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意思?”我一臉警惕的盯着他看。

“什麼意思?意思就是說,是-你-自-己-找-死!”

白起對着我一字一頓的說完這話,整個人的氣勢突然一變,跟着,整個小院子裏,一股股陰風突然將我團團包圍住了,然後慢慢的送我向着半空而去。

“人屠——陰風舞!”

隨着白起的這一聲高喝,我突然發現纏繞我的這些陰風開始帶着我瘋狂的旋轉了起來,一點點的速度越來越快,直到我的整具身體都被這股陰風撕拽了起來,直到我跟隨着這股狂躁的陰風越旋轉越快,越來越快……

我感覺我自己真的快要被這股風扯碎了,一點點的,我身上的衣服開始脫落,我懷裏的粉紅色錦囊被卷飛了,陰兵冊也隨着被卷的漫天飛舞。

就在我幾乎已經絕望的時候,就在我被這股風扯得有些迷亂的時候,我突然發現,那捲飛的陰兵冊突然從書頁裏飛來了兩個小東西,兩個很小的東西。而這兩個小東西,剛剛好飛進了我的嘴巴里,被我一口吞了進去……

當這兩個東西被我吞了進去之後,我的眼睛猛然一亮,跟着一下子便打起了精神來…… 說實話,直到我把這兩個東西完全吞入腹中,我也不知道這是兩個什麼東西,因爲陰風幾乎都快把我繞懵了,我哪還有注意力看這個。

但是這兩個東西在被我吞下去後,一股強大的能量自我的腹部向着我的四肢百骸充盈開來,我的身體一瞬間跟煥發了新的生命力一般,大大小小的傷口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恢復着。

同一時間,在我的腦海深處,一團晦澀古老的信息源源不斷的向着我的識海中涌了過來,搞得我頭痛欲裂。等這些信息完全被我吸收了後,我的雙眼這才猛然爲之一亮。

在我的腦海中,不斷的重複着這樣的幾個信息:

三奇六儀,分置九宮,以靈爲源,以木爲本,進而以甲統之,視其加臨吉凶,以爲趨避,故稱";遁甲";。然與陰煞相融,又衍“黑暗遁甲”。

“遁甲通”,能識樹語,溶於樹中,使敵無處可尋!

“遁甲靈”,創神祕之眼藏於樹冠之上,居高臨下,窺探一切!

“遁甲盾”,遁甲護體,提神固本,治癒創傷!

“遁甲封”,上古靈樹啓自然之力,纏封一切,吸納一些精華本源之力!

當我的腦海中迴盪起這樣的一些信息後,我整個人都處於暈眩的狀態。這說的是什麼?什麼這個遁甲那個遁甲的?

不過實際的情況是,我的身體確實在發生着好轉,任憑外面的陰風扯着我是如何的瘋狂!

平穩了一下身體,我想着我的腦海中所出現的這一連串的信息,突然,我衝着地面上的那個仰着頭,得意妄爲的白起大喝一聲道

“遁甲封!”

我不知道我喊出來這樣的一句話有沒有效果,但死馬當活馬醫,這也是沒招了。

當我的這一聲大喝突然響起,從我的身體腹部中,那源源不斷的力量向着我的身體外擴撒。他們如伸展的觸鬚一般,又似當初古長在和左關雲手臂幻化出的那種樹幹一般,向着白起便纏繞了過去。只是這種虛化的樹幹顏色並非綠色,卻是黑色的,黑乎乎的……

同一時間,從小山村的四面八方,凡是長有樹木的地方,那源源不斷的樹之靈氣向着我的身體瘋狂的涌來,使得我的身體就好像是一個巨大的熔爐一般,身體裏瘋狂的調配着這股萬木所輸送給我的靈力,讓我不知爲何覺得自己像是這個世間最強大的強者一般!

當從我身體散發虛化而成的黑暗的樹幹觸角突然牢牢纏住了大笑的白起之時,白起突然臉色繃住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周身上下的陰風四散而開,我也隨着落在了地面上。

從我身體向外涌出這種黑色的樹幹觸鬚越來越多,一點點的,將白起纏繞的是裏三層外三層的,同時我也發現,白起的臉色從驚訝變成了惶恐。

“怎麼回事兒?我怎麼渾身沒了力氣?我怎麼使不出鬼法了?這不可以!我不喜歡這種被束縛的感覺!”

