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說白月花珍貴,是因爲三界中只有魔界種的白月花開花了,魔界的白月花乃是魔尊親手種的,萬年來開一次的白月花竟然提前開花了。

而且剛好是魔尊成婚的那一日,嵐逸覺得欣喜,又覺得有些惆悵,因爲這一次與魔尊殿下成婚的人終究不是安連城那個女子。

嵐逸曾經埋怨過安連城那般的對魔尊,可是後來他也見到過安連城爲魔尊所付出的一切,他更加的肯定了其實安連城是值得魔尊愛的,可惜佳人已經不在了。

所有來客手中都有着一隻白月花,而這天然的瀑布無疑讓這一次的婚禮更加的盛大,左歌起來說道,“這是幾百年前本尊種在紙鳶閣的白月花,那時候我對那個人說,等到白月花開的那一天你就回來吧,這一等便是幾百年。

如今正好是六百年的時間,何其有幸本尊能夠與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而如今花開的時候正是本尊成婚的時候,實在是上天成全。

唯美的場景,四周都是花瓣所有的魔人守在兩邊,他們都知道這一次一點的差錯都不能夠出,一抹紅衣的身影出現的時候,左歌的眼眸間只看到她了。

這一條距離如此的近,卻是隔了幾世,輪迴……錯過……契約,終於他們走到了這一天,身着紅衣的女子被人攙扶着來到了左歌的身邊。

左歌緊握住她的手,未來的路,我們一起走,我不會放開你的手!

他緊緊的握着她的手,絕不放開!烏衣與清月坐在高堂之上,烏衣總覺得謠汐怪怪的,今日怎麼要人攙扶着進來呢?總覺得有哪裏不對。

只不過看着左歌情深不壽的樣子,烏衣也沒有多想,但願一切都是自己想多了罷了。

今日不知怎麼的,素素與未晚都沒有來,所以左歌只能無奈的嘆了嘆氣,“一拜天地!”

左歌與謠汐拜堂,只不過謠汐那邊是有人攙扶着的,烏衣與清月不解的看着彼此了,不懂謠汐到底怎麼了。

不過這個時候不適合說這些,因爲這是左歌的大婚之日,雖然烏衣從頭到尾都感覺到了哪裏有些不對勁,不過想到了謠汐的性子,烏衣沒有說話。

或許是因爲謠汐受傷了所以纔會如此,這是個不論有誰有什麼舉動,都是決不允許的烏衣想要的只有左歌成婚,破解三世的詛咒!

“二拜高堂!”

左歌牽着連城的手拜向高堂,至始至終左歌的嘴角都帶着溫柔的笑,與傳聞中左歌的性情大變一點都不一樣,有賓客覺得不解,但是看到左歌如此的呵護嬌妻,也就沒有話說了。

左歌溫柔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女子,連城……等會你醒過來的時候會有好戲看,你是我左歌的妻子,永遠都是唯一的,此生都不變的,說好了一生一世只要你,怎麼會娶其他的人呢。

“夫妻對拜!”行禮!

“魔尊殿下,請問您這一生一世都會愛着魔妃嗎,不論上窮碧落下黃泉,不論生死?”嵐逸說道,這是之前就定下的生死契約,魔尊的婚禮自然要與衆不同。

軍婚也有愛 “我願意!這一生這一輩子,左歌愛的人永遠都是安連城,三生三世情如初!”

左歌此言一出底下的人炸開了,有的人覺得是魔尊說錯了,可是烏衣卻發現了到底是哪裏不對勁,難道這個新娘子不是謠汐,而是……那個已經死去的安連城?

不可能,當初安連城與左歌一起送入魔界的時候,烏衣探了安連城的呼吸,確實死去了,可是沒有想到安連城竟然會在這裏出現,難道是他們的錯覺嗎?不怎麼可能?

只是就算是這樣的生死誓言,新娘還是沒有回答,就在此時有人打斷了這樣的情景,突然而來的人正是他們的正牌魔妃謠汐,謠汐同樣穿着新裝,只是左歌懷中擁着的人卻不是她!

最爽新人生 “殿下,我纔是謠汐!你到底怎麼了?連謠汐也不認識嗎?殿下不要玩好不好?” 所有的人看着突如其來的正牌魔妃,他們不由得面面相覷,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魔尊連自己的魔妃都不認識嗎?

