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手半柱香以後,葉知秋笑道:“老道,現在該我了,你當心點!”

“來吧小賊,我看你有什麼手段!”老者怒髮衝冠。

葉知秋嘻嘻一笑,忽然消失在原地。

老者一愣,三個分身一起,下前後地打量。

“天罡破軍,萬鬼伏藏!”忽然間,空亮光一閃,將老者罩住!

三個分身被一起罩住,無一漏。

老者變色,忽地合而爲一,仗劍刺向金光壁壘!

波地一聲響,天罡破軍符的金光竟然被長劍刺破,老者破陣而出!

老傢伙也知道厲害,衝出陣法,立刻轉身走。

“好厲害!”葉知秋隱身在空,猛地一揮手,祭出了混沌法天圖:“天地之髓,陰陽之精。乾旋坤轉,關召星真……混沌法天,包羅萬靈——急急如律令!”

“哎呀!”老傢伙正要遁去,卻被混沌法天圖的光芒射,嗖地一下,進了陣圖之。

葉知秋嘿嘿一笑,收了陣圖,遁出原地。

遠離打鬥場之後,葉知秋這才展開混沌法天圖,將老者放出,並且隨手製住。

老傢伙立刻慫了,色厲內荏地說道:“葉大丑你別胡來,如果你放了我,我可以既往不咎,放過你和姬家兄妹!”

葉知秋嬉笑:“老傢伙,你這是威脅我?”

“不不不……我這是和你談條件。”老者說道。

“談條件可以,不過你是俘虜,你沒資格跟我談條件。”葉知秋說道。

“那你的意思,誰纔有資格……跟你談?”老者小心翼翼地問道。

“你放出訊號,找別的人來跟我談吧。”葉知秋說道。

“好好好,其實不用放出任何訊號,你只要等在這裏,很快會有無崖神宮的人過來。”老者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耐心等待。

老者打量着葉知秋,討好地說道:“朋友的法術很高明,請問……從哪裏來的?”

葉知秋看了看老者,說道:“我從人間道而來,你知道人間道在哪裏嗎?”

“人間道?不可能吧?”老傢伙更是驚愕。

“爲什麼不可能?”葉知秋冷冷地問道。

老者想了想,認真地說道:“我聽說,從人間道到這裏,有登天之難,要經過九天玄女的日月神山和西王母的瑤臺山……天路斷絕,天人永隔,你是怎麼來的?”

葉知秋一喜,問道:“你的意思是,你們這個無崖山界,還在西王母的瑤臺山面?”

老者點頭:“是啊,我們無崖宮主是這麼說的。他說斗轉星移,靈界大亂,九天玄女和西王母聯手,要來搶奪我們的無崖山界。”

“你扯蛋吧,九天玄女是何許人也,怎麼會看你們的破地方?”葉知秋瞪眼。

按照時間推測,葉知秋也剛剛離開鴉鳴聻國,來到這裏。

此時此刻,雪兒一定在心急似焚地尋找自己,怎麼可能前來搶佔無崖山界的地盤?

要來到這裏,還必須經過日月神山和瑤臺山,雪兒不可能這麼快。

而且,雪兒和西王母是死敵,怎麼會聯手?

老者不敢還嘴,低頭道:“這些話都是無崖宮主說的,我也不知道真假。”

說話間,幾道金光落地,五個無崖山界的高手,在葉知秋的身邊現現形!

老者大喜,叫道:“快救我!”

葉知秋冷笑,死死地扣住老者,說道:“便是大羅金仙,也休想在我手裏救人,老傢伙,你省省吧!”

新來的五個高手面無表情,冷冷地逼視着葉知秋。

這五個傢伙長得差不多,大約四十多歲,像是五胞胎。

有一人站在葉知秋的正對面,似乎是五人的首領。

葉知秋得意洋洋,說道:

“你們聽着,我也是無意冒犯,沒有按照你們無崖山界的規矩做事,略有些得罪。但是你們抓了姬家兄妹,也太不講道理。 靈元滅世 不如我們做個交換吧,你們把姬家兄妹放了,我放了你們的國丈!”

可是葉知秋沒想到,五個高手的領頭者,根本沒有一句廢話!

人家只是一揮手:“給我拿下!”

嗖嗖嗖嗖……

五柄長劍從五個方向射來,封鎖了葉知秋的退路!

“臥槽,你們連國丈也不要了!”葉知秋大吃一驚,手提俘虜,一道縱地金光遁了出去。

“追!”領頭者一聲大喝,也化作金光,帶着兄弟們緊追不捨。

葉知秋的道行還是遠遠領先於這五個高手,迂迴遁行,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便將對方甩脫。

在一個山谷裏停下來,葉知秋氣急敗壞,對俘虜喝道:“老傢伙,你不是說自己是國丈嗎?爲什麼那五個傢伙,對你一點也不在乎?你這個國丈,是冒牌的吧?”

