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的一切,就像一場噩夢。

頓了頓,方凱纔回過神來,自語道:“先不管了,搞定棘手的事再說。”當即,方凱打開激光鏟上的激光,並且調小直徑,然後仔細找到骷髏頭上的鼻腔,將兩道激光穩穩送入去。霎時,激光衝進鼻腔,塞住了黑霧來源。

這招果然見效,不到幾分鐘,就見黑霧陸陸續續散去了,周邊變得清晰起來,原本滔天燃燒的紫焰卻全萎下去了,足見黑霧造成的後果之大。

方凱面露喜色,轉身想找找若子三個,告訴他們火印就在眼前。然而剛擡起眼,方凱臉龐就僵住了。一柄金屬槍,竟然頂在他的後腦勺上。

方凱彷彿感到,槍管裏那枚肆虐的波激子彈,正蠢蠢欲動!

“呵呵,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你們再怎麼聰明,也決計想不到我們會出現在這裏吧,哈哈哈!”方凱甚至不用回頭都知道,這是誰在獰笑。

天殺的茨克萊星人,竟然出現在翼龍迦釋奇體內!!

“哼,既然人齊了,那我們好送你們團聚,呵呵。”迪蘭卡話語冷漠,努努嘴,坦恆邏面帶凶煞地將捆在一起的若子三人丟到方凱面前。

斯斯達瓦用力一踢,方凱就被踢飛在胖東懷裏。“凱子,沒事吧?可惡的茨克萊星人,真是陰魂不散!”胖東恨恨說着,原來黑霧籠罩過來時,他跟若子還有喬姆斯相距不遠。正當他要走到兩人身邊時,發覺面前多出三個人影。

確認三個人影是坦恆邏他們後,事情就簡單得多了。不到一分鐘,他、若子以及喬姆斯通通被抓住了,唯獨方凱不知跑到哪裏,免遭此禍。

可是現在,連方凱也被抓了。這下,特工隊全部被捕,四人再次遭受危機。不知這一次,能不能出現奇蹟呢?

方凱搖搖頭,從胖東懷裏翻出來,半跪道:“對不起,火印就在眼前,可是我卻沒辦法帶你們卻摧毀它。我沒用,完成不了對迦釋奇的諾言。而且…..而且還害你們被茨克萊星人抓了。我、我沒用。”

方凱說着說着,不覺低下頭去,話語帶着歉意。

“說什麼呢,這是命,跟你沒有關係!”若子一把駁回方凱的話,然後摟緊方凱。生,她要跟他在一起;就算死,她也要跟他在一起。

一時間,四人都沉默下來。

然而坦恆邏卻沒有這麼多耐性看特工隊員情愁離恨,他端起加農炮,瞄準四人,打算一炮殆盡。

但就在他要按下發射鈕的時候,迪蘭卡開口了:“等會。” 第3430章

墨九狸說著把手一伸,玄冥雖然不解,還是環到墨九狸的手腕上。

很快玄冥就知道墨九狸說的是什麼意思了!

「主人,難道你想落井下石?這樣不太好吧!」玄冥看到前面已經馬上就要撐不住的占星然道。

主人該不會跟那些人是一夥的吧!

「當然不是,除了中間哪個人外,其餘八個人都賞你了,記得把他們身上的仙器啊,空間戒指啊,還有他們身上的令牌拿回來哦,這可是你的第一戰,玄冥可別讓主人失望啊!」墨九狸聞言眯著眼睛說道。

「主人,你讓我去?不是吧,我對……」

「玄冥,難道你不想快點恢復實力么?那些人可都是藍星境的強者,吃了他們你的實力可是會提升不少的哦!」墨九狸直接打斷玄冥的話說道。

接著,玄冥二話不說,化作一道黑色的幽光,沖了出去!

墨九狸滿意的勾了勾唇角,悠哉的坐在大樹上觀戰,從認出玄冥的身份是玄冥蛇皇的時候,她就沒打算走的時候,把玄冥留下的!

這麼珍稀的獸族,自己要是不收起來,簡直就是傷天害理啊!

所以,墨九狸是早就打算好了,這一個月在這裡歷練的是玄冥!

可憐的玄冥,此刻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主人算計了,但是相信玄冥很快就知道了,不過那個時候,玄冥除了有一絲鬱悶后,剩下卻是甘之如飴!

占星然正在鬱悶,難道今天就這麼死在這裡了?別說小師妹還沒找到,就是這八荒大比開始都好幾天了,他啥都沒幹,就忙著找人了,真的是憋屈啊!

