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聽到這兒也就沒有再繼續說什麼,服務員拿上菜單則狠狠的瞪了陳長壽一眼,似乎根本不相信對方能夠有錢吃的起這裏的飯菜。

點完菜後陳長壽自然又和他們聊起了學習上的事情,從中得知沈靜文最近幾次考試發揮有點失利,但卻依舊保持住了年級第一的位置。

“靜文你不要有壓力,成績名次這種東西沒必要去爭的厲害,只要保持住平穩的水平就好。”

陳長壽提醒了對方一句。

“我知道了大哥!”


沈靜文用力點了點頭。

至於沈偉傑的成績陳長壽剛纔在學校已經看了,他發現這小子理科成績非常完美,但文科成績就有一點點低迷。

“你小子回去好好看看歷史,那種東西死記硬背就行,只要多看幾遍保準能夠記住,明白了沒有?”

陳長壽拍了拍沈偉傑的肩膀。

“大哥你就放心吧!”

幾個人有說有笑的聊着天,服務員卻在旁邊淡漠冷笑,心裏暗道等結賬的時候看他們怎麼裝下去。

天元大酒店做菜的速度比較快,十分鐘不到就將所有的東西呈了上來,沈偉傑看到龍蝦鮑魚後忍不住嚥了咽口水。

“快吃呀!”

陳長壽看到自己弟弟這個滑稽模樣,趕緊給對方拿過一隻大龍蝦放在了他的面前。

這種海產品沈家根本沒吃過幾次,畢竟之前的家境非常不好,就連吃肉都要考慮上很長時間。

而今天毫無顧忌的去吃,沈偉傑和沈靜文都低下頭吃了起來,拿起一隻龍蝦就跟着狂吃。至於大廳其他桌上的客人看到後,低下頭小聲議論,有幾個人更是捂住嘴巴露出厭惡的表情。

天元大酒店的服務員見狀,臉上的表情更是越來越精彩,有的甚至還將腦袋扭到別處,不想看陳長壽他們吃飯的模樣。

不知過了多久,大廳裏的聲音逐漸安靜,陳長壽在吃完一個鮑魚後擦了擦嘴巴,起身打算去一下洗手間。 “陳長壽是你嗎?”

就在他剛準備轉身離開,一男的突然從不遠處的地方衝過來。

陳長壽眯起眼 睛仔細辨認,最終纔看清楚對方的模樣,竟然是前幾天碰到的老同學於海鵬!

於海鵬梳着背頭一臉的油光滿面,但看到陳長壽後立馬露出副敬佩的表情。

“老於!”

陳長壽拿起餐巾紙擦擦嘴,和對方打招呼。

“陳長壽你說你來這兒怎麼不告訴我呢,”於海鵬停下來微微皺眉,“這弄的好像我不願意招待你一樣!”

“哈哈哈我只是過來隨便吃點東西,也沒想到你今天也在這兒!”

陳長壽當然知道酒店老闆是於海鵬,畢竟在上次的同學聚會中對方就說明了自己的身份。

然而於海鵬聽到後內心還是充滿了歉意。

要知道那次的同學聚會舉辦的非常不理想,那幾個自以爲是的同學當面羞辱陳長壽,自己卻站在旁邊並沒有打算幫忙勸阻。

直到後面林家大少爺親自過來認錯後,大傢伙這才明白高中同學中混的最好的那個,註定是陳長壽無疑!

“反正我覺得你這個高中同學不夠意思,來我這兒吃飯不提前通知,就是不給我於海鵬的面子!”

他眉頭一挑二話不說直接擡手叫來了服務員。

沈偉傑和沈靜文見狀瞪大了雙眼。

眼前這個男人他們兩個非常熟悉,畢竟江陽一中的榮譽牆上就有他的照片,江陽市大名鼎鼎的企業家於海鵬!

“大哥你和他認識?”

沈靜文小心翼翼的問道。

“他和你哥我是高中同學啊,”陳長壽一臉淡然的回答道,“那時候有段時間還和我是同桌呢!”

於海鵬自從上次聚會就有了和陳長壽交好的打算,再聽到陳長壽如此回答之後便立馬跟着扯進了話題。

“對啊對啊,那時候陳長壽學習就很好,我有不懂的地方都要問他呢!”

“大哥你那時候這麼厲害麼,竟然連於總都要向你…”

沈偉傑欲言又止。

“都是以前上學時候的事情,沒想到老於還記得如此清楚。”

陳長壽擺了擺手。

於海鵬見狀便吩咐服務員去將最好的包房打開。

“用不着這樣的老於!”

陳長壽趕忙拒絕。



“陳長壽你如果不答應就不是給我於海鵬這個面子,”於海鵬可不打算放棄這次理會,轉身又對服務員大聲說道,“你們幾個聽到了沒有,趕緊把最好的包房8888去給我打開!”

“是!”

服務員們這回算是開了眼。

剛纔瞧不起的這個土包子,竟然會讓老闆如此激動,甚至還總有一種想給對方當小弟的既視感。

“真的用不着!”

陳長壽伸手拉住於海鵬。

他今天只是帶家人過來簡單的吃頓飯,確實沒有必要再來一個包房繼續吃下去,畢竟剛纔幾人已經吃了個半飽。

“那咱們就在這兒吃!”