白起突然鬼叫了起來,那悽慘的叫聲劃破天際,與天空中的悶雷相呼應着。

我也被眼前的一切給驚住了,我只是按照我腦海中所浮現的那種奇怪的信息,然後拼盡全力抱着試一試的態度喊出了這一聲“遁甲封”,但沒想到,會有這樣的效果。

不過我知道,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此時此刻再不收下白起,那我就是個棒槌。

雖然眼下陰風散去,我不知道陰兵冊掉落在哪裏,但隨着我的意念驅使,陰兵冊便從遠處院外的牆根底下飛了起來,落入了我的手中。

想都不想,我直接打開空白的頁面,然後調動身體中丹田處的那股冰冷的氣流,凝集於指尖就那樣開始寫了起來。

我寫的很吃力,每一筆都很吃力,寫下每一筆我都能感覺丹田處一下變跟被抽空了一樣。不過好在腹部的那股奇怪的力量在我丹田處被抽空後馬上向着這裏涌了過來,又給我輸送來了源源不斷的力量。

而與此同時,我每寫下一筆,對面被束縛的白起就會瘋狂的咆哮着,那身子也跟着拼命的掙扎着,我眼睜睜的看着從他的眼角處,那溢出的鮮血是越來越多。那鮮血把他的眼睛染成了血紅色,看着十分的嚇人。那是一股彌天的殺氣,那是一股充斥着整片大地的彌天怨氣。

終於,用了五分鐘的時間,我將白起二字完完全全的寫在了陰兵冊的書頁上!

當我將這兩個字寫下來之後,我發現對面的白起瘋狂的吼叫道

“不!我不能被吸進去!我是殺神白起,誰都控制不了我!”

“我是殺神白起!我是人屠!你一個小小的人類束縛不了我!!!”

“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不知爲何,讓我看到他這副模樣,我突然感覺有些害怕。我是真的有些害怕!從他的身體上所散發出來的殺氣壓的我有些喘不過氣來,這樣的氣勢,這樣的強大氣勢,真的很讓我不敢去直視他!

但是我知道,任憑殺氣如何的大,任憑他如何的可怕,這一次是我贏了。雖然贏得很糊塗,但應該是能收下了他!

隨着白起的瘋狂咆哮,我手中的陰兵冊也開始不安分了起來。它在我的手中抖得厲害,像是有些支持不住了一般,拼命的抖動着。

但是就在它拼命抖動的時候,那股從四面八方向着我涌來的樹之靈氣不知爲何向着陰兵冊齊齊匯聚了過來。

我發現了一個細節,雖然是黑夜,但我還是能看的清清楚楚的。從四面八方涌來的靈氣是綠色的,是那種看上去就是很清純很乾淨的氣體。可是在匯聚到陰兵冊上的時候,這股綠色的氣體居然全都發生了變異,變成了黑色……

我不知道這是爲什麼,但我能想到,也許我修的是鬼修,而陰兵冊也是陰物,可能在遇到了像我們這樣的陰煞之物後,他們被同化了吧……

隨着這四面八方的靈氣涌入,陰兵冊上漸漸的被一層黑色的氣體所包裹着,慢慢的,抖動也隨着減輕,直到不再抖動。

當陰兵冊停止了抖動之後,只聽對面白起像是發出了最後的一聲絕命尖叫一般

“不!我是殺神白起!可殺一切的白起,你不可以把我這樣!”

“不可……”

這話還沒喊完,便見對面的白起突然定在了那裏,而後一道血紅色的血霧向着我手中的陰兵冊裏涌來。

當這道血霧涌進了我的陰兵冊裏後,我發現,整個陰兵冊周圍都瀰漫着一層血紅色的霧氣,直到這血紅色的霧氣一點點的散開,消失……

當一切都安定了下來之後,我低着頭一看,不知爲何,那激動的心情是無語言表。

我成功了!我收下了八級鬼王殺神白起!我沒有死!我收下了這個大傢伙!不可思議的收掉了這個大傢伙,我…我拯救了這個即將要遭到血洗的村子……

低下頭,我凝望着白起名字下面所出現的那些信息。

白起

等級:鬼王八級鬼物

種類:人屠血殺鬼

能力人屠陰風物血殺戰六合

狀態可召喚

看到這些,我激動的手都有些抖動了起來。

八級鬼王啊!這可是八級鬼王!這是真正的大殺器!

