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在進到桐城市區后,秦思宇就收集到了一部分信息,所以他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那就是桐城自衛隊雖然有兩位三級進化者,但他們作為三級進化者晉陞的基礎,他們的二級後期進化者數量很少。

甚至是他們的二級進化者,數量也是少的可憐,而且放到整個桐城倖存者群體中,也是少得可憐。

長安城戰前擁有倖存者近二十萬,其中一半的人都是進化者或者強化者,而在這巨大的基數面前,所有的二級進化者以及二級後期進化者的數量,也才不過一千多人。

雖然戰後這一個數字終於登上了兩千,但同樣的異能者的群體也相應地擴大了,所以這就形成了一個金字塔式的結構,只有足夠的基數,才能誕生出更高的等級。

但這一個規律在桐城失效了,而與這個奇怪的情況相關聯的,則是桐城倖存者群體中,流傳的關於禁區的傳聞,以及一道空穴來風的謠言。

但此時看見明暉以及柳承寒的動作,秦思宇明白這則謠言還真不是空穴來風,明暉與柳承寒雖說是桐城倖存者的庇護者,倒不如說是桐城的惡魔。

犧牲其他人的生命,為自己獲得進一步的機會,而這樣的事,桐城人竟然趨之若篤。

而這一切不正常的原因,就藏在這巨樹的樹冠中!

樹根不斷地揮舞,尋找著一切的可趁之機,然後不斷在幾人身上製造著傷勢,在幾人的身邊,一時間也有點枝葉橫飛。

席偉拿著一柄形狀像是狗腿dao一樣的長刀,左右劈砍不斷向前,但就算他是力量型的進化者,但此時也感覺有點氣喘吁吁,張開的大嘴中濁氣不斷的噴出。

在他的身後,婁震汗流浹背,雖然還在不斷揮舞著長刀,但他的手腕,已經看見了明顯的紅痕。

兩人互相輪換著,承擔著開路的任務,在他們的身後,桐城自衛隊的一些隊員,緊緊的跟在他們身後。

在又一次砍斷攔在面前的幾道樹枝后,席偉的眼前豁然開朗,但突然他感覺到了一種致命的危險,冷汗一下就讓他本來就火熱的後背一片冰涼,脖子上的汗毛都立了起來。

來不及感受這股沁人心扉的涼意,席偉急忙向一邊倒去,而一直跟在他身後的婁震,也立刻向另一邊倒去。

一條漆黑的樹根突然自一邊竄了過來,然後自席偉以及婁震兩人倒下的中間,直接向著後面刺去,來不及避讓的自衛隊幾人,直接被串成了人體糖葫蘆。

『啊!』

慘叫聲響起,但樹根根本就沒有給他們多餘的反應機會,在串到幾人後,立刻向著天空揮去,然後不斷地左右搖晃。

『啊!』一個自衛隊員痛的撕心裂肺的大叫,身體不斷的在樹根上滑動,留下一抹紅色的痕迹。

還有兩人已經被這股疼痛擊潰了神經,然後幸福的暈死了過去,只是像一具屍體一樣,被樹根甩來甩去。

剩下的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一時間竟然忘記了該怎麼做,只有席偉以及婁震,強忍著難受從地上爬起來,瘋狂的攻擊面前的樹根。

