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魔鬼玩家你也不要以爲這樣就能讓我束手無策。”誰料下一秒藍海辰突然轉變語氣,冰冷的擡頭看向衆人,“我已經知道你是男性,即使你選擇自焚,這個特徵依然瞞不過我!”

魔鬼玩家聽後直接傻了,其他人也目瞪口呆的看着藍海辰。就這樣還被查出了性別,這樣的對手實在太過可怕。

殺手隊長更是擔憂,惹上這麼個傢伙,要自己以後如何行動?

“以上就是我的發言,結論就是沈書權是殺手,還有魔鬼玩家是男性,相信這對大家接下來的判斷會很有幫助。”藍海辰說完坐下,翹起腿不再說話。

有了前面的錄音作證,藍海辰是殺手的可能性已經被基本排除。因此他的話有極高的可信性。

大家誰也沒有想到,這個來到這裏不過一週的傢伙,居然會可怕到這種程度。

“而且他可能只是個平民,要是有身份的話……”衆人都在想。

“想不到,真的想不到,這位玩家居然能有這麼精彩的發言。”這時法官開口說,“我想這樣一來,大家也都有了一個大致思路。那麼發言繼續吧,讓我們看看其他人說些什麼。”

於是發言繼續,下一個是土豆。與藍海辰預料的差不多,由於自己的發言,接下來其他人基本沒有太多可說的,話題一直圍繞着藍海辰的推斷。

而與此同時,警察隊長則偷偷看着藍海辰,心中開始思索接下來的事。

“等下看看投票的結果,如果沈書權真的是殺手,那這個藍海辰就基本可以信任。

如果真到了那一步,那我就要想辦法跟他合作。如果我們能聯繫上,那我將會多一個厲害的幫手!”警察隊長心想。 想到幫手這個詞,警察隊長嘴角不由得微微翹起。在這一輪遊戲中,自己最重要的就是尋找同伴,這一點與之前的遊戲都有不同。

原因很簡單,首先就是這一輪遊戲的玩家整體實力較高。在這種情況下,玩家們會比以往更加主動,就算是平明也是如此。

藍海辰就是個很好的例子,通常情況下,平民玩家是不會像藍海辰那麼積極的。尋找殺手的任務更多要依靠警察等有身份的玩家,平民更多負責依照線索進行投票,屬於附屬地位。

但這次不一樣,才第一晚就出現平民揪出殺手的情況。因此警察隊長相信,在後面的遊戲中,這種情況肯定還會出現。

當然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這個原因警察隊長只是在腦中一閃而過,並沒有過多去想。但就算如此,警察隊長還是開心的笑了笑,只因這實在是讓人開心。

綜上所述,警察隊長肯定要聯合更多玩家,將玩家們聯合在一起。

“既然如此的話,首先就是這個藍海辰……”警察隊長看着藍海辰心想。

同時另一邊,殺手隊長也在暗自盤算,盤算着警察隊長與藍海辰的想法。

“現在萬幸的是,藍海辰和那幫警察還沒有徹底聯合在一起。他們之間應該還沒有聯絡上,就跟我們和魔鬼玩家一樣。在這種情況下,我應該儘量避免他們的聯絡,從中作梗……”

殺手隊長的思路也十分清晰,從某種程度上說,此時藍海辰在衆人心中的位置,甚至一定程度上抵過了魔鬼玩家。

發言還在繼續,玩家們發表着自己的看法,不過就如前面所說,內容大致逃不出藍海辰發言的範圍。

“我們今晚先將沈書權投死,這樣就可以先除掉一名殺手。”江雨煙最後說,她就在桔子的另一側,是最後發言的人。

“我知道在座的各位,肯定還有人多少懷疑我們的話。但沒關係,等大家看到沈書權的身份後,一切就都清楚了!”江雨煙說完坐下,並稍稍向神童所在的方向瞥了一眼。

神童憤怒的看着江雨煙,不過由於之前證據確鑿,他已經沒有辯駁的餘地。

“好好好,十分精彩的發言,沒想到各位居然能找出如此確鑿的證據。不過這個證據是不是真的呢?這還要大家去檢驗,畢竟這個遊戲裏充滿了不確定,不是嗎?”法官聽後開口說到。

衆人聽後都下意識直了直身子,他們知道,最關鍵的過程來臨了!

“下面開始投票,各位玩家,請舉起手指向你們要投票的人。得票超過半數者,將會被判出局退出遊戲!”法官又說到。

於是接下來,玩家們紛紛舉起手,不出意外,大家指的都是神童。顯然,他們都比較傾向藍海辰的話。

“哼,沒想到這一輪第一晚就死掉了,真是倒黴!”神童撇撇嘴氣憤的說,上一輪遊戲他可是一直存活到最後的。

“好現在我宣佈,玩家沈書權被投票出局,現在實施懲罰!”