占星然看著周圍的八個人,心裡想著最後不行就自爆,自己活不成,也絕對不讓他們好過!

八個人的攻擊越來越密集,配合越來越默契,顯然他們彼此應該都是認識的!

眼看著占星然渾身是傷,要被群毆滅了,占星然想要自爆的瞬間,一道黑光從不遠處射來,讓占星然和其餘八個人都是一愣!

等到幾人看清楚黑光是一條體型龐大悠長的黑蛇時,其中一人忍不住嗤笑一聲道:「占星然,難怪你寧可死撐也不放出你的契約獸,原來你的契約獸竟然是條黑蛇啊!真是丟臉啊……」

「你才是黑蛇,黑蛇你全家!」不等占星然回話,玄冥就不滿的吼道,接著廢話不說一句的開始了攻擊。

玄冥的身體看著龐大又很長,但是卻十分的輕巧靈活,尾巴一掃,一片塵土揚起,口中吐出的攻擊更是落地就會腐蝕出一個深坑……

而且玄冥的速度極快,等到幾個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玄冥弄的十分狼狽了!

玄冥可是不會留情的,臨時主人說了,這些人可都是給自己提升實力的養分啊!

自己因為重傷不能戰鬥的關係,在這仙羽秘境憋屈躲避的生活了數萬年,甚至是數十萬年或者是數百萬年,它自己也記不清楚了,難得臨時主人壓制了自己的傷口! “又怎麼了?”坦恆邏顯得很不耐煩,話語透露着煩躁的意味。記得上一次也是這樣磨蹭,才讓彩光有機可乘,帶走他們。

迪蘭卡瞥了坦恆邏一眼,淡淡道:“別忘了,我們還要離開這裏。他們既然能來此地,那麼肯定有入口,除非也跟我們一樣進來。別衝動,好好拷問,問完了怎麼做,隨你。”迪蘭卡打了個手勢,斯斯達瓦會意,拉過坦恆邏在他耳邊低語一番。

坦恆邏雖然魯莽,也不是不識大體的人。此時聽斯斯達瓦解釋部署,他連連點頭,漸漸取出鐵鏈。

等坦恆邏轉過身,面對特工隊四人時,面目已經變得十分猙獰了。他獰笑着,一邊拉扯鐵鏈,一邊威脅道:“呵呵,你們最好告訴我是在哪頭進來的。不然…..”坦恆邏將鐵鏈拉得“咕咕”作響,暗示如果特工隊不說的話,他就用鐵鏈招待他們。

不過,這並沒有嚇倒特工隊,反而激起了他們的憤慨。

胖東其實跟坦恆邏一個德性,此時被如此“羞辱”,不禁咆哮道:“哼,要殺要剮,悉聽尊便!”胖子脖子粗紅,一副誓不妥協的漢子模樣。

見胖東態度如此堅決,其他人也打定主意,要跟茨克萊星人抗爭到底。

看到這一幕,坦恆邏不怒反笑,一隻手握住鐵鏈道:“好,哈哈,不是我們不以禮相待,而是你們敬酒不吃吃罰酒!”話音剛落,坦恆邏揮舞着鐵鏈,狠狠打在特工隊員身上。力道十分剛猛,方凱拼命護着若子,除了她之外,其餘人都掛了彩。

一些淤痕立馬呈現在三個火星男人身上。

方凱咬緊牙關,死死盯着坦恆邏,眼睛都快冒出火來。之前失血過多,雖然傷口莫名癒合了,但此時又要遭此虐待,不禁……方凱只覺,身體越來越不好,恐怕接近崩潰了。

但儘管如此,他也不敢放開手,生怕鐵鏈打到若子。

怎麼辦? 梅時雨 莫不成活活被他打死?方凱一臉恨意,恨不得立刻變身成超人,狠狠教訓這些囂張的茨克萊星人。

鐵鏈擊打的痛楚讓方凱意識有點模糊,痛覺讓他好幾次想說出入口,可理智立馬壓住了痛覺。就在理性和衝動的搏鬥中,方凱靈機一動,想到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聽茨克萊星人的語氣,似乎他們不是從口腔進入翼龍體內的,而是另有途徑。不過這些方凱不管,他只知道茨克萊星人不知道入口。好,特工隊這一行的目標是毀滅火印…….既然如此,何不忽悠他們,說入口就在火印那裏,被火印封住了。

這樣一來,不就起到假茨克萊星人之手,滅火印的奇效?