不過怎麼可能,像魔尊那麼精明的人若是連自己的魔妃都認不出,那又怎麼能夠單得起魔尊這個名號嗎?

謠汐憤懣的說道,“殿下,今日是我們成婚的日子,若是殿下要玩,臣妾可以陪殿下以後玩,只不過今日是我們的大日子,殿下……你懷中的那個人不是謠汐!”

前任翻身戰 謠汐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哪裏還有傳說中的高冷,雲清河坐在一旁悠閒的吃着水果,忽『萬『書『吧,ww±□nshub√≯om然他覺得其實魔界的食物也沒有那麼難吃了。

玖玖看着自家相公的樣子,好奇的戳了脣雲清河,玖玖說道,“相公,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爲何奴家不懂?”

“玖玖,等着看好戲就行了,今日的這齣戲名爲李代桃僵!”

慕玖玖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恩……原來是這樣……”

連城此時終於有了意識,他聽到了周圍的聲音,很吵很鬧,她記得自己被左歌關進了天牢,而來被一羣闖進來的人劫走了於是等到連城醒過來時,便是自己看到的這番情景了。

“難道謠汐要本尊告訴父皇與諸位這件事情的緣由?還是說你本來就不是謠汐琴,只是以這身份接近本尊的呢?

哦,本尊忘記了一件事情,那便是……你所偷的離殤劍已經在本尊的手中了,本來本尊想着這一次的事情後再來解決你的,可惜……你自己急着出來送死,本尊也沒有什麼辦法!”

左歌此話一處,幾乎所有的人都挺懂了左歌的意思,原來事情是由謠汐挑起來的,或者說她根本就不是謠汐!

“這裏是哪裏?”真正被左歌承認是魔妃的女子喃喃,她揭開了自己的紅蓋頭,茫然的看着四周,這個地方……

她不認識,可是她看着自己什身旁笑得如同狐狸一般的男子,連城想一定有什麼事情她不知道,卻見左歌握着她的手,“連城,你是我唯一的魔妃,以前永遠都不會變……”

他記起了所有的事情嗎?連城不敢置信的睜大了眼睛,左歌摘下了一朵白月花呆在了連城的頭上,“你看白月花開了,你說過等到白月花開的時候便會嫁給我的!”

連城這纔看到了自己身上着的是新娘裝,自己昏迷的時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連城沒有去多想,看到左歌的神情,她信了,她相信……左歌說的是真的。

可是連城想起了自己的容貌,她的容貌已經毀了,連城退後了幾步,“不要,我的容貌已經毀了,你應該娶的人是她,而不是我!左歌我知道的!”

連城退後了幾步,也許是因爲她的情緒太激動了,失而復得的感覺,不是每個人都能夠體會到的,至少連城曾真實的以爲左歌會娶其他的人,還好只是自己的猜想,還好……

卻不想這時被謠汐有機可乘,她一把抓住了安連城,“左歌,你再聰明也沒有想到安連城不信你!唔,也是你說的都對只不過一些事情你永遠都改變不了的!

比如安連城的命,在十里窖沒能夠讓她死,如今我也絕對不會放過她!”

“你不是謠汐?你到底是誰?”連城的聲音自然是沙啞着,她能夠明顯的感覺到謠汐對自己的敵意,不像是安憶如那一類,也不像是之前遇到的一些女子,而是內斂的敵意。

“你是夜兒……”連城的眼眸睜大了,見挾持自己的人沒有動靜,她就猜到了自己說的一定是說對了,不然她不會有那麼大的反應,“原來你真的是夜兒……”

連城知道如果是其他的人,也許她能夠賭一把,可是如果是夜兒……她發覺自己無法對夜兒進行算計!

“安連城你還想用計謀對付我,呵,你太小看我了,不論你是誰,不論你曾經是誰,我要告訴你們所有人,等到混沌之力聚集之時,便是人神魔三界毀滅之時!”

夜兒笑得猖狂,她知道或許自己今日必然會死在這裏,她就沒有想過要出去,卻不想連城在她的耳中附耳說道,“你挾持我然後離開,夜兒過去的事情從來都不是我想要的結果,既然已經無法挽回,我也不會說抱歉,如今只能夠讓你活着!你要我的命,我也將命賠給你便是了!”