這次收了白起,卻讓我有很多東西需要總結。

看着我面前的倒下的董老三,我很好奇,白起不是已經佔據了董老三的身體了嗎?怎麼他進來了,董老三的身體卻還在外面?這跟石新狀態不大對啊?

還有,從陰兵冊裏飄來的那兩個東西是什麼?怎麼進入我的身體裏後會出現這樣的變化?直到現在我都感覺渾身上下輕飄飄的,有着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糟了!”

就在我想着這些事兒時候,我突然意識到我的一件很重要的東西不見了!

粉紅色錦囊呢?那個能召喚魂者蘭陵的錦囊被陰風給鼓搗到哪裏去了?

我知道那個錦囊對我來說有多麼的重要,真的很重要。

不去管我面前董老三的屍體,也顧不上召喚出大殺器白起,我現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回粉紅色錦囊。可是在找了一個多小時之後,這左左右右我都找了不下十好幾遍,就差打地洞了,我還是沒有找到錦囊。

錦囊被我弄丟了! 「再不見點陽光,你怕是這輩子都別想見到了!」墨九狸無視對方的不爽,來到對方床邊站定說道。

聞言,床上的男子轉過身看了眼站在不遠處的墨九狸冷笑的說道:「你知道我得了什麼病?」

「我要先看七賢玫瑰!」墨九狸看著對方說道。

聖道狂徒 「哼……我說過了,誰能治好我,才有資格得到七賢玫瑰,你確定你能治好我?如果不能,就趕緊滾開……」對方不滿的說道。

「你自己下毒的時候,沒給自己煉製解藥嗎?」墨九狸聞言不怒反笑的問道。

「你……你怎麼知道……」聞言原本不屑的男人詫異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他確實是自己給自己下毒了,然後他確實忘記煉製解藥了,確切的說是他煉製不出來解藥,不然憑藉他的本事,怎麼可能會發出懸賞來!可是試過多少丹藥,多少辦法都不行,他不想這麼丟人的活下去,乾脆發了懸賞出去,並且揚言,誰能解他的毒,就贈送對方七賢玫瑰……

期限玫瑰他是真的有,還不只一朵,所以才會願意拿出一朵來救命的!但是,現在這個女人是如何得知自己給自己下毒的?

畢竟自己的病症之前那麼多人都看不好,而且讓一個女人給自己看的話,讓他很不爽,所以才對墨九狸語氣不好,希望快點打發墨九狸離開……

「我是煉丹師!」墨九狸簡單的說道。

「那你能治好我?」對方聞言疑惑的問道。

「如果你真的有七賢玫瑰,我自然能治好你,如果你沒有,那我也沒辦法治好你!」墨九狸直接說道。

「你……算你狠!」對方聞言怒道,隨即手一揮,一個錦盒出現在手裡,然後手指輕輕一動,打開錦盒,露出裡面一朵七個花瓣的乳白色玫瑰花。

墨九狸一眼就知道這七賢玫瑰的假的,諷刺的看了眼床上的男子說道:「如果你只有這朵七賢玫瑰的話,抱歉,你的病我無能為力!」

東四一哥聞言眼神一眯,他拿出來的確實是假的,但是如果沒有見過七賢玫瑰,或者對七賢玫瑰不熟悉的人,完全不可能一眼認出來的!

就算是他忽然見到,也不一定能認出來的!

可是對方竟然可以一眼就認出來自己手裡的是假的七賢玫瑰,可見對方不僅認識七賢玫瑰,還十分的熟悉……

想到這裡,床上的東四一哥,直接把手裡的錦盒丟在地上,瞬間剛才還是七賢玫瑰的錦盒被摔成粉碎,裡面不過是一株尋常的藥草!

接著對方再次拿出一個儲物袋,打開之後一股花香溢出,接著一朵乳白色的七瓣玫瑰慢慢的伸出來,也是一眼,墨九狸就確定這朵是真的!

「換嗎?」墨九狸直接伸手,掌心一顆瓷瓶,看著床上的男子問道。

對方聞言一愣,隨即看了眼自己手裡的七賢玫瑰,又看了眼墨九狸手裡的瓷瓶,猶豫了許久,一咬牙,將空間儲物袋塞到墨九狸的手裡,然後自己拿過墨九狸手心的瓷瓶…… 既然我一個人找不着,那我就只能發動我的親友團了!

