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千流挑眉一笑,把她抱在手上:「那你得付出點誠意。」

誠意?

花囹羅眨了眨眼睛,這要她怎麼表示好呢?

「從今天開始,做我的小寵物。」

花囹羅目光一呆,妖孽你連只小狐狸都不放過啊?

不過,在她恢復人身之前,作為一隻狐狸在人生地不熟的異國他鄉,當九千流的小寵物,確實是個不錯的選擇。

想到這兒,花囹羅欣然點頭答應。

「真乖,現在你睡一會兒。」

「……」他又想去哪兒?

「放心,我答應你不會殺了他。」九千流笑顏如花,「但我一定讓他……生不如死。」

禍水妖星:肥宅的逆襲 「……」花囹羅忽然覺得自己做了一個特對不起的那賣家的求情。 不過,九千流的懷裡真的很溫暖,被虐待了好幾天的花囹羅終於抵不住這安逸的懷抱,累極了睡了過去。

但她睡得不是很安穩。

茹妃把她抓去之後,發生了什麼事,她完全沒有印象。小丑蛋去了哪兒,她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恢復真身,她也不知道……

九千流,你說過的,無論我變成什麼樣子,你都會認出我。

現在你可認出我來了?

花囹羅微微擰起眉頭,不能這樣,不要因為有誰在身邊就開始依賴誰。

清嵐離開了依賴花離荒,花離荒把她送到暮雪仙山上了她就依賴尊上,如今花離荒把她趕走了她來到了九千流的身旁,她不能習慣性的又依賴起九千流啊……

不能這樣,這是一種惡性循環。

變成一直狐狸也好,也許做狐狸比做人更簡單,不用太在意離開與被離開,不用在意會不會成為負擔了。

感覺額頭被人輕碰觸了下,有人在耳邊說:「呆在我身邊,什麼都不用想,我會給你我的全部。」

忽然周身變得好暖和,好像躺在剛被太陽曬過的被子里一樣,溫暖一直進入她的身體,身體慢慢充斥了一股暖暖不斷的力量。

她終於陷入沉睡當中,非常安寧的睡眠。

不知過了多久,花囹羅心滿意足慢慢張開眼睛。

嗯?

眼前這人……

啊,九千流又爬她的床!

她連忙蹦起來。

九千流眼睛都沒睜,準確無誤把她重新拉回懷裡,緊緊摟著:「乖乖躺著讓我抱著再睡一會兒。」

花囹羅此時才發現,自己身上鍍上了一層藍色的靈焰,這光芒跟九千流身上的力量是一樣的。

原來不是夢,真的是他的力量讓疲勞與傷痛漸漸遠離她。

九千流……

他慢慢張開眼睛,眸光清澈:「你叫我,我聽見了。」

胡說,她都沒說話,就算她說話了,他也聽不懂……

他美麗的眼睛似乎有安撫的力量,與他對視了許久,她眼皮又慢慢擱上,再次陷入沉睡當中。

九千流抬起手,從小狐狸的耳朵下方,摘下一朵花,花朵下有長長的觸手:

「變身蠱……」

他輕哼一聲,指尖藍色光焰燃起。

吱吱

手上長得極像花朵的變身蠱瞬間燃燒殆盡。

懷裡的小狐狸慢慢變回了人形。

他心疼地看懷裡安靜睡著的花囹羅許久,俯下身,在她額頭輕輕一吻。忽然覺得心疼,又將她往懷裡擁得更緊了一些,落在她額頭的唇久久不肯離去。

我說過,無論你變成什麼樣子都會認出你,對你說過的話,我決不食言。

還有就是,丫頭,我很想你。

想得即使這麼抱著你,還是心疼,還是擔心離別就在眼前……

我們是不是曾生離死別過,不然,我為什麼那麼害怕離開你?

花囹羅再次醒來,發現自己正趴在九千流的胸前,九千流正仰躺著,捏著她的……小爪子玩。

若不是看到自己那毛茸茸的小狐狸爪子,花囹羅都以為自己那是漂亮的手了。

碧海風雲之謀定天下 「你在我手上塗什麼東西呢?」雖然知道現在自己說什麼他也不懂。

九千流看了她一眼,當然不會回答,這個能去她手上傷口的痕迹。

唉,看來她還得去學一門狐狸語言,才能好好溝通啊……

她欲收回爪子,九千流拉著沒動:「別動,這個藥膏能去掉你手上的疤痕,我給你揉揉,很快就好了。」

手上……呃,好吧,他用詞還真委婉,明明就是爪。而且去什麼疤啊?皮毛擋著又看不到,誰還在乎有沒有疤痕?

感覺手被他揉得暖暖的,他放開了,很滿意看到她的手又恢復了白皙。

「怎樣?還跟以前一樣好看吧?」

她能認為他是存心的嗎?

不跟他一般見識,花囹羅隨意點點頭。

九千流將她抱起來,親了一下:「走,睡飽了咱們去吃飯。」

花囹羅有點懵,他剛才是親她的嘴了嗎?大色鬼,連只狐狸他都不放過,還說什麼母的勿近。

討厭討厭,提起爪子連擦了好幾次嘴唇。

不過看到桌上,居然都是她愛吃的菜時,花囹羅立刻選擇原諒他了。

然後花囹羅又開始懷疑,東越國將狐狸視為神獸的習慣是不是因為,九千流天生就喜歡狐狸的緣故啊?

不然,九千流怎麼會對她這隻小狐狸這麼好?直接抱在腿上,一小口一小口喂著她吃。

這待遇倒也不賴,只是有點無奈。因為九千流對待他寵物方式,就跟以前他對她一樣好。

難道,以前她就被他當寵物逗著養呢?