陷入慌亂的眾人,也就沒有注意到在他們的頭頂處,那些還聳立的松柏,已經悄然發生了變化。

內圈中明暉以及柳承寒終於爬上巍峨的樹冠中,然後不顧周圍圍攏過來的細小樹枝,同時向著一個長在不遠處的松果抓去。

在樹冠裡面兩人輾轉騰挪,不斷的躲避著四周過來的攻擊,一點點的接近了那巴掌大小的松果。

松果的周圍,原先那些散開的松針突然爆射,就像是武俠小說中的暴雨梨花針一樣,但兩人的手上早就帶著護手,所以這些松針根本就沒有傷害到他們。

東西到手兩人飛快的離開,然後自由落體的向下墜去,只是到了最底下時,才在樹體上使勁的蹬幾下,減緩一下自己下墜的速度。

在落下的過程中,兩人已經捏碎了手上的松果,然後正打算像往常一樣吞下去時,異變突然發生。

松果捏開之後,本來呈深褐色的松子,在他們還像以前一樣送入嘴中之前突然爆炸,直接炸得他們滿頭滿臉的鮮血。

而且兩人拿著松子的手掌,也已經徹底的消失,只留下血流不止,顯得極為突兀的斷臂。

明暉以及柳承寒也沒有料到會這樣,因為這樣的流程,之前他們已經做過好幾次了,從來沒有出現過突發情況。

『啊!』劇痛襲來兩人直接慘叫出聲。

『隊長小心!』樹林邊緣,剛剛衝進來的胡政大聲喊道。

『哥,快離開那裡!』明朝也目眥欲裂的喊道,而且腳下也向那邊衝去。

在兩人的頭頂上,隨著松子爆炸,巨樹就像是活了過來一樣,不僅頂部的樹冠搖晃的幅度更大了。而且隨著搖晃,一支粗壯的分枝突然向下甩動,然後無數的松針,就像是利劍一樣向下射來。

幾十米的距離,也就幾秒鐘的時間,那些被射下來的松針就到了二人的頭頂,聽著耳邊傳來的咻咻聲,二人急忙向外搶去。

隨著松針落下來的,還有十多枚松果,而這些松果在半空時就傳處強烈的能量波動,等落到距離地面四五米高時,能量波動已經成了狂暴的姿態,然後再次轟然炸響。

就像是破片手榴彈在空中爆炸解體一樣,無數的殘骸高速向著四面濺射,在聲聲慘叫中,剛剛穿過樹林過來的眾人,紛紛中招。

一時間倖存者的喧嘩聲不斷,有人被破片射在了臉上,然後血流滿臉倒了下去,還有人身上則是出現一個血窟窿,鮮血不斷的噴湧出來。

至於從大樹下向外跑的明暉以及柳承寒,本來二人是直接就在爆炸的中心位置,但隨著一道殘影閃過,兩人的身體就消失了,再出現時已經是在樹林的邊緣,只不過兩人中間的那名進化者,卻已經被打成了篩子。