“安連城,我夜兒不需要你假仁假義,當初你將我嫁給太子的時候,你就已經把我當做棋子了,如今又算什麼,同情我夜兒?”

正在此時,左歌擔心的事情擔心了,夜兒從懷中掏出一把匕首,“既然你覺得愧疚那便把命賠給我吧,那樣我們便兩不相欠了,只是來生我們一定不要做主僕,我也不願意遇見你!”

連城知道,她無悔當初做出決定的時候,連城就曉得如今會發生的所有的事情,怎麼會後悔呢?她安連城又怎麼敢後悔呢?

只聽的匕首落地的聲音,有人倒在了血泊中,但是不是安連城而是魔尊,夜兒慌張的退後了幾步,她不是故意的,她只是想要嚇唬安連城,只是沒有想到左歌會突然的衝出來,果然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如同中了魔咒一般,只圍繞着安連城轉動!

“左歌……不要……”連城抱着左歌的墜落的身子,她只是想要補償對夜兒的虧欠,她沒有想到左歌會突然出現擋住了匕首。

不要死……左歌你不要死……都是我的錯……

左歌溫柔的笑了連城如同見到了最初的那個左歌,那時候她是雲亦裳,而左歌還是左歌,可如今她再一次親眼看見左歌倒下去!

是她任性了是嗎?所以纔會一次兩次老天爺來折磨她,是不是她不乖了,所以左歌總是喜歡受傷,可是連城從來只是想要左歌能夠好好的……

左歌抱着連城暈了過去,卻死死的不願意鬆開,連城因爲在剛剛的爭鬥中也受了傷,加之以前的傷口裂開,連城也暈了過去。

她的手與左歌十指相扣,他們只是想要永遠的在一起,可是是不是永遠都沒有人成全呢?

夜兒想要逃跑的時候,雲清河攔住了她的去路,“雖是爲了情愛不顧一切是個癡人,可是卻是個忘恩負義之人,你這樣的人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

左歌一掌打向了夜兒,夜兒口吐鮮血,終於昏死過去場面混亂,本來是魔尊的婚禮卻被攪得一團亂了,最後烏衣出來主持局面。

“今日之事,本尊自然會給各位好友一個說法,但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希望各位速速回到自己的領地,加強守衛,別讓歹人有機可乘那三界之劫看來不會是謠言啊!”

在場的人都知道這一次的事情絕對不是玩笑,於是他們點頭道了句告辭,於是所有的人離開了,只留下了魔界的人還有冥界的雲清河夫婦。

連城彷彿睡了很久一樣,她睜開眼睛的時候感覺自己渾身都要散架了。

一睜開眼時,她所有的感官都敏銳起來,連城走下牀榻看着屋子,這裏最多的便是畫像如同自己夢中所見到的場景一樣,這地方不是紙鳶閣是哪裏,難道她還在魔界嗎?

門輕輕的被人推開了,男子眼中帶着笑意,他的手中拿着的是一盤子的糕點,他將糕點放在了桌子上,道了句,“你終於醒來了,諾,這裏是一些糕點,如果你餓了那便先吃好了!”

連城點頭,拿起一塊糕點,“唔,魔界的糕點越來越好吃了,而且味道竟然也越來越熟悉了,你不知道啊前幾日我在魔界吃的還是那些生硬的肉,現在想想就覺得不舒服。”

連城看着左歌笑而不語的模樣,心中有了一個想法,但是總覺得彆扭不甘心承認,連城說道,“不要不說話好不好,雖然你很好看,但是不說話也會影響你的美貌的!不要告訴我這些糕點是你一個人做的哈!”

左歌噗嗤一聲笑了起來,“你受傷了還這麼貪吃我真是拿你沒辦法,唔,這些糕點確實是我做的,看你的樣子一定挺好吃的!”

左歌溫柔的笑,讓連城忘記了她從十里窖來到魔界以後遇見的那個魔尊,兇殘狠辣……卻唯獨缺了溫柔,所以現在自己面前的那個人纔是美男第一,靈力第二的左歌是嗎?

