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說,如果這個客戶真的要買車,她至少能提兩千元。

更何況張咪說的還是超級富豪,那豈不是至少要買一百萬的車,那樣的話她就能提將近七千塊!

七千塊夠她交兩個月的房租了。

“那!看到了嗎?”張咪指着秦巖說。

“哪啊?”齊霞雖然看到了秦巖,但是根本就沒有把秦巖當成超級富豪。

而且她掃了一眼,除了唐裝男人像富豪外,其他人根本不像。

“那個穿阿迪的二十多歲小夥!”

“嗯?什麼?不會吧!他是嗎?那阿迪一看就是地攤貨!”齊霞滿臉的不信。

在齊霞看來,秦巖他們一夥人加起來也不一定能買得起一個輪胎,更別說是汽車了。

“我騙你幹什麼!你快去!他今天去我們樓盤,眼睛都沒有眨,直接買了一套別墅!而且是全款!”

“你可不能騙我啊!否則我肯定讓同事們笑死了!”

如果齊霞接待了秦巖,而秦巖最後卻什麼都沒有買,同事們會笑她沒眼光。

這種土鱉一眼就能看出是鄉巴佬,怎麼可能買得起奔馳。

“你如果不相信我跟你去!”張咪拉起齊霞的手往外走。

“好吧!我信你了!”齊霞無奈地點了點頭,跟着張咪向外面走去。

展示大廳裏面,秦巖他們正被人嘲笑着。

李天霸攥緊了拳頭,咬牙切齒地說:“主人,讓吾把他們的店砸了吧!”

在光天化日之下砸別人的店,那是要負法律責任的。

秦巖雖然有高先生、王天進等人罩着,但是最好還是不要惹事。

秦巖擺了擺手,示意李天霸不要衝動。

“秦哥,您來買車了!”張咪走到秦巖面前,畢恭畢敬地和秦巖打招呼。

“秦先生,你好!我是張咪的同學,也是這裏的銷售代表,您想買什麼樣的車,我給你介紹!”

齊霞也非常客氣地說,不過不像張咪那樣恭敬。

畢竟她覺得秦巖不像是大富豪。

“哦!是張咪啊!你好你好!”秦巖先和張咪打招呼。

“你幫我介紹一輛百萬元的車吧!”緊接着,秦巖對齊霞說。

齊霞點了點頭,做了一個標準的請的手勢:“秦先生,這裏請!”

在齊霞的引領下,秦巖來到了奔馳s級的展覽區。

看到齊霞帶着秦巖去了奔馳s級的展覽區,安紅撇了撇嘴,不屑一顧地說:“窮小子裝大尾巴狼,也不怕露陷了丟臉!還有你們那個銷售代表,真是一個傻缺,難道看不出那傢伙是鄉巴佬嗎?”

女銷售代表也露出了嘲諷的笑容:“那個齊霞腦子有問題!別管她,咱們繼續看!”

展廳的其他人也是一陣無語,紛紛嘲諷起齊霞,覺得她沒有眼光。 這些人嘲諷的話,秦巖都聽在了耳中。

原本秦巖只想買一輛一百萬的車氣氣他們,但是秦巖現在不這麼想了。

既然打臉那就狠狠的打!不痛不癢的打臉太沒有技術含量了。

“先生,這輛是s320,雙渦輪增壓,商務型的是92萬,豪華型的是108萬。”

齊霞左手抱着銷售夾,放在胸口,伸展右手做了一個請的動作,給秦巖介紹起來。

“哦!那一輛s500的怎麼賣?”

秦巖雖然對車不瞭解,但是他知道數字越大車越好。

朕的棄後很傾城 “先生,這輛售價199萬。您要的不是百萬級別的車嗎?”

“199萬不也是一百多萬嗎!買了!”

秦巖話雖然說的霸氣,但是心裏面還是有點咋舌,型號就漲了180,但是鈔票卻翻了一倍,真是黑到家了。

不過現在有錢了,也不在乎這些了。

聽到秦巖的話齊霞愣住了,她沒有想到秦巖居然要s500,這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

但是張咪卻覺得太正常不過了。

趙鵬飛家那麼有錢,見到秦巖就像老鼠遇見了貓,嚇得從售樓部直接滾出去了,可想而知秦巖的背景和實力是多麼的強悍。

秦巖買一輛二百萬的車太正常了。

其他人聽到秦巖的話,無論是銷售代表,還是來看車的,一個個都露出了鄙夷的神情,覺得秦巖在裝大尾巴狼。

特別是安紅,靠在唐裝男人的肩膀上撇着嘴冷嘲熱諷起來:“切!又開始裝了,看你一會兒拿不出錢怎麼辦?”