一念及此,方凱頓時清醒過來,於是舉起手,弱弱道:“我、我說,不要再打了。”方凱嘴脣蒼白,臉上幾無血色。

見狀,坦恆邏冷笑一聲,不屑地望了方凱一眼。他抽回鐵鏈,心道什麼火星戰士不過如此,才幾十下就受不了了,什麼狗屁榮譽,通通擋不過嚴刑拷打。

然而,方凱的同伴不是這樣想的。

胖東最爲憤慨,他霍地站起來,指着方凱哆嗦道:“你、你竟然如此窩囊?!你還是方凱嗎?當年面對千人衛兵毫無懼色那位凱子到哪兒去了?!指揮部培養你這麼久,你就如此回報他們?哈哈,哈哈哈!”說到後面,胖東瘋笑起來。

若子也僵住了,一把從方凱懷裏脫出,不可思議地望着方凱。在她眼中,方凱何時變成這般軟弱?不僅是她,就連喬姆斯也難以置信地看着方凱,拳頭緊捏。

可是方凱不管這些,只是眼神懇切地求茨克萊星人放過自己這些人。望見這一幕,若子和喬姆斯更對方凱絕望了。

“呵,早該如此也不必遭受此災。廢話少說,快講出入口。我告訴你,不要有什麼歪主意,否則現在就殺了你。”斯斯達瓦扭扭脖子,雙眼死死盯着方凱,不讓他有任何異動。

頓了頓,方凱艱難站起身。

“不要,不要……”胖東還對方凱抱有希望,此刻喃喃自語,祈求方凱不要開口。可是,方凱還是出聲了,胖東只得閉上眼睛,但拳頭早就捏得“噼啪”作響,青筋全都凸了出來。

三個人,都對方凱失望透頂了。 迷糊老婆,跟我回家 然而,方凱第一句話,卻將他們驚醒了!

“出口就在火印那裏,它有兩個,我們從另一個進來了,那是入口。這個火印是一個封印印記,只要將它毀了,就能出去了。”方凱娓娓道來,神情懇切,隱隱有點弱怕。不知道方凱是從哪裏學到的演技,居然如此唯妙唯俏。

話音一落,胖東三人頓時明白了。原來方凱不是妥協,而是打算借刀殺人,利用茨克萊星人來消滅火印。當真一個好方法!

頃刻,三人互相望了一眼,又恢復剛纔的神態。他們心意相通,知道此時要全力配合方凱。而這樣的細節,由於三個茨克萊星人都將注意力集中在方凱話語中,一時沒有察覺。

“很好,不過,我們還不能相信你。呵呵,麻煩你跟我們一趟了。至於剩下這些人,坦恆邏,你處理掉吧。”斯斯達瓦冷笑一聲,扣住方凱,走到迪蘭卡身邊。

正當坦恆邏蠢蠢欲動的時候,方凱忽然開口了:“毀掉印記也需要技巧,倘若你們殺了我的同伴,我就絕口不說出來。”方凱聲音淡漠,也聽不出是何情緒。

“哼,你個叛徒,我們不需要你的憐憫!”方凱真想給胖東一個奧斯卡,這貨也忒會配合了吧。此刻他滿臉通紅,很憤慨地指着方凱,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

胖東這麼賣力,若子和喬姆斯也不輸與。三人一齣戲,看得方凱心中暗暗發笑。當然,他是不敢笑出來,面部還是要保持淡漠的。

特工隊就這麼完美地演出,將茨克萊星人忽悠過去了。

“死胖子,閉嘴。早看你不順眼了!”坦恆邏怒斥一聲,舉起鐵鏈用力一揮,胖東手臂頓時多了一條紅痕,惹得後者怒火滿眶,目眥俱裂。

就在坦恆邏又要揮下鐵鏈,好好教訓胖東的時候,迪蘭卡開口了:“好了,免得節外生枝,我們快去毀掉火印吧。我們逃出去後,將這四個人仍在這裏,還不愁他們不死?快走吧。”迪蘭卡招呼着坦恆邏,方凱被他們挾持着,一步步逼近火印。

看着他們遠去的背影,胖東三人面面相覷,臉上都露出一副擔憂的神色。“希望凱這一行順利吧,他付出實在太多了。”喬姆斯嘆息着,低頭望了望若子,只見後者咬着嘴脣,臉色發白。

喬姆斯伸出手,輕輕拍了拍若子肩膀。此時,除了動作上的安慰,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方凱這一招算是奇攻,可也是險着阿!一個不測,方凱就會葬身火印那地。

“若子,喬姆斯,我們不能拋下凱子。這樣,我們悄悄跟在後面,也好有個照應。”胖東攤攤手,若子兩個點點頭,於是三人悄悄跟了上去。

快要到達火印的時候,方凱眉頭一皺,臉上露出一抹難以察覺的驚訝神色。他心道火印怎麼仍舊有些模糊?那些白芒都消失了,黑霧也堵在骷髏頭裏呀……“你們說,這小子會不會耍我們?”