我所說的“親友團”指的當然是陰兵冊裏的那羣鬼傢伙們。

雖然他們剛纔都耗費了大量的鬼修,但是都過了這麼久了,想必應該也都恢復了一些了。

於是我意念所動,陰兵冊裏的所有鬼物全部在我的面前依次排開。

他們出現在我的面前後,當虞墨他們看到面沉似水的白起已經凝實了自己的身體就和他們站在一起後,他們全都驚呆了。

“小傢伙,這….這是白起?你這該不會是……”虞墨對着我驚詫的問道。

“什麼不會是不是的,這白起現在跟你們一樣,被我收入了陰兵冊裏咯!”

看着我面前的這個白起,我是分外的自豪。由於白起自己凝實出了他的真身,我這定睛一看,果然是一表鬼才。

白起看上去就是一個不苟言笑的人,由於被我收了,我看的出來,他的臉色很不好,但又不敢對我說什麼。在他那冷酷的臉上,有着的只是逼人的殺氣。之前對着我那猖狂大笑的表情怕是早就不復存在了,甚至我能感覺的出來,這也許是白起第一次的失敗……

當我說白起被我收入了陰兵冊裏後,虞墨鬼婆子是滿臉的不可思議。不過這個時候我發現她很激動,是那種高興的激動!看着她那激動的表情,我好奇的問道

“我說奶奶,你怎麼這麼高興?”

“我當然高興了!你能收下八級鬼王爲己所用,我當然替你高興!”

“誒?對了,之前你一直對我說什麼完了,什麼全毀了的,這話什麼意思?”我突然想到了虞墨之前對着我說的那一番話。

“啊?哦!沒什麼!我就是擔心你要是出了事兒,我們就都跟着遭殃了,我還不想就這樣魂飛魄散呢!”虞墨滿臉堆笑的對着我說道。

“是嗎?”我好奇的打量着她。

“當然了!”虞墨回道。

見虞墨這樣回答我,我也沒心繼續跟她問這些沒用的,於是我對着他們下達命令道:“跟大家說一聲,我的粉紅色錦囊丟了,大家快去幫我找找,那東西對我很重要!”

誰知我這話剛說出口,白起就冰冷的對我回道:“不用找了,那東西在董老三的衣兜裏。”

“啥?在哪兒?董老三的衣兜裏?”聽白起這樣告訴我,我這才反應過來,這繞了一大圈,我該找的地方都找了,可就是忽略了董老三的屍體。

於是我快步走了過去,果然在他那破爛被燒了好幾個洞的衣服兜裏發現了我的粉紅色錦囊。

“怎麼會在這裏?”我好奇的看着白起。

白起回道:“之前我用陰風舞對付你的時候,就發現有這麼個東西被吹了出來,出於好奇我就收下放在了他的衣兜裏。”

聽白起這麼一說,我這才恍然大悟。

將粉紅色錦囊貼身放好後,我又對着白起問道:“對了,怎麼我收下你的時候,你沒連帶着和董老三的屍體一起被收進來呢?”

見我這樣問向了他,白起對着我回道:“我和董老三有約定,只有幫他了卻了心事,我的靈魂才能得以和他的身體契合,否則他的這具身軀並不能真正的屬於我。我不比尋常在外飄蕩的野鬼,我來自地府,受地府十大閻羅所掌控,想要借屍還魂重返陽間必須要特殊的手段才能完成。”

聽白起這樣說,我這才明白,爲什麼石新能披上皮囊就能裝“大尾巴狼”,原來鬼物和鬼物之間也有特殊的禁忌啊,這個好像跟實力沒什麼關係。

東西十二宮 就在我想着這些問題的時候,白起又開嗓了:“這下好了,本以爲幫董老三了卻了心願之後我才能得以逃脫地府的管束,借屍脫身在陽間,沒想到我現在雖然是永遠能留在陽間了,卻被你給收服了,想我白起以一己之力吞併*,手上……”

就在白起準備大發感慨的時候,我卻急忙打住了他

“得!好漢不提當年勇,別跟我提你的那些破事。你要是不甘心,你就把我當成你的始皇帝,就當是你的始皇帝收了你,反正你也是他的手下,這樣心態就平衡了!”

