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我還在擔心陰陽五行劍陣,雖然威力比兩儀劍陣更強,但飛劍也更多了。

哪怕這套飛劍和自己心意相通,能夠做劍隨意動的程度,自己恐怕也不一定沒辦法分心控制全部的飛劍。

現在看來,劍陣的運使也是有劍訣的,能夠通過劍訣,讓多把飛劍相互聯合,發揮出劍陣的威力!

恐怕,這才是劍修的不傳之秘啊!

否則像飛劍這種東西那麼普遍,隨隨便便在修真者就能夠煉出,就算是劍陣,也最多只是繁瑣一些,根本算不得難度。

可為什麼偏偏會有劍修這種獨立分類的修真者,而且還是號稱殺伐第一,偏偏其他的修真者還拜佛,這裡面似乎沒有道理! 如今看來,這原因恐怕便在這劍訣之上了。

葉天心中恍然,同時也不禁苦笑,但有的系統能夠讓他迅速的提升實力,但沒有師承,很多看似尋常知識,都沒有辦法了解啊!

要不是今天劍羽宗這群人上門送劍訣,讓自己誤打誤撞的用劍意推演出了劍陣劍訣來,恐怕自然還在錯誤的運用劍陣呢。

回想著得到兩儀劍陣后,自己在對敵的時候,經常只能運行一把飛劍的窘境,葉天不禁更加的苦笑了。

說起來,這些劍羽宗的人當真是好人呢!

從南武林盟會開始,就一路給自己送上門,給自己送上裝逼機會和名聲,如今又送上真正的劍陣劍訣,當真是新時代的雷鋒啊!