“齊小姐,開單吧!”秦巖坐在沙發上,語氣平淡地說。

“有些人啊天生狗眼看人低!”秦巖靠在沙發上,擡起頭似有意若無意地向安紅望去。

他這句話就是說給安紅聽的。

安紅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秦巖在譏諷她,當即抱住雙臂,不屑一顧地看向了天花板:“切!先付了錢再裝吧!”

“秦先生,真的開單?”齊霞有點反應不過來。

婚迷妻心,大叔別鬧了 這可是二百萬的大單子啊!如果秦巖真的買下來,我的提成可以達到一萬四。

一萬四是一個什麼概念,夠她半年的生活費了。

“當然了!而且是全款!”秦巖一邊說着,一邊拿出銀行卡拍在了茶几上。

“好的!好的!秦先生,我現在就去!”齊霞激動的滿臉通紅,整個人就像打了雞血一樣,轉過身踩着高跟鞋,“噔噔噔”地向財務走去。

嗯?什麼情況?

醫品至尊 所有的人都不淡定了!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來,秦巖這是真的要買了。

“他真的能買起?怎麼看起來不像啊!”

“等一等吧!一會兒就知道結果了!”

“……”

銷售代表們在議論,看車的客人也在議論。

安紅黑着臉緊緊地盯着秦巖,恨不能吃了秦巖。

不一會兒,齊霞拿着籤售單帶着財務出來了,她現在還沒有從巨大的喜悅中釋放出來,說話的聲音還帶着一絲顫抖:“秦先生,請您在這裏簽字吧!這是刷卡機!”

秦巖點了點頭,拿起筆在籤售單上籤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後故意擡起頭向安紅瞟了一眼,放下筆又將銀行卡交給了財務人員。

這一刻,所有的人都不再說話了,一雙雙眼睛緊緊地盯着刷卡機,就像在看一場驚險刺激的探險片或者是恐怖片。

財務人員刷完卡,將刷卡機交到秦巖的手上,請秦巖輸入密碼。

所有人都將心提到了嗓子眼,伸長脖子向秦巖的手指看去。

似乎秦巖的手指現在就是整個世界的主宰一樣。

“嘀嘀嘀”的聲音接連從刷卡機上響起,然後“吱”的一聲,刷卡機將籤售單推送出來。

“啊!居然刷卡成功了!”

“他真的買下了!原來是真土豪啊!”

“我去!我眼睛沒有瞎吧!這怎麼可能?這……”

驚歎聲頓時在展示廳響起,所有的人都陷入了極大的震驚中。

秦巖簽完字,擡起頭掃了一眼在場的所有人,在心中暗笑起來,這只是開始,震驚還在後面呢!

當秦巖看到安紅後,他故意挑起眉毛,露出一副挑釁的表情。

雖然說對女人這樣做有失風度,但是有些女人太不要臉了,就應該狠狠地打她們的臉。

安紅看到秦巖挑釁的神情,氣得臉色發紫,嘴角抽搐。

“先生,這是您的車鑰匙,你和我們來驗車吧!”

齊霞將車鑰匙交到秦巖的手上,她因爲太激動,車鑰匙在半空中都跟着她的手在一起抖。

秦巖接過車鑰匙,扔給了狐青娘:“青娘,這輛車是給你和小媚買的!你以後買菜做飯就開這輛車吧!”

嗯?什麼?我沒有聽錯吧?買菜開s500?

所有的人都驚訝無比地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

“主人,這……這不合適吧!”狐青娘有些不好意思。

“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你是我們家的人,雖然只是一個保姆,但是規格不能降!”秦巖笑眯眯地說。

“對了,齊小姐,那輛車多錢了?”秦巖指了指唐裝男人準備給安紅買的車。

“秦先生,那輛車最高配置五十萬,最低配置三十萬!”

“我去!才五十萬啊!我還以爲是什麼牛逼車呢!”

停頓了一下,秦巖譏諷地說:“我家的保姆開的都是兩百萬的車,有的人當小蜜卻只配開五十萬的車,而且還天天被人草!天天被人搞!前面完了後面,上面完了下面,你說這買賣是不是太虧了?”

秦巖眯起眼睛,笑眯眯地看着安紅,眼中寒芒閃爍。

聽到秦巖的話,所有的人都瘋狂了,紛紛在心中豎起了大拇指:

我勒個去!這臉打的爽啊!絕對值一百一十分!

這逼裝的六啊!太牛逼了!

哥啊!你這話罵的太狠了吧!雖然只有兩個髒字,但是卻把那位美女心酸的生活狀態描述的淋漓盡致啊!小弟我佩服啊!