本來以爲貨可居,沒想到,這老傢伙是個廢物,一點價值都沒有。

老東西面露尷尬之色,支吾道:“無崖山界……有很多國丈,我是其之一,真的,我不是冒牌的……”

“很多國丈?很多是多少啊?”葉知秋問。

“有……好幾百吧。”老者說道。

葉知秋哭笑不得,罵道:“人家都有幾百個國丈了,你還厚着臉皮把女兒送去?我看,你的女兒還不如送給我!”

老者低頭不敢言。

葉知秋又問道:“我問你,你們無崖山界裏的高手,最厲害的,是不是剛纔的五個人?”

“當然不是,最厲害的是無崖宮主,這五個人,厲害百倍!”老者說道。

“厲害百倍?吹牛吧?”葉知秋皺眉。

剛纔的五個老者功力不弱,如果硬打硬拼,葉知秋想拿下他們,估計也得費一番功夫。

如果無崖宮主的道行,這五人厲害百倍,那麼葉知秋沒法對付了。(7.22日,第一更。) 老者急忙點頭,說道:

“真的不是吹牛,無崖宮主金丹已經大成,一出手,有毀天滅地的力量……說實話,你現在放了我,我還可以在無崖宮主面前,給你美言幾句。手機端 如果你殺了我,無崖宮主一定不會放過你。”

葉知秋點點頭,原來這麼厲害的無崖宮主,也是金丹大成!

金丹大成的階段,葉知秋早過去了,下一個即將突破的境界,是內外金丹。

所以葉知秋覺得,這個無崖宮主,大概也不能對自己構成威脅。

老傢伙看葉知秋不說話,以爲他害怕了,添油加醋地說道:“朋友,你的本事的確不錯,但是遇見了無崖宮主,一定不是對手。所以,我勸你入鄉隨俗,不要再跟我們做對了。”

“閉嘴閉嘴!”葉知秋惱怒,展開混沌法天圖,又把老傢伙收了進去。

既然老傢伙沒有利用價值,讓他在陣圖裏慢慢呆着吧。什麼時候想起來,再放他出來。

葉知秋看看方向,繼續向西挺進,直奔無崖神宮。

一路,有很多圍追堵截的高手,但是都被葉知秋甩開。

至於姬家兄妹,葉知秋暫時不管,也不知道他們身在何處。

葉知秋打算,直接找到無崖宮主,跟他說清楚誤會。

甚至,葉知秋可以和無崖山界聯手,來對付西王母。那時候,無崖神宮自然會放了姬家兄妹。

一路向西,半日之後,終於看見了一座超級城池,無邊無際。

城池之又有高山,直插天際。

葉知秋將那個國丈放出來,問道:“老頭,前方是無崖神宮嗎?”

“前方是無崖大城,無崖神宮還在山頂之。”國丈老老實實地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收了國丈,直接祭起縱地金光,衝向大城裏的高山!

在葉知秋越過城頭的一瞬間,有波地一聲響。

那是無崖大城的道氣結界,被葉知秋強力衝破的反應。

而葉知秋也因爲遇到了道氣結界的阻攔,也是身形一頓,墜落在無崖大城的城。

頓時,四周呼喝聲不斷,無數帶劍者衝來,叫道:“什麼人強衝結界,還不給我束手擒!”

更有一些平民百姓大叫:“不好了,有人強衝大城結界,恐怕是九天妖女和西王母殺來了!”

葉知秋哭笑不得,深吸一口氣,再一次遁起,直撲城的高山。

身前身後,無數帶劍者圍追堵截,大呼小叫。

可是葉知秋道行遠勝於這些衛士,頃刻間已經去遠,衝了無崖山的半山坡。

無崖山頂,顯然收到了信息,幾十道金光居高臨下,迎着葉知秋而來。

葉知秋感受到了強大的阻力,不得不轉向左側,迂迴前進。

迎面而來的幾十道金光,急速射到,落地現出人影,喝道:“狂徒留步!”

可是葉知秋哈哈大笑,已經去遠。

臨近山頂,前方道氣更加凝重,彷彿是一道無形的高牆。

葉知秋的遁術受到限制,行動漸漸慢了下來,只好徒步山。

隨着山路一轉彎,一團白花花的巨肉,忽然出現,攔住了葉知秋的去路!

那個肉團很怪,似乎是個大耳朵的造型,墳堆一樣隆起在路當,翕動不止。

葉知秋皺眉,說道:“什麼人攔我去路?在下葉大丑,來自人間道,特來拜訪無崖宮主,並無冒犯之意,還請通融。”

肉堆翻了一個身,裏面傳來牢騷聲,說道:“什麼人大呼小叫,吵我睡覺?”

難道又是一個無骨太歲?

葉知秋覺得搞笑,問道:“原來有人躲在肉堆裏面,何不現身一見?”

“見見!”肉堆忽然展開,向蚌殼一樣分開,一個光頭大胖子,手提月牙禪杖,緩緩站了起來!

葉知秋吃驚不已,脫口道:“你……怎麼長成這模樣?”