坦恆邏仍有懷疑,似乎之前的曲折跟現在的順利形成太大對比,他心理落差還沒調整過來,不禁有點疑慮。不過他偷偷看了眼方凱,也沒察覺出什麼異狀。

迪蘭卡哼了一聲,冷笑道:“擔心什麼,我們有人質在手。到時一有什麼不對勁,先將他拋進去得了。”

“只有這樣了。”被迪蘭卡這麼一說,坦恆邏倒覺得輕鬆了點,繃着的臉鬆弛下去。種種落在方凱眼中,方凱在心中冷笑連連。

忽地,斯斯達瓦停住腳步,轉身道:“到了。”迪蘭卡點點頭,努努嘴,示意坦恆邏將方凱帶上。“說,需要什麼才能毀滅它?”迪蘭卡話語冷漠,面無表情盯着方凱。

不知怎地,每次被迪蘭卡盯着,方凱都覺得有股透心的涼氣從腳底冒起。他強忍着這種討厭的感覺,淡淡道:“你們仔細看,這印記腹部有個骷髏頭。只要從這點着手,就能轟破印記。”

迪蘭卡打了個響指,斯斯達瓦會意,走到火印面前。果然,一個淡淡的骷髏頭印記出現在眼前。斯斯達瓦扭過頭去,望了迪蘭卡一眼,示意方凱說得不錯。

迪蘭卡點點頭,於是斯斯達瓦取出金屬槍,後退幾步。瞄準骷髏頭,斯斯達瓦按下發射鈕。頓時,一枚波激子彈射了出去。

子彈呼嘯而去,不知道命中骷髏頭後會發生什麼事呢?茨克萊星人自然不知,方凱也不知。其實方凱也不確定,這樣能不能毀掉火印。畢竟先前那一套都是他自己胡謅出來的,他也沒法擔保,骷髏頭就是火印的弱點。

這一次,對方凱來說,也是生死考驗啊! 第3431章

它當然要威風威風了,玄冥心裡也有小九九,雖然自己被臨時主人當打手了,但是這對自己也算是好事啊!

第一提升實力,就算以後臨時主人離開了,傷口再發作,它的實力強悍了,也能抵擋住的!

第二,或許自己這一個月的表現很好,臨時主人走之前,或許能治好自己也說不定啊!

因此,玄冥才會出手就十分的兇猛!

占星然在中間站著看著忽然出現的玄冥,整個人都傻眼了,別人不清楚他還不清楚么?這不是他的契約獸啊!

他之所以沒用契約獸,是因為清楚自己要是把契約獸拿出來,他們八個人也會喚出契約獸的,到時候自己一對八,自己的契約獸還不知道面對多少獸攻擊呢!

因此,玄冥才一直都沒把契約獸喚出來!

只是,這黑蛇如此強悍,看著似乎無主,到底為什麼救自己呢?

不過,占星然也沒多去想別的,他急忙趁機拿出丹藥服下,開始療傷,誰知道這黑蛇是不是餓了,出來覓食的啊,萬一他們八個人不夠吃,轉身過來吃自己咋辦啊!

黑蛇自然沒有去理會佔星然了,這個人看著實力就弱,不知道臨時主人為什麼要救他!

「占星然,你讓它住手,我們願意把令牌給你,求求你放了我們……」其中有人被玄冥攻擊到,一條手臂,瞬間腐蝕成渣消失了,嚇的對方瘋狂的對著占星然喊道。

占星然冷冷的看了眼對方,不予理會!

在暗處看著的墨九狸,還想看看自己這個便宜師兄,到底會不會手軟,哪樣自己可能真的白救了,也就這一次是最後一次!

好在,占星然的反應,並沒有讓墨九狸失望!

那人剛喊完,就被玄冥找准機會,一口給率先吞了進去,真真的感覺對方絕壁是死於話多啊!

要是不喊哪一句,說不定能多活片刻!

八個人死掉一個,其餘七個人瞬間慌神了,同時也發狠了!