『陸彬,你怎麼樣?』明暉第一時間扶住了身邊將要倒下去的身體,然後著急的問道。

『哥,你怎麼樣?』明朝快速衝到了三人的身邊,然後就發現這三人的背部已經成了一片爛肉,血刺呼啦的。

而且尤其是陸彬的背部,幾乎全是血洞,就這一會地上已經形成了一片血泊,他失血的速度太快了。

『隊長,我不行了,別浪費了!』躺在明暉懷裡的陸彬張嘴吐出幾口血,然後艱難的自口袋中取出一個被包裹嚴實的紙包。

明暉一眼就認出來那是什麼東西,卻只感覺一抹更加沉重的悲傷,奪過那紙包就打算餵給他,卻被陸彬虛弱的伸手擋住了。

『太浪費了,我的情況我清楚,這東西已經沒用了!所以隊長我求你件事,將這東西帶給我兒子好嗎!』陸彬的眼中,滿是希冀的懇求。

『沒問題,我答應你!』

明輝的眼睛已經紅了,但還是重重的點了下頭,然後看著陸彬在他懷中閉上了眼睛。

此時的場中隨著第一波松果爆炸開始,那些剛才還藏在樹榦中的松果,開始隨著枝條舞動,接二連三的被甩下來,一起下來的,還有像雨幕一樣的松針。

幾十米高的巨樹,它到底有多少松針沒人數的清,但這一刻隨著它的聲音發出,所有的進化者僵在了原地,承接著一撥又一撥刺針的洗禮。

同時那些樹根,就像是一個個伺機暴起的刺客,開始在雨幕中不斷的突然出現又消失,而它每一次消失,都會帶走一聲慘叫。

松針雨持續了十多分鐘,但因為有秦思宇的精神傳音能力,他這邊的人損傷度不是很大,只不過這場雨消耗掉了本來含在嘴裡的丹藥。

至於自衛隊那邊,此時的場中除了明暉兄弟以及重傷的柳承寒之外,再沒有其他站著的人了。

而柳承寒身上,除了爛糟糟的後背之外,他的一隻胳膊已經被齊肩扯去,整個人也是無力的靠在一株樹體上,沒有半點聲息。

『承寒?』明暉強忍著絕望,試探性的喊道。

『別喊了,他已經死了!』一邊的柏樹咳了一口血回道。

『為什麼,為什麼!』明朝突然爆發了,發瘋一樣向著搭話的柏樹衝去,一副拚命的樣子。

『明朝站住!』明暉暴喝,趕緊上前拉住了弟弟。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沒有死人,死的人全是我們這邊的!』明朝還是掙扎著,一跳一跳的向著柏樹怒吼。

『你那隻眼睛看到我們沒有犧牲,還是說你的眼睛,只能看到你們自己的犧牲!』柏樹臉色沉了下來,站起身看著明朝。

『你!我要殺光你們,我要讓人殺光你們,嗚嗚嗚!』

明朝氣急敗壞,但再想說什麼卻被哥哥明暉捂住了嘴巴,只能用瞪圓的眼睛來表示自己的憤怒。

『明隊長,你弟弟的衝動我可以理解,畢竟這一次對你們來說,確實是損失太大了。但你作為三級進化者,我相信你看待問題的角度一定不一樣,而且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事,我相信你一定也可以理解,不要做什麼讓自己後悔的事!』

『我明白!』明輝苦澀的點了點頭,然後拖著弟弟向著場邊走去。 第五百六十一章圓滿成功

明輝的背影顯得十分落寞,幾乎是拖著掙扎的弟弟明朝離開,走得乾脆無比,走得也沒有一點聲息。

柏樹看著這一幕,眼裡只有一絲冷酷,一直目視著二人進入林間,才鬆開了一直攥緊的拳頭,因為他擔心自己控制不住,會直接帶人殺死這兄弟二人。

對於此時的明輝來說,面對數位一直養精蓄銳的二級後期進化者,他根本就不是對手,更何況旁邊就是暗黑團的多位三級進化者,不論是誰出手一下,他們兄弟二人就永遠留在了這裡。

也正是因為明白了這一點,他才會甘心的帶著弟弟離開,將所有的東西全部拋下,而也正是因為秦思宇的攔阻,柏樹才沒有根除他們。

『便宜他們了!』一名隊員厭惡的啐了一口。

『是便宜他們了!但團長有句話也沒說錯,三級進化者才有能力建立起牢固的倖存者營地,才能拯救更多的人,而且我相信經過這一次,他們會想明白的!』柏樹搖了搖頭。

儘管他也不認同團長的決定,但他也明白團長這句話沒有說錯,只有三級進化者,才具備在這艱難的末世中活下去的資本,要不然這黑暗會撕碎所有人。

就像是遠處正在進行的戰鬥一樣,所以在明暉二人離開核心戰圈后,柏樹轉身又投入到了戰場,然後跟刀疤幾人一起,合力纏住了一根樹根。

另一邊因為其他諸人已經先後趕了上來,場中戰鬥的天平,便慢慢地向著秦思宇他們這邊傾斜。

由其他人配合三級進化者,合力纏住一部分樹根,秦思宇以及褚華、麻籍三人再加上幾個其他二級特殊能力進化者,開始不斷的突前,然後將自己威力頗大的攻擊手段,不斷地向著那邊砸去。 第五百六十二章接收

巨樹留下的屍體特別的多,不說那幾十米高的樹體,單那些長達幾十米的黑色巨根,以及其它的一些數不清的細跟,那些在它根繫上生長出來的分體,就已經足夠倖存者們挖幾天的了。

而這還沒有算上在它周圍的那些它的後代們,可以說這一戰,倖存者們收穫巨大。

至於最重要的本源部分,就在那段長達近百米的最後本體中,只不過要取出來卻是不易,因為除了老道身上的那件異寶,他們沒有有效的切割工具。

但再等下去,失去了生機的巨樹本體,將不受控制的流失那些東西,所以在一番交流后,老道同意了給秦思宇他們切割,但代價則是秦思宇後面需要再答應他一個要求。

至於是什麼要求,老道暫時並沒有說,秦思宇雖然想問,但看老道的意思也不會說,就不自討沒趣了。

一行人誰也沒有見過所謂的本源是什麼東西,所以都好奇的圍了過去,然後看見秦思宇運足力氣,向著樹體的一個地方砍去。

在剛才與柏樹合力進攻巨樹時,秦思宇就發現在巨樹本體中有著一個特殊的地方,那裡似乎是巨樹的能量核心,而且那裡的能級,給秦思宇一種似曾相識的波動,所以他才確定了出來。