那人身材肥胖,兩隻耳朵像門板一樣,寬三四尺,長六七尺,耳垂直接拖到了地!

他剛纔用一邊的耳朵做墊褥,一邊的耳朵做被子,把自己蒙得嚴嚴實實。

所以,葉知秋從外面看到的,是一團巨肉!

從小到大,葉知秋從來沒有見過眼前的大耳怪物,而且是聞所未聞!

大耳怪人嘿嘿地笑,兩邊的耳邊漸漸縮回,縮到蒲扇那般大,這才停止。

雖然耳朵縮小了,可還是顯得非常巨大,磨盤一樣。

如果他的耳朵完全正常的話,這形象,倒是非常接近花和尚魯智深。

“高人,高人啊。”葉知秋微微點頭。

大耳怪人嘿嘿一笑,揮手道:“不高不高,耳朵大並不是本事大。倒是你,強衝無崖結界,如入無人之地,非常厲害!”

葉知秋抱拳:“朋友過獎了,在下葉大丑,來自人間道,前往山頂拜見無崖宮主。請問朋友是不是無崖山的人,能否代爲通報?”

大耳怪人點頭,說道:“我是無崖山大護法,大家都叫我大耳護法。奉宮主之命,我特意在此等候你。你從人間道而來,意欲何爲?見我們無崖宮主,又有什麼事要說?”

這個大耳護法,說話還算和氣,並沒有居高臨下的狂傲之態。

葉知秋對這個大耳護法印象不錯,點頭說道:“我來到無崖山界,純屬意外,實不相瞞,我是被天雷劈,糊里糊塗來到這裏的。”

大耳護法微微皺眉,說道:“被天雷劈到這裏,居然完好無損,閣下的道行,果然深不可測。”

“沒有什麼道行,只是僥倖不死。”葉知秋笑了笑,又說道:

“我來求見無崖宮主,有兩件事。第一,我的兩個朋友,姬無憂和姬無壽,受我連累,觸犯了你們無崖山界的規矩。我希望無崖宮主,可以高擡貴手,放過他們,因爲他們是無辜的。”

大耳護法點頭,兩耳隨之亂晃:“這是小事,不用無崖宮主,我可以答應你。可是,第二件事是什麼?”

葉知秋道謝,又道:“第二件事,關係到九天玄女。我覺得你們無崖山界,對九天玄女有些誤會,我想此和你們宮主解釋一下。”

大耳護法的眼精光一閃:“如此說來,你是九天玄女派來的?”(7.22日,第二更。)

b 從大耳護法的表情可以看到,無崖山界的人,對九天玄女這個名字,非常敏感。

葉知秋搖搖頭,說道:

“朋友誤會了,我不是九天玄女的使者。我只是對九天玄女略有了解,所以,希望爲她正名。我可以保證,九天玄女不是妖女,對你們無崖山界,也沒有侵犯之心。如果你們將九天玄女看作對手,恐怕會被西王母趁虛而入。”

大耳護法思索了片刻,點頭道:“請跟我來,我帶你去無崖神宮。”

“有勞。”葉知秋道謝。

大耳護法轉身山,葉知秋跟在身後。

前方不遠,道路忽然加闊,兩排帶劍武者林立道旁,威武整齊。

再往前走,經過一道儀門,腳下的道路換成白玉臺階。

順着臺階向看,一座高大雄壯的宮殿,矗立在雲霄之,王者氣勢,藐視天地。

……

來到宮殿之下,大耳護法領着葉知秋進了一個偏殿,說道:“兄臺稍後,等我前去啓稟宮主。”

“護法請便。”葉知秋稽首。

大耳護法轉身而去,有侍者走進來,給葉知秋茶。

葉知秋品着茶,默默地等待。

大約一炷香之後,大耳護法匆匆走來。

葉知秋起身,問道:“護法辛苦了,無崖宮主可有指示?”

“兄臺稍安勿躁,聽我說。”大耳護法一笑,說道:“閣下來歷不明,宮主還是不願意相見。不過,宮主已經傳下旨意,赦免姬家兄妹之罪,李大可以放心。”

葉知秋點點頭:“那好,多謝了。既然無崖宮主不願意相見,我也不能強人所難。敢問護法,你們無崖山界,有沒有直通人間道的通道?”

既然已經事了,葉知秋也該回家了。

只要可以抽身而去,無崖山界的天翻地覆,跟自己也沒有任何關係。

大耳護法卻搖頭,說道:“兄臺現在回不了人間道,這裏沒有通道可行。”

“可否強衝結界而去?”葉知秋問道。

大耳護法依舊搖頭,說道:“既來之則安之,兄臺何必急於一時?而且,我們宮主也想見見你。”

葉知秋皺眉:“護法,你剛纔說你們的宮主不願意見我,怎麼現在又說想見見我?”

大耳護法一笑,說道:“那是我剛纔的話,沒有說清楚。我們宮主的意思是,希望見見你,但是有個條件。”

葉知秋點頭:“什麼條件請說,我洗耳恭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