於海鵬發現陳長壽一直如此要求,也就不再繼續張羅打開包房,直接拉了把椅子就坐在了對方的旁邊。

一時間大廳裏其他幾名食客都紛紛放下碗筷,他們可都是江陽市商圈有名號的人,也同樣是於海鵬生意上的老朋友,但今天卻發現對方一直在對那個年輕人溜鬚拍馬。

“你說於海鵬這是在幹嘛,我還是頭次見這傢伙如此激動,不就是和老同學吃一頓嘛?”

“你不認識那個桌子上的人麼,他可是最近出了名的神醫陳長壽,多少人搶着想要和他攀關係呢!”

“原來如此,怪不得於海鵬會這樣!”

大傢伙在旁邊議論紛紛,而陳長壽卻已經和於海鵬推杯交盞,開心的暢聊着高中時期的趣事。

“這兩位是你的弟弟妹妹?”

於海鵬喝完酒後開口問道。

“我們沈家的老二老三,現在在江陽一中讀書,”陳長壽簡單的介紹了一下,“今天我抽空帶他們出來吃頓飯。”

“你的弟弟妹妹就是我的弟弟妹妹,”於海鵬抓住時機就湊了上來,“他們以後有啥需要的你儘管和我說!”

沈偉傑和沈靜文聽到後立刻驚訝的張大了嘴巴,但陳長壽卻早已經從中聽出來於海鵬的意思,不過遲疑了片刻還是笑着點了點頭。

一頓飯的功夫並沒有多久,陳長壽臨走前主動結了帳,於海鵬則追上來送給幾人三張免費的會員卡。

“以後你們想吃啥就來天元大酒店,只要是能叫上名的都可以做,”於海鵬擡起手拍拍沈偉傑的肩膀,“前往不要和於哥我客氣!”

“謝謝於大哥!”

沈偉傑用力點了點頭,隨後收下了那張金光閃閃的卡片。

天元酒店的服務員們早已經被震驚的說不出話,剛纔那名瞧不起陳長壽的女服務員更是懊悔不已,倘若之前就知道對方是隱藏的能人,自己怎麼可能會傻到將人家從包房裏請出來?

然而她當下卻還有一個更大的麻煩。

“小劉你給我過來!”

於海鵬送走陳長壽後,那張笑嘻嘻的臉瞬間變的陰沉。

“老闆…”

服務員小劉本能的低下了頭。

“我聽說你將我的同學從包廂裏請了出來,還說沒有預約就沒辦法使用包廂,這件事是真的嗎?”

於海鵬冷聲質問。

對方聽到後頭皮發麻,但還是急忙解釋道:“老闆我只是按照酒店的規矩辦事,您也知道沒有預約是沒辦法動用包廂額。”

“那我這位同學讓你叫經理過來,你怎麼也沒有答應呢?”

於海鵬上前一步,繼續冷冷的追問。

“老闆是我做的不對,”小劉嚇的渾身發抖,“是我有眼無珠不識泰山!”

“你別給我在這裏道歉,”於海鵬氣的夠嗆,“下次如果還犯這樣的錯誤,就給我捲鋪蓋走人!”

“我明白!”

酒店大廳裏的其他食客見狀忍不住暗暗咋舌,他們也都是頭次見到於海鵬會如此發脾氣,很顯然這個人是非常看重陳長壽,想要從人家身上獲取更大的利益。

而與此同時的酒店停車場,沈偉傑坐上車就忍不住大叫了幾聲,沈靜文被震的連忙捂住了耳朵。

“大哥你也真是太厲害了吧,以後你就是我最崇拜的對象,”沈偉傑激動的說道,“我今天可算見識到什麼叫做實力了!”

“你這個臭小子整天沒正形,人家就給了張免費吃的會員卡,就讓你美成了這副模樣?”

陳長壽無奈的搖了搖頭。

“就是就是,你就知道吃,”沈靜文也撇了撇嘴巴,“成績卻下降了好幾分!”

沈偉傑聽到這個頓時不樂意了起來。

只見他伸出手放在沈靜文面前,隨即挑了挑眉毛笑嘻嘻的說道:“你如果不喜歡吃就把那張會員卡也給我唄?” “ 你想得美!”

沈靜文趕忙將會員卡塞進口袋。

見弟弟妹妹今天如此開心,陳長壽調轉車頭直接駛向購物中心,打算給她們兩人好好買點生活用品。

“大哥你還要帶我們去哪兒啊?”

沈靜文問道。

“當然是去購物啊,”陳長壽擡手摸了摸沈靜文的秀髮,“你那個手機現在已經快淘汰了吧?”

說起他們現在用的手機,那可是當初父母存了三個月生活費攢錢買下來的,但是在別人眼中這部手機就是個破山寨機。

大城市的人根本不屑於使用。


“我這個手機好着呢,哥你還是省點錢等給我們娶嫂子吧!”

沈靜文搖了搖頭。

她雖然也非常想換一部新的手機,但上千的價格卻讓她望而卻步,最終打算等放假利用假期打工換一部新手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