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子看向了不遠處的王越,有點不確定的說道。

要知道傳說中那個大人物竟然讓自己去幫王越,但是王越現在穿着十分隨意,他也有點不確定這個人是不是王越。

“是萬兆國派你來的吧。”

王越看着眼前的中年人,想了想問道。

“王先生,我是這家會所的負責人,我叫田海。如果您有什麼問題,就儘管找我,我一定會幫你完成的。”

田海看着眼前的王越,有點害怕的說道。

要知道看起來眼前的這人穿着普通,但是竟然認識京都的那位神祕人物。

看來眼前這個人只是扮豬吃老虎而已,那麼他的身份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所以現在田海有點害怕,一定要好好的聽王越的話,不然的話,接下來自己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馮氏家族的人是商業聯盟的人嗎?”

王越想了想,看着眼前的田海問道。

“他們只是商業聯盟的會員而已,並不是裏面的領頭人。”

“原來是這樣,讓馮氏家族的掌權的人來找我,我要找他聊聊天。”

王越笑了笑,隨後直接對着眼前的田海,說道。

他倒是想看看這馮氏家族到底會怎麼站隊,現在他對於這馮氏家族並沒有什麼想法。

畢竟這一次想要找自己麻煩的是何斌,還有何氏家族的人。

他一定要讓何氏家族的人衆叛親離,沒有人再敢幫他們。

更何況,王越能夠輕而易舉地扳倒他們。

還想要制裁自己還有身邊的人,簡直是在找死!

“王先生,沒問題,我現在就去找他們,您現在去包間裏面等着吧。”

說完,田海帶着王越去了私人包間裏面。

王越剛坐下不久,就看到馮氏家族的掌舵人馮傑走了進來。

“這就是王先生,京都那位神祕人物親自關照過的人,是他特意來找你的。”

田海想了想對着旁邊的,馮傑說道。


馮傑聽到對方的話後,擡起頭看向了王越,他可是認識王越的。

要知道王越如今的名聲十分的響亮,自己身家已經上百億了。

儘管如此,其實還沒有讓馮傑佩服。

但是他萬萬沒想到萬氏會所的那個神祕人物竟,然和王越的關係如此的好。

要知道京都那個神祕人物可是十分的厲害的,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而馮氏家族只是個小小的家族而已,如果他們要是想對付自己的話,那麼自己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不知道王先生找我有什麼事情。”

馮傑看着王越小心翼翼的問道。

雖然他現在已經四五歲十歲的人,但是在王越面前還是不敢大聲說話,有點戰戰兢兢的意思。


畢竟王越的身份確實不一般,他現在總算是明白王越爲什麼身家能夠上百億了。

短短半年來,能夠有如此成就,看來背後有神祕人物撐腰。

“其實很簡單,我要你這一次反對何氏家族的提案。”

王越的話說完,讓那邊的馮傑臉色一變。

他現在總算是知道爲什麼王越來找自己了,看來他是因爲何氏家族的事情。

他早就知道王越和何氏家族兩家不和了,很明顯,現在王越是讓自己去站隊。

“王先生,這恐怕有點不好吧,我們馮氏家族和何氏家族已經結成了聯盟。如果現在要是臨時倒戈的話,恐怕何氏家族的人,會徹底的和我們結仇的。”

馮傑聽到王越的話後,心裏面有有點害怕。

沒想到王越竟然會讓自己這麼做,看來他是要讓自已徹底和何氏家族不死不休啊。

如果要是這樣的話,那麼,到時候何氏家族反應過來,一定會對他們瘋狂的報復的! 雖然馮氏家族的實力也不弱,但是如果要是何氏家族的人權利報復他們的話,那麼他們也會兩敗俱傷的。

這是他不願意看到的結果。

王越聽到後,沒想到這馮氏家族的人不願意幫自己。

所以他冷冷地對着馮氏家族的人說道。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你放心吧,如果這件事情結束後,何氏家族的人敢報復你們,我會讓慧能公司鼎力相助你的。而且這件事情如果成功的話,何氏家族的家產我會給你1/3。”

聽到王越的話後,那邊的馮傑臉色一變,沒想到王越竟然會這麼說。

如果王越要是真的答應自己,能夠把何氏家族的財產給自己1/3的話,那麼他們馮氏家族將會平步青雲,在濱海市勢力越來越大。

雖然這件事情會遭來何氏家族的報復,但是王越已經答應自己了,會有慧能公司的人鼎力相助。

而且他能夠知道眼前這個王越可不是一般人,他竟然認識背後那個神祕人物。

所以王越這麼說,他心動了。

他能夠知道,自己只要選擇站隊的話,那麼只賺不賠。

“王先生,請您讓我好好想一想。”