這時候,正當葉天心中苦笑的時候,對面的甄煞已經得意的狂叫道:「葉天,現在如何,你還有之前的猖狂嗎?」

聽到這話,葉天這才回過神來,卻見到自己的飛劍已經處於下風,而且在對方兩人的聯手下,幾乎搖搖欲墜。

對此,葉天一點也不意外,他剛才心中的注意力都在劍意推演出來的劍訣上,控制飛劍有點心不在焉。

在加上之他只有一把飛劍,對方有兩把飛劍,相互配合之間,自然能大佔上風。

農門辣妻:王爺來種田 重要的是對方兩人都是鍊氣八層的實力,其中甄煞還是鍊氣八層中期,在葉天略有些失神的情況之下,還壓不住葉天的飛劍的話。

他們倆也不用再打,直接飛劍倒轉,自抹脖子得了。

葉天一笑,控制著火行飛劍,想要借著劍意推演出來的劍訣,破解對方的攻擊。

可一把對兩把,根本沒有辦法同時破解。

這時候,葉天的所作所為在甄煞看來,完全是在垂死掙扎,嘲諷道:「不要費力掙扎,你只有一把飛劍,對付不了我們兩把飛劍,還是乖乖受死吧!」

「話倒是這樣說沒錯,一把飛劍是破不了兩把!」葉天淡然笑道,「如果我要是也有兩把呢?」

「什麼?你……」

甄煞大驚,不等將話說完,便已經瞪大了眼睛,驚詫萬分的停了下來,不敢相信的看著葉天手上不知何時,又多了一把飛劍。

「這這這……這怎麼可能!」

使勁揉了揉眼睛,確認眼前看到的並不是幻覺,甄煞頓時失聲大叫。

「哎呀呀!實在不好意思,讓勇者驚詫了呢?」葉天調侃道,「這不是很正常嗎?摩頭都是要有底牌的嗎?」

說話間,葉天手上的金行飛劍飛出,與空中的火行飛劍匯合。

當下,葉天運使劍意推演出來那套劍陣劍訣。

這套劍陣劍訣正好適用兩把飛劍,所以葉天根本不用分心,兩把飛劍便頓時相互配合,迎上了甄煞和劉芒的飛劍。

相比葉天的劍陣劍訣,完美髮揮出了兩把飛劍的配合,真正創造出1+1大於二的強大威力來說。

甄煞和劉芒雖然也算是配合默契,彼此之間相處多年,但畢竟是兩個人,沒辦法做到兩體同心的地步。

之前能夠壓位葉天,全憑藉著數量的優勢。

如今數量扯平,加之葉天的劍陣劍訣的威力,局面頓時被扭轉,兩人陷入了下風之中。

第一次運使劍陣劍訣所爆發出來的強大威力,頓時將對面兩個和自己同階的修真者壓制住,這還是自己收著威力的結果,否則並不僅僅只是壓制。

這自然讓葉天大為驚喜,心中不禁再次感謝劍羽宗中這些好人,也更加期待能夠得到更多的劍訣,推演出更完善的劍陣劍訣來。

當下,看著對方兩人被壓制住后,露出的羞憤神色,葉天不禁笑道:「我說這位真傻同學,這下是真的傻了吧?

讓你把話說的這麼全,現在又被我打臉了吧?怎麼樣?臉疼嗎?嘖嘖……我看應該不疼,因為已經麻木了吧!」

葉天的得意嘲諷,甄煞讓羞憤難當,幾乎瘋狂。

這時候,葉天繼續道:「好吧,別說我欺負你們!這樣,我讓你們再多叫一個人來,如何!」

「你……可惡!苟師弟,上來!」

甄煞徹底的被憤怒沖暈了理智,當下又叫上一個人。

「劍羽宗玉京峰長老苟詩,練氣八層初期,請賜教!」

一個黃袍道人上前,照例自我介紹一下,便運使飛劍加入到圍攻中。

三個鍊氣八層的修真者聯手,三把飛劍對兩把,葉天自然再次落入了下風。

這時候,葉天已經無力吐槽劍羽宗長老們的名字了,這簡直已經不能用心大來形容了。

壓下強烈的吐槽慾望,劍意運轉間,新的玉京劍訣出現。

與此同時,一套三劍同使的劍陣劍訣也推演完畢。

屢次被打臉的甄煞,這時候眼見著又一次佔了上風,同樣的又一次好了傷疤忘了疼。

當下,他再次出聲叫囂道:「葉天,你不是很狂嗎?不是一再打我的臉嗎?現在呢?我們可是三個人,我就不信你還能夠繼續打我臉?

你就算真的有三把飛劍,也沒有辦法分心同時控制的!來啊!來啊!有能耐你再打我臉啊!今天不將你碎屍萬段,難消我心頭之恨吶!」

看著甄煞那猙獰的模樣,可以說是殺意騰騰,顯然葉天之前的一再打臉,使他在同門師弟面前丟盡了臉,讓他悲憤欲絕,恨不得生吃了葉天了都。

對此,葉天仍舊不急不躁,心平氣和的笑道:「說真的,我活了近二十年,雖然不敢說什麼人都見過。

步步驚情:千金的謊言 但像你這樣求著要人打臉的,真是第一次見呢!嘖嘖……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不得不贊一聲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啊!」

「哼!少扯嘴皮子!」甄煞不為所動,猙獰道,「有能耐,你再打我臉啊!你有能耐的話,你就乖乖的束手待斃吧!」

葉天笑道:「好吧!既然你誠心誠意的求了,那我就大發慈悲的成全你這個與眾不同的要求吧!誰讓我這人一向心善呢!」

說話間,葉天手上,已經再次出現了一把寒氣閃閃的飛劍。 「叮!裝逼成功,恭喜宿主裝出了一個說到做到的逼,逼格+120。」

在系統的提示音中,葉天手上的這把水行飛劍橫空而上,與另外兩把飛劍匯合,在三劍聯合的劍陣劍訣運使下,將好不容易再次佔據上風的甄煞三人壓住。

同樣的,葉天這時候仍舊只表現出高出他們一丁點的實力,似乎只要再多來上一個人,就能夠反敗為勝了。

此時此刻,甄煞已經瞪大著眼,臉色漲得通紅,只覺得胸口巨痛,幾乎要吐出血來了。

這時候,都不需要葉天再次出聲嘲諷,甄煞已經瘋狂的沖著邊上的灰袍道人叫上了。

「劍羽宗謫塵峰長老沙爾梓,練氣八層初期,請賜教!」

同樣是一番自我介紹,灰袍道人上來,便是一把飛劍用出。

四人聯手,終於又將葉天壓下。

沙爾梓?傻兒子?這是哪個老爹這麼豁達,給自己的兒子取這樣的名字?這是要讓他走遍天下都有爹的節奏啊!