法官說完身上突然開始變化,原本雕刻在身上的眼睛突然詭異的移動起來,並最終盯上神童!

繞是神童膽大包天,在看到這種場面後依然忍不住顫抖起來。下一刻,一股詭異的力量纏繞在神童身上,讓他動彈不得。

“不是吧,還是這樣子嗎……”神童苦笑一聲,下一刻他突然發現,自己居然連聲音都無法發出,張着嘴居然發不出任何聲音。

周圍人緊張的看着神童,這一次,又要是什麼死法?

下一秒,只見神童的身體猛然間抖動起來,整個人就好像抽風一般,不停的劇烈顫抖。

“他的手!”這時汽水突然指着神童的手大叫,衆人這才發覺,神童的手不知何時居然開始石化,變得像雕像一樣。

這種現象開始沿着手臂一點點向全身蔓延,所過之處由動至靜,看上去詭異至極。神童的表情開始扭曲,汗珠不斷從額頭上滑落,顯然極爲痛苦。

很快,這種現象蔓延到脖子,神童的臉色開始開始變紅,似乎已經無法呼吸。

“如果神童是從裏到外都石化的話,那應該早已經無法呼吸。不過看他現在的樣子,似乎並非如此,應該只是外面被石化而已……”藍海辰心想。

但正是這樣才最可怕,這就是要在神童還能思考的時候,將其活活憋死!

終於,這種石化蔓延到神童全身,神童整個人變爲一座雕像,坐在衆人面前。

“切,還不如埋到地下乾脆呢。”小紅帽緊緊皺着眉頭說。埋到地下好歹看不見,這樣橫在面前還得一直看着。

“哈哈,沒問題,不會讓你們看着心煩的。”法官又開口說。

接下來變成石像的神童突然開始龜裂,然後“碰”地一聲炸開,化爲石塊粉碎在當場。

老婆麻煩靠近點 衆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這一切,尤其是小紅帽,更是捂着嘴嚇得半死。

“不、不會吧,我只是說說而已……”

“這是憋死再將內部石化嗎?”藍海辰也心想。

“大家放心,沈書權不會真的死。如果殺手一方能夠勝利,他還是能恢復過來的。”法官又說,“那麼接下來,讓我們看看沈書權的真正身份吧!”

法官說完,神童面前的抽屜突然自己打開,一張紙牌從裏面飛出,展示在衆人面前。

殺手牌,神童確實是殺手。

“呼,好在沒有信錯人。”

玩家們都鬆了口氣,看來藍海辰說的果然是對的。

“哈哈哈,看來這一晚是平民一方的勝利,成功找出一名殺手。殺手一方的各位可要努力了,開局不利喲。”法官調笑道,“好,那麼現在我宣佈,第一晚到此……”

法官正要宣佈投票結束,沒想到一陣震動聲突然響起,打斷了法官的話。

衆人順着聲音看去,發現聲音竟是從早已死去的桔子身上發出的!不用想,那肯定是手機震動的聲音。

“這、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劉立森的手機會突然響起?”旁邊的微波爐驚詫萬分的看着桔子的屍體說,其餘人的眼神也同樣詫異。 震動聲依然在繼續,迴盪在整個房間中,讓整個房間顯得寂靜無比。所有人都不說話,都呆呆的看着桔子的屍體,不知該如何反應。

“哈哈哈,看來有人還不想讓發言結束呢,還像給大家看些東西。好,那我們就繼續,看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法官突然開口笑道,宣佈投票繼續。

周圍的玩家們一聽也頓時明白,桔子的手機肯定不可能無緣無故的響起。最好的解釋就是在座的人中,有誰偷偷撥通了桔子的電話!

“誰?是誰在打電話?!”哥特站起身來看向周圍,其他人也看向自己身邊。

但所有人的手都放在明處,很顯然,電話是趁着剛纔懲罰神童時準備的,現在已經無法分辨。

“到底是想幹什麼!爲什麼要打電話!”病嬌也憤怒的看着周圍說,“有種打電話就站出來,別躲在暗處鬼鬼祟祟!”

“不,有方法將那個傢伙找出來!”老王也開口說,“把電話接起來,然後再搜搜身就知道是誰了!”

現在所有人都被監視着,所以不可能再動手機,如果這時候保持通話並進行搜身,肯定能夠找出打電話的人。

“對,就這麼辦!將那個傢伙抓出來!”雙份也附和說。

現在在座的每個人看似正常,但心中早已非常緊張。這種時候突然接到這個莫名其妙的電話,一下子便將平衡打破,讓衆人走向失控,猶如驚弓之鳥。

“等等,千萬不要搜身,我明白打電話的人的意圖啦!”這時江雨煙突然站起身來說。

“意圖,什麼意圖?!”雙份看着江雨煙問。

“對方這麼做肯定有意圖,大家聽我說,我已經知道對方想幹嘛了!”江雨煙一點點解釋道,“號碼,關鍵是打過來的這個號碼!