馮傑也是個老狐狸,聽到王越的話後,他也想要好好想想。

只不過王越聽到後,臉色變得冰冷了起來,直接說道。

“我最後給你三秒鐘,如果你要是不告訴我結果的話,那麼我將會把你列爲我的瘋狂報復的對象之一。”

王越冷冰冰的看向了馮傑說道。

聽到這裏,馮傑臉色一變。

他能夠知道現在自己也沒有選擇的權利了,比起得罪何氏家,族眼前的這個叫王越的傢伙顯然更可怕。

隨後他急忙答應的說道。

“王先生,我答應你了,等會兒我會鼎力相助,站在你身後的。”

“好,做的不錯。”

王越聽到後笑了笑,說道。

他能夠知道接下來何氏家族應該囂張不起來了,他竟然想要制裁自己和身邊的人,這件事情自己絕對不會讓他們得逞的。

等馮傑離開後,王越直接打給了慧能集團高層的李豪傑,然後把事情告訴了他。

李豪傑立馬下去安排了,這一次慧能公司絕對會鼎力相助王越的。

“接下來我倒要看看你們會怎麼辦?”

王越冷笑了一聲,隨後簡單的整理了一下,直接來到了會客大廳。

此刻會客大廳,很多商業聯盟的人已經聚齊了。

很多人開始要結成商業聯盟直接制裁範氏家族,還有董盼盼的家族,甚至他們準備對王越集團進行經濟打壓。

“王先生,這是去哪裏了,怎麼還不出現?”

董盼盼的父親有點着急了起來。

他能夠知道,如果王越再不出現的話,這些人聯合起來將會對他們發起制裁。

到時候他們可就死定了,要知道這商業聯盟可是一羣十分實力強悍的存在。

如果他們達成共識的話,那麼接下來他們在濱海市可就沒有活路了。

“彆着急,或許王越去找人幫忙了。”

範正賢想了想,一臉平靜的說道。

他對於王越還是很相信的,要知道王越的實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到的。

他很佩服這個年輕人,從此至終他能夠感覺到王越並沒有任何的緊張。

既然這樣,那麼王越或許是有底牌。

再說了,就算是商業聯盟的人對他們進行經濟制裁,頂多讓他們損失一些錢而已,絕對不會造成致命的打擊的。

“這個叫王越的小子只是有點臭錢而已,你覺得他認識並還是什麼大人物,這件事情他肯定沒有任何的辦法,這一次死定了。”

範朵朵的姥姥現在有點着急了起來,他萬萬沒想到,王越竟然得罪了何氏家族的人。

要知道何氏家族可是這一次海城盛宴的領頭人之一。

如果要是得罪他們的話,那麼他一聲令下,其他商業聯盟的人將會對他們發起制裁,到時候恐怕他們家族會大受打擊。

而旁邊範朵朵的親戚們也有點着急了,紛紛開始對着周圍的人開始想要求情。

但是卻沒有任何的效果,沒有人現在敢幫他們了。

“這個混賬東西,簡直是在找死啊,你說他沒事去招惹何氏家族做什麼,現在我們都要連着和他一起倒黴了。”

“他也太天真了吧,不就是有點錢而已嘛,比起真正的商業聯盟,他根本不是對手。這些人聯合起來直接就會對他造成致命的打擊,我們也會跟着完蛋的。”

範朵朵的的母親現在有點着急,隨後他有點憤怒地看着範朵朵說道。

“朵朵,你以後離王越那小子遠點,他不就是有點錢而已嘛,我們家也不缺錢啊。所以你趕緊和他分手,不然的話,這個惹禍精還不知道會惹上什麼人呢,到時候我們也要跟着被他連累。”

“媽,你在說什麼呢?”

範朵朵聽到自己母親的話後,有點着急了。


他原本以爲王越變得越來越優秀後,自己的母親就會接受王越。

但是自己的母親好像對王越一直都有誤會。

所以即使這樣,他竟然想讓自己和王越分手,這是他無法接受的事情。

“臭丫頭,你是不是傻,別管王越現在有多少錢,他得罪的可不是一個人,是濱海市商業聯盟的人。他就算是再有錢也會分分鐘破產的,你看現在他們我們家害成什麼樣了,難道還不夠嗎?”

範朵朵的母親聽到自己女兒竟然一副執迷不悟的樣子,這讓他有點生氣了起來。

隨後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