老道的異寶是一柄斧子一樣的兵器,而且看質地盡然還是青銅的那種,上面布滿了繁奧的花紋,兩米多高的秦思宇拿在手上,就像是沒有拿了一件玩具。

全力的一斧下去,巨樹的本體只是炸裂了一些木屑,然後紋絲不動。

『你行不行啊,沒動靜啊,咋不像老道剛才那樣?』劉勝詫異,老道剛才看起來很輕鬆啊。

『不知道啊,我還擔心不會用,特意注入能量了!』秦思宇不解,將目光投向了一邊的老道,誰知老道竟然直接給他了個後腦勺。

『秦兄弟我來吧,這是一件上古異寶,是需要特殊的使用手段的,你直接注入你的能量根本就無法使用!』徐超在一邊強忍笑意的說道。

『呃,給你!』秦思宇滿臉尷尬的遞出去。

『老道這不是坑人嗎,賊不地道,還不如他直接動手呢!』劉勝不滿。

『那個也不是坑人,這東西太久了,用一次很費力量,再加上師叔剛才的攻擊威力奇大,我估計這會他恐怕也沒有多餘的力量了吧!』徐超擔心劉勝誤會,連忙解釋。

『胡說什麼,就那一斧頭而已,你信不信我還可以砍出十幾下,我之所以不砍只是不屑你們的作為,簡直敲骨吸髓!』老道說完,哼了一聲抬頭望天,擺足了高人風範。

『我剩下的力量也沒有多少了,估計也就一下,然後我師弟接上,估計會打開大半,剩下的就交給你們了!』徐超深吸一口氣道。

『沒問題,你們動手吧!』秦思宇點頭,然後奇怪的看了老道一眼。

徐超運起能量,眾人這才看見那青銅斧上面的紋路,竟然一一點亮,然後一股凌厲的氣勢散發了出來,眾人不約而同的後退了一步。

那股氣機讓所有人有一種危險的感覺,尤其是秦思宇感覺那斧子上面,有一種比較特別的東西,一種他也說不上來的感覺,總想著遠離它。

而且伴隨著斧子上面的紋路亮起,他感覺周圍似乎多了一種特殊的能量彌散,正是這股能量讓他感覺不舒服。

徐超用上自己僅有的全部能量,也不過點亮了幾個紋路,於是眾人對於剛才徐超的解釋,突然感到了理解。

徐超一斧下去,斧子半截沒入樹體,然後就沒有了動靜,亮起的紋路也慢慢熄滅,而他自己就像脫力了一般,腳步虛浮的向後退去。

一邊的麻籍眼疾手快,急忙扶住了他,而解立輝則上前一把拔出了青銅斧,然後依法施為,繼續一斧向下劈去。

一斧劈下,解立輝也同樣脫力退後,就在秦思宇打算接過繼續時,老道的手抓在了斧柄上,然後斧子上面的紋路迅速亮起,足足亮了一半左右。

老道手向下一壓,咔嚓一聲樹體突然炸裂,一股清香便被瀰漫開來,陶醉了圍在周圍的所有人,於是眾人也忽略了老道怎麼突然出現的。

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是一截長達一米左右的乳白色物體,而清香也是自它上面散發出來的。

『這就是那拘束的本源,不一樣啊!』劉勝在一邊疑惑道。

『這是本源樹芯,功效是一樣的,只不過他們選擇的方向不一樣,梅山那株老柳選擇了本源之葉來進行凝練,這傢伙只不過選擇了樹芯而已,沒有什麼不一樣的!』老道隨口解釋了一句。