「殿下,藍顏與北燕公子求見。」如畫來報。

「讓他們進來。」

「是。」

藍顏跟北燕進來,身後還帶著兩位國色天香的大美人。

當然,再美的人,來到九千流的面前,不論男女都會暗淡無光。

藍顏一踏進門就說:「三殿下這幾日可真掃興,居然連紅顏坊的酒會也沒來參加。我今日特意帶了兩位紅顏坊的美人來你府上坐一坐,跟你討個說法。」

九千流用手帕擦擦小狐狸的嘴,才抬眼看進來的三個人:「抱歉,本宮這幾日有要事在身,未能應邀前往……」

北燕撫袍往椅子上一坐:「三殿下的要事,該不會又是陪哪位大美人兒吧?」

花囹羅心裡無限鄙視,還說什麼不近女色,看著紅顏坊的酒會都來了。他不去,兩位美女也自動找上門來了。

「確實是陪一位美人。」九千流將魚肉挑了刺,送到小狐狸的嘴邊。

花囹羅直接將他鄙視到底,用力一吹把他筷子上的魚肉給吹掉了。

「淘氣。」九千流重新又夾了一塊送到她嘴邊,「你再吹我就當你吃醋嘍。」

誰有那功夫去吃花心大蘿蔔的醋啊?花囹羅張嘴把他筷子上的魚肉給吃了。

「能讓三殿下捨棄一個紅顏坊陪伴的定是絕世佳人,不如三殿下給我們瞧一瞧芳容?」

九千流微微一笑百媚生:「不就在本宮懷裡么?」

從剛才就很拘謹的兩位美女,聽到九千流說的美人是他膝頭上的狐狸,頓時都鬆了一口氣。

穿粉色衣裳的姑娘行禮道:「小女子紅顏坊瓊枝,曾用長笛與三殿下的鸞鳳琴和過聲,不知殿下是否還記得?」

九千流一心喂著膝頭的小狐狸:「不記得。」

瓊枝面色微變,尷尬退場:「都怪小女子的技藝太拙劣,沒能入殿下的耳。」

穿鵝黃群的女子道:「小女子芳雪,久聞殿下精通音律,芳雪寫了一首曲子,可否請殿下指教?」

「要說音律北燕更是東越第一人,芳雪姑娘讓他聽了便是。」

九千流依舊連頭也沒抬一下,更別說看那兩位美女的臉了。

花囹羅推開了他的筷子。

「吃飽了么?」

花囹羅點頭,不止是飽,都吃得有點撐了。

「很好。」

重生嫡妃:皇叔,等一下 藍顏看他們請了紅顏坊今年評出的最美姑娘都沒能讓九千流看一眼,有些尷尬了,他起身走向九千流。

「三殿下這隻小雪狐可真漂亮……「

他的手才剛想伸出來摸摸小雪狐,立即被一道藍色的力量轟開,翻倒在地,驚愕的看著九千流。

在場的其他人也被他溫柔的暴擊給驚呆了。

九千流將小狐狸抱在手上站起來:「抱歉,忘了跟你說,她是你們多看一眼都不行的存在……「

藍顏看著即便是發怒,也像在微笑的九千流,居然有點微微顫抖起來。

九千流華袍及地,走到他身邊:「不要再白費心思,本宮不會再回紅顏坊了。」

「那可是殿下一手創辦起來……」

「若是它對你們也沒有意義了,就散了吧。」

北燕扶起藍顏,搖搖頭:「算了藍顏,回去吧。」

藍顏雖心有不堪,但最後還是不敢忤逆,離開了。

花囹羅倒是被他們的舉動勾起了好奇心,她還以為紅顏坊是類似……青樓一樣的地方。

九千流的聲音從上方傳來:「很好奇紅顏坊是什麼地方對吧?」

好吧,對寵物說話也是飼養寵物的原因之一。

九千流自顧說道:「紅顏坊每年都會有琴棋書畫技藝比賽,能吸引大量才子佳人前來,時間一長紅顏坊就成了才華聚集地……不過這根本不是我的初衷,我不過想通過紅顏坊找到我夢裡的那個人罷了。」

他夢裡的那個人?

對哦,九千流說說,他經常做一個夢,夢裡總會追隨一個背影,可那背影轉過身時,他的夢就醒了。

但後來他說遇見了她之後,夢裡那個人回頭,就變成了她。

看來,他所說的那個夢是真實存在的。

因為紅顏坊,九千流成了世人口中風流的紈絝子弟,自己擁有傾城容貌,同時又喜好搜羅美人,建立了一個紅顏坊。

又因為紅顏坊聚集了很多才華,九千流的鸞鳳琴成了世間一絕。

「如今我已經找到了夢中的人兒……」

所以什麼紈絝子弟,什麼絕世琴藝,什麼紅顏坊對他而言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她在。

他輕輕摸著懷裡的小狐狸嘴角笑容滿溢:「小狐狸,我忽然好想做一件事。」

就他這壞壞的眼神,一定不是什麼好事!

果然他說:「你是不是該洗澡了?「

我不要!

花囹羅聽這就竄了,九千流一把將她按在懷裡:「沒關係,我會跟你一起洗。」

閃婚甜妻:裴少的千億寵兒 那才見鬼呢! 但是,區區一隻小狐狸,哪裡能反抗得過九千流,沒會兒兩人就到了浴池旁。

這場景有點像她第一次遇見九千流的時候,四面紅綾瀰漫,水中花瓣飄蕩。

不同的是,這浴池很大,池邊長種著花,有點類似藏紅花,葉子細小,但花朵很大。

總之,這就是一個華麗古典的游泳池。

想到又要看到九千流那勾魂的身體,花囹羅反口就咬了九千流的手。

「淘氣,我要懲罰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