他們算是看出來了,如果不解決了玄冥,他們都要死在這裡!

其中一人一邊攻擊玄冥,一邊怒道:「都特么別藏著掖著了,身上有什麼法寶秘法趕緊上吧,否則我們都要死在這裡!」

這人如此喊也是鬱悶的發現,不管他丟出多少嫌棄,被玄冥的靈力碰到,就跟豆腐似的,瞬間成渣,可見玄冥的腐蝕攻擊多強悍!

別說被玄冥攻擊的七個人鬱悶了,就是暗處看著的墨九狸,也十分的詫異,她確實沒想到在玄冥的攻擊下,對方拿出來的五階仙器都脆的跟豆腐似的,一碰就成渣!

難怪玄冥當初憑藉自己一條玄冥蛇皇,就能統御萬蛇,正面杠上吞天蟒一族啊!

墨九狸對於玄冥的攻擊力非常的滿意!

雖然墨九狸自己身邊有風鶴軒和亦翎等人,都是很強的幫手,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墨九狸總覺得,早晚有一天他們都必須離開自己身邊,去做更加重要的事情,所以那個時候自己似乎很需要幫手,玄冥此刻的表現,就讓墨九狸很滿意! “噗”一聲,子彈射入了骷髏頭。瞬間,泛着黑氣的骷髏頭四分五裂,火印一寸寸潰爛。看到這一幕,最高興的莫過於方凱了。這樣一來,火印消滅了,那麼迦釋奇的枷鎖也就解開了。

斯斯達瓦怔了怔,想不到方凱居然沒有騙他們。退到迪蘭卡和坦恆邏身旁,斯斯達瓦輕聲道:“既然出口找到了,我們是不是……”斯斯達瓦沒有說下去,只是橫起手,架在脖子上,那意思很明確。

迪蘭卡點點頭,示意可以。斯斯達瓦悄悄做了個手勢,坦恆邏會意,緩緩掏出金屬槍。此時方凱站在不遠處,他也覺察到了坦恆邏的異動,當即心中一凜。看來,撕開臉皮的時候到了!

茨克萊星人是什麼人,方凱自然一清二楚,這種過橋抽板的手法對他們而言太簡單了。他們不笨,方凱也不傻,早就在鞋底放了一把金屬槍。

這槍是從茨克萊星人身上奪來的,用來對付他們着實不錯。

那一頭,坦恆邏拔槍,轉身看也不看按下了發射鈕。波激子彈衝出槍腔,目標十分精準,正是方凱的額頭。

子彈速度雖快,但方凱動作更快。只見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蹲下身,取槍,發射子彈。一系列的動作流暢無比,沒有半分阻滯。

兩枚子彈就這樣,在雙方視野中對碰、爆炸。

方凱算是躲過一劫,但緊接着,更大的危機來臨了。此時迪蘭卡和斯斯達瓦轉過身,斯斯達瓦只盯了方凱一眼,就擎起加農炮。方凱心裏“咯噔”一下,頭腦有點空白,只見粉光一閃。加農炮彈呼嘯而出。

炮彈剛剛射出,茨克萊星人彷彿判定了方凱的結局一樣,轉過身去,準備進入所謂的“出口”。至於方凱,只來得及瞳孔一縮…….

就在此時,另一枚銀白的炮彈射了出來,目標竟然是加農炮彈!

“脈衝炮!” 特種兵之變種人 方凱心中一喜,忙擡起頭,不遠處,果然見到胖東的英姿。非僅如此,若子和喬姆斯還手持激光鏟,瞄準茨克萊星人。

顯然,特工隊反攻的時刻到了。

“迪蘭卡,這…..”坦恆邏又驚又怒,這些火星人已經被自己打到遍體鱗傷,居然還留有一手,頑強作戰,當真令人惱怒。

不過,迪蘭卡早就預料到會有這一幕。此時,他頭也不回,只是淡淡說道:“不要管他們了,我們先離開這裏,到時封閉出口,讓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迪蘭卡話語冷漠,令人不寒而慄。

坦恆邏點點頭,臉上露出一絲獰笑,然後雙手不停發射波激子彈,企圖阻擾特工隊。在加農炮和子彈的掩護下,茨克萊星人朝“出口”走去。

直到此時,迪蘭卡還自以爲是地認爲自己一行人能從“出口”逃離,殊不知正一步步落入方凱的圈套裏。看到對方中計,方凱打了個手勢,示意胖東三個繼續假裝抗擊,而自己則想方設法聯繫迦釋奇。