這味道確實熟悉,連城想起自己在人間的時候,因爲吃不慣廚房燒的飯菜,於是總喜歡讓那時候的夜兒在瓊樓給自己買一些飯菜回來,但是偶爾也會吃到一些精緻美味的糕點。

之前本來是連城因爲飯菜纔去瓊樓的,一直到後來,她是因爲那糕點纔去的瓊樓,可是後來很長的時間,那瓊樓的老闆竟然說從來沒有賣過那糕點,如今看着左歌,她忽然知道了所有的事情,忽然覺得眼睛有些酸澀。

“左歌,你是傻瓜對不對?”若是他不是傻瓜怎麼會在背後做那麼多她不曉得的事情。

左歌敲了一下她的額頭,“是啊,我是傻瓜,若我不是傻瓜我怎麼會愛上你這個笨蛋呢!”

連城緊緊的抱着左歌,真好他們又在一起了,傾心相遇不論緣起還是緣滅,這一生一世至少他們曾經遇見過便好了。

“連城,我們去一個地方吧!那個地方我想你會熟悉的!”左歌打橫的抱起連城,連城猝不及防的只能夠緊緊的把左歌的脖子緊緊的抱住。

“去哪裏?”她有些緊張的說道。

“去了你就知道了!”

“……”

等到左歌將她帶到那個地方的時候,連城才知道原來左歌要帶她來的那個地方是當初他們種下的白月花樹。

那時候她不過百來歲,而他已經是魔界的小小少年,那時候他們的心思都非常的單純不過是希望自己喜歡的小夥們能夠一輩子快樂,那時候左歌對連城說下的是,“連城,若是這裏的花能夠開,那麼我們在一起好不好?”

那時候的安連城一心喜歡雲清河,就算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自己的情緒傷害她都不放棄,所以自然會無視身邊同樣喜歡她的左歌。

而今已經是幾百年了,連城唏噓,還好自己如今只是人類罷了,不然肯定會覺得非常驚悚的!

他們站在白月花下,白月花樹上還有當年他們刻下的字,雲亦裳左歌要永遠在一起,那顆心明明是完好的,可是有一次因爲連城心情不好於是將那顆心給刻成兩半了。

本來當初就是青梅竹馬的兩個人,後來硬生生的要經歷所有的磨難才能夠在一起,這便是命運如今他們還是當初的那兩個孩子,可是如今的他們卻是經歷了很多的事情。

潔白的白月花下,是一對相擁着的男女,女子趴在男子的肩膀上,男子溫柔的爲女子將耳邊的頭髮撩到了一旁。

“若是我能夠洞察所有的結局,當初我一定選擇你,可惜如今的安連城才明白!”連城哭着抱着他,過去的一切不重要可是終究是她安連城傷左歌傷的太傷了。

“我們如今也可以在一起啊!”左歌不在意的說道,趁着連城不注意他捂住了自己的心口,那個地方……因爲被人刺傷了,所以這幾日的時間它越來越疼了,就連嵐逸也說這是絕命的毒,根本就沒有辦法解決。

而同樣的,那一日左歌知道了連城身上同樣中的毒,也許並沒有多長的時間,這是左歌知道的,既然他們彼此都沒有時間了,還不如趁着他們都還在的時候留一些記憶。

他是魔尊又如何,這毒恰好是根據他的體質而設定的,看來那一日那羣人的目標並不是連城,而是他,只不過就算那些人的目標是他,他也會好好的護着安連城的。

左歌與連城兩人在白月樹下坐了下來,左歌說道,“連城當初你是怎麼從十里窖出來的,爲什麼不告訴我讓我去救你?”

說起在十里窖的事情,連城苦笑着搖頭,“那本是安憶如的圈套,既然她一心想要我死,又怎麼會讓人來救我呢,還好那時候有人護着我讓我離開了十里窖,可是那個人卻永遠的離開了!”

“若是我在該有多好就算是我死,我也會護住你在意的人的!”左歌不喜歡看到連城明媚的眼中的落寞,他眼中的安連城應該是永遠的陽光,永遠的太陽,永遠的讓所有的人追逐的人。

他不願意她傷心,從來不願意,就算是那一次的決絕也是一樣的,或許他該說自己慢慢的在忘記連城,如果不是雲清河的賭注,或許他真的與謠汐成婚了,或許他就真的將安連城害死了,還好他沒有做這樣的事情,不然就算最後他成爲了天下的霸主,他也不會開心的。

連城從落下的花瓣中拾起一片花瓣,遞到了左歌的手中,連城將額頭的劉海扒開了,她說道,“你最後是怎麼想起來我到底是誰的呢?”