大家仔細想想,昨晚如果警察聯繫過劉立森的話,那劉立森的手機上肯定已經有記錄。

如果是同一個號碼再次打過來,那很可能就會顯示上一次的通話,證明這個號碼確實曾經打進來過!”

衆人一聽頓時明白,紛紛點頭。

“原來如此,如果是這樣的話,打這個電話的人很可能就是警察。對方想通過這個方式,告訴我們警察的電話號碼!”雞冠花一拍手說。

“這樣我們就可以分辨出這是警察在聯絡我們,尤其是……”領結說着看向藍海辰。

不錯,這很有可能是警察在向藍海辰示意,告訴藍海辰這就是自己的號碼。以後一旦接到這個號碼,就是警察打過來的!

“但也有可能是殺手不是嗎?畢竟劉立森的電話是公開的,誰都可以打。”大炮也說。

“無論如何先看看再說吧,看看就都知道了。”微波爐說着走到桔子屍體旁,拉開桔子的衣兜將手機取出。

“果然,這個號碼曾經聯絡過劉立森!”微波爐驚喜的說,並將號碼報出。

衆人全都將這個號碼記下,這很可能就是警察的號。

“等等,不對啊,這個時間好奇怪。”微波爐又說,“五點二十三分,上一次電話居然是五點二十三分?”

“如果是警察的號碼的話,不應該是三點左右嗎?”眯眯眼也奇怪的說。

“不,這個時間本身應該沒有問題。”藍海辰開口說,“還記得我之前說過的嗎,殺手們突然發現自己被埋伏,很有可能就是警察在那時突然打電話給劉立森。

現在想一想,五點二十三分這個時間應該正好是警察打電話的時候,所以是合理的。”

衆人聽後沉默,既然藍海辰都這麼說了,那時間上就應該沒有問題。

“但即便是如此,這也有可能是殺手打過來的。”汽水又說,“畢竟按你說的,當時手機就在殺手手裏,他們肯定知道電話的事。

如果殺手反應夠快的話,完全可以提前想到這個計劃,先給劉立森打個電話,現在再打一個,爲的就是誤導我們。

由於我們並不知道警察打電話的具體時間,所以根本無法分辨這到底是不是警察的號碼。如此一來這個騙局就成了,操作上絕對沒有問題。”

衆人聽後又沉默起來,汽水說的沒有錯,他們確實不能單靠一個通話記錄,就判斷這是警察的號碼。

“但無論如何,我們已經獲得了一條確切的線索。這個號碼不是警察的,就是殺手的!”最後河馬開口表示。

但關鍵是,如何才能區分是警察還是殺手呢?

“好,看來這下是徹底結束了。接下來的問題就留給各位去思考吧,現在是休息時間了。”法官終於又開口。

“休息時間嗎?有了這通電話,誰還能休息的好……”衆人心想。

“現在我宣佈投票結束,各位,我們明天再見!”

法官說完後,藍海辰等人再次被傳送回住處。剛一完畢,外面就傳來某人的大叫聲。

“該死的又是在廁所,有完沒完啊!”

藍海辰聽後一笑,是土豆,那個把傳送定位用的椅子,固定在廁所裏的傢伙。

“現在不是笑的時候,還是趕緊去雨煙那裏商量一下吧。”藍海辰說着離開房間,敲了敲江雨煙的門,江雨煙立刻將門打開讓藍海辰進去。

“越來越有意思了,居然有電話主動打過來。”江雨煙關上房門對藍海辰說。

“是啊,那些人腦子也真靈活,居然這種方法都想的出來。”藍海辰點點頭說。

“那我們怎麼辦,那個號碼真的很難判斷。”江雨煙皺眉問。

“不用判斷。”誰料藍海辰居然笑着搖起頭。

“不用判斷?”江雨煙奇道。

“是啊,既然對方主動把號碼給我們,那八成也會主動聯繫我們。至於身份的問題,那是他們的事,他們自己想辦法證明。

現在最主要的問題還是魔鬼,要是不把那個傢伙除掉,我們就會始終處於被動,今晚的優勢並不能保證每次都能重複。”藍海辰點頭說。

“我一直有個疑問,魔鬼玩家真的需要與殺手聯繫上嗎?如果他像今天這樣一直公開驗人結果,殺手照樣可以瞭解想了解的。”江雨煙聽後問。 藍海辰聽後一皺眉頭,隨後思索片刻再次開口。