聽翼龍自己說,只要毀掉火印就能解開神泉對它的枷鎖。既然如此,那迦釋奇現在就是自由身。“迦釋奇,任務已經完成,請放我們出去。”方凱利用波率轉換儀,將話語轉換成腦波,緩緩傳入翼龍的頭腦。

那頭茨克萊星人剛往火印消失的光痕之地邁了一步,遠處竟然出現一個颶風。颶風風速很大,看起來十分狂暴,瞬間掩至。

茨克萊星人坑都沒有吭聲,就被颶風捲了進去。看到這一幕,方凱臉上露出一抹喜色,他知道迦釋奇接受到腦波。對餘下的人招招手,特工隊四人頓時收起武器,抱成一團,準備迎接颶風的來臨。

然而,颶風卻跟他們擦肩而過…….

四人一愣,眼睜睜看着颶風倒飛幾秒,才幡然醒悟過來。“跑,快追上去!”方凱一急,話都說不清楚了,只是腳步下意識地往前邁去。其他人見狀,頓時跟了上去。偌大的翼龍體內,便上演了一出“追風”事件。

最後,在方凱的帶領下,四人狂奔,終於追上了颶風。剎那,颶風包裹着四人,以及三個茨克萊星人,消失在昏暗的空間。

震盪中,方凱感覺到,颶風似乎掠過那個酸液潭,不過沒有對自己等人造成傷害。過了酸液潭後,颶風開始往“上”吹。驀地,方凱只覺眼前一亮,仔細一看,竟然是神泉金壁!

這麼說來,他們離開了迦釋奇體內。

果然,在他們重見天日的時候,颶風消失了。顯然,所謂的颶風,不過是翼龍的呼吸。一吸颶風捲進來,一呼颶風吹出去,這也是特工隊不得不追風的原因。

“活着,真好。”方凱呈大字形躺在地上,他隔壁正是若子三人。不過過了一會,方凱眉頭就皺了起來。此時他想起,颶風帶走的不僅是他們四個呀!

趕緊掙扎起身,方凱往四周掃了一眼,就見到三個茨克萊星人暈倒在地上,金屬槍和加農炮散落在一旁。眼睛轉了一圈,趁外星人沒醒,方凱躡手躡腳走到他們身旁,將他們的武器通通收起。

這一切,通通落入迦釋奇眼中。

剛轉過身,方凱就見翼龍低下頭,張嘴道:“謝謝你們,爲我付出這麼多。那些人,是你們的仇人?”迦釋奇擡起一隻爪,指了指茨克萊星人昏倒的地方,又指了指方凱的多維袋。

方凱怔了怔,臉上露出一絲尷尬,也不避嫌:“不錯,他們是我們的敵人。實話實說,我們四個是來自未來火星的特工人員,來這裏是執行一個收集任務的……”當下,方凱將自己一行人的來龍去脈以及關於晶體戰士的事情一五一十說給了翼龍知道。

“就是這樣了。”方凱攤攤手,瞥見其他人陸續醒了過來,就招呼他們過來。此時,茨克萊星人已經被翼龍用光圈囚禁住了,不怕他們偷襲。況且,茨克萊星人還在昏迷中呢,也不知什麼時候會醒。

翼龍不住點頭,聲音顯得激動:“你們如此幫我,又能坦誠相待。我、我想跟着你們,去執行接下來的任務。”迦釋奇模樣誠懇,話語懇切。

方凱四人對視一眼,都看到對方面上的錯愕。

他們萬萬沒有料到,迦釋奇居然會有這樣的想法。要知道,他們本身來自火星,更來自未來,到地球只是爲了收集晶體戰士殘骸。而且最重要的是,再過兩年,地球就會被核戰毀滅。如果,如果迦釋奇跟了他們,不知道會不會對歷史造成什麼改變?【後來事實證明,方凱等人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因爲恐龍本就屬於已毀滅的種族,而且神泉附近是獨立時空,所以迦釋奇不對地球此後的歷史產生任何改變。要毀滅的,終究會毀滅。】

想到這裏,方凱不禁有些猶豫。 純白心臟 他的猶豫透露在面上,迦釋奇看到,不禁有點不安。剛它跟瑞文等瑪雅後裔聊了一會,知道現在自己算是“孤兒”了,無依無靠。如果特工隊不收留自己,它真的不知道該去哪裏。神泉它呆膩了,也不想留在這裏,守護什麼神祕的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