“因爲一個賭注”,左歌眨了眨眼睛,連城附耳過去,左歌才把所有的事情告訴了連城,連城點頭原來事情是這樣的。

雲清河那一日在大殿中單獨要見左歌,但是左歌對雲清河有着莫名的敵意,所以不願意,後來因爲雲清河的一句賭約於是他答應了。

雲清河說,如果用一個辦法他能夠記起過去的事情那麼他就輸了,如果不能夠記起來,那麼雲清河就輸了,因爲雲清河的模樣就說的像是他自己會贏一番,所以左歌有些不爽的答應了。

最後雲清河使用記憶催眠法,終於左歌記起了自己慢慢消失的記憶,也想起了那個被自己忘記的人,可是如果貿然的行動必然會打草驚蛇的。

於是左歌開始了謀劃,也就是假裝怒氣衝衝的把安連城給抓起來了,然後將謠汐以另外的方法關押起來,謠汐明顯不是那個上古謠汐琴,所以她也不會有謠汐琴的威力,於是打假行動開始了。

不過左歌還是坑了一個人,那便是安連城,當初他與安連城在一起的時候,左歌問安連城,你想要怎樣的婚禮?

那時候安連城白了左歌一眼,哎,我有說嫁給你麼,不過嘛如果誰要娶我肯定要乖乖的將他的所有的錢財奉上的,如果沒有幾百萬兩銀子的人怎麼敢來去她安連城呢?

那時候的左歌還說連城貪財來着,左歌卻是白了連城一眼,你還不如直接的去嫁一座金山銀山好得多!嘖嘖嘖,小城兒這麼貪財可沒有誰敢娶我。

那時候連城心中沒有說出的話是,沒有人素我你娶我啊!可是那句話等了那麼長的時間還是沒有等到,如今已經是兩年後了。

都說人間的時間過得快,其實魔界神界的時間過得更加的快,一不小心幾百年就過去了。

連城似乎是忽然想到了什麼,她問道,“左歌,你是不是還欠我什麼啊?”

左歌撓了撓頭,“有嘛?連城如今你可是本尊的魔妃了!”

左歌摟着她的肩膀,一臉奸計得逞的模樣,反正這一次娶魔妃花的銀子其實該挺少的,嘖嘖嘖如果連城知道了會不會跳牆?

果然下一秒鐘,連城暴躁的說道,“左歌,你又騙我!說好的十里紅妝,我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成爲了你的魔妃!”

連城把臉轉到了一邊去,左歌笑笑,“乖,在幾年前在所有魔人的面前你得到挽情劍的時候,你便是我左歌唯一的魔妃了,這一生一世你都是我的魔妃。”

“如果是我成了鬼呢?”連城想也不想話就從口中說出來.

“你變成鬼,那你也是我的鬼妃,從來都不會改變的!”左歌霸道的把連城的肩膀擁住了。

如果連城知道那是他們最後一次的相聚,那麼想必連城一定不會選擇與左歌拌嘴,而是好好的珍惜左歌對吧!

“連城,第一次你以凝司的身份出現在我的面前的是時候,我就知道其實你本就該出現在我的身邊。”

因爲你是安連城我是左歌,這個世界上沒有比我們更配的人。

左歌緩緩的將頭擱在了連城的肩上,久久的沒有說話……只是連城溫柔的笑,她說,左歌,你知道嗎?其實離開了你的那些日子我才知道原來你在我身邊的時候把我保護的多好,後來我在十里窖落難,我唯一想到的事情就是我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因爲有左歌在我的身邊,因爲我要與左歌在一起!

曾經是左歌保護我,如今安連城要保護左歌,可是我猜來到魔界,就有人說左歌你要成婚了,你要成婚了,那麼安連城還來尋覓你做什麼?那時候我相信你是忘記的,我始終相信你只是短暫的忘記了我而已,左歌你看我還是等到了你回來對不對?

清月靠在烏衣的肩頭,“相公,也許他們纔是最登對的,因爲我從未看到過歌兒爲那個女子如此的上心!”

烏衣點頭,“他們之間也說不清楚是劫難還是緣分了,只是他們註定要糾纏在一起。”

清月勸着烏衣離開,他們都知道左歌受傷了,留下的時間其實不多了,這件事情不知道的恐怕就只有安連城了,對這個女子的勇敢清月是佩服了。

該是怎樣的信念支持着她,失去了一切還想着守護自己最初的愛,容貌甚至她都不在意了,清月相信這個世界上最愛左歌的人,必然是清月!