之前無力吐槽的葉天,在新的劍羽宗長老來自報名姓之後,終於忍不住再次吐槽起來了。

接下來,就和之前的一樣,葉天在那傻兒子,不,是沙爾梓用出謫塵劍訣后,劍意經運轉,也同樣學會了這套劍訣。

同時,不出意外的又多了一套四劍聯合的劍陣劍訣。

接下來,自然是之前的一幕重演。

唯一不同的是,已經被打得臉都腫了的甄煞沒有再出聲嘲諷。

同時,在葉天四劍同出,再次將他們壓入下風后,又繼續叫上了青蓮峰新長老蔣部東了,繼續著葫蘆娃救爺爺的過程。

不用說,下來的一切好像是前面的重演。

很快的,剩下的登天峰長老王霸旦和長明峰長老桂遜,也先後下場。

而葉天也在這個過程中,學到了七套劍羽宗不傳劍訣,以及六套飛劍數量不同的劍陣劍訣,特別是最後七劍齊出的劍陣劍訣,正好適合葉天手上的陰陽五行劍陣。

如此一來,七劍齊出。

在劍陣劍訣的催使下,葉天都不需要怎麼用心,也沒怎麼用,便輕鬆的將對面劍羽宗大長老的聯手攻擊接下了,並且還略佔上風。

此時,甄煞已經真的傻了,完全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是真的。

要知道,他們劍羽宗這次來的七大長老中,除了那個新任長老的蔣部東,修為才堪堪達到鍊氣七層後期,其他的都至少是鍊氣八層的實力。

而他甄煞的實力,更是達到了鍊氣八層中期,別說是修真界,就算放在整個世界的修鍊者當中,那也是一等一的強者。

惡魔專寵小萌妻 在這樣豪華的陣容,還是聯手發動的攻擊,別說是鍊氣八層的修真者,恐怕練氣九層的修真者對上,都得落荒而逃了。

可眼下葉天卻輕鬆自然,一人獨斗七人的情況,居然還佔了上風。

更讓甄煞傻眼的是,這個葉天除了招出新的飛劍時,又將手伸出之外,從始至終都是雙手負在背後。

而劍修想運使劍訣,是必需要雙手同時掐著法訣,才能通過法訣將真元化出,從而真正的運使出來。

除非領悟了傳說中的意境,否則不可能省去的步驟,要不然這劍訣就不會有一個訣字了。

更讓甄煞不解的是,葉天究竟是怎樣分心多用,做到同時控制七把飛劍配合無間的?

作為劍修,他當然知道有劍陣劍訣,只是他根本不認為葉天能夠掌握,因為這玩意兒早已經失傳了。

從地球在幾百年前便開始進入末法時代以後,對於劍修而言,劍陣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負擔。

不僅在於煉製劍陣需要大量的材料,更有運使劍陣時,需要消耗大量的真元。

如此一來,大量的真元消耗在戰鬥當中,續航就成了問題。

而這點,才是劍修會放棄劍陣,只運用單把飛劍的主因。

末法時代之前,天地靈氣豐郁,需要大量的真元這點根本不成問題,不說總能夠迅速恢復真元的丹藥寶物。

單單直接打個坐,也就能較快速度的恢復真元了。

可到了末法年代,自然就是大問題了!

