人嘛,我們地府負責這些事情,是應該的!”

輪轉王對着我說道、。

“不要有壓力,不管是贏,還是輸,我們地府始終是站在你的後面的!”

本來地府方面就有些向我示好的意思了,但是不知道爲什麼,似乎我晉升到了鬼王之後,這種對我示好的意思,就更加的濃烈了。

二姨他們看到地藏王親自來接待,也是有些驚訝。

不過地府這邊安排的還真的是周到,給他們住的都是相當好的地方。

我又出去外面逛了逛,沒想到過了一會,九陽真人又帶人來了。

這個助陣的陣容,可真的稱得上是龐大了。

巔峯的鬼王,就有二十多個,至於鬼帝,也有不少啊,我幫忙看過風水的幾位,都來還人情了,王平之都帶着柔鬼王親自來了。

這些人,我自然也是沒有辦法安排了,只有交給輪轉王了。

我現在有一種奇怪的錯覺,好像不是我是輪轉王的助理,反倒是輪轉王成了我的助理了。

這啥心態啊!

一上午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等到下去的時候,我本來以爲不會有人來了,可卻沒想到,下午給我正了個大動靜,天上直接來了個這雲蔽日。

五個鬼帝巔峯的強者,一齊出現。

他們朝着我衝過來的時候,給我下了一跳,直到林蛋蛋出來的時候,我的心裏纔好想了很多。

林蛋蛋和我也是非常開心的來了個熊抱。

他們神獸家族,當真是財大氣粗啊,一出門就有五個鬼帝巔峯的保護,我瞬間覺得,林蛋蛋這傢伙是屌絲變成高富帥了。

而且他們家族那邊,也和地府進行了溝通,地府絕對不會再做出上次那樣傷害饕餮的事情了,至於四大鬼王那邊,地府只承諾會代爲約束,至於約束的具體效果,那就不好說了。

安排了林蛋蛋他們的住

宿之後,我本來以爲真的沒人了,卻沒想到在最後的關頭,老媽居然踏空而來!

老媽降臨地府,整個地府才真的是沸騰了。

十殿閻王,全部都過來參拜,這讓我整個人都覺得人生變得有些顛覆。

十殿閻王來參加一個孟婆?

後來我才知道,孟婆只是老媽在鬼將這個階段,進行的職務,因爲當時地府的職務不多,老媽也懶得省事真麼的,所以就把孟婆這個職務一直做了下去,知道鬼王巔峯,最後想要突破鬼帝的時候,出去雲遊,這才放棄了。

所以就在老媽那一代,也就是第三代的時候,孟婆的身份是相當的高的,幾乎和十殿閻王是相等的,再加上老媽現在已經是鬼帝巔峯的級別了,現在的十殿閻王,自然要來參拜。

老媽跟我說,藥鬼尊本來也想一起過來看看的,但是被她給拒絕了,再者說,藥鬼尊確實也比較忙,屋裏有幾個大的丹藥還在煉製,真的是走不開。

現在才真是,所有該來的人都來了!

離鬼王啊,離鬼王,看我不玩死你,首先,咱從氣勢上,就把你給壓倒了,我這邊的親友團,不管是鬼王還是鬼帝級別的強者,都比你多!

遮天晚上,我是真的沒有睡着,睜着眼睛看了一整夜,第二天早上出去的時候,地府外面的競技場裏,已經是人山人海了,好在我們雙方都已經留好了位置。

令我感到驚奇的是,這裏面居然單獨劃出了三個大區域。

難道說?

果然,沒過一會,四大宗門的人也來了,這就是一場決鬥啊,我怎麼感覺,搞得像是一個人間和陰間的盛會了?