嘴上說著話,老道的手上卻沒有停下,青銅斧劃過幾下,那乳白色的樹芯直接就裂開了,一片一片的。

『東西已經分好了,趕緊用我教你們的方法保存起來,等後面能量潮汐時,效果可以更大!』

老道邊說話,邊變戲法的又自身上拿出一個玉盒,然後點亮上面的紋路后,就抓了一截大約三十公分左右的樹芯放了進去。

『還有幾天時間?』秦思宇並沒有動,反而眯著眼睛看著老道。

『不出意外,時間就在明天下午,對了那樹上還有一些松子沒有被用掉,那些也是好東西,讓人收集起來吧!』

『我知道了,高劍你帶幾人去吧,將那些東西收起來,然後接管明暉兄弟留下來的人手!』秦思宇想了一下,終於做出了人選決定。

桐城的位置很重要,他既然已經將這裡拿在了手中,那就不可能再將它讓出去,所以考慮到桐城的安全問題,秦思宇還是決定,將高劍暫時留在這裡,再讓柏樹在這邊配合。

而此時柏樹,早已經按照他的指示,帶人前往了自衛隊的營地,同時自衛隊分散在這邊的其他幾股力量,也都被人驅到了一起。

這些人中的一些,早就已經感覺到了不對勁,但就像溫水煮青蛙,剛開始的時候他們一無所覺。

所以等他們發現不對勁的時候已經晚了,他們的高端戰力全部投入到了前面的戰鬥,留下來的都是一些普通的成員。

而且在之前連續的轟擊中,除了明朝手下的那支隊伍外,其他幾支隊伍的火力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剩下的武器面對七八位二級進化者,根本就不夠看的。

大部分人一聽高端戰力死傷慘重,就連兩位大隊長都不幸戰死,也就順從了這邊的接收。但也有一部分人選擇反抗,不甘心被柏樹他們收編。

這一部分人的主要代表就是明朝手下的那些人,而帶頭的就是那天秦思宇他們一行進城時,看見的圍攏在明朝身邊看熱鬧的人。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這些人也大都是那種桀驁輕浮的溜子們,看見柏樹他們過來,竟然叫囂的威脅他們,叫嚷著要把隊伍拉走,否則就必須帶明朝過來。

柏樹的臉色充滿冷意,對於對面隱隱瞄準自己的槍口根本就不在意,只是看著面前這個囂張的青年,用不帶一絲感情的聲音道;『放下武器自己出來,然後是去是留自己決定!』

『你想的美,放下武器當我們都是傻子嗎,不要再廢話了,你如果做不了決定,那就讓你們隊長滾出來!』那跟柏樹對峙的一級進化者聲色厲茬叫道。

『還有兩分鐘,我給了你們五分鐘,希望你們考慮清楚!

團長雖然希望我平緩接收你們,但我對於害群之馬,絕對不會心慈手軟手下留情,你們也不要想著什麼法不責眾,在我這裡沒有這一說法!』柏樹看著躲在障礙後面的那一雙雙眼睛。

『怕你我們就不是男人,弟兄們想想明哥平時待我們怎麼樣,我們不能坐視他們謀殺明哥,必須讓他們將明哥送回來!』對峙者揚了揚自己手中的一個控制手柄。

『這是你自找的!』柏樹眼神一凝,早就準備好的精神力瞬間全部奔涌而出,一下子轟進了眼前青年的腦海。

青年其實一直也在提防柏樹,畢竟面對數名二級進化者,就憑他的等級說不擔心那是假的,也就是身後那些尖端武器,才給了他點信心。

突然遭受攻擊,還是沒有預兆的精神攻擊,被酒色掏空身體的他,根本就反應不過來,一下就被柏樹的力量轟中了腦袋,受激之下腦袋突然向後仰去,拿在手中的控制器也掉了下來。

在柏樹動手的同時,跟在他身後的幾人同時出手,各色能力第一時間被使用了出來,然後集中照顧那些跳出來的刺頭,一時間好幾人先後倒下。

火焰、聲波、襲殺,控制等多種能力打擊下,這些人本就是被硬拉起來的決心,一下子就崩散了,很多人直接舉手投降,還有一些則是扔下了手中的武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