不得不說,最牛逼的炫耀就是低調啊!這小夥子以後絕對是裝逼打臉高手。

但是安紅和唐裝男人聽到秦巖的話,卻紛紛變臉。

他們也知道秦巖說的是他們。 “小子,你什麼意思?” 猛獸博物館 唐裝男人瞪大眼睛,滿臉兇相地看着秦巖,那眼神就像兩把尖刀一樣。

“老公,我也要你給我買兩百萬的車!”安紅咬緊牙,憤憤不平地說。

雖然秦巖說的話比較難聽,而且也把她的臉打的“啪啪”響,但是秦巖說的的的確確是事實。

一想到自己每天晚上被當成狗一樣對待,安紅就氣得渾身發抖。

別人只是一個保姆,買買菜做做飯,開的居然是s500,自己堂堂一朵花,都快被人玩成蜂窩煤了,卻只配開c200的車,安紅心裏面不平衡。

“我的小祖宗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前幾天剛剛跟我那侄子拿下一個項目,錢都投裏面去了,今天給你買車刷的都是信用卡啊!”

聽到安紅的話,唐裝男人顧不上和秦巖叫板了,趕快和安紅講道理。

“哼!你不愛我!”安紅裝出可憐巴巴的樣子說,眼底都溼了,兩行委屈的淚水眼看就要流下來了。

“哎呦喂!我的姑奶奶,你……”

唐裝男人苦着臉,繼續安慰安紅。

其實唐裝男人和安紅都不知道,秦巖剛纔那樣說,就是要讓他們兩個鬧矛盾。

所謂殺人不見血的最高境界就是這樣。

秦巖懶得聽這對狗男女嘰嘰歪歪,從沙發上站起來說:“你們這裏最貴的車是什麼車?”

“啊?您還買?”齊霞睜大了眼睛。

“當然了,我家保姆都有車了,我不給自己買一輛說不過去吧!”秦巖的話非常霸氣。

“那是!那是!請跟我來!”

齊霞現在有點興奮過頭了,她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幸運了,今天居然遇到了這麼豪的一個客戶。

幸虧我當時聽了張咪的話,否則好幾萬佣金就沒有了!我明天絕對要好好的請張咪吃一頓。

韓國料理還是意大利套餐呢?

就在齊霞想着怎麼感謝張咪的時候,“砰”的一聲,她撞在了展示廳的柱子上。

“不好意思啊!我走思了!”齊霞揉了揉額頭,有些不好意思地說。

秦巖笑了笑,什麼也沒有說。

看到齊霞帶着秦巖向邁巴赫走去,唐裝男人腦中靈光一閃,一邊譏諷秦巖一邊安慰安紅:

“寶貝!剛纔那個傢伙是在裝逼,那車就是給他自己買的!他是在逗你玩呢!我的小寶貝!你怎麼就那麼容易上當呢?”

聽到唐裝男人的話,安紅愣怔了一下回過神來了。

對呀!我怎麼那麼笨啊!比這小子土豪的人多了,卻沒有聽說過給保姆買車,這小子剛纔是故意氣我的。

看到安紅被自己安撫住了,唐裝男人長長鬆了口氣。

還是老子聰明,一眼就識破了那小子的陰謀詭計。

其他人聽到唐裝男人的話,都覺得特別有理。

齊霞原本激動的心情頓時在瞬間跌到了谷底,她也覺得唐裝男人說的對。

不過秦巖既然是自己的客戶,而且已經買了一輛車,那肯定是不能怠慢的。

來到邁巴赫前,齊霞收拾了一下失落的心情,畢恭畢敬地說:“秦先生,這是我們展廳價格最高的車了,現在只有這一輛,兩百八十八萬!”

秦巖打了一個響指,笑着說:“買了!刷卡吧!”

秦巖剛纔就聽到唐裝男人的話了,只不過沒有反駁他。

一直以來,秦巖都喜歡用實際行動打別人的臉,不喜歡用嘴炮打別人的臉,那樣太沒有技術含量了。

“您還買?”齊霞睜大了眼睛。

“當然了!”秦巖點了點頭。

“我勒個去!又買了?這也太牛逼了!”

“不是一般人啊!唐裝老男人又被打臉了!”

其他人紛紛議論起來,饒有興趣地打量起唐裝男人。

唐裝男人陰沉着臉,氣得攥緊了雙拳。

不一會兒,齊霞將手續拿過來了,畢恭畢敬地遞到秦巖的面前。

秦巖點了點頭,按照程序簽字刷卡。

“對了!剛纔有人說那輛s500是我給自己買的,不是給我家保姆買的,你現在把戶過到她的頭上。”秦巖指着狐青娘說。

廚道仙途 “我不像某些人,買不起卻偏偏詆譭別人,真是下流加齷蹉,無恥加卑鄙!”

唐裝男人聽到秦巖的話,氣得差點吐血,這是赤條條的打臉啊!

他真想打回去,可惜他沒有這個實力。

這就是現實,在牛人面前千萬不能裝逼,否則會遭到雷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