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加什麼好感度?沒看宿主沒開竅么!

小夥子自我攻略玩的挺好?是病!得治!

立誓要守護的人沒能同行,領隊的將軍陸鴻滿心不忿,連看向瓊熒的眼神中都帶上了隱晦的不服。

全速前進?小皇帝說的倒是好聽!

皇上素來養尊處優,他就不信小皇帝能受得了這趕路的苦! 吳菲菲吳兵一臉懵圈地進了院子。

剛進去,就看到了院子裏的大游泳池。

吳菲菲直接驚呼起來:「這裏……這裏有游泳池?」

「天吶,這……這真的是游泳池?」

方慧關上門,笑道:「哦,這是個室外游泳池,天氣好了,在這裏游游泳還是不錯的。」

「你們也知道,游泳在所有的運動項目里,屬於最好的鍛煉方式了。」

「我平時就喜歡在這裏游泳!」

吳菲菲吳兵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配游泳池的別墅,就算是在國外,也很罕見啊。

這得是多麼富豪的人,才能住得起這樣的別墅啊!

兩人茫然地進了屋,此時,屋內的奢華,已經無法讓他倆震撼了。

確切地說,見識到外面的游泳池之後,這屋裏的裝修再奢侈,他們都能接受了。

畢竟,這才是富豪的標配啊!

方玲吳衛國坐在沙發上,兩人也是震撼至極。

「慧,這房子,真是你家的?」

許半夏抓住機會,立馬道:「沒錯。」

「這房子,是我老公的。」

「我老公幫幾個老闆投資,賺了幾個億,他們合夥買了這套房子,送給我老公的!」

許半夏原本不想炫耀,但今晚,這些人輪流嘲諷林漠,她也實在是忍不住了。

既然你們看不起我老公,今天,我就要讓你們知道,我老公到底有多大本事!

方玲瞪大了眼睛:「什麼?」

「這是你老公的?」

她看向方慧,方慧尷尬地一笑:「哦,沒錯,是林漠的。」

「林漠孝順我們老兩口,所以,專門把我們接過來住。」

「這不,林漠還要把房產證登記到我們名下呢!」

方玲一臉震撼:「他……他還會搞投資?」

「什麼投資啊?」

許冬雪嗤之以鼻:「什麼投資,就是瞎貓撞見死耗子唄!」

「運氣好,才賺了。如果輸了,估計人已經沉到江里餵魚了!」

許半夏瞪了她一眼:「你倒好,好幾次都差點餵魚了。」

「要不是林漠,我們現在都不知道該去哪兒給你上墳了!」

許冬雪大怒:「你說什麼?」

許半夏針鋒相對:「我說的不對嗎?」

「前幾天,你們被人抓走,差點沒命,是誰救你們的?」

「黃良那倆耳朵,現在還沒拆線,你們這麼快就忘了啊?」

許冬雪惱怒至極,卻又無法反駁,只能憤憤地將頭轉到一邊。

許半夏冷笑一聲,她今晚是不打算對這些人客氣了。

誰看不起我老公,我就要跟你們懟到底!