“相公我們走吧,不要打擾他們了!”清月拉着烏衣,烏衣反轉着牽着清月的手,他從來都不知道原來自己的兒子中最專情的人竟然是左歌。

一場無花無果的愛戀,左歌堅持了三生三世,堅持了一輩子,堅持到所有的人都終於忍不住放棄了。

雲清河也在不遠處的地方看着連城,他們終於和好了是嗎?連城經歷了那麼多的事情終於可以與左歌走一段路了,他們之間的生死許諾,人神魔三界從來都沒有人能夠超越!

連城知道你最終有了歸宿,或許我真的該放開了,雲清河的眸子垂下,若是當初他能夠不顧世俗,如果當初他能夠用自己的真心同樣的告訴連城他喜歡的人是她,那麼也不會讓連城跳下了忘川河。

只是過去的事情說那麼多又有什麼用呢? 黃金左眼 一切都回不到過去了,一切都不可能回到過去了。

“左歌,我念首詩給你聽好不好。”連城握着左歌修長的手,他的手修長如同蔥段一般,偏生的比起其他的手多了更多的美感。

左歌唔了一聲,“好!”

“一生期望,兩世無常……三世回眸不思不忘,說好的不相忘,如今你又在何方?”

“很悲的一首詩……”他嘆了嘆氣,“我不會離開的……”

我也不願意離開……

連城緊握左歌的手,“左歌這一生一世我陪你走,好不好……”

雖然我陪不了你走一輩子……

明明知道走不了一輩子,明明回離開,可是他們都不願意相信命運的悲哀,他們都不願意承認命運的悽婉。

可是左歌的那一句,好啊,我陪你走一輩子,還沒有說出口,他的手緩緩的垂落,他用盡最後的力氣只說道,“城兒,忘了我……”

他的血染紅了她的衣衫,連城終於知道哪裏不對勁了,連城感受不到他的氣息了,她撕心裂肺的喚道,“左歌,左歌……你這個壞人你不是說了未來的路陪我一起走嗎?騙子,左歌你是騙子……”

連城退後了幾步,終於摔倒了。她不敢去看那個男子,她怕才與她許諾了的左歌最終會離開,不……左歌不會離開的……不會的……

說好的一輩子一起走,如今憑什麼他一個人離開了,連城的意識越來越模糊,終於口中腥甜噴出,她倒在了地上,白月花緩緩的飄落,千百年前說好的一段緣,經歷了三生三世終究是無法在一起。

仙山靈境

景初長老看着那慢慢變暗的王者之星,他說道,“看來命劫還是來了,若是那位尊上無法拜託自己的命劫,那麼就永遠無法轉世重生啊!”

另外一位長老看着這八卦陣中的變化,他搖了搖頭,“以我的看法,不過幾日的時間三界必然會經歷一場的劫難,若是我們就在這裏等待我相信我們這仙境也無法存在。”

此時幾位長老有些不解謎團的時候,忽然有個身影從外面走進來,他說道,“若是我們再等下去,到時候說不定便是生靈塗炭,混沌之力的力量幾位師尊肯定比龍淺知道的多,所是我們就這樣坐以待斃,龍淺只知道如果這樣我們最後肯定也會隨之毀滅的。”

“龍淺,閉嘴這裏不是你說話的地方,不許你對你的幾位師尊無理!”龍淺的師尊怪老頭狠狠地呵斥龍淺,如果不是因爲龍淺初次醒過來,他肯定會好好的龍淺教訓一頓了。

龍淺走上前去說道,“此事關乎天下蒼生,若是龍淺就這樣袖手旁觀,這一世都不會安心的,縱然龍淺不過是一個小小的仙童。”

龍淺醒過來的時候,師尊就告訴過他,他的身份是這仙境中的仙童不問世事,在這與人神魔三界隔離開的地方!

幾位仙尊想了想覺得龍淺說的有道理,景初仙尊是幾位仙尊之首,也是他們的師哥。

於是景初仙尊說道,“既然如此,不如派龍淺下界去找那個名爲安連城的女子吧,她的身世之謎必然能夠解開人神魔三界的劫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