想到這裏我也是醉了的,大家都入席就坐,就在這個時候,離鬼王那邊也開始來人了。

他們的陣仗,真是嚇死人,離鬼王這個傢伙,也真的是把裝逼兩個字給演繹到了極致。

五臺大車憑空而起,不光是離鬼王,而且四方鬼帝也到了。

還有他們手下所有的鬼王級別。

這麼乍眼一看,離鬼王帶來的親友團,和我這邊的親友團人數居然不相上下。

人數上,是不相上下了,不過質量上面嘛,那可就差得遠了,畢竟我這邊,可都是巔峯的錢現在個和,他那邊,可是有不少濫竽充數的。

離鬼王顯然沒有想到我的人脈會這麼好,他略微有些尷尬,不過很快就自我化解了。

“這個場子,不錯嘛!”

他看了看四周,然後點評道。

然後下一刻,他跳到了場子中間,拿出一把劍,尖峯直指我身上。

(本章完) “各位,我去了!”

我對着身後的親友團一拱手說道。

老媽給了我一個鼓勵的眼神,蘇小魅給我做了一個必勝的手勢,沈夢瑤則是直接跟我傳音說道,叫我一定要回來,我還差她一個承諾呢。

好吧,這個事情她還記着呢,女人的記憶力果然是好,我之前似乎確實是答應了她,要給她做一天的男朋友的,本來想這件事情是不是可以就這麼昏過去,但是現在看來,可能性好像並不大啊!

還有一件令人奇怪的事情,就是老媽和二姨,她們兩個坐在一起,聊的很開心,我瞬間就覺得有些操蛋了,難道說,二姨知道老媽的修爲以後,不是應該很驚訝麼?

好了,這些都不是重點,最後看了一眼我身邊這些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我這就跳下了場去。

“離鬼王,我本來還想讓你再多活一段時間的,但是你若是現在就想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找死?我看是你找死吧?”

離鬼王看着我,有些情況的說道。

“我承認,之前你是弄的我有些狼狽,但是自從本座成爲多寶道場的記名弟子的那一刻起,就註定了,你會輸!”

看着離鬼王,突然這樣一個想法在我的腦子裏面冒了出來。

多寶道人選離鬼王當記名弟子,我想多半還有我的原因,因爲是我先得到了親傳弟子的傳承,然後沒多久,多寶道人就選中了離鬼王當記名弟子的。

根據記名弟子和親傳弟子之間,必須相爭的法則,給我找一個本來就是對手的人,那不是正好麼?

越想越是覺得這樣可能,畢竟當天比離鬼王優秀的人,真的是多了去了。

可憐的離鬼王,他一點也不知道吧,他能夠當上這個記名弟子,其實都是託了我的福。

“不就是多寶道場的記名弟子麼?離鬼王,我告訴你,我的手下敗將,一輩子都不可能超過我!”

我們雙方的氣勢,都開始累積,誰也不餓弱於誰!

就在這一刻,離鬼王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就你?一個鬼將巔峯?你知道我是什麼修爲麼?我現在是鬼王巔峯?捏死你,就跟捏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

他又輕蔑的看了看我。

“我不知道,你身上的詛咒是怎麼解決掉的,你又是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修煉回來的,不過你今天到此爲止了。”

離鬼王這句話一說出來,他身後的親友團就是一陣的歡呼,他那邊的氣勢,就是一陣的高漲。

可不能讓他佔了上風。

下一刻,藥鬼尊的封印解開,我的修爲開始急速的攀升。

“離鬼王,你說起這件事,我還得謝謝你呢,要不是你的煙消雲散,我現在可不會有這麼快突破到鬼王啊!”

隨着我的氣勢開始攀升,我們這邊的親友團,也開始散發出氣勢來給我助陣,瞬間我們這邊的差距就補了回來。

我們又回到了勢均力敵的狀態。

“這場比賽,本座來當裁判,你們沒有異議吧?”

突然,就在旁邊的裁判席上,一個身影,由淡到明,顯現出來,是地藏王。

“沒有!”

“我也相信地藏王的公正!”

“好吧,那,準備開始了!”