醉夜沉歡:一吻纏情 “你的意思是說,魔鬼玩家乾脆不聯繫殺手,直接每晚公佈驗人結果,並一直隱藏下去?”藍海辰開口問。

“是啊,這樣的話,起到的效果是一樣的吧?其實仔細想想,根本用不着聯絡殺手的。”江雨煙點點頭表示。

江雨煙的思路很簡單,魔鬼玩家只要達到目的就可以,而這個目的就是讓殺手知道驗人結果。

“因此通過向所有人公佈驗人結果的方法,其實也能達到一樣的效果不是嗎?這樣就就夠了。”江雨煙再次解釋。

哪想藍海辰聽後搖搖頭,直接否認了江雨煙的話。

“不,我想不到萬不得已,魔鬼玩家是不會用這種方法的。”藍海辰表示。

“爲什麼,難道是有什麼壞處?”江雨煙不解的問。既然藍海辰都這麼說了,那肯定是有什麼問題。

“當然有,你仔細想想,魔鬼玩家向所有人公開驗人結果,雖然可以讓殺手瞭解警察得到的信息,但也帶來一個無法挽回的結果。

那就是將殺手的隱藏範圍大面積縮小,一旦所有人都知道警察的驗人結果,就會相當程度上排除可能是殺手的人。

再加上游戲在進行時,一定會在驗人之外確定一些玩家的身份。再加上投票時死亡的人,如此一來越到後面,殺手的情況就會越加不妙。

真到那時候,恐怕殺手再想隱藏自己,難度會大大提升。尤其是在這輪玩家都經驗豐富的前提下,會更被動!”藍海辰仔細解釋說。

江雨煙聽後思索片刻,隨後不得不點頭。

“你說的也對,確實,這一點一開始可能顯現不出來。但隨着遊戲的進行,很可能會把殺手的退路全部封死!”江雨煙說。

從昨晚魔鬼玩家的表現來看,那個傢伙絕對很精明。藍海辰考慮到的這些,魔鬼玩家很可能也會意識到。

因此綜上所述,魔鬼玩家再公開驗人結果的可能性很小,至少不會再像第一晚那麼冒險。

“這麼說的話,魔鬼玩家還是得想辦法聯繫殺手。這樣的話,我們還是要將魔鬼除掉!”江雨煙嘆了口氣說。

“是的,所以我們現在主要思考的,就是怎麼找出魔鬼玩家。好在我們已經確認了他的性別,相信只要再有一次接觸,找出他的機率會很大!”藍海辰也說。

接下來兩人繼續商議,想辦法揪出魔鬼玩家的身份。時間一點點過去,當手機上的時間走到中午12點時,藍海辰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藍海辰和江雨煙見狀一愣,隨後表情都變得嚴肅起來。這個時候打來電話的,恐怕就是那個號碼的主人。

於是藍海辰掏出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果然是那個號碼。

“就是那傢伙。”藍海辰笑着說。

“你說的果然沒錯,看來那傢伙終於忍不住,來主動找我們了。”江雨煙也點頭說。

“這下我倒要看看,那個人想說些什麼。”藍海辰說着按下接聽鍵,“喂,我是藍海辰。”

“藍海辰,我是警察。”對方開口說,聲音經過了僞裝,分辨不出具體是誰。

“警察嗎?你是想讓我跟你合作?”藍海辰笑了笑又問到。

“不錯,你的實力我已經見識過了,所以如果我們聯合起來,一定可以勝利!”對方說到。

“那你應該也明白,我根本無法完全相信你。既然你想跟我聯合,那就要先證明自己的身份。”藍海辰又說。

“當然,這一點我很清楚。”對方回答。

“那你一定也想好了方式,向我證明你的身份,不是嗎?”藍海辰聽後接着說。

既然對方敢來找自己,想必一定有方法,讓藍海辰相信他們的身份。如果不是,找藍海辰就變得毫無意義。

“當然,你放心,我會讓你相信我是警察的。這樣,1點鐘的時候,你假裝去遊戲區域探查。

我會給你一個地址,我們在那裏見面。到時候我自然會讓你相信我的身份,怎麼樣?”對方開口說。

“去遊戲區域嗎?” 冷魅總裁,難拒絕 藍海辰聽後在心中仔細捉摸,這個建議聽起來似乎也不壞,對他應該沒有什麼威脅。

“好,到時候我會過去。”於是藍海辰點點頭,同意了對方的建議。

“好,那我等着你過去,提前祝我們合作愉快!”

對方說完便掛斷了電話,藍海辰同樣收起手機,皺着眉頭想了想。

“去遊戲區域嗎?對方要怎麼在那裏向我證明呢?”藍海辰說到。

“到時候我跟你一起去,無論如何一定要確保安全。”江雨煙也說,剛纔的對話她聽得很清楚。

“不,正因爲要確保安全,你纔不能跟我一起去。”藍海辰搖搖頭說,“萬一有人埋伏在那裏想對我們不利,你還可以在遠處照應我。如果我們都去了,反而什麼也做不了。”

“那你的意思是,讓我待在周圍?”江雨煙又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