聽我這個跟他說,白起那桀驁不馴的臉上突然出現了一絲不削,似乎在他看來,我跟他的皇帝老大根本就不能相提並論……

錦囊找到了,白起也被我收了,這對我來說真可謂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兒。可是我心裏還有一個問題困擾着我,之前從陰兵冊裏飛出來的東西是什麼?我爲什麼吞了它們就能變得這麼厲害?

三奇六儀,分置九宮,以靈爲源,以木爲本,進而以甲統之,視其加臨吉凶,以爲趨避,故稱“遁甲”。然與陰煞相融,又衍“黑暗遁甲”…….

我反覆想着這段話

突然,我好像瞬間被驚醒了一樣!

以靈爲源,以木爲本?還有之前從四面八方爲我輸送的那些樹木的靈力。還有遁甲的幾個能力,特別是那個遁甲封介紹說是以上古靈樹開啓!

上古靈樹?

我突然間想到了我放在邪狼牙身上的那兩枚鑰匙!

於是我急忙問道:“狼牙兄,我讓你幫我保管的那兩枚古樹鑰匙還在你身上嗎?”

“當然在我身上,我可是貼身放着的呢!”邪狼牙一邊對着我輕鬆的回答着,一邊向着懷裏摸索着。可是摸着摸着,邪狼牙臉色就大變了起來。

“怎麼可能?怎麼就沒有了呢?我明明貼身放的好好的,怎麼可能?”

蜜戀甜妻:傲嬌帝少,輕輕寵 見邪狼牙着急忙慌的四處翻着自己的身體,我幾乎可以肯定了,從陰兵冊裏飛出來的那兩個東西就是那兩枚鑰匙了!

Wшw⊙Tтka n⊙Сo

這一刻,在我想來,這古樹的寶藏應該就是這兩枚鑰匙纔對,至於那古樹裏沒有什麼寶貝,這應該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兒。

可是我完全想錯了,這兩枚鑰匙確實是寶貝沒錯。但是古樹裏確實是擁有很多寶貝,只是這些寶貝被別人給拿走了……

見邪狼牙還在渾身翻找着,我對着他安慰道:“別找了,沒事兒,反正那東西也沒用,留着它們還容易引起妖物們的注意。行了,先這樣吧!你們都回去,這善後的工作交給我吧!”

“等等,老婆子我不能回去,我要回去了,你怎麼跟村民們解釋?我還是留下的好!”說這話的是虞墨鬼婆子。

我覺的她這話聽上去似乎也是蠻合乎情理的,於是點了點頭,而後將其他的鬼物包括白起,一同收進了陰兵冊裏。

等將它們收進去了之後,虞墨鬼婆子便湊到我的身邊,對着我笑着問道:“小傢伙,你老實告訴我老婆子,你是怎麼收服白起的,這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啊!”

看着虞墨這樣問我,我反問道:“你很好奇嗎?”

虞墨笑了笑道:“我當然很好奇啊!你收的那可是白起,是八級鬼王,我的天啊!太不可思了!快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快說啊!”

看着虞墨這樣的表情,然後見她像是非常想要知道什麼一般,我微微笑着回道:“不知道啊!可能是白起狂妄自大,然後我就收下了。要不然就是我鬼使神差的發動了陰兵冊的神祕力量了吧!”

笑話,我怎麼可能告訴她?這個鬼婆子我現在已經不相信她了,她給我的感覺已經非常不可靠了。到了現在,我才明白一個道理,信任何人還不如信自己!我現在有了這樣的遁甲能力,那我就只需要自己知道就好,別人知道的越多,我就越沒安全感!

“神祕力量?可是我們怎麼感覺不到啊?要是陰兵冊發動了這股力量,我們應該有感覺纔對。”虞墨皺着眉看着我說道。

我衝着她擺了擺手道:“不知道啦!反正我贏了!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我說奶奶,別想着這些沒用的了,咱們趕緊打掃戰場,看看怎麼安排董老三的屍體什麼的吧!”

說着話,我就向着董老三的屍體走了過去。

我沒有注意到的是,在我的背後,虞墨鬼婆子一臉陰沉的看着我,臉色很不友善…… 倒處裡面一顆褐色的丹藥,想了想之後仰頭服下丹藥,丹藥入口即化,想吐已經來不及了,對方的臉簡直苦成了麻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0 Comments
scroll to top