氣勢在決鬥裏面,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很慶幸,到現在在氣勢上,是沒輸給離鬼王的,想要幹掉他很簡單,一個飛刀就夠了,但是我需要的是一場完美的勝利,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整個虛空之中就是一道驚雷,一個玄之又玄的聲音,傳遞到了我們這邊的整個角落。

“天才林星,於上月二十八日,闖過鬼尊塔第二十層,創立了從古至今,闖鬼尊塔速度最快,年級最下之人,尊上欽賜,掃塔俠的稱號,鬼尊塔於九月十七日宣!”

我沒有想到,鬼尊塔居然也會在這個時候助我一臂之力,我之前只是請塔靈暫緩宣佈,沒想到他居然在這個關鍵時刻說了出來。

“掃塔俠?就是他?”

“超越地藏王的第一天才?”

“你們知道麼?他從第一層到第十八層,只用了不到三個小時的時間,據說那時候還只是個鬼將!”

“我特麼都二階鬼王了,也闖不到鬼尊塔十八層啊!”

……

我沒有想到,我的掃塔俠的名頭,居然在這邊都這麼火,不過再想想也就是忽然了,畢竟鬼尊塔前面的石頭,是互相通的啊!

大家都開始了議論紛紛,而我這邊的氣勢,則是開始了爆棚。

離鬼王的臉都綠了。

“不管你是誰,你今天死定了!”

他終於還是忍不住先出手了,而且這一出手,就是石破天驚!

他手上之前拿着的那把劍,散發出一陣耀眼的光芒。

我擦,這是好東西啊,鬼氣使用都能發光!

離鬼王一劍朝着我劈過來,這攻擊居然比尋常的巔峯鬼王要高出三倍以上。

果然是好東西啊!對離鬼王,我連裝逼的興趣都沒有,唯一的想法就是,快點幹掉這個傢伙。

“神鬼第一變!”

“神鬼

第二變!”

我的氣勢開始攀升。

我朝着離鬼王的劍光衝過去,說實話,我一路上雖然運氣不錯,但正兒八經的鬼器什麼的,我還真的沒怎麼擁有過。

腳下鬼步迷蹤的功法開始閃動,直接躲開了離鬼王的哪一劍。

我擅長的是近身戰鬥。

要玩,咱們就玩狠的,我直接調動了身體裏面三分之一的鬼氣。

“冥鬼絞殺!”

我的拳頭上,五隻小鬼朝着離鬼王打了過去,而他身邊的虛空中,又有五隻小鬼,鎖定了他的位置,讓他動彈不得!

“鬼劍濤濤!”

離鬼王倒是不慌不忙,揮劍回守。

真不愧是濤濤二字,他的守勢源源不絕。

多寶道人的祕籍裏面,我沒有見過這個功法,顯然這並不是核心功法,但這招的效果,居然絲毫不差,和我的冥鬼絞殺,打了個平分秋色。

我們各自後退了一步,我又要朝着離鬼王衝過去,可就在這個時候,離鬼王卻是爆退了好幾步。

“林星,你果真是有兩下子,這纔多久的時間,居然就能和我過招了,但是這一切都沒用,你今天必須死在這裏,這麼多年了,我還是第一次動用這個底牌,你也就死個甘心吧!”

說着,離鬼王居然突出了一滴精血,緊接着一個黑色的小球,被他吐到了精血上。

這是什麼情況?我本能的感覺到一絲不妙,但是已經晚了,就在下一刻,一個龐然大物,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紮紮實實的鬼王巔峯的修爲,從它的身上散發出來。

“你們都忘記了吧,其實我主修的祕法是,《三尸蟲》,其實我修煉的,就是最強屍蟲,以前一直都沒有放出來,是因爲他太強了,我一直沒資源給他修煉的,但現在,不一樣了!”

看到這一幕,我的臉色也變了變。

《三尸蟲》號稱是跟《鬼神經》齊名的祕法,這原因就是因爲他它裏面有一個最牛逼的東西,本命屍蟲,這屍蟲的攻擊力和防禦力,都是極爲恐怖的,幾乎比本身高出一個階段,最噁心的是,你要是打不死這個屍衝,絕對傷不到釋術者的本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