所以到了後來,劍修已經用不起劍陣,自然連劍陣劍訣也失傳。

或者說不是失傳,而是被拆分開來,像劍羽宗的七峰劍訣,便是有一套劍陣劍訣。拆分而來,去除了其中多餘的部分。

總裁狠霸道,皇后輕點撩 這時候,甄煞根本不知道葉天已然領悟了劍意,根本不需要手掐法訣,能夠通過劍陣催動劍陣劍訣。

更不會想到,葉天所修鍊的周天星煞訣神奇無比,能夠令葉天擁有遠超同階的渾厚真元。

更更想不到的是,葉天還綁定著神奇的系統,基本上不需要怎麼艱苦的修鍊,能夠憑藉著百鍊陣和兌換丹藥,迅速的提升修為境界。

所以在甄煞看來,葉天這樣裝逼的雙手負背,但不可能用出劍訣了,全是憑藉的一心多用,壓制住他們的,如何讓他不為之心驚萬分。

更不知葉天憑藉的劍意,已經借著他們被拆分開了劍訣反推,重新演變成了完整的劍陣劍訣。

只覺得葉天的實力的強大,簡直如海深、似山高,根本看不到頭。

原以為只要再加點力,就能夠勝過他的時候,可結果他每次都毫無例外的輕鬆反壓過,簡直無敵一般。

這時候,不只是甄煞,就連其他六個名字古怪的長老們也都震驚到了極點,甚至可以說是心涼。

「叮!裝逼成功,無形裝逼更致命,逼格+150。」

聽到系統提示音,再一看劍羽宗一眾長老的震驚,葉天便明白是怎麼回事,心中冷笑。

這樣你們就驚呆了,覺得我很牛逼,心理承受能力也太脆弱了!

心想著,葉天冷聲道:「你們還有什麼手段嗎?告訴我,這就是你們最後的能力了!如果是這樣的話,真是太讓我失望!

嘖嘖……我真是太高看你們了,原以為你們七位堂堂的劍羽宗長老,怎麼說也有點本事才對。

可結果你們七個人聯手,連我這個小輩都拿不下,簡直是丟人,讓你們的祖師爺知道了,會不會一劍越界,劈死你們啊?」 葉天這話,可謂極盡嘲諷。

讓劍羽宗的七個長老頓時面紅耳赤,羞愧難當,又沒有辦法反駁。

只能拼盡全力,聯手運使飛劍,想要破開葉天的七把飛劍,以圖挽回恥辱。

可無奈,任憑他們如何運轉真元,如何將自身所修鍊的劍訣摧動到極致,葉天能夠輕鬆的應對。

每一次飛劍齊出,都輕易的化解了他們的攻勢,讓他們是又氣又怒,最終只能化為無奈和驚懼了。

本來以他們實力,又是聯手,葉天也不過練氣八層,在沒有將靈器級的劍陣威力完全發揮出來的情況下,按理說也是不可能擋得住的。

可問題便出在葉天領悟的劍意上!

這是和劍羽宗同門同源,反向推演出了劍羽宗長老們所掌握的劍訣,使得他們的殺招葉天來說,完全便沒有任何秘密可言。

不管他們任何運轉,只要在飛劍上表現出來,便能夠知道接下來是什麼招式,自然早有了破解之法了,應付起來自然也就輕鬆自如。

作弊般的壓制劍羽宗七長老,他們面對自己的嘲諷,一句反駁都不敢出,葉天自是無比的暢快。

當下,他雙手背負,冷聲道:「唉……你們只有這樣的手段嗎?太無聊,那這遊戲就結束吧!」

遊戲?結束?

劍羽宗七長老心中一驚,隨後羞怒至極,接受到了無法用言語形容的侮辱。

只覺這個葉天簡直狂到沒邊,居然將和他們的交手形容為遊戲,還是無聊的遊戲,而且還想要單方面結束。

他以為是他想結束就能結束的嗎?

他們七人的聯手暫時沒辦法勝過葉天,但他們相信葉天面對他們的聯手之下,真元和神念的消耗是巨大的。

特別是神念,葉天同時運使七把飛劍雖然厲害且神奇,但分心多用的結果,絕對是神念急劇消耗,就算能夠支撐得了一時,也絕對是支撐不了太久。

這時候葉天這樣說,在劍羽宗七長老看來,絕對是撐不住了,想要嚇唬他們,從而全身而退的借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