吳衛國慢悠悠地道:「投資這東西,有時候運氣是很重要的。」

「年輕人,做事要慎重。」

「這次能賺一筆,下次就未必會有這麼好運了。」

方玲連連點頭:「是啊。」

「你三姨夫在國外這麼多年,投資方面,也不敢說穩賺不賠。」

「年輕人,做事還是要沉穩點。」

「有些事情,你輸不起的!」

「輸一次,可能就是傾家蕩產,甚至家破人亡!」

林漠平靜點頭:「多謝指點。」

吳衛國不屑一顧,在他看來,林漠肯定就是憑着運氣賺了一筆,所以許家才有這樣的條件。

而這種生活,並不穩定,因為林漠不可能每次都運氣好。

所以,他現在對許家人,並不羨慕,反而有種鄙夷。

這種投機取巧的行為,他一向都不放在眼裏的。 他戲謔地笑了一下:「就算我變了,但我還是我,你喜歡的就是我。」

「不一樣的,」時繁星抬起頭來,道:「我喜歡的是先生。」

「我是啊,你好好看看我,你記憶中的先生不就是我現在的樣子?」

「可是我喜歡上先生的時候,我根本不不知道他長得什麼樣,我喜歡的是他的溫柔,他的沉穩,他無條件的包容我對我好,他長什麼樣子是什麼聲音根本就不重要。如果我只是喜歡這張臉的話,那封雲霆也有。」

「哈!」他氣笑了:「繁星,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拿我跟封雲霆比?他都對你做過什麼,你都忘了嗎?!」

「我沒忘!」

「我要是你,我就永遠都不會原諒他!看着他輾轉發側,看着他痛哭流涕,跪在你面前懺悔!而不是心軟的還陪他演什麼恩愛夫妻!」

時繁星急急道:「我陪他演戲是為了讓封爺爺開心一些,也為了讓孩子們能健康成長……」

「那個老頭子跟你有血緣關係嗎?他生過你養過你嗎?還是給過你花不完的錢?都沒有的話你顧念他幹什麼?!你是閑的慌,還是天生愛管閑事?」

這話聽得時繁星也來了點脾氣:「先生,他畢竟也是你的爺爺!你想回封家,不也是為了在他的晚年陪伴他嗎?你怎麼能這麼說……」

「我……」

「先生,我覺得今天我們的情緒都不太好,都應該冷靜一下。我……我先回去了,你也好好休息一下吧。」

趁他還沒反應過來,時繁星快速從他的禁錮中掙脫開來,奪門而出,快速下了樓。

天空中太陽火辣辣的,可是她心裏卻吹着冷風。

先生……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原本跟先生久別重逢的喜悅已經蕩然無存,有的只是悲涼和鬱結。

或許……他說得對。

人都會變的。

那個溫柔而強大的先生早已經消失在了那場車禍里,那段去往機場的路上。

叮鈴鈴——

電話響起。

是沈如意。

她接起:「如意?」

「繁星,你現在還在薔薇花園嗎?」

「對,你怎麼知道……」

「是陸爵讓我來接你的,」沈如意忽而驚喜道:「我看到你了!」

很快,她的紅色轎車就停在了時繁星面前。

沈如意不由分說的拉着她的手,直接把她塞進了車子裏,然後飛快的開車離開,沒一兩分鐘就開出了薔薇花園,匯入了熱熱鬧鬧的車流里。

「繁星,你沒事吧?」

「啊?沒事啊,怎麼這麼問?」

沈如意撓了撓頭:「陸爵說你可能有危險,讓我趕緊過來帶你走。」

「有危險?」

「嗯啊,他看起來很急,我也沒來得及問清楚。不過他那麼聰明,我們聽他的就對了。」沈如意道:「哦對了,陸爵還讓我轉告你一句,你剛剛見的那個人不是先生。」

時繁星驚了一下。

「……不是先生?」

「對,陸爵說了,你跟先生之間的一切,他是親眼見證的,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帶你去見他,他會告訴你一切。」 第225章

此時在辦公室內,所有人都聽到了蕭馨然的話,有的人當場臉色就變了!

「戰部的劉副官?那可惹不起啊!」

「是啊……這到底怎麼回事?」

「這廠子怕是開不成了!」

大家越討論越激烈,最後翻臉比翻書還快,全都把矛頭對準了蕭綺夢!

「蕭老闆!這訂單要是完不成!你可要負責人啊!我們合同都簽了!」

「對啊!你要賠償違約金的!」

「為什麼這種事情你們不早說呢?」

蕭綺夢看到他們這個樣子,也是心中叫苦,剛才是你們迫不及待非要簽合同的。

「大家……大家別急……」蕭綺夢低聲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